俄反對派領導人的內褲,被人下了毒

俄國 投毒

文:路塵

來講一個時長跨度五個月,電影都拍不出來的現實故事:

今年 8 月,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納瓦利內在西伯利亞城市托木斯克返回莫斯科的飛機上突發嚴重不適,飛機隨即迫降鄂木斯克機場,納瓦利內入院後昏迷不醒,很快被懷疑是急性中毒。兩天後他在國際壓力下被送往柏林,隨後被確診為膽鹼酯酶抑制劑中毒,確切毒物是一種神經毒素,與此前俄羅斯前間諜斯克里帕利在倫敦遭遇的毒物同出一族,也是蘇聯情報機關專有的一類無色無味的獨門藥物。

· 8 月 20 日納瓦利內被救護車從飛機上接走的畫面,當時已不省人事 / 視頻截圖

納瓦利內在幾週後轉醒,之後康復出院。但至此,故事才剛剛開了個頭。

12 月 14 日,俄羅斯調查媒體 The Insider 與著名新聞調查機構 BellingCat 聯手公布了一項針對這起毒殺案件的內幕調查,其中精準定位了八個參與投毒的嫌疑人,均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雇員,針對納瓦裡內的貼身監視則早在 2017 年 1 月就已開始。四天後,普京在他一年一度的馬拉松記者會上被問及此案,承認 FSB 的確在當時監控著納瓦利內動向,但稱該新聞調查是「美國情報部門的成果」,同時稱全國直播的馬拉松記者會「不是討論安全部門任務的場合」。

普京顯然不知道,12 月 14 日清早,在新聞調查報告正式公布前的幾小時,納瓦利內借用改換電話號碼的假基站,謊稱自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祕書帕塔盧舍夫的助理,給在調查中確定了身分的幾個 FSB 雇員撥打了電話,並錄了音。

12 月 21 日,被納瓦利內在自己的視頻播客中將這幾段電話錄音公之於眾。儘管另一個接到電話的 FSB 雇員幾乎立刻就識破了騙局,但一位名叫康斯坦丁 · 庫德里亞夫采夫的化學藥劑專家中了圈套,巨細靡遺地與納瓦利內進行了長達四十五分鐘的通話:他承認了毒殺任務的存在,確認並透露了更多參與毒殺任務的同事身分,並為任務失敗而辯解說,這主要是因為飛機迫降得太快,機場救護車來得又太早。

比特工下毒更加博眼球的是特工的下毒方式。這位庫德里亞夫采夫在盤問中一再確認,那種名為「諾維喬克」的神經毒物是被下在了納瓦利內的內褲上,襠部,內側。

俄網絡漫畫:你真的是 FSB 派來的嗎?/ 網絡

這條內褲是從納瓦利內所住的酒店乾洗房偷出來的。事後,為了湮滅證據,FSB 特工甚至還接手清洗了納瓦利內當天穿的所有衣物。

令人迷惑的操作

從調查結果以及後續的專業評論來看,至少「內褲下毒」不但不是異想天開,而且還要算是情報部門的經典操作:「諾維喬克」的研發者早在今年九月就曾猜測過下毒方式可能是通過貼身衣物,比如襪子或內褲,原因是隱祕、精確、誤傷其他人的可能性極低,而且能夠直接接觸到敏感部位皮膚。另外,1962 年美國陸軍對於 VX 神經毒劑的一項研究也表明,這一類神經毒劑最好的下毒部位之一是腹股溝,推薦程度與面部、額頭和頸部相同。

庫德里亞夫采夫顯然對這些背景知識十分熟悉,在錄音中他對納瓦利內說明,下毒的主要部位是內褲的腹股溝部分,也就是「接縫」部分的內側。為了驗證細節,納瓦利內甚至反覆詢問了庫德里亞夫采夫經手處理的那條內褲的顏色和狀態。

 The Insider 公布的錄音全文報道截圖,右為庫德里亞夫采夫證件照片 / 網頁截圖

庫德里亞夫采夫或許不是審慎類型的特工,但納瓦裡內卻證明了自己大有做特工的天分。他聲稱自己在寫一份有關這項任務的報告,並且只用一個解釋就騙過了庫德里亞夫采夫的全部疑問:「你知道老闆的習慣,每件事都要重複記錄十五次。」

當然,想必已經被問過數次的庫德里亞夫采夫對過程細節記得很清楚。但當他信誓旦旦地向納瓦利內描述那條內褲「很乾淨,狀態很好,沒有污漬和斑點」、「不是灰色是藍色」的時候,局勢正在不可挽回地向著荒謬喜劇狂奔而去。

整場對話中,兩個人將「內褲」這個詞重複了整整十五次,庫德里亞夫采夫多次檢查過那條內褲和納瓦利內當天穿的羊毛褲子,確保它們上面沒有遺留下來的「諾維喬克」,並努力試圖通過強調這一點來證明自己的負責和稱職。對於納瓦裡內「為什麼任務沒有完成」的質問,他則把問題歸結為運氣不好 —— 沒有人想到飛機會那麼快決定迫降,也沒人想到那時鄂木斯克機場會恰好有救護車待命,而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竟然會有、並且馬上給納瓦裡內注射了阿托品 —— 這是膽鹼酯酶抑制劑的主要解毒藥。

這一系列巧合救了納瓦裡內的命,打通庫德里亞夫采夫的電話或許也是幸運之神再次眷顧納瓦裡內的結果。21 日,在被問及「怎麼敢直接讓納瓦裡內打電話,不擔心他的聲音被認出來」時,納瓦裡內團隊發言人回答說:「老實說,沒人期待對話會超過十秒鐘。」

但這場堪稱「直鉤釣魚」的騙局真的釣到了大魚。納瓦裡內與庫德里亞夫采夫的通話現場,有多位記者旁聽,而對此一無所知的庫德里亞夫采夫甚至還在納瓦裡內表示「如果有需要未來我會再聯繫你」之後迅速提出請求,「我們沒有用普通電話說些什麼,是嗎?」

「當然,我們沒有用普通電話說到什麼。」納瓦裡內回答,「我會感謝您的上級安排這次對話。」

黑色幽默

錄音公布近六小時後,FSB 終於給出回應稱,納瓦裡內拿出的錄音系「偽造」。與此同時,提前趕往庫德里亞夫采夫住處並在他家樓下的車裡發起直播的納瓦裡內團隊律師索博爾在現場被捕。俄羅斯外交部則在不久後舊事重提,指責國際反化學武器組織不負責任,沒有在調查納瓦裡內事件時採納俄羅斯提供的證據。

考慮到 14 日 The Insider 與 Bellingcat 的聯合調查發布之後,德國方面已經就此事正式啟動刑事調查(而俄羅斯則以沒有受害者為由沒有立案),俄羅斯顯然預料到了接下來勢必有新一輪國際攻訐、爭執與制裁。

諷刺漫畫:研究內褲 / 網絡

但經歷過 MH17 調查和毒殺特工案以後,已經沒有人真正期待類似事件會得到什麼實質性的結果。而僅從曝光程度來說,納瓦裡內的目的恐怕已經達到了:他的視頻上傳三小時後播放量已達 350 萬,庫德里亞夫采夫在錄音中對於此前已經出現在聯合調查中的 FSB 雇員身分的確認,從側面證實了此前調查的準確性,而他提供的新的相關人員姓名則進一步為媒體指明了方向。

更具傳播效果的則是,這個在不可思議情況下發生的電話再一次暴露了俄羅斯情報機關如今匪夷所思的官僚刻板作風與疏忽大意:此前充當這個段子手角色的一直都是俄軍事情報局 GRU,三年前毒殺特工案,經手的 GRU 特工為了回單位報銷路費而暴露了自己,已經猶如「殺手貼發票」笑話的現實版,如今 FSB 也加入了驚喜大禮包,而且,還是 FSB 最機密、最核心的部門之一。

14 日的調查中,兩家媒體已經曝光了本次執行任務的 FSB 絕密部門外勤局法醫研究所,又稱 NII-2 或軍事部門 34435。按照調查所說,該部門「在調查後蘇聯時期的所有重大事件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例如 1999 年公寓爆炸案,庫爾斯克核潛艇事故,別斯蘭和北奧塞梯的人質劫持以及聖約翰島的爆炸」。

 12 月 14 日調查中公布的 NII-2 所在地外景 / The Insider

同時浮出水面的則是這個絕密部門此前擁有的一系列豐功偉績,例如使用各種匪夷所思的手段暗殺蘇聯 / 俄羅斯在國外的敵人。甚至,由於其祕密實驗室的高度機密性,它還被認為曾經在 1991 年「8.19」事件中被用作臨時「作戰室」。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只應該出現在大製作諜戰劇中的神祕機關,如今卻貢獻出了俄情報部門系列笑話中的全新版本:內褲下毒,下毒後負責洗內褲,然後又被一個幾乎赤裸裸的騙局套路得一乾二淨。如果說攢發票、拼車位聽起來還像是經濟下行時期普通人的日常(特工也是人!),偷內褲洗內褲的工作內容已經忍不住讓人感慨,這工作真不是人幹的。

三年前毒殺特工案後,各路媒體曾就 GRU 不可思議的拮据和失准進行過一番熱烈討論。大部分人將這種毀滅性的表現歸結於蘇聯解體後該機關經費的劇烈削減,但儘管馬腳已經露得如此拙劣,兩名在監控錄像中曝光了面部、隨後甚至也接受了公開採訪的特工並未獲得任何處理。

三年後,更出人意料、也更為喜感的情節再度曝出。錄音公布十二小時至今,俄語網絡已被相關段子和衍生梗淹沒。畢竟事已至此,除了笑,還能怎麼樣呢?

轉自微信公眾號:世界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