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開網約車,每周賺一萬,打算苦幹幾年回國

網約車

大家好,我是小俞(@浙江小俞),在美國開網約車的 80 後。小時候,我是學校裡最普通的那種孩子,成績平平,上學只上到中專畢業。直到進社會吃了苦頭,我才開始勤奮上進。畢業後的十年,我從工廠打工仔一步步做到汽車銷售公司的部門領導,在朋友圈子裡也算混得不錯。直到 2016 年,人到中年的我遭遇了嚴重的家庭危機。

面對生活的一地雞毛,我決定一個人跑到大洋彼岸的美國打拼。嘗試過多種工作後,我最終成為了 Uber 網約車司機。我從 2018 年一直做到現在,收入好的時候,一個月可以賺四五萬人民幣。雖然錢掙得不算少,但漂在異國他鄉的個中辛酸,也只有我自己心裡清楚。

640

每天下午,我都開著這臺豐田凱美瑞為生活奔波,一直到淩晨兩三點才休息。

我是浙江人,1983 年出生在有著 「魚米之鄉」 之稱的紹興地區。在我的小的時候,家裡的條件是非常差的,父母在山區農邨找不到甚麼掙錢的門路。記得我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學校讓交 15 塊錢學費,這點錢家裡都拿不出來,不過那時候欠學費的事情還是挺普遍的,一般都是等摘完茶葉賣了錢再補上。

我爸為人老實,只知道種地做農活。我媽腦子比較活泛,為了給我和妹妹攢學費,她先是跟人學養長毛兔,剪一批兔毛就給我們攢一點學費。等我到了三年級,每學期學費已經漲到六十五塊錢,每次交完學費家裡就又沒錢了。為了減輕經濟壓力,我媽又去找了本地的一個小膠囊廠上班,每天都是走著去,來回差不多要一個小時。

膠囊廠實行兩班倒,我媽的工作是把凝固成型的膠囊從滾燙的糢具上扒下來,每天一個動作要重複做十幾個小時,她一幹就是十幾年,直到我二十多歲上了班才歇下來。可以說,那些年是我媽一個人撐起了這個家。因為深知她的不易,我很早就想著趕緊掙錢給家裡減輕負擔。

邨小的六年級女生畢業照,我們男生的那版已經找不到了。

父母盡心盡力地撫養我們,但小時候我並不知道努力,在學校裡調皮搗蛋,學習成績很一般。唯一值得驕傲的是,我從來沒走過歪門邪道。我爸給我灌輸的最多一個道理就是:書讀成啥樣沒關系,做人一定要正直厚道。

我七八歲的時候,有一次調皮不小心掉到了水井裡,幸虧旁邊洗衣服的大娘一把把我撈起來。我爸知道後把我揍了一頓。因為鄉親們煮飯喝水都是從這口井裡打的,他怕我掉下去,這口井的水就不幹淨了,先是帶著我提著東西到大娘家道謝,然後又專門租來一臺水泵,把井裡的水抽洗幹淨了才罷休。

初中畢業後,我考上了浙江建材工業學校的機電專業,這是一所學制四年的學校,讀完書直接可以進廠上班。我們專業的教學點在衢州江山市,位於浙江的西南邊,而我們家在東北邊,距離還是很遠的,要先坐大巴到金華市,再轉綠皮火車,差不多要花上一天時間。去學校報道的那天,是我爸拎著行李把我送過去的。後來我媽告訴我,回去的路上我爸還哭了,把我一個小孩丟在那麼遠的地方他也很心疼。

在學校那幾年,我表現還是蠻好的,嘴巴會講,腦子好使,做了兩年班長,還做了一屆校學生會主席,真正的專業類知識倒沒有學到甚麼,就是一點皮毛。到了第四年,學校增加了四加二學制,再讀兩年就可以給個大專文憑。可是我不想再等了,想早點出來工作掙錢,於是在 2001 年,18 歲的我按照學校分配去了蕭山的一家合資紡織廠工作,負責修理紡織機器。

廠裡給我一個月開 1500 元工資,去食堂吃頓飯只花一塊多錢。做飯阿姨又是蕭山本地的,她做的梅菜扣肉特別好吃。我一個月只花六七十塊錢,就能吃得又便宜又舒服,對當時的狀態還是很滿意的。

參加工作之後的照片,這是公司組織團隊拓展一個月,跑在後面的是我。

蕭山離杭州很近,我有時間就去杭州市裡找同學玩,看到那裡的人過著快節奏、高消費的生活,我又羨慕又糾結,很想像他們一樣生活在大城市。但與此同時,我也有點擔心,總覺得自己的能力無法駕馭那些繁華和虛榮,生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學壞了。

在做修理工的那段時間,我經常在想,到底甚麼時候才能拿到兩千五的工資呢?一千多實在太低了。這樣過了一年,我就辭職回了老家。那時候我們老家的民營企業如雨後春筍一樣冒了出來,有很多企業都在大量招工。我選了一家在當地比較知名的汽車配件廠,我因為看得懂圖紙,進廠之後被分配到了糢具車間。廠裡大多是河南、安徽來的工人,工資最高的還是我們本地人,我月工資一下子漲到了四五千。

不過,這份工作我也沒做多久,因為汽車配件是精密件,對糢具的要求比較高,很多時候機器加工完我們還得上手精磨。工作間裡灰塵彌漫,把人搞得灰頭土臉不說,還很危害健康。灰塵成天堵在嗓子眼裡,就連吐口唾沫都是黑色的。考慮到對身體不好,我又想著換個新的工作。

每天搭廠車上班的路上會經過一家汽車 4S 店,我經常就在想,甚麼時候我也能來這裡工作?那是 2004 年,街上跑的小汽車還比較少,賣汽車的銷售員西裝革履,打扮也挺精神,我想他們應該掙得很多,就一路打聽著找到了銷售部經理。經理告訴我,公司對學历沒太高要求,只看結果,銷售能力強就行。

經理還說,他們招聘有三個要求:當過兵,能喝酒,B 型血。前兩個我還能理解,第三個其實只是他們領導個人相信的一個說法,覺得 B 型血的人能吃苦、好管理。這三樣要求我只占一樣,就是 B 型血。沒想到經理看我言談舉止還可以,爽快地同意了把我招進來。

我在汽車行業工作時的照片,那時候每天都在拼命聯繫客戶。

銷售行業水很深,可以說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好在我頭腦機靈,手腳勤快,聯繫客戶比較積極,很快就在這個行業站住了腳。那兩年我的業績不錯,工資加提成每個月都能拿個一兩萬。到第三年,我就被升為銷售經理;第四年,我升任了部門領導,先後負責過奉化、慈溪和嵊州三個縣級市的銷售工作。年薪保底 10 萬,加上銷售提成收入可觀,公司還給配了專車。我在汽車行業如魚得水,有一年交稅都交了七八萬。

2012 年,29 歲的我和女朋友結婚了,同年 12 月份,我當上了爸爸。2013 年開始,國內的汽車行業競爭更加白熱化,我所在的公司只註重結果,不註重過程,嚴重的內卷造成我壓力更大,一天幾乎工作 12 個小時,也沒有周末可過,有時候晚上都在拜訪意向客戶。

2012 年,當上爸爸的我。

恰好那兩年,我老婆的服裝生意一直是賠本狀態,我本來壓力就大,這下更大了。每個月房貸加上她做生意欠的賬,差不多要還兩萬多塊,我咬緊牙關硬還了兩年,到 2016 年的時候,身上幾乎沒有一點存款了。

外面工作不順,家裡一地雞毛,一屁股債總也還不清,我又氣又絕望,和老婆吵架成了家常便飯,真是煩不勝煩。為了轉移註意力,我有時候會看看電影,有天我看的是《阿甘正傳》,看完特別佩服主人公阿甘的韌性和耐力。一想到電影裡的美國我還沒去過,我突然異想天開,想著要不去美國看看有沒有賺錢的機會。

《阿甘正傳》的劇照,就是這部電影為我打開了西方世界的大門。

說幹就幹,我一拍腦袋,很快就辭了工作開始準備出國。我利用了身邊可用的一切資源,一心想要過去。至於過去之後幹甚麼,我一點也不擔心。銷售出身的我,並不覺得有甚麼可怕的。2016 年的 4 月 1 號,那天是愚人節,我一個人跨越半個地球,來到了一個沒有親戚沒有朋友也沒有老鄉的城市 —— 紐約。

初到美國就面臨各種困難,最難的是語言不通。我連大專文憑都沒有,英語還停留在 Yes 和 No 的水平。下飛機之後,我沒法跟本地人交流,只能通過行動電話翻譯,把提前找好的酒店地址寫在紙條上遞給出租車司機。第二天從酒店一起來,我就立馬開始行動,決定先找一份工作解決吃飯問題。

出門打車的時候,我穀歌了一家華人電召車公司,和司機師傅一聊天發現對方竟然是浙江老鄉。他把我送到了紐約最大的華人聚集區法拉盛,我拜托他幫我找了一個華人家庭旅館。到了都是說中國話的地方,我的心總算安定一點。沒想到的是,華人區也並不像想象的那麼容易找工作。開始我有點迷茫,我跟房東大姐說,我剛來,想在這裡找份工作,不知道怎麼開始。房東大姐讓我買一份《世界日報》,說那上面有很多招聘廣告。

時至今日,仍然有很多在美華人會從這份報紙上尋找工作。

我按照報紙上的廣告資訊找到了一家中餐館,老板一看我都三十多歲了,又沒幹過這行,就沒想要我。正苦惱的時候,我註意到路口有一家華人飯店,生意比別家都要好,想吃飯的人排隊擠在路邊,那人擠人的陣勢像是商場搞大促銷似的,我便扭頭找了過去。

跟飯店老板聊過之後,老板答應我先從跟車打雜做起,每天工資 100 美元,工資周結。當時我太高興了,覺得這老板真好。後來才知道,原來他跟誰都這麼承諾,工資卻很少會及時支付。我剛開始幹活很積極,發揮自己眼勤手快的優勢,很快就得到老板的信任。沒多久,老板新租下一個超市的美食廣場,打算做成美食城,他讓我全權負責美食城的日常經營工作。

這是美食廣場的一角,我在吃自己做的菜。

那段時間,我吃住都在美食城,好容易裝修好了開始運營了,才發現很多事情老板做得都不太地道。比如供貨商的錢和房租竟然都是欠著人家的。還有,在美國開店消防和衞生等證件可以邊開業邊辦理,誰知道我們這老板耍聰明胡亂改造,消防和衞生總是不過關,導致美食城經常被停業。

這時候我也發現了,美國的工資一般都是日結或周結,可我的工資從來沒有準時準點發放過,老板已經欠了我一千七百美元沒給。出來就是掙錢的,這就搞得我有點不爽了,直接跟老板溝通。剛好美食城的奶茶店因為經營不善歇業了,老板就把這個檔口租給了我。

我用這個檔口繼續賣奶茶,同時增加了新鮮果汁、冰咖啡、熱咖啡,生意好了很多。好的時候一天也能賺個三百美元。因為之前管理美食城認識了不少供貨商,原料採購也方便。奶茶店做了八個月,我每個周也能掙個兩千美元。但是好景不長,美食城後來因為管理不善出了問題,經常性地付不出房租,房東就勒令關門。我看這樣下去恐怕不能長久,幹脆把檔口還給了老板,老板答應把押金退還給我,卻至今沒有兌現。

我又開始重新找工作。這時候,距離我來美國已經一年多了。我嘗試在餐館端了幾天盤子,後來因為有看圖紙的能力,又跑去裝修行業幹了幾個月。

搞裝修時的照片,大頭鞋、反光背心、安全帶、頭盔,裝備一樣不少。

這期間我錢沒掙多少,倒認識了幾個同事。其中一個同事的朋友是做網約車司機的,聽說掙得比較多。一開始我也沒在意,後來瀏覽網頁發現一個帖子,上面寫著 「年薪十萬美元招網約車司機」,我一下就心動了。

等我聯繫上貼主,細聊之後才發現對方是個騙子,不過後來我還是想辦法找到專業人士,花兩千美元把開出租車的證件考了下來。有了這個證,我就可以不受拘束地開車掙錢。2018 年 6 月,我租了一輛車,在 Uber 註冊了一個賬號,正式開始了我的網約車司機生涯。

雖然來美國已經兩年了,但因為我之前一直在華人圈混,英語水平跟剛來的時候沒甚麼兩樣。所以一開始因為語言問題經常出錯,客人讓左走,我一著急反應成往右,走錯路的事也常有。

我還記得第一單拉的是個南韓老太太,她要從紐約去新澤西。老太太英語不熟練,講韓語我也聽不懂,比比劃劃才算理解了。這趟旅程要經過華盛頓大橋,那個大橋過去後有好幾個出口。老太太上車就睡著了,結果我走錯了出口。幸好老太太比較好說話,下車前還給了我二十美元小費。

碰上這種情況,大部分時候都免不了受客人抱怨一通。有次碰上一對外國情侶,見我走錯了路男的就在後面罵我。我道了歉,他還一直嘟嘟囔囔地罵,我一下火了,把車停在路邊,差點跟他打起來。幸虧那個女孩拼命拉住,否則我肯定會有麻煩,因為在美國,動嘴是沒有問題的,打架是要被拘留的。

從那以後,我就很用心地學英語了,平時回到家常看電視,或者聽一些英語網站,拉客人的時候也會留神聽客人說話,很快,我在工作溝通上就順利起來。

英語水平提高後,我平時自己出門也基本沒問題了。

在紐約,開網約車要辦理出租車專用的牌照。否則租人家的車每個星期就要多花三四百多美元。2018 年 8 月份,有朋友跟我透露消息說出租車管理部門以後不再頒發新的網約車牌照了,我覺得這是個機會。想在美國賺這份錢,就一定得有個屬於自己的牌照,於是趕緊查閱相關資料,打算趁截止期到來前去辦一個。

首先,我得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車牌,而且要辦理專門的商業汽車保險。就像國內的大巴車要特別的商業保險一樣,有了這個保險才能申請到網約車的專用車牌,再用專業車牌換下原來的普通車牌。而當時的我,連一輛屬於自己的車都沒有。

我知道,不管甚麼樣的車,都必須趕緊先買一輛。我把所有的積蓄拿出來,花 16000 美元買了一輛二手的豐田凱美瑞。但註冊紙要一周才能寄到。沒辦法,我只能拿購車發票等一大堆資料跑到辦理保險的地方去試試。我從早到晚連排了兩天隊,終於在第三天的下午兩點排到了。

我拿著資料找到一位看起來是東方面孔的華人,好話說盡,對方還是非常冷漠地把我推掉了。我不死心,又找了一位三四十歲的美國女人,把情況跟她詳細說明,並且把購車資料全部給她看。她很熱情地幫我詢問,很快就幫我辦好了保險。

當時我特別激動,特地從樓下買了一杯新鮮果汁感謝對方,之後每年的商業保險也都會從她那裡買。多虧了那位女士,我很幸運地擁有了紐約的網約車專用牌照。到現在很多人都是租車在開的,因為沒有新的了。

我的戰友,每天與我風雨同行,這是雪天車壞了送去修理。

有了自己的車,我相對來說更自由了。不過跑這麼遠出來不是為了休閑的。為了多掙錢,我起早貪黑,每天都是出門前做好一天的飯,放在兩個飯盒裡,餓了的時候就休息一會兒吃點東西。

網約車行業拼的就是勤快,如果足夠勤快,一個禮拜賺個 2000—3000 美元還是有的。如果不勤快呢,一個禮拜也就賺 1000 美元。白天的紐約是非常堵的,所以我選擇了上晚班,交通狀況會好很多,賺錢也會更多。一般下午三四點出門,我要一直開到淩晨兩三點。

我開著車走過了紐約的大街小巷,對這個城市慢慢從陌生到熟悉,也見識到了美國社會的形形色色:有萎靡的吸毒者躺在路邊不知是死是活;有打扮怪異的變性人噴著過濃的香水,燻得我在車裡都睜不開眼睛;還有好多看似禮貌的精英,實際上骨子裡是冷漠自私。

有次晚上一點多,我在牙買加區域接到一個拎著大包小包的墨西哥女孩,她的目的地是布魯克林,整個車程費用大概 30 美元左右。結果車剛起步三四分鐘,給她打車的那個人就取消了行程。接下來還有二十多塊錢的路要走。那女孩應該是剛來美國不久,只會講西班牙語。溝通半天才知道她兜裡只剩五塊錢了。我猶豫了一下,只好把 App 關掉,免費把她送到目的地。一路上我都在想,甚麼樣的人能絕情到這種地步,出個起步價就為了趕走半夜投奔的朋友?

還有幾次,我在路比較窄的曼哈頓碰到前面有人開著車門在收拾東西,那些人完全不管後面是否有車在等待,慢慢悠悠收拾完也不關車門。我等了兩分鐘,對方終於坐進了駕駛室,但還是不關車門。我按了一聲喇叭提醒,反倒招來一頓謾罵。對這樣的人我現在都懶得理會了,開車時間一長,我慢慢也養成了能忍能容的好肚量。

在紐約,我最愛去的地方就是各大名校。平時不忙或者順路的時候,我最愛到周邊走一走,特別是那些常青籐大學,耶魯,哥倫比亞大學…… 它們有的沒有圍牆,校門也完全敞開。每次走進那裡,我都會被美好的學術氛圍所吸引。自己當年沒好好學習,現在心裡還是有點敬畏和後悔的。

美國排名前八的賓大,很多網友喜歡我拍的高校視頻,說明人們對知識的向往都是一樣的。

我也很喜歡拉從國內過來的留學生。他們大都時尚前衞,有禮貌。有時候我也會拉到獨自一人來美留學的十五六歲小留學生,一般都是父母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小孩子只需要拉到指定地點就可以。跟他們聊天我總會感慨這一代人跟我們當年的生活真是不一樣了。每次拉著他們,我總想起爸爸當年送我上中專的情景。可憐天下父母心,這些孩子的父母在國內應該也是翹首擔心吧。

在紐約拉到華人的概率還是不低的,有時候我會拉到一些從國內跑來找工作的同胞,有的有成熟的思路和規劃,有的則毫無頭緒,比我當年還迷茫。還有的人被騙上當,兜裡不剩分文。比如有天晚上一位從四川來紐約找工作的大姐找到我,她說過來是因為微信上有個朋友說可以幫她在這裡掙錢,結果來來回回打過去幾千美元,不僅工作沒找到,對方也消失不見了,那人的微信都被封了。

大姐說自己兜裡只剩二十美元。我知道這個情況後,還是免費把她送到了目的地。一路上聽她反複嘮叨著被騙經历,我感覺實在太荒唐了,聽得不知孰真孰假,後來那個大姐要向我借錢,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也遇到了騙子。

每次碰到這樣的人,我都是又好氣又擔心。同胞們總覺得國外的錢好掙,其實哪有那麼容易?在美國掙錢要麼非常有頭腦,要麼容人所不能,能極度地吃苦耐勞,至少我身邊的人都是這樣的。

這是我的鄰居在共用廚房做飯。掙錢不容易,大家都是回來很晚了還自己煮飯吃。

我的鄰居是一位送外賣的華人大哥,他來美國 17 年了,這期間幾乎沒回過國。走的時候兒子還是個小娃娃,現在都已經大學畢業了。十多年來老哥一直惦記著回國,現在終於快熬出頭了。他起早貪黑地忙碌,換來的成果是在老家買了三套房,國內一直交著的社保也快有回報了。

他做的外賣工作很辛苦,每天早上八點多起來開始工作,晚上有時九點、十點收工,生活看似比網約車規律,其實也是危機四伏。送餐越晚的地方,往往治安越差。喝酒、嗑藥,幹甚麼的都有。

今年五月初,紐約的一個華人外賣小哥嚴志文,就在送餐途中被人一槍打中胸口當場斃命。嚴志文是福建人,也是多年的老美漂了,他在這裡娶妻生子,生活逐步穩定,還和老婆貸款開了洗衣店,結果一聲槍嚮,三個孩子從此沒了父親…… 福建人勤勞節儉,熱情主動,見到誰他都會主動打招呼 「你好啊我的朋友!」 這些年,為了多賺錢,他沒有節假日,從早到晚像個陀螺一樣忙個不停,沒想到最後把命留在了這裡。

但美國的治安就是這樣,當地人對此似乎早已習慣。四月中旬,紐約的一個地鐵站還發生了惡性槍擊案,造成二十多人受傷。在我們眼裡這麼嚴重的事件,在他們那裡好像沒多大影嚮,過了沒一兩天,美國式的廣場舞配樂(室外健身操)又開始在公園裡激情飛揚。

這是布魯克林大橋,我只有休息的時候才會出門逛一逛,平時基本上都在車上的小環境裡。

我們開網約車的和外賣員一樣,甚麼人都接觸,也算是高危人群。有一次,我拉了一個嗑藥的客人,到了地方說甚麼也不下車,我不敢動他,也不敢熄火走遠。好話說盡,最後不得已叫來警察才把他請下車。

平時開車的時候我都是時刻警惕,告訴自己要加多小心,多長心眼。尤其是疫情期間,西方人講究人權,疫情多嚴重也不影嚮他們的生活,更不能幹涉他們不戴口罩的自由。那我就自己準備好口罩,每次都戴兩個曡在一起,外面的是比亞迪口罩,裡面的是 KN95,也會給車廂勤消毒,一天至少三次。

我儲備的防疫物資,口罩是國內比亞迪工廠生產的。

六年前,我來美國的時候還是個小哥糢樣,現在也混成了大叔。除了有時候太想家裡,我也沒有甚麼可後悔的。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22 年除夕夜的時候,我九點便提前下班回去做了年夜飯,特意把米缸裝滿,遙祭家鄉親人。為了討個好彩頭,還去買了張彩票。每逢這種節日,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多掙點錢早點回國,父母年歲日高,我想早點回到他們的身邊盡孝。再堅持幹幾年,無論說甚麼我也該回國了。

我是個很傳統的人,骨子裡一直有落葉歸根的觀念。如果埋在他鄉,那是人世間最慘的事情了。為了以防萬一,我跟身邊關系最好的老鄉講過,萬一我有甚麼不測,無論如何都要請他把我帶回國去,我是一定要回到生我養我的地方,守在邨頭的阿公阿婆身邊的。

來源:自 PAI 微信號:zpselfie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