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性別平等法案出台,索多瑪之城開啟

索多瑪之城

文:曈小曈

前言

美國眾院通過了《性別平等法案》The Equality Act,但是這個打著「平等」旗號保護LGBT的平權法案,卻把美國女性和社會推向了困境。

 二個性別測試題

問題一:根據下面描述,請判斷下面的陳述者是什麼性別?

我生理是男性,但我是跨性別者,所以我認為我是女人,我同時有異裝癖,我還是同性戀,所以我喜歡女人。

問題二:下圖是加州某廁所的性別標誌圖,你能說出幾種性別?

簡單說一下,大約有: ☿ 雌雄同體;⚢ 女同;⚣ 男同;⚥ 雙性人;⚧ 跨性別者;⚨非男非女;O無性人;⚲中性人。具體的差異,我不知道,也不想去搞清楚。據說紐約規定性別分十種,有些知名網站註冊時,性別選項達幾十個。

常說的LGBTQ+,分別是L-Lesbian女同性戀者,G-Gays男同性戀者,B-Bisexual 雙性戀者,T-Transgender跨性別者,Q-Queer性別質疑者,+Other Identities其它選項。理論上,從消滅男女差異開始,性別分類可以擴展到無限選項。

人們常說,時代在進步。但現在「進步」到了這麼個階段,有些人重新定義了性別,制定出莫名的法律,讓我們突然困惑於從小就確認的性別,連上廁所都遇到了困難。

性別平權的推動

性別運動,一直是驢黨的重點工作。

革命從娃娃抓起,教育領域自然成為重災區。根據美國幼兒教育協會NAEYC和加州教育部2019年的教育框架,性別是可以不斷變化的。目前,加州官方授權的「健康工作者」就可以確認孩子性別,兒童的年齡和父母意見不予考慮。

甚至,現在的衛生部助理部長萊文Rachel Levine,本身是個變性人,公開鼓吹孩子從小就可以自由選擇性別。真是一個奇葩的世界:作為未成年人,兒童被禁止買煙買酒,卻被授權自己決定變性手術。這樣的變態思維,卻在負責全美的衛生健康工作。

到2021年,美國性別運動掀起新高潮。

新年伊始,眾議院議長佩阿姨就發布了「第117屆美國國會規則」的草案,其中提到要杜絕使用「具有性別取向性」的詞彙。但她的官方自我介紹中又把自己定義為母親。老拜上任第一天就簽署「不分男女」法案,在聲稱要取消男女差異的同時,又不斷強調哈里斯是第一個女性副總統。

現在眾議院更生猛的《性別平等法案》來了。概括而言,其總體政策如下:

性,不僅是性別,更是包括為「性取向和性別認同」。

為LGBT在就業、住房、教育、公共服務、金融和司法等眾多領域提供平權保障。

管轄範圍擴大到公務服務機構與個人,包括商場、餐館、加油站等場所,以及醫療保健提供者。

廁所、更衣室、試衣間、淋浴間,甚至監獄等公共場所,都應該根據自我的性別認同來決定。

人們是趨利避害的生物,在法律強制下,LGBT以平權之名,行特權之實,自然蓬勃發展。有調查數據,現在美國成人中的LGBT,已達人口比例的5.6%。

  性別平權的實踐

直接上圖比較好,省得囉嗦。

新式女性摔跤選手,你怕不怕?

新式女性力量選手,來一組

新式女性足球運動員,目測身高180,體重180斤,你怕不怕?

新式女性籃球運動員,目測身高200,體重200斤,你怕不怕?

你以為受影響的只是體育方面?那too young too naive了。法律作為公共政策,本質上都是在調整不同群體的利益,有的獲利,有的受損。此類基礎性法律的修訂,必將影響社會的方方面面。簡單舉幾例,

影響商業偏好,引發審美問題

加州將對區分男孩女孩的商業處罰

既然性別自我認定,那麼三個爸爸的家庭自然合法了

很明顯,這樣的法律一旦實施,將在所有公共領域影響到每個人的生活。

綜述

性別之所以重要,因為涉及人對於世界的基本認知。

本來性別差異是正常的自然現象,也是傳統社會的基石。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是直男,你是LGBT,大家各自管好自己,都做個平常人,既不驕傲,也不自卑,挺好。

但有些人一驕傲,性別就成了問題。最簡單的邏輯,經常看到進步主義分子高喊「我是女性我驕傲」、「我是LGBT我驕傲」,請問,這種自然屬性有啥值得驕傲呢?有人會認為自己是左撇子而自豪嗎?

再退一步,你喊驕傲也沒問題,但我能說「我是男人我驕傲」嗎?不行,有人會惱羞成怒,馬上貼上歧視的標籤,說歧視女性、歧視少數群體,衝過來打倒。原來,只能你驕傲,不能我驕傲,這不就是妥妥的雙標嗎?

雙標,才是真正的歧視。

本來,你是LGBT你隨意,你進步你隨意,但是左翼思維的特點就是以道德口號來強制他人,誰反對誰就是反革命,就要被打倒。以後,區分男女是不對的,是違法的。從同婚合法的思維起點,不難推理出群婚合法,後面還可以人獸婚合法。

那麼,性別平等法案出台,能夠幫助維護女性權利嗎?並無可能,因為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既然性別可以自我認定,潛台詞就不存在性別歧視的說法了,因為提到性別這樣的說法,就意味著對別人的歧視。

很明顯,性別平權是一個荒唐的法案,其最終的企圖是消滅性別。隨著該法案的實施,社會基本觀念被強制重新定義,涉及婚姻、財產、商業、服務、就業、教育等各方面的法律條款將需要修改。

更重要的,是理解左派為什麼要推動性別平權運動?

對性別的認知,是一個涉及社會發展的基礎問題。從性別認知開始,人類社會有了家庭,從家庭開始,人類社會有了社會。

現在的性別運動,可以視為一場革命。革誰的命?革大自然的命,革傳統的命,這是社會話語權的鬥爭。從近代史不難理解,性別平權運動本質上還是法國大革命浪潮的延續。只不過,這次的主場換到了美國。

法國大革命的核心是打倒,打倒傳統的王權、教權,民主興起。民主泛濫的結果,就是以人為本,形成多數人的暴政。多數人決策,超級權力誕生,無人承擔責任,道德水平下行,必然走向人定勝天。

這個時候,需要左翼知識人出來提供理論,於是,把平均定義為平等,把消滅差異定義為進步。現在的性別平權法案,以平等、進步之名否認性別差異,消滅性別,不過是平均主義、進步主義運動的一部分。其背後的台詞,是要消滅一切差異,還包括貧富差異、地域差異、種族差異等,最後訴求建立了一個全人類的烏托邦。

人類的無知和傲慢,在性別平權法案中展現的淋漓盡至。有限的、不完美的人,怎麼能夠幻想完美社會強制定義性別呢?當人類失去敬畏,把自己當成了神。打爛不完美的舊世界,卻迎來索多瑪的新世界。

現在,潘多拉的盒子才剛剛打開。

來源“歷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