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深陷阿富汗,困局只有川普能解開

美軍

文:副舍長

塔利班小強般的韌勁,美國人是非常清楚的。史泰龍主演第一滴血3時,背景就取自阿富汗反蘇戰鬥。片尾好萊塢特別致敬的英勇阿富汗人,實際上也可以指塔利班,因為他們的前身當時算是主力軍。

不過山河形勢轉換,美國替代蘇聯成為塔利班眼中的入侵者,以致他們窩山上二十年也不曾減過反攻決心。雖說此次他們的勝利出人意料,過程也夠狗血,但他們畢竟達成目的。

況且,眼下陷入塔利班勢力包圍圈的美軍,以及一幫協助過美式阿富汗政府的非軍事人員,總量可能不下十萬人。這可不僅僅是處境危險,更可以說是已經淪為名副其實的人質。

就像電影中蘭勃一聲悲嘆:很多執行任務的軍人,往往都是白宮政治角力的犧牲品…白宮是不是太軟弱了?
其實連軟弱都算不上,用自私愚蠢來形容更為合適。大好牌面下重現越南撤軍災難,對拜登來說並非新鮮事,有历史愛好者挖出猛料,指證越南撤軍時,青年參議員拜登就參與過重要決策。所以拜登被美國左右聯合炮轟,要求他必須為所犯的錯誤買單,是有深層原因的。

誰也沒辦法幫拜登洗地。連一直往拜登頭頂插花抹蜜的左媒都紛紛跳腳大罵,旁人還想為拜登辯護的話,那真是主動犯賤。

撤軍雖然是延續川普的策略,但執行細則上,隨便指向幾處,都是違反常識的巨大漏洞。非軍事人員先撤;再輪到軍隊;最後由留守阿富汗的兩千五百名士兵,監督塔利班與阿富汗軍組成新政府,美國影嚮力仍在。但如此簡單的順序,居然被拜登硬生生搞砸,也就怨不得塔利班用糢仿插旗以示羞辱。

美軍現在能怎麼辦?任憑戰鬥力再強,理論上可以將阿富汗踏平,卻奈何不得人質被控。並且惹毛了塔利班,他們能幹出的惡毒之事,真不是拜登甚至偽驢能兜得住的。很明顯,拜登早就獲得過相關情報,自白宮切斷軍餉,到阿富汗政府軍不戰自潰,主動權花費數月才落到塔利班手上。整個敏感時期,拜登完全犯了瞌睡。

更為可怕的是,正如川普所說,美國面對越發強硬的塔利班,敗局才剛剛開始,將來恐怕還會有一連串惡性反應。沒有人知道塔利班趁亂往歐美輸出多少聖戰分子。
反恐戰持續二十年,最終落得如此慘淡下場,不知美式白左會不會被現實錘醒。原本聖母情結放在深綠阿富汗就是無效的,奧巴馬時代送錢送糧送清真寺,回頭看與拜登送軍火留人質沒有任何區別,直接為塔利班增添實力。

更何況,連其中的聖母都是佯裝出來的。臺面上幾萬億美元砸下去,大份卻被華盛頓一小撮人拿走。

從這個點看,川普上臺真有很大概率是由軍方勢力支持,上臺就對那一小撮人宣戰,提高現役與退伍軍人待遇,嚴卡文職官員薪水。反觀奧拜,取消大企業捐贈限制,讓資本介入白宮有了法律保障;文職官員全部漲薪;爛賬往阿富汗推。

所以說,美國敗給塔利班有其潛在規律,只要拜登一夥仍在做決策,美國在阿富汗就扭轉不了優勢,就像踢足球,再強大的球隊,也敵不過內部出現幾個賭球放水的,尤其是守門員。這不是我個人臆測,將川普最近的話合起來就是同樣的意思。

有個民調數據值得註意(在白左媒體不再幫拜登裝飾的情況下,數據最接近民眾意志):支持拜登的僅占40%,反對拜登的高達55%。

白宮加兩院的情況下數據如此難堪,能夠預示拜登大勢已去。不要盯著看還有四成基本盤,那個人群換條狗上去也不會有甚麼變化,重要的當然是反對派,這股力量足以讓白宮巨變。

這也應驗了丘吉爾當年的話,想讓美國人做出正確決定,得讓其嘗遍失敗。我想,離開川普半年,真正的美國人已吃盡拜登種下的苦果,阿富汗局勢更是讓他們顏面盡失,榮光不再。

現在醒悟還不遲,是時候期待川普王者歸來,把目標放在拯救美國上。這並非理想,川普本就是大選勝利者,也只有他能力挽狂瀾。

來源:有間訴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