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弱者才喜歡下一盤大棋

文: 熊飛白

第一次看到一盤大棋大概是在2011年,那時候本拉登剛剛被美軍擊斃;那時候的中國正在向世界第二經濟體大步前進;那時候已經有了微博,熊叔每天會耗費大量時間刷微博。

那時候有一篇很有名的網文「一曲忠誠的贊歌」,它給我們講述了一盤很大的棋——

「戰爭結束了。」沙縣小吃的老板叼著一根煙,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飄忽。一口煙從他口中爬出來。

我感到不快。

當時我要了一籠包子,一個大份餛飩,吃的很開心,準備再要一只雞腿,其實我更想吃大排套餐裡的大排,但是不知道那個是否能單賣,我正在心中醞釀措辭。

這個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個單獨吃飯吃的面帶笑容的顧客面前,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而且抽著煙。

「甚麼戰爭?另外,大排套餐裡的大排單賣麼?」我耐著性子問。

他起身去廚房,端來一口鍋,滿滿全是鹵味。蛋,豆幹,雞腿,大排。

「你這是……?」我問。

「隨便吃,不要錢,如果你要白飯的話我去添。」他遞給我一只大勺,「聽我說說話,我心裡有話,一切都結束了,我得說一說。」

這很合算。我點頭。

「你看,」他手指不遠處。一家蘭州拉面館,老板和幾個夥計坐在門口的一張桌子上,各自手裡捏著一把撲克牌。 「他們在幹嗎?」

「打牌,」我在鍋裡尋找一顆鹵得較久比較入味的鹵蛋。

「不,仔細看。」他面帶一種譏誚。

我停下筷子,仔細觀察。他們手捏一把撲克牌,但好長時間都沒有人動一動,表情麻木,彼此之間沉默不語。

「彷徨。」他輕敲桌子,「我理解這種感受。」

我不理會他,夾開一顆鹵蛋,汁水四溢。

「你知道麼?本·拉登死了。」他好像在告訴我一個祕密一樣。

「嗯嗯……。」我口含一顆鹵蛋,含糊答應,蛋黃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戰爭結束了。It『s over。他們輸了,我們贏了,」他表情悲戚。 「但有一點一樣,從明天起,我們同樣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詳這個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種潮汕地區人民特有的質樸之氣。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順?」我問。你腦子壞了嗎?你餛飩包傻了嗎?你鹵湯中
毒了嗎?

「你見過工商來這裡收錢麼?」他問。

「似乎是沒有。」

「你見過混混來攪事麼?」他問。

「好像是也沒有。」

他俯起身子貼近我,在我耳邊很深沉的說。 「因為我是安全部的。」

我再次端詳這個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種鐵血討論版的偉大使命感。

「哈?」我說。你老母的。

「我不是開小吃店的。我是一名情報人員。」他翹起二郎腿,堅毅,目視遠方。

「哈?」我說。叼你老母的。

「沙縣小吃不是為了掙錢才開遍全國的,是為了應對伊斯蘭極端勢力通過他們滲入中國內陸城市,才特設的特別行動機構,隸屬於安全部第九局。」他說。

「他們?」我駭到了。

他手一揚。

「蘭州拉面?」我扭頭看。

「不只。」他左右張望。 「還有吳忠小吃,新疆大盤雞……」

「不是吧。」我回頭看蘭州拉面,經常在那裡吃飯。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裡有這麼多錢搞這麼多人。」

「中東很多富豪的。」他說。

「不是,我說這麼多家沙縣小吃……」

「交過稅麼?」他問。

「你這不是屁話麼?」

「房價高麼?」他問。

「抽你了啊。」

「那麼多稅,年年創新高,那麼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頓一下,給我思考的時間。 「錢到哪裡去了?」

「咦,難道不是被吃喝貪掉了麼?」

「放屁!」他跳起來,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我們的官員為此背負多少罵名!」

「你的意思是說,」我露出了驚異的表情。

「是的。」他環指整家店面。 「情報機構。國家的盾牌。」

「你聽說過五千億維穩經費麼?」他問。

「聽說過。」

「實際投入的錢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 「中國根本就沒有貪官!」

「沒有貪官?」

「一個都沒有!」他斬釘截鐵地說。

「那麼?」

「都是幌子!迷惑國際敵對勢力!」他說,「你看到那些腸肥腦滿的官員……」

「是幌子?」

「忍辱負重。他們為國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設想一下。」他循循善誘。 「如果我們一分錢都沒有大吃大喝,一分錢都沒有被貪污,官員只是裝出無能和貪婪的樣子,讓國際上以為我們的財力都被內耗了……」

「我的天!」我震驚了。被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裡一片寂靜,兩個人相視無語。

「中央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強國社區的盛大光芒來,好刺眼!
(本故事肯定是瞎編的,切勿對號入座)

這是一篇很好的小說,反應了一個時代的切面。不過也有一種說法,一盤大棋來自更早的時候,此句式最早可追溯到中國網2006年文章《俄國為何向中國靠攏:美國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

在中國的傳統中,下棋通常形容政治人物或者國家之間的角力,而且這種角力中充滿了所有可以用的陰謀陽謀,妙計詭計。

比如臥薪嘗膽的典故就是中國人特別津津樂道的一盤大棋,在正史或野史中,為了幹翻吳國,越王勾踐無所不用其極,叫爹稱臣,送上美女,管吳國借糧,還糧的時候卻把種子炒熟,最終越國得以滅吳稱霸。

不誇張地說,幾乎在每個人心中都活著一個勾踐,時刻想象著這個世界有許多大棋盤。

沒錯,在历史中的確有許多類似的故事,似乎說明了大棋無處不在。

但人們通常忽略了一點,下大棋的通常是弱者的一方。這很容易理解,不是弱者哪裡還需要那麼多算計,直接碾壓過去他不香嗎?

說到下大棋,還真不是中國的專利,縱觀历史無論中外,希望通過一盤大棋成為人生贏家的還真不少。

二戰之前最典型的一盤大棋,就是英法企圖通過綏靖姑息納粹德國一系列侵略性行動,以換取和平,或者更多時間進行備戰,但最後卻差點輸掉褲子。


慕尼黑協定可能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大棋。

上世紀30年代,整個世界都彌漫在和平的氣氛中,歐洲更是沉浸在裁軍的大泡沫中。

對於英法而言,無論主觀還是客觀都希望離戰爭遠一些,主觀上經過殘酷的世界大戰,英法都死亡了一代的年輕人,對於戰爭心有餘悸。

客觀上,經過30年代初的全球性經濟危機,英法的經濟遭受重創,也無力擴充軍備。

1934年英國的國防預算只有2000萬英鎊,空軍一年增加的戰鬥機數量只有50架。

法國的情況更加糟糕,她的經濟不僅僅沒有大幅恢複,還陷入了人口危機之中,一戰後法國人生育意願下降。

人口出生數從1932年的72.2萬下降到1938年的61.2萬。以至於徵兵都困難,1936-1940年,法國入伍適齡青年從每年24萬減少到12萬人。

1934年,法國退出裁軍談判,而且還將國防預算從6億法郎削減到4億法郎,只相當於約700萬英鎊。

法國的經濟可以說徹底垮了,對國防的支持還不如英國。以至於在30年代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法國無法裝備跟上時代的新式坦克和戰鬥機。

但另一邊德國在希特勒上臺後,卻咄咄逼人,通過國家投資,重建工業,並且走上了重整軍備之路。

1935年,希特勒宣布德國不受凡爾賽合約的限制,走上了重新擴充軍備的道路。在這一年,德國表面的軍事預算是62億馬克,相當於5億英鎊,是英法加起來的將近20倍。

當英法的左右派還在為是否讓德國獲得平等的國家地位爭吵不休時,對方已經用是你的軍費支出10倍以上的軍費重新走上了戰爭之路。

當認識到德國崛起無法挽回之後,英法終於開始謀劃一盤大棋,是甚麼呢,就是與德國簽訂條約來限制對方的發展。

1935年7月,英德簽訂海軍協定,規定德國海軍總噸位不超過英國總噸位的35%。

1936年3月7日,據說是希特勒历史上最擔心的一天,因為這一天他命令德國國防軍進入非軍事區萊茵蘭。

希特勒曾說過,如果英法下達最後通牒,不惜以戰爭阻止他的行動的話,他會把軍隊撤回來。

但英法同樣甚麼都沒做,他們認為是時候應該給予德國正常國家的待遇,而萊茵蘭本來就是德國的地盤。

1936年,德國的軍費已經增加到了100億馬克,英法對此是知道的,丘吉爾當時就質問過張伯倫是否知道德國軍費達到了8億英鎊。

但英法對此仍然沒有一點警惕,沒有提高軍費開支,也沒有緊急撥款擴充軍備應對德國。

到了1938年,英法實際上已經處於弱者地位了,在軍備上完全處於下風。

丘吉爾回憶說:「許多人都說,在我們任由德國奪取萊茵蘭之後,除戰爭之外已沒有別的方法來阻止希特勒了。這也許是後世各代人的判斷。但我們本來可以做許多工作來使自己準備得好一些,從而減輕我們的危險。」

他說出了當時的情況,就是英法根本沒有準備好進入一場戰爭,這種狀態一直維持到了慕尼黑協定。

1938年英國終於開始意識到納粹德國的威脅了,他們把國家預算進行了調整,軍費支出升到了3.91英鎊;法國的軍費支出增加到290億法郎,約等於3.87億英鎊。

只是這時英法的軍事準備只是緊緊開始,根本沒法在捷克問題上強硬,要打仗的話,連飛機都沒裝備好,打甚麼打?

英法在慕尼黑是典型的弱者,他們沒辦法只得再度下出大棋,也就是丟卒保車,把捷克出賣給德國,最少可以拿到一紙條約,為備戰爭取時間。

所以下大棋的通常都是弱者所為,弱者希望的就是條約,覺得紙可以換回和平,或者苟且偷安一會。

無獨有偶,同樣在下大棋的還有斯大林,他在1939年已經明確知道歐洲戰爭無法避免,但在此時,蘇聯也同樣沒有準備好戰爭,它在這時也是弱者。

斯大林能想到的就是下一步大棋,和希特勒簽訂蘇德互不侵犯協定,和希特勒瓜分波蘭,同時把禍水西引。


斯大林同志也是下大棋的高手,不過這一招差點輸掉褲子。

可惜的是,所有下大棋的政治家們,都被希特勒耍弄於掌股之間,最後都不得不走向了戰爭,法國戰敗,英國差點投降,蘇聯一度被打到莫斯科同樣差點輸掉戰爭。

反過來的例子也有,美日在太平洋上的角力,日本作為弱者,各種大棋,北進南進,雲峰霧罩,鯨吞東北,占領印度支那(越南),九段擊戰略等等,既擔心又抱有僥幸心理,與美國交鋒。

反觀美國,沒那麼多花貍狐哨,就是以自身國力作為後盾步步緊逼,要求日本停止對華戰爭,撤出印度支那(越南),否則就對日本進行經濟制裁,切斷石油供應(卡脖子)。

沒有甚麼大棋,也沒有甚麼陰謀詭計,最終逼迫相對弱勢的日本鋌而走險,恐襲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戰爭。

美國雖然在最初的時候吃了點虧,但沒過多久就憑著雄厚的實力,用下餃子一般的航母反推回去,徹底打敗了日本。

所有陰謀詭計在絕對實力面前都是枉然,用一句通俗的話說,能動手就少嗶嗶。


為參加萊特灣大海戰而集結的美軍艦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