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勝利的路只有一條

文:謝遠東

川普總統的勝利之路只有一條,這需要一場完美的風暴。

川普法律團隊的目標不是為他們的當事人獲得270張選舉人票,這似乎超出了目前可能可能的範疇。

他們的目標是讓前副總統拜登拿不到270張選舉人票,那樣拜登就無法成為當選總統。

這是一個零和遊戲,在川普沒有拿到這個票數的情況下,又怎麼可能讓拜登拿不到270張選舉人票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會告訴人們一條線索,用這條線索可以理解川普法律團隊想要做什麼。

如果到了12月中旬,還有足夠的選舉人票尚未確定,如果到時各州認證的選舉人少於270,那麼,理論上,拜登就拿不到必要的270張選舉人票。

要是發生這個的話,那麼本次選舉就會像19世紀的那幾次一樣,由美國眾議院來決定誰將成為美國2020年的總統。

根據美國憲法,到了這一步,不是由個別眾議院議員投票選出總統,而是由各州代表團投票。每個州都有一票,需要獲得26個州的票才能當選總統。

雖然,美國眾議院中民主黨人比共和黨人多,但是,共和黨代表占多數的州更多。這樣的話,結果就很清楚:如果由眾議院來決定選舉結果,勝負的關鍵顯然到了共和黨手裡,他們將決定美國下屆總統的人選。

這是美國憲法提供的可能性。1877年2月16日,由美國眾議院議員、參議員和最高法院法官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將有爭議的選票都判給了盧瑟福-海斯。海斯成為美國總統。

這種憲法的可能性和美國歷史經驗,決定了川普法律團隊正在推行的策略。

當然,這一策略也遭到了一些川普支持者的反對:他們認為,還是直接獲得270張選舉人票更好。其中的激進者甚至聯名請願書,要求取消川普總統律師的資格。

這就有點過了。律師有權倡導一切合理的、道德上允許的策略,為客戶的利益服務。而這就是川普總統的律師現在正在做的。當然,律師團隊有義務在法律和道德規則內運作,而現在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們沒有這樣做。

這種策略其實需要疊加一整套小的行動策略。要想成功,需要一場完美的風暴,包括法院的有利判決、幾位州國務卿的有利行動,還有重新計票等等有利數字。只贏得任何一個州,甚至賓夕法尼亞州,都是不夠的。底線是,必須有超過35名選舉人沒有及時獲得投票認證。這在極端情況下是不太可能的,但理論上是可能的。

這種策略,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川普總統既沒有讓步,也沒有叫停他的法律行動。

請記住,作為一個法律和憲法問題,拜登還不是當選總統。雖然,拜登已經被媒體、政客和部分美國人加冕。但要正式成為合法的當選總統,至少需要有足夠多的州進行認證,使他獲得至少270名選舉人。而這一點,還沒有成為現實。同時,他的對手——川普總統也沒有認輸。

拜登是媒體假定的當選總統,可能的當選總統,甚至是推測可能的當選總統,但就美國法律和憲法而言,他不是當選總統。

所以,重新計票還將繼續進行,司法訴訟還將繼續進行,川普總統對選舉還將繼續批評。這些都是美國民主選舉制度的一部分,他有權也只能這樣做。儘管屬於川普勝利的路,艱難而又狹窄,但他從沒放棄。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