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川:百分之一千的信心

川普

作者:副舍長

維繫人與人之間感情的最大因素並非有多熟、共同投入過多少時間,而是彼此達成「價值觀相近才能安好相處」的共識。另外,特別例舉出現最多的焦慮式的疑問,川普到底會不會贏?

我還是那句話:堅信正義會贏,堅信傳統美國民眾容不下謊言,堅信上帝在默然指引一切。並且堅信指數已經上升到百分之一千。

在白宮沼澤的深度與暗黑都出乎外界意料的情形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只要不是利用虛偽掩蓋事實,引用信譽破產的美國所謂主流媒體顛倒是非曲直,那麼無論猜想哪種結局都可以接受,是謂「自由」。但要強調的是,在終極審判尚未到來之前,那些故意忽略作弊存在、站台拜登勝選的磚家,實在令人鄙視與唾棄。

有一點非常明確:拋棄正義所竊得的程序「勝利」,無異於緊緊纏綁它們的裹屍布,永遠都不會被將來的歷史解開。正因如此,作惡者遠非想像的那麼強大,等待大結局到來前的每時每刻,它們都得心驚膽戰,處身於煎熬之中。

往華府傾注的士兵已經超過三萬五千的巨量,且還在增加。城區內五步一哨,十步一崗,市民全部得接受盤查管控,只進不出。按常理來講,隱患威脅幾乎為零才是,但就在這種史無前例的強大保護下,主要被保護的人表現都很失常,彷彿提前「享受戒嚴」的待遇。

佩洛西有一隻眼睛被抓拍到瞳孔渙散,即是極度恐慌時的肌理反應;拜登取消就職彩排,整天疑神疑鬼,草木皆兵,連對特勤局的警衛都不放心;像派營中,麥龜又將頭縮回去,暗中觀望,那個被票民大罵叛徒的格雷厄姆,一改指責川普煽亂架勢,主動點明沼澤弊病,著實讓人看到風向在變。

也難怪,做過什麼惡,惡者心知肚明,敗露後會遭遇多嚴厲的懲罰,他們也一清二楚;而有能力讓他們敗露的,除了川普沒有別人。這也是他們之前往五千多頁法案中偷塞缷權條款,之後在發動彈劾的同時,又不顧越界違法,推佩洛西連續幾天跑去前營勞軍的原因。

老婦人送給營級軍官各一枚紀念幣、水果若干。請不要告訴我,這些東西能夠左右戰場鬥士保衛美法的誓言。但八十一歲高齡的老婦顯然寄期於臨時的人情往來,不止一次請求說:關鍵時刻,可要好好保護我們啊。

這就十分奇怪了。駐兵文件寫明保障第五十九屆行政統領順利就職,與她立法頭目何干?還有更蹊蹺的,彭斯幾番白宮勞軍之外,今天還特意身著軍裝趕往德州軍區代川普發表演講。整個演講聽完,感覺一月六日的船副又回來了,他說:美國正面臨危險,只要他們勇敢悍衛憲法,那麼就能守住「自由」根基。——

沒有提及拜登,對川普讚譽有加。直有無間道諜戰上頭的味道,不得不讓人期待。因為懷疑的點無法成立,德州在這兩個月表現出的挺船及反沼澤言行,根本容不下猶大式的政客,假使過山車劇本早就謀定,那麼二號主角非他莫屬。

當然,就算這些只是臆測,就算劇情不會如此轉折,也無法憾動川普的勝利之路。

於美國內部,外國干預美國大選報告已經在為川普背書,參與作弊與國會亂局的爪牙紛紛被捕,奧巴馬拜登使壞的機密即將在18日被徹底揭開,這足夠在法理給出致命一擊;於美國外部,歐洲政壇緊跟解密干預選舉步伐,出現大片動盪,連朝鮮都亮出重器,側證川普才是諾貝爾和平獎的有力人選,非法移民大軍更是辣眼,衝著拜登畫好的大餅猛衝,他們根本不了解,早在四百年前,五月花號上的全部移民,可都是辦理好合法簽證的。

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損害他人權利的「自由與民主」只是幻像。客觀地說,美國眼下如此撕裂,就是因為偽民主黨叫嚷的政治正確根本經不起現實拷打。他們也不想想,濫施福利的錢從哪來,肯定不是憑空產生,那都是合法美國民眾付出的血汗。

美國民兵為什麼義正辭嚴地公開阻擊拜登,就是他們深知,流血換來的財富絕不能被謊言騙走,這遠比從書上翻到的空談更具說服力。建議那些否認拜登曲線的人真有種,真有信心,去和他們辯論。他們要求也不高,將事情調查清楚,找出真相就能滿足。可惜左派民主黨盡出欺軟怕硬的孬貨,見過太多威脅、清算普通船員的,卻從未見過揚言對民兵下手的。

關於左派網上一直有個貼切又實用的觀點,支持拜登的人雖然不會出沒在現場,但因鑿船而躲在暗中力挺。其實真正的力量不也是將質疑調查清楚,如果川普空口栽髒,不正好可以藉機法辦?

話說回來,要左派講道理談邏輯,那是白日夢中流口水,丟人現眼還不承認。他們只會對著挺川派冷嘲熱諷,藉機刨食一點虛榮又可悲的存在感:川普大勢已去,眾叛親離。

敢情連看大結局的多幾天都等不下去。真的大勢已去?士兵聽誰調令而去,誰在下令解密,誰在最後一刻還有決定大權?眾叛親離倒不好說,出現叛徒肯定不能責難川普,至於親離更不可能,全球的挺川派只會越來越多,連總是在重要歷史路口犯錯的德國人、與川普不對付的默克爾都站出來說了公道話,可謂正義與民意都倒向川普那邊。

「正義必勝」雖然只是口號,但說明正義被舉世認同。連鑿船派也要將正義掛在嘴上,冠以船特勒之名。所以讓「正義必勝」也就不能僅限於口號,必須付之於行動。里根有句名言可以稱作種子:如果正義足夠勇敢,那麼惡魔將失去力量。

而種子結出的果實,則是川普說的「勇氣與智慧」。四年前川普就職時承諾還權於民、排干沼澤就是勇氣的體現,他不可能不知道,台下暗黑大佬將給他製造多大的陷阱與阻力;智慧更無需多說:全世界不明就裡的觀眾,一路追劇下來,現在都已開始看清沼澤怪物的面目。

從這個角度論,川普對人類文明進程做出的貢獻,絕璧是劃時代意義的。生而為人,他在很多地方展現出人性難以攀登的高度。英國作家哈代曾借一個叫亞伯拉罕的孩子抱怨說,「宇宙這麼大,我們卻偏偏住在被蟲子蛀爛的地球上」。在有限的時空內,人類一直想要追尋的答案,難道是親眼目睹蟲子蛻變成玩弄權力的怪物,而無動於衷?

總得做些什麼,總得心懷敬畏與信仰,對它們怒吼「絕不」。所以,一月二十日肯定不會是終點,只會是新的起點。就像川普說的:美好的世界還未到來,不要失望,後面會更加精采。

來源:有間訴舍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