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專欄】特洛伊木馬:拉登反美失敗了,但是奧馬爾就要成功了

奧馬爾

30歲以上的人應該都還記得2001年的911事件兩架飛機先後撞上紐約世貿雙塔,並且造成世貿南北樓先後完全倒塌,數千人喪生。另外一架飛機撞向了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還有一架飛機的乘客和恐怖分子做鬥爭,在撞向白宮的途中墜毀。

圖片

是的,這一切,都是本世紀最著名的恐怖分子「拉登」手下基地組織的「傑作」。

拉登,人類有史以來最著名的恐怖分子,因為他做到了就連二戰中日本和德國都沒做到的事情:攻擊美國本土,而且還造成了巨大的經濟、金融、財產、人口損失。當時的紐約市長,就是現在為川普打法律戰的朱利安尼。此後十年,美國歷經三屆總統,窮全國乃至全球之力追殺拉登,終於在2011年找到了他的蹤跡,並且由美國海軍特種作戰研究大隊在他巴基斯坦境內的祕密窩點將其擊斃,據說其家人也跟著一起」殉葬」了。

圖片

拉登是沙特人,本來是個富二代,出生於沙特最有錢的家族。大家應該對網上各種對沙特富豪們窮奢極欲的生活報道不陌生。但是拉登卻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放棄了奢華生活,選擇鑽山洞、打游擊,為他的理想奉獻了一切,乃至於生命。他是一個穆斯林原教旨主義者,反對現行的國際秩序,想要復古復辟中世紀。所以自由世界的領導者—美國,就成了他的頭號敵人。

911事件,直接促成了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阿富汗戰爭是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在2001年10月7日起對基地組織和塔利班的一場戰爭,該戰爭是美國對九一一事件的報復,同時也標誌著反恐戰爭的開始。聯軍官方指這場戰爭的目的是逮捕本·拉登等基地組織成員並懲罰塔利班對恐怖分子支援。2014年12月29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式宣布阿富汗戰爭結束。

2016年7月6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放緩美軍在阿富汗的撤軍計劃,將在2017年1月其總統任期結束前在阿保留大約8400名美軍士兵。2020年2月29日,美國與塔利班在卡塔爾多哈簽署和平協議,以結束18年之久的阿富汗戰爭。

阿富汗戰爭歷時18年之久,並且在拉登死後又延續了8年,整場戰爭參戰各方前後投入兵力超過50萬,其中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達13萬人。塔利班和基地組織陣亡超2萬人,阿富汗保安部隊超6000人,聯軍約2000人,而平民,超過30萬人死於戰火,是911的100倍。

在美國及其盟國數千億美元軍費的狂轟濫炸之下,本拉登還是失敗了,那些支持他的人也一一被剷除。他曾經的盟友塔利班,在美軍這兩年的「定點斬首」戰略之下,也服軟了,畢竟誰的腦袋都只有一個。拉登已經完了,以前的人肉盾牌也不管用了,識時務者為俊傑,塔利班也就就坡下驢了。無人機和「地獄火」實在是太厲害了,阿拉也罩不住啊。

美國和塔利班和平協議的簽訂,標誌著本拉登路線和本拉登基地團夥的徹底失敗。

是的,拉登失敗了。但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回頭,很多人驚訝的發現:臥槽,拉登沒做到的事情,奧馬爾就要成功了呀!

此奧馬爾非彼奧馬爾,很多人都知道,塔利班的領導人就叫奧馬爾,是拉登的鐵桿兒。我們今天要說的不是這個是奧馬爾,是美國民主黨四小將之一:難民出身的女聯邦眾議員伊爾汗奧馬爾。

圖片

奧馬爾1982年出生於索馬裡,母親在她兩歲時就去世,她由父親和祖父養大,1992年,她和父親為了躲避戰亂逃到了紐約。1995年被美國慈善機構救助到達了弗吉尼亞,然後在當地讀書。2000年,奧馬爾成為美國公民,2006-2009在明尼蘇達大學工作,2012-2013進入明尼蘇達教育部門工作,2013作為民主黨候選人安德魯喬納森的助理。2015年,奧馬爾小有名氣,成為了女權組織,東非洲女性團體的領導角色。並最終於2018年9月成為民主黨眾議員。是美國歷史上首位當選議員的索馬裡裔美國人。同時也是首位非洲出身並歸化入籍的國會議員。此外,她還與拉希達·特萊布一同成為了國會歷史上前兩位穆斯林女性議員。

是的,你沒有看錯,美國國會裡出現了穆斯林議員,還是女的。這在穆斯林國家可能嗎?真是笑話。是

民主黨四小將,也被稱為天啟四騎士,他們之所以得到這個稱呼,是因為在2019年,她們聯合反對川普,因此被川普譏諷為天啟四騎士。四小將雖然出身不同,族裔不同,但她們都對傳統美國和現存秩序高度不滿,她們發誓要打破這個體制,建立一個新美國。因為這種激烈的態度,川普的粉絲甚至呼籲:「送她們回去,讓她們離開美國」。

民主黨四小將為主的,當屬伊爾汗奧馬爾,四人中,她最為激進,對傳統美國最為不滿,對現存秩序最為憎恨,她可謂是美國的政治新星,是民主黨的一員大將,她在2018年國會選舉中脫穎而出,創造了多個有史以來。

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索馬裡出身的議員,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穆斯林議員,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非洲原生居民出身的議員。她的成功標誌著民主黨的政治正確已經到了何種程度,以及美國的族裔政治、身分認同嚴重到了何種程度。

她在中學時代遭遇了嚴重的校園霸淩,入學後的經歷對於奧馬爾來說則是一種折磨。因為她索馬裡人的外貌和戴著頭巾的穆斯林裝束,因此她幾乎沒有愉快的校園生活,當時父親告訴她:「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你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感受到了威脅」。正因如此,她對於美國以白人為主導的社會非常憎恨,這導致了她之後成為議員,幾乎反對一切移民限制措施,對種族主義有著異乎尋常的憎恨。

其實從奧馬爾的經歷,不但不能反映出美國是一個種族歧視極為嚴重的社會,反而說明美國是一個大體上不看重身分的社會。否則,她一個索馬裡難民出身的穆斯林,憑什麼能進入明尼蘇達大學,又憑什麼能成為美國眾議員?在成為眾議員時,奧馬爾不過才37歲,如果從2000年成為美國公民開始,她只花了17年就從貧困階層成為了美國政治中心的一員,這樣的階層晉升,即使放到中國也是極為罕有。如果美國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種族主義國家,恐怕她連進入大學的機會都沒有。

而且她之所以能在美國活下來,也是美國移民政策和救濟機構的功勞,如果換在別的國家,恐怕很快就被遣返了,入籍更是不可能。但是對於當時遭到歧視的無助的奧馬爾來說,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對她來說,那些恥辱她將記住一輩子,那些羞辱無數次告誡他白人主流社會和她的隔閡有多麼大美國政府固然號召種族平等,但他不能保證他的人民能做到,當滿懷希望的難民發現發現美國人不像他們想的那樣友好,那麼最初的感激很快就會變成憎恨。正如亨廷頓強調的,文化之間的衝突是無法溝通和妥協的,不同文化族群長期相處,產生的更多是衝突而非合作。

圖片

對傳統美國的憎恨

這樣一個從小就遭受歧視的人,你不可能指望他認同美國白人主導的社會價值觀。奧馬爾的政見中,經濟和桑德斯這種極左派相似,都主張全面醫保,免除學生貸款和提升助學金。而在政治上,就連奧巴馬、沃倫都望塵莫及,因為沒有人能像她一樣如此無視美國國家利益。奧巴馬再左,其出發點依然是美國的利益,作為哈佛大學的畢業生,奧巴馬總體還是美國制度的受益者,其並不若奧馬爾那樣滿懷憤怒。

政治上她的主要政見有:

一是反對所有移民管制措施,主張取消管理移民的移民海關執法局,同時支持那些庇護非法移民的城市,當然,川普的政策更是全部反對。連奧巴馬這樣的少數族裔左派,民主黨大佬都被奧馬爾批判其移民政策就像把移民兒童關進了牢籠,足見其有多極端。奧馬爾希望的是一個毫無邊境管控的美國,而這樣的政策只能導致墨西哥人蜂擁而入,將西南邊境變為墨西哥領土。

二是抨擊美國的外交,主張撤走美國所有的駐軍,大幅削減軍費,並且視美國一切對外幹預為侵略。這點足以表現出奧馬爾根本無視美國國家利益。美國的金融霸權和軍事霸權合二為一,如果沒有軍事力量保障,美國的金融霸權會立即土崩瓦解,美國的國際影響力也會迅速消失,這對於美國將是不可想像的。撤走世界駐軍直接等於美國的崩潰。

三是激烈反對以色列,支持巴勒斯坦穆斯林,進而被以色列限制入境。

奧馬爾的政見,對於美國招招致命,如果真按照奧馬爾的政策,美國毫無疑問會墮入深淵,就算是其他三位小將,和奧馬爾比起來也是相形見絀。存在奧馬爾這樣的人並不奇怪,奇怪的是奧馬爾居然成為了美國的眾議員,而且混的風生水起,她可以任意攻擊美國的價值觀和美國的國家認同而不受到任何懲罰,這標誌著美國已經無力處罰摧毀美國根基的人。

美國國父一直希望美國是一個白人為主的國家,因為他們深知美式民主的局限性,而如今美國社會的分歧,已經大到民主無法解決的程度。當羅馬共和國的格拉古兄弟接連失敗後,羅馬走向軍事獨裁,由共和變為帝國已經不可避免。不是羅馬人不珍視手中的權利,而是這曾經引以為傲的共和再也不能解決問題。當民主失靈後,強人就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所以,看了這些,你還對美國這次大選的混亂和荒謬奇怪嗎?

圖片

前幾天看到朋友轉來美國華人論壇裡的文章,博主是一個華人,她說她孩子的學校居然禁食豬肉,她很吃驚,以為是個案,特地去了解了一下,結果讓她震驚:美國的很多地方,州、市的公立學校都已經禁食豬肉了。美國穆斯林人口不足400萬,總人口1%多一點,但是影響力居然已經大到了如此的程度。

不是穆斯林太有影響力,是美國的「政治正確」實在是太過分了、簡直沒底線了。

其實近半個世紀以來,西方世界整體正在為自己「政治正確」的價值觀買單和吞下苦果。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宗教信仰自由」。中國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西方,特別是美國經常指責中國在XJ和XZ沒有宗教信仰自由。在這種價值觀下面,西方大量的引進非基督教文明的人口,而這些文明,本質上和基督教文明是衝突的,是你死我活的。這一點在歷史上已經數次證明了,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在歐亞大地衝突了近千年,屍山血海早就證明了兩者的不兼容。

基督教文明的基本底線是「自己活也讓別人活」,可伊斯蘭文明不是的,據說古蘭經超過50%的內容都是說怎麼處置異教徒的。這樣兩種文明,怎麼可能相容呢?

在絕對的具有代際優勢的武器裝備面前,基督教文明以為自己可以鎮住別的文明,可以讓別的文明臣服和歸化,實在不行就消滅他,拉登就是明顯的例子。但是,基督教文明的掌權者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些競爭性文明正在以類似特洛伊木馬的方式融入他們的體內,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以他們制定的規則,以他們認同、贊成、無法反駁的、必須支持的方式,以自由的名義,來反對他們的文明、動搖他們的根基、乃至於摧毀他們!

如果拜登上臺,民主黨四小將,尤其是這位奧馬爾必然會蹦躂的更歡,叫囂的更加起勁兒,必然會提議乃至於出臺更多更極端的政策,而那些白人大佬們,屁都不敢放一個,還得舉起來雙手贊成。

用你的「劍」殺死你,你還只能叫好!

所以,你看,多讀書還是有用的,拉登只知道玩兒槍桿子,把自己都玩兒沒了。而奧馬爾呢?在美國讀了大學,然後用美國的方式玩兒死美國!她比拉登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對美國的破壞力不知道要超過拉登多少倍!一個字:NB!

也不知道拉登在「天國」到底是欣慰呢還是覺得冤得慌?

夏小強的世界獨家首發,轉載請註明來源並附上文章鏈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