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引爆一座城?那個被刑拘的南京老太,到底有多可怕? 

揚州疫情
這一波疫情來得很兇猛。
由南京外溢的病毒傳播鏈涉及到了12個省份,28個城市。高風險的地區有4個,中風險的地區達到了驚人的134個。

人們在恐慌中,接受了疫情再一次反撲的事實。

然而,最讓人驚訝的是,這一次疫情傳播中,揚州竟然反超南京,成為了新的風暴眼。

2、4、10、12、26、40……從7月29日通報第一例確診病例之後,揚州的新冠肺炎感染數字,呈階梯狀增長。

目前,揚州市內的確診病例累計已接近百例,這些觸目驚心的數字背後,是揚州百姓們惴惴不安的心。

現在揚州全市進行封城,所有小區實施封控管理只留一個出入口,每戶僅限一個人外出購買生活物資,其餘人都要待在家。

揚州疫情這麼嚴重,人人自危,然而令人氣憤的是,造成這一切的,都與最先確診的一名老太有關聯。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又出現了「超級傳播者」?

而當我們開始追溯源頭時,真相卻讓人氣炸。

這名64歲的老太,來自南京。

7月21日,她從南京江寧區乘大巴來揚州探親。

正是這一次行動,改變了揚州整整一座城市的命運。

看了她的行動軌跡,徹底激怒了無數網友,有太多的問題,盤旋在我們的腦海裡,讓我們想要質問,想要迫切地知道答案。

1、 老人去揚州的時候,南京的疫情已經開始了嗎?

是的,已經開始。

南京疫情開始的時間,是7月20日。

這是官方提出的確切日期,而在這之前其實就已經有病例出現。

21日,南京政府呼籲市民「非必要不離市」。

而南京老太毛某,不顧國家工作人員的勸阻,7月21日在江寧區獨自乘坐大巴去往揚州。

這一天,南京多個社區升為了中高風險區。

而毛老太太所在的祿口街道,更是離祿口機場直線距離不足7公裡。

南京已經開始成為疫情風險區了,自己所在的小區離疫情風暴中心只有幾公裡,在這種「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她還是堅持要乘坐大巴到達揚州。

這是對規則的挑戰,更是對他人的生命最徹底的漠視。

2、 她去揚州之後,幹了些甚麼?

這一點,正是她最讓人憤怒和受人指摘的地方。

她去了揚州之後,瞞報了自己從南京來的事實。

也沒有安安心心待在親戚家。

反而滿世界跑。

從流調的軌跡來看,她上午到達揚州之後,下午1點多,就開始騎電動車到某棋牌室打牌。

一直酣戰到下午6點。

7月22日到26日,她除了去藥店,理發店,超市,其他的活動地點,幾乎都是在棋牌室。

直到27日這天,她出現發燒的跡象,去診所就診。

但診所按照規定,並沒有收治。

她這才前往醫院,被確診為陽性。

而在醫院,她竟然還跟醫生撒謊,不告知醫生她這6天的行動軌跡。

直到醫生一再追問,無奈之下,她才說出實情。

她被送往了當地派出所,流調軌跡曝光後,頓時引起了揚州人民的巨大恐慌:

從21日到27日,這幾天的時間,她直接和間接影嚮的人估計有上千。

一時之間,由南京老太為中心的病毒點,向四周瘋狂地擴張著。

醫院裡超過1000人無法回家,這其中不僅是醫護人員,還有在焦急中等待出院的病人。

全部都因為她一個人,要進行隔離。

整個事件中,有一個細節,讓人氣得說不出話來。

南京老太毛某在揚州的這幾天,進出都需要綠碼。

可是,那時候她的健康碼已經變成了黃色。

怎麼辦呢?

據知情人士說,她是借別人的綠碼蒙混過關。

某網友說自己是該醫院的醫護人員,對老太當時的情況進行描述:

就是這個舉措,讓整個揚州,陷入了無盡的恐慌與艱難之中。

她為了一己私欲,用欺瞞和撒謊的方法,把自身的病毒帶給了一座城市。

而給她遞刀的人,就是借給她綠碼,讓她在揚州滿城亂竄,幫她隱瞞和撒謊的人。

一個不守規則的人,害了一座城!

一些人對她的庇護,讓全城的防疫都變成了徒勞。

3、棋牌室!棋牌室!

南京老太毛某所在的棋牌室,處在地下,密不透風,這是病毒天然的溫牀,也是最好的傳播場所之一。

據《新京報》報道:南京老太的密切接觸者曾去過一家名為「宏遠」的棋牌室。

當地周邊居民介紹,該棋牌室門面不大,但地下空間很大,目測有1000多平方米。

「裡面很大很大,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大的棋牌室。天天爆滿,全是老頭老太太,門口停滿了電動車。(棋牌室內)都不止400人,還有來看牌的。」

在這樣的環境下,她作為一個感染者,在裡面坐了好幾天,每天都接觸新的牌友,怎麼能不產生超級傳播?

尤其是,棋牌室的活動者,多以老年人為主。

從後來的結果我們也可以看到,確診患者中,幾乎全部都是在棋牌室感染的。

確診54個病例,有43人去過棋牌室,而其他的都間接和棋牌室有關聯。

而揚州市做得最辛苦,也最艱難的事情就是在全市範圍內尋找出入棋牌室的人員。

甚至,揚州政府不得不加重金獎勵:凡是舉報去過特定棋牌室的人員獎勵5000元,核酸陽性的獎勵翻倍。

你看看,就是這樣一個自私自利的人,造成了群體性事件,引爆了一座城。

最可惡的是,在警方對她進行調查的時候,她還拒絕說出到揚州之後的行程。

這個老太:

不知道這次病毒有多厲害還到處亂跑,是無知。

明知道有感染的風險還謊報,是自私。

不如實上報也就算了,你還滿世界溜達,這就是純粹的禍害別人。

公安機關已經依法對她進行了刑事拘留。

目前揚州已經封城。

曾經熙熙攘攘的街道,現在空空蕩蕩,這是從未有過的悽涼。

商家關門,企業停產停工,所有人非必要不出門,全部居家隔離。

超市的貨架上,早已搶購一空。

整個城市被按下了暫停鍵,所有的一切都被迫停擺。

這真正是「一人犯錯,全城買單」。

她以一人之力,毀了一座城,封了一座城,讓這座城市的所有人處於危險之中。

這樣的人,怎麼能不引起人們的唾罵和怒氣?

有人說:老人家年紀大了,很多事情沒有年輕人那麼敏銳,再說愛打麻將也沒甚麼錯。

可是,我想說的是,愛打麻將是沒有錯,但是也得分時間和場所,不管是年輕人還是老年人,都必須要遵守抗疫規則。

不給別人添麻煩,不在特殊時期亂跑,這兩點很難做到嗎?

我並不是呼籲大家去網暴這個南京老太,我只是痛心,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平靜局面,就這樣被一個無視規則的人輕而易舉地打破。

要知道,她闖禍了,自己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大不了進去坐坐牢,但她造成的這個慘劇,卻讓多少無辜的人來背鍋。

有的志願者在烈日下工作了10個小時,汗如雨下。

有的志願者在烈日下即使中暑暈倒,卻還擔心自己影嚮了採樣。

還有的工作人員,已經整整7天沒有回家。

當記者問及家中的孩子,她的眼淚頓時破防,濕了眼眶。

他們也是人,也有父母,有兒女,有人會為他們徹夜不歸而擔心,他們也會為家中幼子而感到牽掛。

但是,站在這個崗位上,他們就必須拋開這些私人感情,全心投入到戰鬥中。

我為他們感到驕傲,也為他們感到痛心。

因為,這不是天災,而是一場可以避免的人禍!

他們本可以在每一個平常的日子裡,享受美好的家庭生活,家人在側,燈火可親。

可是,一個不守規則的人,將這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切,生生打破。

她不僅僅是直接給抗疫人員增添了很多麻煩,而且還間接給數百萬普通人造成了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

作者@後遇說:

我家是種植大戶,好幾個鄉裡人一起在鹽城種瓜,現在商販因為疫情都不來了。我家就有好幾萬斤都快爛在田裡了。好不容易熬過去年,今年又來這一出。爸媽急白了頭,好幾天都吃不下飯。真希望這場疫情早點結束,為我家減少一點損失吧,哪怕一點點都好。

疫情之下,我們更能體會到普通人生活的不易。

風浪一來,將原本薄如蟬翼的底子,擊得粉身碎骨。

這樣的悲劇,聽來不甚唏噓。

一個人的自私和無知,竟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引發連環效應。

而這些重量,壓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山。

怎可原諒,談何原諒?

在她置別人的生命於不顧的那刻起,我們就沒有資格替那些被她造成巨大損失的人去原諒。

其實,南京老太的故事,並不是孤例。

上一次的沈陽老太,也是以一人之力,害了一座城。

還有河南的「毒王」,全世界亂跑,最終成了超級傳播者,讓家鄉900萬人的努力付之一炬。

他們的事跡,跟南京的這個老太太如出一轍。

那麼,為甚麼這麼多教訓在前,還是有人不遵守規則呢?

因為傲慢,因為無知,因為輕視,更是因為自私。

這一次疫情爆發,也暴露了太多的問題。

去年,我們舉全國之力,將疫情生生控制了下來,在全世界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再加上我們的疫苗開始普及。

所以,大部分人便開始掉以輕心。

戴口罩?不存在的。

幾乎所有人都忘了,此時的疫情還沒有完全結束。

於是,德爾塔病毒趁虛而入,我們再一次體會到了去年封城封路,居家隔離的場景。

我們總是在重複同樣的錯誤,不是嗎?

張文宏說: 要做好與病毒長期共存的準備。

是啊,這是一場艱難的戰役,持久,難纏,且反反複複。

病毒總是在我們稍稍放松的時候,猝不及防地出現,打得你措手不及。

疫情發展到現在,已經不僅僅是某座城市,某個地區的事。

它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

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我們搭建起來的萬家燈火,平靜安寧的生活,原來只需要一個人,就可以輕易毀掉。

一個人造成災難,一群人哀唱挽歌。

在這場災難裡,我們都無法獨善其身。

在這個大的系統裡,我們每一個人,都十分重要。

從來就沒有甚麼天降神跡,我只相信每一個普通平凡的「我」共同努力下創造的奇跡。

眾志成城,抱團抗疫,不抱怨,不仇恨,每個人都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才能護佑我們最好的家。

願此後,再也沒有南京老太此類的悲劇。

願此後,我們能百毒不侵,身心安寧。

素材來源:

1.知乎:

《如何看待 64 歲老太借綠碼自南京來揚州,去棋牌室打牌,拒不配合交代行程,被當場逮捕?》

2.抖音

3.京報網:《1傳15!來自南京的6旬老太成揚州疫情起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