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地區的老餐館,每天都在上演轟炸東京

餐館

一位到重慶旅游的日本游客,曾在游記中寫下關於對重慶的第一印象,不是,也不是,而是重慶餐館裡的一道菜名竟然叫轟炸東京。

服務生將一碗煮得滾燙夾雜蔬菜的肉片湯,倒進鍋巴中,湯汁和鍋巴接觸的剎那間「滋啦」一聲,在日本友人的眼前激起一陣白眼。

在回日本的航班上,飛機即將抵達東京,他透過舷窗,望著密集的建築物,腦海裡全是鍋巴和肉片美妙碰撞的畫面。

在游記的結尾日本朋友寫到,這道菜的威力,只有嘗過才能懂。

在四川和重慶的一些餐館,轟炸東京是一句沒有寫進菜單的暗號,你只要跟飯店的夥計說一聲,他就能給你安排這出戲。

這道菜其實叫鍋巴肉片,但相比起鍋巴肉片,另一個名字轟炸東京在當地的名氣更大。

以至於跟川渝地區的朋友提到轟炸東京,他們一般不會率先想到历史事件或者是同名的電影,而是會先想到吃的上面去。

「川東十八線小縣城,城裡幾家開得最火的中餐館都有這個菜。喜歡脆的就吃剛敲開沾了一點湯汁的鍋巴,喜歡水潤彈牙的就多等會吃下面埋著的,是道老少皆宜的菜,不過要慢慢吃,小心被燙到。」

在海底撈還沒有走起來的歲月裡,去餐廳點一份轟炸東京,看服務生當著你的面把肉片糊倒進炸得通體金黃的鍋巴裡,是川渝群眾最早見識過的餐桌表演。

肉片的鮮辣爽滑,加上鍋巴的酥脆,還起了個历史事件名字,讓這道菜在四川和重慶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

「昨天閨蜜和男友分手,約我去吃轟炸東京,今天中午公司聚餐,還是轟炸東京,晚上爺爺生日,老人家又點名要吃轟炸東京,我對不起東京。」

大部分菜都是靠色香味,抓住食客的眼睛鼻子和嘴巴,轟炸東京是例外,它連你的耳朵一並刺激。

「經典老川菜,小時候的最愛,又好吃又有趣,最喜歡看上菜的時候服務生把菜淋上鍋巴的一瞬間,而且一定要是這種自己現炸的鍋巴才好吃,金黃酥脆的鍋巴,配著酸甜適中的料汁,簡直人間美味。」

在各種版本的品鑒指南裡,都會著重描寫轟炸東京的聲音,它是一道以聲音出名的菜。

有多少人點這道菜,就是為了聽一聲嚮。喜歡轟炸東京的老饕,可能還是個Hi-Fi發燒友,正如他們凝神聽蔡琴的《渡口》,就為了那細若游絲的吞咽聲,聽寵物同謀的《Depot》就為了聽那一聲「呀」一樣。

他們坐在餐椅上,左顧右盼,就為了等待那一聲「滋——啦!」

菜的美味程度基本上和滋的聲音嚮不嚮呈正相關,過去,如果聲音不夠嚮,你甚至可以在不動筷子的前提下,禮貌地讓服務生端下去找廚師重做。

「可惜現在好多川菜館子不僅沒得,就算有的大多也是買的那種糯米鍋巴,菜湯泡兩秒簡直就夾不起來了,一點口感都沒有。可能因為這道菜麻煩又不賺錢吧,真的可惜。」

轟炸東京還是一道能夠勾起群體回憶的菜,許多人對它的第一印象來自電影。

小時候看《三毛從軍記》,牛師長宴請賓客時上了道吱吱鍋巴,起名叫轟炸東京,電影出來之後當年轟炸東京這道菜瘋遍上海灘。

轟炸東京這道菜的历史淵源,確實和戰爭有密不可分的聯繫。

抗戰時期,重慶作為陪都,匯集了四面八方的人,餐飲業發展迅猛。鍋巴肉片作為一道川菜,頻繁出現在宴席上。

由於當時日本飛機對重慶日夜轟炸,為了表示對日軍的憤慨,這道吱吱作嚮的菜被改名成轟炸東京。

據說當年,白天日本飛機成群結隊來轟炸,炸得重慶城滿目瘡痍。到了夜晚,各餐館大肆轟炸東京吱吱聲此起彼伏。

當時有人撰聯說,真是前方吃緊日日緊,後方緊吃頓頓吃。

按照當時的局勢,轟炸東京的名字,自帶一種黑色幽默的屬性,背後隱藏的其實更多是無力感,但當時的人們靠給食物取名來對抗無力感,消解戰爭的殘酷性。

梁實秋在《雅舍談吃》裡提到:「滋拉一聲嚮,食客大悅,認為這一聲嚮仿佛就是東京被轟炸了。」

「有人說這個菜名取得無聊,取快一時,形同兒戲。也有人說,抗戰時期一切都該與抗戰有關,與抗戰無關的東西也要加上與抗戰有關的名義。這蝦仁鍋巴湯,命名為轟炸東京,可以提高士氣,有甚麼不好?難道你不想轟炸東京嗎?」一下就把梁實秋給問住了。

有意思的是,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的攝制組來中國拍了一部紀錄片叫《中國之食文化》,裡頭就有轟炸東京,只不過當時的團隊不知道這道菜的另一個名字。

之後,日本漫畫家小川悅司又根據紀錄片裡的中華美食,創作了我們耳熟能詳的動畫片《中華小當家》,裡頭就有轟炸東京的身影。

經過時間的沉澱,轟炸東京這道菜已經超出一道菜品本身的意義了,它始於美味,因為戰爭而揚名天下,卻在戰後成為文化交流的縮影。

所以今天當你把筷子伸向鍋巴肉片時,是在夾起历史的因果產物。希望世界和平,不要再有類似轟炸東京的食物名字出現了。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