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20萬張中國從未公開的老照片,竟被這個日本人偷偷記錄下來…… 

老照片
一個問題:

在中國經濟進入飛速發展之前,

社會是甚麼糢樣?

有一位攝影師耗時6年,

拍下20多萬張照片,

揭開了一代人埋藏已久的祕密。

照片中,

85年的上海灘嶄露頭角,

南京路商業街和黃浦江,

佇立城市兩端,

熙熙攘攘的人群,

正走入時代的洪流,

迎頭向上。

彼時,

上海豬和哈爾濱豬,

待遇也各不相同。

80年代的南方街巷,

潮濕的水腥味混雜,

人人卻願為之駐足。

廣州大爺吃茶,

北京大爺遛鳥,

上海大爺打拳,

再用一副紙牌,

抽出百年不變的市井文化,

足以徵服在場任何一位大爺的心。

與之相比,

79年新疆戈壁沙漠的早市,

別有一番風味。

在地裡幹完一天的活之後,

農民們坐著馬車回家。

在偌大的市井之外,

還藏有另一個江湖。

一盞油燈,

在桂林江面微微冒光,

漁民們結束了一天的生活,

游船歸家,猿聲漸稀。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

這些飽含中國風情的老照片,

全部出自日本攝影師——

久保田博二 之手。

他用一臺相機,

捕捉了80年代中國文化的巨變,

人類情感的光譜,

社會的變遷,純白的日常……

被鏡頭做了最詳細的留存。

其實,拍攝中國,

對久保田博二來說,

是一個意外的契機。

為了等到這個機會,

他守候了整整十年。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後,

久保田博二結識到西園寺公一先生,

在被委托拍攝一本攝影集後,

他提出想要前往中國,

卻一直等不到音訊。

「我一度認為這事沒戲了!」

他說。

直到幾年之後,

他接到新華社攝影局局長的電話。

對方問:

「您想去中國的哪個省?」

久保田博二沒有猶豫:

「全部的省!」

「我想完整地看中國。」

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願。

7年,45次,1050天,

從最冷的佳木斯森林地帶,

到最熱的是夏天的吐魯番,

每到一個地方,

便完成了一個夢想。

八十年代在中國現代史中,

是一個特別的時期,

人人充滿了純粹和好奇心。

「那個時候的人們,

都有著積極美好的表情,

即使從事著辛苦的工作,

大家依然保持著積極的心態。」

在久保田博二的作品中,

我們看不到那些,

強烈的視覺沖擊與獵奇,

有的只是平靜和真實的美。

光譜下沒有美顏 ,

沒有濾鏡,只有平和,

充滿關懷的內心世界。

每一張照片承載著,

耐人尋味的東方美學,

和現實主義情懷。

對世界樸實、敏感而詩意的一面,

對變化之中國家與人民,

他總能以更溫情的方式,

記錄與打開。

77歲那年,

當記者問當記者問久保田博二:

“您還會繼續拍照嗎?」

他回答得熱切:

「當然!我是攝影師呀!

這跟是否有錢沒有一點關系。

而且我覺得我只有27歲,

雖然實際上已經77歲了。

我還要再拍個二十年。

活到100歲!」

他鏡頭裡的影像,

在每一幀畫面所體現出來的,

並非單一的,消失的,

被緬懷的過去,

而是中國形象之廣大,

積極向上生命力之湧動。

正如久保田博二所說:

「我只拍普通人,

普通人就是所有人。」

參考資料:

久保田博二:天賦,是自己不知道是否具備的;努力,卻是可以由自身掌控的 久保田博二 (Hiroji Kubota) 中國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