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不只是懷念

懷舊

舊,

  這是一個多麼美麗的詞。

  舊,

  是親切,是舒服,是懷戀,是恣意。

  它把往昔的歲月,

  花一般地綻放在你的生活裡,很詩意。

  

  「我要去買一輛舊自行車,騎著去舊貨市場,挑幾本舊書回來看。」

  

  

  那藤椅也有些年頭了,椅腿多處開裂,到處都是修補的痕跡。

  

  磨損了的藤條愈加光潔柔韌,可躺,可坐,可倚,隨便你什麼姿勢,都一樣的熨帖。

  

  這張坐上去發出「咿咿呀呀」的竹椅,陪伴著我們從總角到白首,即便竹身早已斑駁破舊,靠背也從青翠磨出暗紅。

  

  但是它總是會在那,出現在夏日的傍晚,弄堂的一角,自始至終成為人們生活裡的一部分。

  每次回老家,都無比留戀老屋裡那古舊而腐朽的味道。紅磚地面上生著墨綠的苔蘚,頭頂的葡萄架遮天蔽日。

  

  平日裡,我喜歡穿舊的家居服,蜷縮在舊藤椅上,信手翻一本舊書。

  那舊衣,早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起著紊亂的褶皺,可穿在身上,綿軟,溫暖,貼心,如同陪伴多年的老友。我熟識它每一根經絡,還有那年和他玩鬧時不小心沾在襟前的那團墨跡。

  

  舊不是不是過時的、破爛不堪、也不是陳腐朽木;舊是一種時間的印記、是一段回憶、一段故事。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我們生活中使用的東西總是不斷被替代,白熾燈替代了煤油燈、洗衣機替代了搓衣板、計算器替代了算盤……

  

  

  有人說,生活變得便利了,但唯獨少了情懷。

  

  小時候走的石板路、住的四合院都已被柏油馬路和高樓大廈所替代,我們要從哪裡去追憶逝去的童年?

  

  這些歷史小物件,用攝影的方式,將那些曾經熟悉,卻早已遠離我們生活的物件呈現在人們面前,就像打開了一扇通向過去的大門,勾起了無數人的回憶,也讓這些塵封歷史裡的老物件,煥發出新的時尚氣息。

  

  

  

  

  

  

  

  

  

  歷史的長河中,正是這些老物件連接和記錄著我們的過去,這些老物件,不經意間觸動我們的神經,打開我們記憶的大門。

  

  

  

  每次見到這些有溫度的老物件,心中會泛起一段特有的記憶,讓人聽到歲月流淌的聲音。

  

  

  每一件物品背後,都是成長過程中,一份深深地情意,帶著記憶的溫度,帶著成長的痕跡。

  

  

  舊物之美,需要時間的沉澱,需要用心的體會。

  

  

  

  舊可以周而復始、可以細細品味、也可以承前啟後與時俱進、當然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過去,時間很慢,一生只能夠愛一個人。如今,時光很快,我們需要放慢腳步,去慢慢體會身邊的一切,包括這些不起眼的舊物,這些在不經意間散發著淡淡的美的舊物。

  

  它是低迷的奢華,是凝固的淚花,是無言的撼動。它們用安靜的姿勢,訴說著曾經的悲喜。

  

  

  

  

  

  

  人們喜歡懷舊。其實舊物也有舊的好,就好比陳年釀酒,越久越有味道。

  

  

  

  

  

  

  

  

  老的物件沒有用處,可它是我們生命的容器。把平凡的光陰裝在裡面,讓回憶歸位落腳。當我們一件件把它們扔掉,其實我們也在把自己扔掉。

  

  

  

  舊物正如長物,即便被時光所拋棄,但注入其身上的時代精神,是永不磨滅的。

  

  

  

  

  

  

  

  

  有的時候,可能需要拂去灰塵才能看得清過往,才能認識到,招人喜歡的,永遠不單單是老物件,作為記憶載體,他們留存著無數的美好。

  

  

  

  

  其實,幸福的最高境界,不過是陪著一個舊人,守著一屋的舊物,悠悠地數著一段舊歲月。如此安寧閒適的日子,著實令人無限嚮往。

來源:匠庫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