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舊報紙為甚麼叫「荷葉」?

陶短房:舊報紙為甚麼叫「荷葉」?

文:陶短房

漢語有許多很有趣的借代詞,其特點是用當時社會上更流行、更熟悉的詞匯,去替代新出現的、人們尚屬陌生的概念。

這類借代詞有些生命力十分旺盛,甚至有蓋過辭源的勢頭,比如「槍」,如今漢語中指20毫米以下口徑、發射彈丸的管狀射擊類火器,而在古代則是指一頭或兩頭削尖、或裝有尖銳槍頭的刺殺性長兵器。

後一種「槍」的概念早在秦朝李斯《倉頡篇》(剡木傷盜曰槍)就已出現,到前一種「槍」出現的時候已成為中國軍隊中裝備最多、最常見的長兵器。


借後一種「槍」為前一種「槍」命名,大約是因為兩者外形相若(最早的火槍很像長槍)、在軍隊中地位相近(都是大量裝備普通士兵的常用武器),但如今時過境遷,大多數人一聽到「槍」,本能想到的就是「噠噠噠」的那種,腦筋不拐好幾個彎,是很難想到原本是辭源正根兒的「紅纓槍」一類的。

但也有很多借代詞的命運截然相反:辭源本意還在使用,而借代後的新詞意已經或正在成為「過去式」,甚至看到聽到也茫不可解。比如下面要提到的「三朵荷花」,即詞中都帶有一個「荷」字的借代詞匯。

「荷」字的借代詞

第一朵「荷花」是「荷包」,這個詞如今還有不少人能聽懂——「是說錢包吧」。對,沒錯,說的就是錢包。

清末民初南方許多市民出門時,習慣於用當地隨處可得的荷葉包上銅錢、銅板(清末開始流行的無孔機制銅錢)出門,以免這些零錢散落在懷裡或衣袋裡不好收拾。大約是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最早的一批票夾式錢包流入中國,開始在大中學生、職員等比較「時尚」的人群中流行。

由於「錢包」、「票夾」自古以來並未在中國出現過,許多市井人物就借用功能相近(盡管形狀差距很大)的「荷包」一詞來稱呼它,並一下流行開來。直到上世紀80年代,在中國大陸,尤其江浙一帶,「荷包」和錢包、票夾間還是可以馬馬虎虎劃個「約等於號」的。

不過如今時過境遷,「錢包」一詞已深入人心,而「荷包」雖然大多數人還勉強聽得懂(這其中不知有無「荷包蛋」的功勞),卻已很少使用。

如果說「荷包」這朵「荷花」聽得懂的當代人還不少,那麼另一朵「荷花」則近乎鮮為人知了——「荷葉」。


小時候外婆(南京城南人)總是把我上學時帶的飯盒稱作「荷葉」,後來漸漸發現被叫做「荷葉」的不僅是飯盒,去菜場買肉,營業員用來包肉的白紙或廢報紙也被叫做「荷葉」。

詢問老輩人才知道,早年間熟食店或肉鋪總是用荷葉包裹熟食或肉類(還記得《水滸傳》中《魯提轄醉打鎮關西》麼?倒霉的鎮關西被魯達消遣剁了好幾包肉餡,這些肉餡都是「用荷葉裹了」的)。


後來這個習慣漸漸地改了,但老人們仍頑固地用「荷葉」指稱各種替代傳統荷葉外包裝功能的事物(我最後聽見被「荷葉」指代的,是自由市場肉櫃用於裝生肉的紅色馬夾袋,時間是90年代末,地點是蘇州市郊)。

如今連塑料袋也因「廢塑」漸漸用得少了,古色古香的借代詞「荷葉」,貌似已沒多少人能聽得懂了。

第三朵「荷花」則是「流行文化」的產物——因《還珠格格系列》而蜚聲華人圈的「大明湖畔夏雨荷」,被借用指代甚麼,很多人都懂的。這部電視劇是假期「回顧檔」的常客之一,因此雖早就是明日黃花,卻仍有許多人清楚記得。


不過近幾年「假期回顧檔」也在吐故納新,加上新一代年輕人許多根本就不看電視,「夏雨荷」究竟是啥意思,很多人已經不大聽得懂,瞧架勢用不了幾年就可能步「荷包」甚至「荷葉」後塵了。

來源:字媒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