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那一場不願醒來的夢

江南,那一場不願醒來的夢

一千多年前,大唐,洛陽。

已過花甲之年的白居易,拿出紙筆寫下《憶江南》詞: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能不憶江南?

此時,距離他在蘇杭任職已經過去了十餘年,可是,江南的景致與風物卻從未忘卻。

銘記江南之美的,不止白居易一個。

中國人偏愛江南。

江南到底在哪裡?

地理學家、氣象學家、歷史學家意見不一。

而我們口中的江南,

是小橋流水,是煙雨畫船,

是「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更是一種中國獨有的文化符號,

讓人癡絕千年。

江南山青水秀

江南有多美,每一個到過江南的詩人,都忍不住寫上幾筆,在讀者面前展開了一幅美麗的江南圖卷。

杜牧說:千裡鶯啼綠映紅,水邨山郭酒旗風。

張志和說: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張養浩說:一江煙水照晴嵐,兩岸人家接畫簷。

蘇軾說: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

也許,你沒去過江南,但讀江南的詩詞,你肯定會說:我一定要去江南看一看。

所以張養浩說「愛殺江南」。

無論是意氣風發的暢懷,還是愁腸寸斷的悽婉,都可以在江南的意象中抒發得淋灕盡致。

失意的張繼在姑蘇寫下一首《楓橋夜泊》: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夜晚的孤獨與哀愁,在江南顯得那麼悽涼。

韋莊對江南的女子念念不忘。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江南是那麼溫柔,像一個女子,理解你或喜或悲的情感。

小橋流水,荷塘月色,江南是夢中的生活。

在江南,家家臨河。

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

水巷烏篷,一搖一曳,穿過小橋,路過人家。

有山有水的生活,是多少人的向往。

江南還有荷。

楊萬裡說: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夏天,姑娘們採蓮,人與荷交相輝映,那是一道靚麗的風景,時常引得行人駐足觀看。

江南的姑娘是秀氣的。

林黛玉就是從江南來的,多愁善感,我見猶憐。

江南的姑娘是明媚的,撐著油紙傘,走在青石板上,偶一回眸,傾倒眾生。

江南,裹著詩意與浪漫

一切事物,只要江南沾上了邊,

就都有了浪漫的氣息。

雨到了江南,變成煙雨。

風到了江南,變成和風。

南朝陸凱說: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從江南寄來的禮物,也顯得特別許多。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撐著油紙傘,走過青石板的,是一個像丁香一樣的姑娘。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人人盡說江南好,因為,江南是一個夢。

園林,小巷,庭院,它深藏著最東方的精致;山水,煙波,落絮,它永葆著最古典的詩意。

一山一水一灣綠,一樹一枝一朵花,道不盡的溫柔之鄉,寫不完的繁華之地。

如果你累了,去江南走走,江南的寧靜與美好,能治愈你。

暮春時節,繁花凋落,也許你在江南,會碰到了一個故人,彼時,可以輕輕地說一句:

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