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跑官要官,差距咋就那麼大!

文:一命 

我們一般以為,跑官要官這樣的齷齪現象,只會發生在低維人群和落後國家,殊不知,高效、公開、理性的以色列社會,卻也會同樣存在相似的現象。

1960年代中期,阿拉伯世界迎來了一個高峰時期。

1956年,蘇伊士運河戰爭期間,納賽爾的埃及,雖然戰場慘敗,卻依靠世界左化力量的支持,贏得了政治上的成功;本來打了一手爛牌、焦頭爛額的納賽爾,不但沒下臺,莫名其妙地還成為了阿拉伯世界擁有巨大聲望和號召力的領袖。

作為俄國人全球擴展的重點地區,埃及和敘利亞,成為了它重點扶持的對象,最新式的俄國戰機坦克導彈源源不斷而來,加上海灣滾滾的石油美元,阿拉伯人的軍事能力和經濟實力,空前強大。

如此興旺的景象,鼓舞了已經兩次失敗的阿拉伯人,他們的信心快速膨脹。

身為埃及國家元首的納賽爾,根本就無視以色列建立的聯合國協議,公開宣稱:阿拉伯人的目的,就是徹底消滅以色列;

阿拉伯國家駐聯合國代表,在這樣的國際場所,不僅公開宣稱戰爭,還完全把聯合國的基本人道原則視為無物:「這場戰爭後,沒有一個猶太人能活下來。」

阿拉伯世界的媒體,更是肆無忌憚地自得。埃及報紙曾登出一副漫畫:一把刀捅進代表以色列的六角星的心臟,下面的簽名是「尼羅河石油和肥皂公司」。二戰時,納粹德國曾經使用猶太人的屍體做肥皂,埃及人居然敢於以此來做為目標。

普通的阿拉伯民眾,也像是打了雞血,有事沒事就上街高呼:「讓猶太人去死!」

可別以為這些狂躁的人群只是打打嘴炮過過嘴癮,兵強馬壯、利器在手,他們也真的不客氣!

小打小鬧之外,1964年9月,阿拉伯國家就來了一個夠狠的大手筆:改道約旦河。在中東這樣乾燥炎熱的環境下,阻斷以色列的主要水源,就幾乎是戰爭性質的大動作。以色列四處抗議申訴,卻無人理睬,最後出動坦克和戰鬥機,才迫使工程停工。

開槍開砲也是常事。感覺羽翼豐滿的敘利亞,背後有熊哥撐腰,怕啥?從高聳的戈蘭高地,長年不時向以色列北部開砲轟炸,隨時會天上掉砲彈的以色列民眾,晚上都不敢睡自家牀上,只能住在防空洞裡。 ——今天敘利亞成天還念叨歸還戈蘭,仇人隨時能往頭上丟炸彈的地方,可能還嗎?

同時,敘利亞扶植巴勒斯坦人建立了法塔赫組織,不斷派遣恐怖分子,從黎巴嫩南部出發,騷擾襲擊以色列人;

甚至,俄國人自己,也在考慮直接對以色列動武。

由於1956年蘇伊士戰爭期間,俄國人核威脅的刺激,以色列開始發展核武器,此時,俄國人的情報系統顯示,以色列核武項目已經取得了重大突破。於是,蘇俄計劃對以色列的迪莫納核設施進行轟炸,他們甚至還計劃在以色列沿海登陸;蘇聯的核潛艇也駛近以色列海岸,隨時準備摧毀核設施。

就在阿拉伯人磨刀霍霍、外部黑雲壓城的同時,二百萬人口的小小以色列,卻陷入了嚴重經濟危機。由於國防開支太高,加之經濟政策出現失誤,1966年,以色列的部分城鎮,失業率高達20%。內憂外患之下,以色列全國上下,對國家的生存和前途,都瀰漫著深深的絕望,陷入普遍性的迷茫悲觀。以至於,這一年以色列外遷的移民數量,居然首次超過遷入的移民數量。擅長黑色幽默的猶太人在機場打出一條橫幅:「最後離開以色列的人,請記得關燈。」

一些猶太民間組織,甚至開始製定末日計劃,準備在滅國後阿拉伯人的大屠殺前,把猶太兒童送到美國,為猶太民族留下血脈。

到了1967年,以色列的形勢,更加嚴峻:

自蘇伊士運河戰爭後,負責維和的聯合國藍盔部隊,就一直駐紮在西奈半島,隔開埃及軍隊和以色列軍隊。 5月16日,埃及動員10萬大軍和1000輛坦克,開進西奈半島「緩衝區」,不客氣地驅趕聯合國部隊撤出;

 22日,納賽爾總統發布​​了一號戰鬥令,埃及宣布封鎖蒂朗海峽;10年前確保以色列通航權的承諾協議變為廢紙。維繫能源對外貿易的命脈被切斷,以色列的戰略根本遭到了挑戰。

緊接著,30日,埃及、敘利亞和約旦三國締結共同防禦條約。約旦、 伊拉克等國表示,其軍隊接受埃及的指揮,阿爾及利亞、科威特等國將軍隊相繼開到西奈。把刀口直接對準了以色列咽喉,至此,阿拉伯聯軍有機會在半小時內將以色列一分為二,更致命的是,阿拉伯國家單單戰機總數就高達750架,超過以色列戰機數量的兩倍。

遲疑的最高決策層

此時的以色列總理艾希科爾,被評價為歷史上最溫和的領導人,命運卻讓他在這個危機深重的時刻掌管國家。

艾希科爾非常看重白宮和莫斯科的態度,總是告誡官員們,白宮或克裡姆林宮的一份文件、一個決策,就能決定以色列的生死存亡,必須謹慎。眼前,蘇聯人用武力威脅他不得輕舉妄動;深陷越南戰爭泥潭的美國人,不會出面乾預,強令他要配合美國政府的外交行動;雖然明知阿拉伯人的戰爭不可避免,但他非常害怕戰爭的前景,千方百計拖延攤牌時刻到來。

以色列的國父古德裡安,雖然已經退出政治領域,但影響力巨大,艾希科爾與拉賓都籠罩在他傳奇式陰影裡。局勢已經如此嚴峻,但古德裡安卻表現出非常謹慎的和平主義態度,他甚至譴責拉賓針對埃及行動的動員計劃:「我們必須避免戰爭,我們是孤立的,你要為此負責。」

這樣的背景下,雖然也有人心急如焚,但以色列政府內部,靜觀其變的意見佔了上風。大部分官員認為,阿拉伯國家在軍隊規糢、武器質量、經濟和外交都佔有絕對優勢,以色列完全沒有勝算,必須想辦法避免戰爭。

持續惡化的局勢,給以色列造成巨大壓力。國防軍總參謀長拉賓將軍,有著久經沙場的堅韌與勇氣,此時壓力山大,每天需要抽70根香煙,喝大量咖啡,幾乎精神崩潰,不得不住院,躺進了病房。

以色列不斷求助於國際社會,期望能夠緩和局勢。然而,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

無人關心你生死的冷漠世界

高度恐懼而又不敢輕舉妄動的以色列決策層,只能向國際社會求救。

求助聯合國主持公道? ——數十個伊斯蘭國家,加上俄毛的亞非拉小弟,壟斷了聯合國的話語權,不要說主持公道,埃及要驅趕西奈的聯合國維和部隊滾蛋,這麼大的事,聯合國祕書長吳丹,哼都不敢哼一聲!

世界警察美帝、歐洲大國能出面主持公道嗎?

以色列派遣外長阿巴•埃班前往巴黎、倫敦和華盛頓尋求支持。

這時的西方世界,是左派最氾濫的高潮時候。戰後和平溫室中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在左派極端知識分子鼓動下,各種運動正鬧得烏煙瘴氣。整個社會和政治氣氛,都濃濃的左味。

以色列向法國求救。畢竟,9年前的1957年,一個戰壕的戰友法國承諾過以色列,一旦蒂朗海峽被封鎖,法國會支持以色列自衛;而且,法國本來是以色列軍備的主要供應者,是盟友和外交上的保護者。但是現在的政治氣候下,風向變了。戴高樂告訴來訪的埃班,「無論如何,不要開第一槍。」以色列外交部長提醒他說,法國可是承諾過以色列在亞喀巴灣的權利哦?戴高樂漫不經心地澄清了法國外交的轉變:「那個政策是正確的,但它反映的是特定時刻的熱點,也就是1957年,而現在是1967年。」

以色列失望的發現,關鍵時刻,法以同盟根本沒用。

以色列又找到10年前同樣的戰友英國。英國表示,不會讓「埃及的封鎖政策得逞」,但所有的支持,就是這句話,沒有任何實際行動。

還是再求美國吧。 ——1957年,美國同樣承諾過以色列,若蒂朗海峽被封鎖,美國會支持以色列。

然而,面對以色列外長充滿期待的眼神,約翰遜總統只說美國「正在想辦法」;對於派艦隊護航打通航道,研究研究….

如此嚴峻的歷史時刻,以色列著名的獨眼將軍達揚,站了出來….

達揚,戰功累累,34歲即成為以色列軍隊最年輕的將軍,第二次中東戰場,他是攻占西奈的指揮者,戰後,達揚剛過他自己規定的軍人40歲退休年齡,便以身作則,自覺退伍。 (人口嚴重匱乏的以色列,高級將領卻這麼早退役,讓其他國家軍方大佬們咋想?)此時他的身份,是反對黨議員。

雖然退役不在其位,但達揚一直在思考:200萬猶太人如何在數億阿拉伯人的汪洋大海中立足生存?他的核心理念,源於對阿拉伯人文化心理的深刻洞察,就是要在擁有絕對資源優勢的阿拉伯人心目中,形成強烈的威懾力,讓他們沒有膽量和信心,再繼續挑戰以色列。

這,就需要一場乾脆利落、完全徹底的勝利!

此時,成竹在胸的達揚,找到艾希科爾總理,要求重返軍隊備戰,「正式服現役」。直截了當地建議政府,任命自己為「與埃及對陣的前線司令官」。

顧慮重重的艾希科爾,權衡之下,只答應讓他出任職位更高的副總理,而不是軍職。

跑官要官,在全世界其他國家都不稀奇,相比於那些蠅營狗苟的個人齷齪,達揚的性質完全不同,其公開和傲然,也獨樹一幟。

達揚斷然拒絕,他情願以普通士兵身份參戰也不當副總理,他要的,不是高官顯位,而是拯救國家的機會!

他想到了通過軍隊造勢。於是,他找到軍需官,要來一套沒有任何軍銜的軍服,來到前線部隊四處視察走訪,到處都是對他充滿尊敬的老部下。這位功勳累累的戰爭英雄的到來,讓憂心忡忡、焦慮不安的前線部隊,頓時一片歡騰鼓舞,士氣大振。

來自軍隊巨大的輿論壓力下,艾希科爾總理頂不住了,終於,1967年6月1日,他簽署任命達揚為國防部長。

但同時,謹小慎微的艾希科爾,也附加了許多苛刻的條件:沒有總理的同意,達揚不能發動戰爭;達揚不能批準任何既有作戰計劃外的軍事行動;達揚也不能為威懾鎮服阿拉伯人而轟炸他們的城市。

跑官要官如願以償的達揚,就職國防部長後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說服艾希科爾政府盡快發動戰爭。就職後的第一次內閣會議上,他就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觀點:以色列必須搶在埃及人之前進攻,越快越好,這是以色列獲勝的唯一機會。只有先發製人,集中力量先擊潰埃及,才能避免被合圍滅國。

就職第二天,6月2日深夜,達揚和軍隊高層,就確定好被稱為「現代閃電戰」的作戰計劃。

6月4日,以色列外交部確認,美國人之前承諾的派聯合艦隊打通海峽的行動,已經沒戲啦!

所有還抱有最後一絲期望的高層,此時都明白,不可能再指望美國做主,不能再幻想得到任何外部幫助了。於是,內閣終於統一意見,投票授權軍隊:採取行動!

以色列馬上爆發出作為一個國家無法想像的效率:第二天一早,1967年6月5日上午7點10分,以色列空軍戰機,幾乎全體出擊,抱著有去無回的必死之心,以破釜沉舟的決心,發起戰爭。

大膽主動的戰略下,是以色列精妙細緻的戰場細節設計:創新的戰法戰術、巧妙的時間選擇、超遠常規的戰機效率….

僅僅三個小時後,絕對數量質量優勢的埃及空軍就被徹底摧毀:所有機場變成廢墟,300多架俄製先進戰機化為烏有。

失去空中保護的埃及軍隊,成了砧板上的肥肉。 7 點 50 分,達揚向沙漠中整裝待發的以色列地面部隊,發布「紅毯」密令。以色列裝甲部隊的鋼鐵洪流,立刻轟鳴著越過國境線,開始西奈半島的地面攻擊。

第一天,埃及10多萬大軍布防的西奈,號稱「攻不破的防線」的第一道防線,就已經被突破,一半的部隊被消滅。

第二天, 6 月 6 日,沙龍師全殲埃及12裝甲旅,導致埃軍大崩潰,埃及在西奈第二道防線的部隊,如混亂的螞蟻潮水般後逃。

6月7日,12輛瘋狂追擊到燃油耗盡的以軍坦克,趕在埃及人之前抵達了米特拉關口。阻擋住埃及人潰逃的3萬大軍和 300 輛坦克。

6 月 8 日,埃及人真正的噩夢開始了。以色列空軍戰機,對被阻擋在米特拉山口的埃及軍隊發動屠殺般的攻擊,為繳獲坦克為己所用,指揮部不得不發布命令,要求空軍不能轟炸埃軍坦克。這一天之內,至少有上萬名埃及士兵死在了西奈沙漠,埃及在西奈半島上的5個師被全殲。僅僅三天時間,西奈半島就全部落入以軍之手。

打垮埃及,以軍回頭進攻約旦與敘利亞軍隊,攻占了具有戰略價值的耶路撒冷,戈蘭高地和約旦河西岸。

短短六天之內,達揚指揮的以色列軍隊,以不足800人損失的代價,打死打傷6萬多阿拉伯軍隊,佔領6.5萬平方公裡的土地。一舉打殘埃及、敘利亞、約旦三國,順帶重創伊拉克,成為戰爭史上現代閃電戰的經典戰役。摧枯拉朽的勝利,一舉徹底改善了以色列的戰略劣勢,一躍成為中東頭號軍事強國,新生以色列,自此才算是真正紮下了生存的根基,從此,阿拉伯人呼喊的,不再是消滅以色列,而是歸還阿拉伯土地。

達揚,這個跑官要官而來的國防部長,成為這次戰爭的最大英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