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專欄】被綁架的《紓困法案》與奧巴馬的「深層政府」

深層政府

奧巴馬近期有兩個採訪視頻讓我印象深刻:一是有記者問他,你有沒有想過做三屆總統?他說:「如果我能坐在地下室裡,用對講機遙控前台的那個人,也挺好的」。二是他向媒體表示,如果到了1月20號川普還不肯離開白宮的話,他就帶著海豹突擊隊衝進去把川普趕出去。

凡此種種,很難讓人相信沒有「深層政府」(Deep State)存在,也很難讓人相信奧巴馬和華盛頓暗黑沼澤沒有關係。

這些天,全世界最關注的除了疫情、美國大選的進展之外,應該就是美國人又要發錢了,這次發每個人600美元,和其他國家的人羨慕嫉妒恨不一樣,美國人對這個結果憤怒了,尤其是美國總統川普憤怒了,直接否決了這個方案,並且說這個數字實在是太少了,至少要給每個美國人2000美元。

這份法案最吸引大家眼球的,除了超長5500多頁之外,大概就是暴露了「華盛頓沼澤」的貪婪和無恥吧,在總共9000億的法案中,經過有心的人統計,竟然夾雜了2096億的外援。

川普發布了一段視頻講話,公開向民主黨喊話:除非把美國人的紓困金增至2000美元,並放棄那些不必要又很昂貴的外國援助項目,否則他不會簽字批准這部紓困法案。

川普強烈譴責,國會提交給他的9000億美元的疫情紓困法案是個「羞恥」。他批評,這項法案把大量資金用於援助外國一些與疫情毫不相干的項目。

例如:該法案計劃援助柬埔寨8550萬美元,援助緬甸1.34億美元,援助埃及13億美元,援助巴基斯坦2500萬美元,還要拿出5億500萬美元資助伯利茲、哥斯達黎加、薩爾瓦多、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拿馬等國。

此外,這項法案甚至打算把數千萬美元投入華盛頓特區的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以及國家美術館和史密森尼博物館,或者出錢去防止亞洲鯉魚在大湖地區的擴散等等。

川普對此指出:「國會為外國、遊說者和特殊利益集團找到了大量的資金,卻把最低限度的極少的資金送到有需要的美國人民手中……」

川普還批評,該法案允許為非法移民的家庭成員提供高達每人1800美元的支票,卻僅僅打算給辛勤工作的納稅人每人600美元的紓困金。

他要求國會修改這項法案,將美國人的紓困金提高到2000美元,或一對夫婦4000美元;要求將更多紓困資金用來援助受疫情重創的中小企業和餐飲業;同時也要求把浪費和不必要的項目去掉。他說,除非國會重新將一個「適當的」修正案發給他,否則這項法案只能等「下一屆政府」來批准。他接著表示,「下屆政府可能還是我」。

為什麼要提紓困法案呢?因為紓困法案和「華盛頓沼澤」,和「Deep State」有直接和密切的關係。從紓困法案,就可以看出「Deep State」是不是存在,為什麼會存在,是些什麼人,他們的生財之道是什麼,以及他們為什麼要那麼歇斯底里的反對川普。

本次大選,川普得票最低的地區就是華盛頓特區,他和拜登的得票比例是10%:90%,是的,你沒有看錯,在華盛頓,有90%的選民不支持川普。眾所周知,華盛頓特區是美國的首都,是美國的行政中心,美國的行政中心比較簡單,基本上就只是承擔了行政職能,經濟文化金融等中心都在其他地方,所以在華盛頓特區生活的主要是行政相關人員及其家屬。也就是說,在這個美國的政治中心,90%的人不支持川普。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他們不喜歡川普肯定是有原因的。川普多次說要抽乾華盛頓沼澤,早就把這些人得罪的死死的了。川普曾經說過,美國最富裕的10個縣,其中有至少7個在華盛頓周邊,這是美國的恥辱。生活在華盛頓和周邊的是些什麼人?是的,就是那90%的人,是美國行政中心行政官員、雇員及其附屬的利益群體。雙方的梁子其實早就結下了。

從大選後川普一系列的換人動作就可以看出,川普能用、可用、可信的人實在是不多。而從投票結果看,川普簡直是「身在敵營」的感覺!

關於什麼是「Deep State」,也譯作「深層政府」。這個詞,大選以後,在各種自媒體中反覆提到。關於「深層政府」,前段時間在國內外大火的某教授做過非常精采的論述。

美國的官僚體系是分為「政務官」和「事務官」兩類,其實用中國的傳統的劃分就是「官」和「吏」。「政務官」是任命的,是根據不同的政府上台會改變的,主要是執行行政首席長官,也就是總統的行政命令的,他們中的頂層政務官,比特國務卿和部長之類的,也是總統任命的,這些人再任命下一級的官員,比如副部長、二級行政部門負責人之類的。這兩層的人和總統基本上都是4年輪替的,是會根據總統的變化而變化的,或者被總統的任免而改變的。

而「事務官」是這兩層官員下面的執行層的官員,這些人是為國家服務的,基本上不會因為黨派輪替而更換,也從一定程度上保證了美國國家行政體系的穩定性。根據美國的相關法律,這些人有點類似鐵飯碗的味道,除了犯了特別大的錯誤和犯罪,基本上不太會被辭退。

如果一定要做一個類比的話,美國的政務官就像我們國家的中央部委的負責人,如部長、副部長之類的,而事務官就像中央部委裡面的司局級、處級官員一樣。這麼說可能大家就比較容易理解了,這些人,尤其是處級官員,看起來級別不是很高,但是權力可以大的很,影響力也大得很。很多省級高官在他們面前也不敢太放肆,甚至對一些級別不高、但是手握重權的處級幹部還得巴結著。看過《人民的名義》電視劇的朋友們應該對那位每天伴著大蒜吃麵條、騎自行車上下班的侯處長印象非常深刻,他家裡到處是現金,牆壁裡、床板下,滿滿當當。他的原形就更加出名了,就是那位家裡抄出3億多現金,點鈔機燒壞很多台的處級官員。

按照某教授的說法,這些人就是掌握了華盛頓和美國真實高層權力的「深層政府」,有道是「鐵打的事務官,流水的白宮」。白宮的主人經常變,國會的主人經常變,但是這些人一旦坐上了那個位置,基本上就不變了,可能一干就是幾十年。美國總統是美國明面上的象徵,而這些人才是「真實的美國」。

為什麼會這樣?這些人又和奧巴馬有什麼關係?

回到紓困方案,上文提到:「川普對此指出:「國會為外國、遊說者和特殊利益集團找到了大量的資金,卻把最低限度的極少的資金送到有需要的美國人民手中……」」

外國、遊說者、特殊利益集團,這些人和誰勾兌的?當然是和「Deep State」勾兌啦。舉個例子便於大家理解一下:熟悉我國政治結構的都清楚,如果要想從中央拿錢、拿項目,都要找哪些人勾兌,其實美國也一樣。有道是「閻王好弄,小鬼難纏」,那些部長級官員只是最後關頭點頭簽字而已,如果不把下面的人搞定,你連文件送上部長案頭進部長法眼的機會都沒有。就算你先搞定了部長,不把下面的人搞定,你一樣啥都幹不成,他們隨便找個程序上的理由就可以掐死你的企圖,部長都沒話說。如果你連下面的人都搞不定,部長也一樣不會欣賞你和幫你,會認為你不會做事兒,沒能力。

所以,紓困方案裡2000多億援外資金,都是國內外的關係戶通過這些大大小小的官員們弄出來的,你要說這裡面沒有他們的利益和好處?我覺得連外星人都不相信。川普就說過:「希望還是不要發現外星人的好,如果發現了美國政府一定會給他們送錢」!否則的話,全美最富裕的10個區,就不會有7個在華盛頓了。美國公務員收入雖然不低,但是相對來說,也絕對不算高,連世界金融中心紐約和世界科技中心硅谷都干不干華盛頓,就足以說明問題了。而且,你看美國的很多總統,尤其是近20年的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當了總統以後,財富都是直線增長,克林頓的資產從幾百萬美金漲到了上億美金,奧巴馬從欠著學生貸款十幾年到一次性買下上千萬美金的豪宅。更不要說可能即將上任的這次選舉擊敗川普的拜登了,這位當了幾十年公務員的老官僚,現在住的房子,一年光租金就超過20萬美金……知道美國的房價中位數是多少嗎?是25萬左右,拜登一年租房子的錢,差不多夠普通美國人買套房子。

對了,有一個人當了總統以後財富不但沒有增長,而且縮水了將近一半,每年只領1美元的工資,為總統夫人服務的人員從奧巴馬老婆的39個降到了5個。他就是美國現任總統:川普!為了一份1美元年薪的工作,拼死拼活的,還幾乎得罪了所有人,真為他不值。

又說多了,現在說說這些人和奧巴馬的關係。

關於這個事兒,有位油管博主弄的挺清楚的,借來用一下。而且他的說法和之前教授的說法匹配度很高,和我自己查找的資料也比較接近。

華盛頓沼澤其實長期存在,和兩黨都有關係。人們眼裡美國政府中的強力機構是國防部、司法部以及聯調局、中情局之類,談及比這些機構「更強大」的聯邦政府機構「高階主管服務處」(Senior Executive Service,簡稱SES),恐怕是鮮為人知。更難以置信的是,它經過奧巴馬時期的刻意打造,已演變成為美國政府中一支奧巴馬的「地下軍團」,成了有明顯黨派傾向的「華盛頓沼澤」。

1979年吉米·卡特任總統的時候,他力主通過了一個聯邦的法律,建立了「高階主管服務處」(Senior Executive Service,簡稱SES)。吉米·卡特當時的想法,是要吸引最優秀的美國人做政府的常務公務員。

要知道,美國最優秀的人大多都不從政的,他是經商的,因為經商最有意思,收益也最大,所以美國第一流的人才他並不進入政府。所以卡特的意圖就是要吸引最好的人才成為政府的高階公務員,並且幹了就別走,人才一直存續下來,政策有連續性。因此當時就建立了這個「高階主管服務處」。

SES體系總共有7500~9000人,而它確定人才能長久服務的辦法是兩個:一個是高薪水,高到20萬美元。要知道在美國做公務員,做個市長基本上就是免費,沒錢,大的市才有點錢。美國政府體制的總體原則是「低薪養廉」,不搞高薪,高薪可能會吸引壞人來做,所以美國立國原則明確地講「低薪養廉」。在這個意義上,20萬美金那是很多錢了。第二個就是,你只要不犯大錯,僅僅因為表現不好,不能辭退你,也就是金飯碗。就算你不合其位的話,也只能調職。就這樣來保證SES人員的長居其位。

再對比一下可能會看的更清楚,2018年,美國人均年收入是3.6萬美元,家庭收入中位數約8萬美元。之前也講過,美國的住房價格中位數是25萬美元,華盛頓特區是約60萬美元。也就是說即使考慮稅收,4年工資可以在華盛頓特區一般地段買一套房子,美國的房子指的是我們說的獨棟別墅,平均實用面積約250平米。

美國聯邦政府的工資有兩層:主官級別和通用級別。通用級別有15級,而SES的工資級別在15級以上。主官級別有三層,最上面是總統,SES在第三層以下、通用級別以上,即在美國最高行政官員、首長與下面聯邦公務員之間的中間層。總統也有輪換,但是這群人不換,一直守在他們把持的地方。這也是當初的設計。

SES的人員哪裡來的呢?從1979年至今40年下來,很多很多所謂的這些職業官員,就是政治任命,最後轉成這個官了,也談不上儘是美國最優秀的一群人。

關鍵在於,在奧巴馬時期,奧巴馬換掉了SES 8000人中的6000人,也就是任命了超過70%的人進到SES裡去,這些人就坐在總統政治任命之下,管其所屬的所有公務員。也就是說,這些人其實成為了政府系統裡的實權派。從那個時候起,美國的高階公務員體系,徹底有了顏色:藍色!而這些人,也被打上了深深的「奧巴馬」的烙印。也許這就是他說出坐在地下室裡幕後指揮和用海豹突擊隊趕走川普的底氣吧。

2016年1月8號披露,美國聯邦政府中雇員的政治傾向,95%的人捐款給希拉里·克林頓。所以整個美國聯邦的政府雇員都是偏左的,這跟他們的領導階層有關係,這個領導階層就是這個「高階主管服務處」人員。所以SES就成了美國聯邦政府中的握有實權的死硬左派,也就是沼澤、深層政府。

舉個例子,川普任命了一個內務部部長萊恩·辛克(Ryan Zinke),他上任之後發現,內務部有著7萬多公務員,臃腫不堪。我們知道林肯打內戰的時候,他的團隊才50多個人。不是說政府大就好,政府大反而更不好。辛克部長想把7萬人縮減到4000人,那將給美國人省多少錢啊,結果他就做不了這個事,因為他知道有三分之一的人他根本就管不了,不聽他的,甚至也不聽總統的,甚至對美國國旗不敬、對美國都不效忠。他想把他們幹掉,但是他干不掉,這些官員就跑出來頂,說什麼不符合聯邦法律這個那個的,最後就干不掉他們。

這就是一個例子,說明SES強大過美國幾乎所有執法部門,就是這一幫死硬左派。但不能說SES的人都是壞人。奧巴馬確實任命了70%、6000人進SES,他刷掉了6000人,換進了6000人。他不容易換掉的,在這種情況下他能把人刷掉再把人換進來,他得花多少精力幹這個事?這就是川普和以後任何一屆共和黨政府都需要面臨的一個問題,如果共和黨以後還能上台的話。

這種聯邦機構的官僚體制越來越龐雜,造成了一個是無所事事,一個是巨大的惰性,別人要碰到他的惰性時,他就會形成利益既得者的一個巨大反彈。

川普非常清楚這種現象、這種勢力的存在,他想改變,改變這種違反憲法的龐大聯邦機構的存在。這種龐大政府造成的利益集團,如果不破除掉,他們就會繼續像為難川普甚至是迫害川普那樣去為難任何一屆政府,去迫害任何一屆不願向利益集團低頭,只願意為美國人民效力的政府。

川普這麼做是體現美國民眾的利益,對深層帝國的整頓,還人民權力、還國家安全給美國人。這也是華盛頓沼澤激烈抵抗,誓要把川普拉下馬的原因。

1月6日,川普和「Deep State」,決戰國會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