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檄文!守誓者致川普總統平叛公開信全文

華盛頓

現在已經近在咫尺,很可能決定美國人是成為自由人還是奴隸;他們是否有任何可以稱為自己的財產;他們的房屋和農場是否會被掠奪和摧毀,他們自己將被送入悲慘的境地,任何人類的努力都無法將他們解救出來。

在上帝的庇佑下,千百萬未出生的人的命運現在將取決於這支軍隊的勇氣和行為。我們殘酷無情的敵人留給我們的選擇只有勇敢的抵抗,或最卑微的屈服。因此,我們必須下定決心征服或死亡。” —— 喬治·華盛頓將軍,1776年8月27日在長島戰役前對大陸軍的講話

川普總統

我們現在面臨的危險時刻與華盛頓將軍和他的部下在1776年面臨的危險壹樣大,甚至更大。 我們的國家作為壹個自由憲政共和國的生存岌岌可危。 我們只有最後壹次機會來拯救它。 未出生的數百萬人的命運現在將取決於妳的行為,我們武裝部隊的現任成員的行為,以及我們數以百萬計的美國退伍軍人和仍然忠於我們憲法的愛國者的行為。

image.png

當妳宣誓時,妳根據憲法第二條的規定,進行了以下的宣誓:

“我莊嚴宣誓(或申明),我將忠實地執行美國總統的職務,並將盡我所能,維護、保護和捍衛美國的憲法。”

現在是時候通過捍衛憲法來履行這壹誓言了。對抗所有敵人,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

這是妳的命運時刻。 妳會和華盛頓總統和林肯總統壹樣,在歷史上占據壹席之地,成為我們共和國的拯救者嗎? 要麼妳雖然還有能力,卻放棄了行動,在2021年1月20日離任,讓我們人民去打壹場對抗壹個非法的篡位者和他的中共(Chicom)傀儡政權殊死的革命內戰?

事實是這樣的:

我們已經在與共產主義中國和它心甘情願的美國代理人、傀儡、試圖推翻我們憲法的同謀者,以及國際精英和其他外國敵人進行戰爭,他們幫助和教唆了這場對我們國家的戰爭。 他們已經滲透並接管了各級政府的每壹個分支,包括州和聯邦。 不是戰爭將會來臨——戰爭已經來臨!

中共永遠無法在公開的戰鬥中打敗我們,所以,它們滲透和顛覆我們的體制,收買和勒索美國的精英,並效忠我們國內甘心與憲法為敵的人,用通常所說的 “第四代戰爭 ”的理論和方法,不用開壹槍,就能從內部打敗我們。 這是用其他手段進行的戰爭,但它仍然是戰爭。

通過精心策劃的大規模選票舞弊,中共及其國內的敵方盟友即將把他們的非法傀儡喬·拜登和他同樣非法的傀儡競選夥伴卡馬拉·哈裏斯送入白宮,他們的叛國之手掌握著核彈發射密碼。

妳現在必須以戰時總統的身份行動起來,根據妳捍衛憲法的誓言,這和我們所有退伍軍人的誓言非常相似。 我們已經在戰鬥中了。 由妳作為總司令來發動這場戰爭,總比讓妳服從壹場欺詐性的選舉,離開辦公室,讓白宮落入非法篡位者和中國傀儡手中要好。 請不要這樣做。 不要認輸,也不要等到2021年1月20日。 現在就出擊。

image.png

如果妳在任期間不采取行動,我們人民將不得不與這兩個非法的共產黨中國傀儡和他們的非法政權打壹場血腥的內戰和革命,他們背後有深層國家的所有權力,名義上指揮著我們所有強大的武裝部隊(盡管我們完全期望許多單位或整個部門拒絕他們的命令並與他們作戰),他們的外國盟友也加入進來協助鎮壓美國愛國者。

沒有廉潔的選舉,我們就不再有共和國,而憲法責成妳維護共和制的政府形式,讓人民在廉潔的選舉中真正選出自己的代表。 美國憲法第四條第四款明確要求妳這樣做,它規定:

“美國應保證聯盟中的每壹個州都有共和制的政府形式,並保護他們每個人不受入侵。”

“應 ”是命令的語言。這個命令適用於聯邦政府的三個部門,包括妳所管理的行政部門。 而這壹命令也直接適用於妳。憲法命令妳采取任何妳必須采取的行動,以確保我們有壹個共和制形式的政府 —— 這意味著幹凈的選舉。 在目前的嚴峻形勢下,通過多年來的欺詐性選舉,同謀的叛徒已經在政府的每壹個分支(立法、行政、司法)和每壹個級別(地方、州、聯邦)中就位,這意味著妳將不得不在忠誠的軍人和數以百萬計的軍隊和警察退伍軍人,以及數以百萬計的愛國普通美國人的全力支持下,在必須做的事情上與妳站在壹起,來解決這個問題。

它不會被腐敗的立法機構、州長或法院所解決。 最近,除了兩人外的最高法院法官(包括妳自己挑選的所有最高法院法官)拒絕審理德克薩斯州選舉舞弊案,這表明懦弱、妥協的官員和叛國的毒瘤甚至已經蔓延到最高法院。 亨特·拜登的腐敗和勒索、中共間諜對斯沃爾韋爾議員(Rep. Swalwell)的腐敗以及傑弗裏·愛潑斯坦(Jeffery Epstein)經營的勒索團夥的披露,只是深層國家及其中共盟友如何控制我們的建制派精英的冰山壹角。

那個腐敗的機構不會解決這個問題,但我們人民會,不管用什麼方式,我們需要妳帶領我們參加這場偉大的戰鬥,以拯救我們的合眾國。

此外,美國憲法第壹條第8款規定國會有權力:

“召集民兵執行聯邦法律,鎮壓叛亂和擊退入侵。”

國會很早以前就規定了這壹點,通過了《叛亂法》,將這壹決定和權力授予妳,作為總統和總司令。

《平叛法》,《美國法典》第252條 —— 使用民兵和武裝力量執行聯邦權力,規定:

當總統認為非法的阻撓,聯合,或集會,或反叛美國的權威,使得在任何州通過普通的司法程序執行美國的法律是不切實際的時候,他可以召集任何州的民兵,並使用他認為必要的武裝部隊來執行這些法律或鎮壓叛亂。”

《平叛法》第253條則規定:

“總統通過使用民兵或武裝部隊,或同時使用兩者,或通過任何其他手段,采取他認為必要的措施,在壹個州鎮壓任何叛亂、家庭暴力、非法聯合或陰謀,如果它… …

(1) 反對或阻撓美國法律的執行,以至於美國人民的任何部分或階層被剝奪了憲法所規定的並由法律保障的權利、特權、豁免權或保護,而該國的憲法當局不能、不能或拒絕保護該權利、特權或豁免權,或給予該保護。

(2) 反對或阻礙美國法律的執行,或阻礙這些法律規定的司法程序。

在第(1)款所涵蓋的任何情況下,國家應被視為剝奪了憲法所保障的法律的平等保護。”

然後,第254條規定:

“當總統認為有必要根據本章的規定使用民兵或武裝部隊時,他應通過公告,立即命令叛亂分子在有限的時間內驅散並和平地退到他們的住所。”

顯然,在多個州(事實上,在每個州)的非法聯合和陰謀已經采取行動,剝奪了人民在壹個自由國家所要求的幹凈、公平的選舉中投票選舉其代表的基本權利,打擊了共和政體的核心,剝奪了他們的權利。 妳,也只有妳,才有充分的權力根據《叛亂法》確定這種情況的存在,並使用美國軍隊和民兵來糾正這種情況。 而民兵不僅包括被召入聯邦服役的各州的國民警衛隊,還包括17-45歲的民眾團體,尤其是我們這些退伍軍人,由於我們之前的訓練和經驗,根據聯邦法規,必須被召入民兵服役,直到65歲。

正如第二條所宣稱的那樣:“總統是美國陸軍和海軍的總司令,也是幾個州的民兵的總司令,當被征召為美國的實際服務。” 妳必須召集我們,並指揮我們。

我們敦促妳作為國家的首席執法官員和總司令同時做到以下幾點:

1. 援引《平叛法》:直接援引《叛亂法》發布總統公告,宣布美國憲法的國內敵人和與外敵(特別是共產黨中國,但也包括其他已知或未知的外敵)勾結和/或充當其代理人的叛徒正在進行叛亂、反叛和政變,並召集民兵(包括國民警衛隊、我們的老兵和達到軍齡的愛國美國人)和美國軍隊鎮壓叛亂。該公告應該宣布:國內的叛徒與外敵,特別是共產黨中國合謀,並被外敵收買或勒索,共同從上到下顛覆我們的選舉制度,操縱各級選舉,竊取選舉,意圖推翻我們的憲法和生活方式。

A. 命令查封數據。 根據該公告,命令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SOCOM)和其他受信任的軍事單位, 查封所有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國家安全局、國家情報局等的數據庫,以及所有州選舉系統和管理員的記錄。 並命令他們占有和保存反叛/叛亂/政變的所有證據,無論其存放在哪裏或被扣押在哪裏,並反擊和制止叛亂分子阻止扣押數據的任何企圖。

B. 命令大規模解密這些骯臟的秘密。 命令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情報官員和其他值得信賴的忠誠的愛國者情報官員執行妳的命令,解密所有的骯臟的秘密和所有腐敗和妥協的精英們的犯罪證據(在兩個主要政黨中),揭露他們所有人,特別是揭露他們的叛國行為和他們作為間諜、特工和傀儡為中國共產黨和其他外國勢力服務的意願。 當然,那些忠誠的情報人員不應該解密和披露那些可能會使忠誠的美國特工和外國盟友處於危險之中的數據,他們執行的是與我們合法的國家利益相關的合法任務。 只披露有關叛徒及其叛國的數據。

C. 在所有這些數據中,將是揭露選票舞弊和誰是幕後黑手,以及揭露所有腐敗的法官、州檢察長、州長、立法會領導人、選舉官員等所需的證據。

D. 下令進行大規模的公開 “維基解密 ”式的數據傾倒,把所有妥協的精英們的骯臟秘密展示給美國人民。 這些秘密正是華盛頓特區沼澤生物所遊弋的 “沼澤水”。 那些骯臟的秘密既控制了他們,又屏蔽了他們所有人。 把門打開,把所有的骷髏從壁櫥裏甩出來,甩到大街上,讓所有的人看到,也讓全世界看到。

E. 赦免和還給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自由,並要求他協助這個大規模的數據傾倒公開披露。 他是壹個英雄,他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對抗深層政府,應該得到我們的感謝,並有機會通過協助這項偉大的事業,不僅為美國,而且為全人類服務。

F. 開除巴爾,並立即將其免職(更新:巴爾已經辭職,但需要立即免職。 不要讓他多呆壹天)。接替他的人不應該是來自圈子內部的人。

妳必須任命壹個真正的愛國者司法部長,他將真正的戰鬥和真正的清理房子。 在圈子外尋找壹個真正的愛國者。 我們會幫妳找到壹個真正為合眾國而戰的人。 這是壹場民粹主義的運動,而人民仍然被鎖在外面,這就是為什麼妳壹次又壹次地被背叛。 任命真正的愛國者,他們是局外人。

G. 任命壹個特別檢察官和專案組。 新任司法部長應該任命壹名特別檢察官,並配備壹個完整的專案組,調查和起訴所有參與選票舞弊的人,並從上到下,包括司法部內部,追捕深層政府,起訴所有部門和所有級別的叛徒,鏟除所有積極叛國的人,以及被中共和/或其他外敵妥協、勒索或收買的人。

H. 炒掉雷(Christopher Wray),讓壹個愛國者擔任FBI局長,清理FBI內部,切實做好他們的工作。

2. 命令美軍進入二級防衛狀態,甚至壹級防衛狀態,在我們鎮壓這場內部叛亂的同時,保衛我們的國家不受外部威脅。 當務之急是,我們必須嚴格控制愛國者手中的核武庫,我們的武裝力量必須隨時準備擊退外來的攻擊和幹涉,同時我們要處理好這場必然劇烈的國內清理工作。

3. 征召民兵為聯邦服務。 根據妳作為總司令的權力,召集民兵,召集所有國民警衛隊進入聯邦服役,並同樣召集所有65歲以下的退伍軍人作為民兵進入聯邦服役,協助維持國內和平。 同時征召所有17-45歲之間仍然忠於憲法的健全美國人同樣報到,攜帶自己的武器。 妳有權指揮他們,命令他們到他們所在州的最近的軍事基地或國民警衛隊軍械庫報到。 以上所有的壹切,作為民兵,都可以在妳的直接指揮下,在我們的地方和州的社區中維持和平,以鎮壓美國激進左派(他們已經被我們的外國和國內敵人武裝和裝備了幾個月了)預期的暴動、恐怖主義和武裝叛亂。

4. 進行壹次幹凈的選舉/清理我們腐敗和有問題的選舉制度

我們將很快發布關於這個的建議。 敬請關註。 鑒於我們的投票系統中存在著嚴重的腐敗癌癥,這既簡單,又非常復雜。

結論:無論如何,我們都將面臨壹場戰鬥。 讓我們在妳這個總司令的帶領下完成這場戰鬥吧

除了經過,沒有其他出路。 我們不會向壹個中共傀儡政權屈服。 妳必須挺身而出,利用憲法賦予的權力,在妳還是總統和總司令的時候,與國內外的敵人打這場戰爭。 如果妳不這樣做,我們人民將不得不進行壹場血腥的革命/內戰,來推翻壹個非法的深國/中國傀儡政權。

妳必須利用妳的權力援引《叛亂法》和妳的絕對權力解密任何和所有秘密。

由於共謀的主流媒體的陰謀詭計,大多數美國人都不知道建制派已經變得多麼腐敗和妥協。 他們不知道有多少政治、法律、媒體和商業精英在我們自己的情報機構和聯邦執法機構的深層國家叛徒的幫助下,現在已經成為共產黨中國的妥協傀儡。 所以妳必須動用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和其他忠誠的軍事單位,進行大規模的數據查封、解密和大規模的數據傾倒,把所有的骷髏頭扔到大街上,把所有用來控制美國精英的骯臟秘密暴露出來,讓美國人民看到所有的證據,讓他們知道誰是骯臟的,誰是叛徒,誰是罪犯。 這樣就會摧毀叛徒的信譽,打倒叛徒就容易多了,人民自己就是法官,我們的軍人也能清楚地看到誰已經變成了叛徒,誰不得服從。 這是很關鍵的。 妳們必須做到這兩點:把他們全部揭露出來,然後將他們繩之以法。

要知道:數以百萬計的美國軍人和執法部門的退伍軍人,以及數以百萬計的忠誠愛國的美國槍支擁有者,隨時準備響應妳們的號召,服從妳們的命令去完成這件事。

為了合眾國
斯圖爾特·羅茲(Stewart Rhodes)
耶魯大學法律系04級,陸軍空降兵。
凱利·索勒(Kellye SoRelle)
德州律師和前檢察官

原文鏈接:https://oathkeepers.org/2020/12/open-letter-to-president-trump-you-must-use-insurrection-act-to-stop-the-steal-and-defeat-the-coup/

來源:北美保守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