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你們都沒看懂《平安經》

《哈默雷特》中說「簡潔是語言最大的美德(Brevity is the soul of wit)」,這樣說來,《平安經》作者可能就是全國道德標兵了。

這本去年3月出版的奇書裡,僅僅用區區幾百頁的篇幅,就給世間萬物都施以「平安」的祝福。從人體的橫膈膜,到首都機場,都被祝福了一遍。

這本書出版一年多以後,吉林省政法委牽頭,多個部門聯合主辦了一場《平安經》朗誦活動,邀請了長春各界學者名流到場,有人搞誦讀,有人奉上讀後感。

到場嘉賓包括長春電影集團領導等人,吹捧語言之肉麻,乃悟看完尷尬地用腳趾頭摳了個三室一廳出來。

《平安經》的作者賀電,其實是一名學者型官員

1989年,四平師範學院的政治系教師賀電開始了自己仕途生涯,一路進入了吉林省委組織部。

十年後的1999年,還在組織部任職的他,進入吉林大學攻讀世界經濟碩士學位。幾個月後,他就從組織部轉任省廳交警隊副隊長。

也是就任副隊長那年,連碩士都還沒讀完的他又去吉林大學報了個法學博士。

一邊讀經濟學碩士,一邊讀法學博士,還能兼顧自己在公安廳和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工作,真的很讓人佩服。

從通化到長春,300公里的距離,他在沒有高鐵、互聯網也不發達的年代,為了學習而吃苦的勁頭簡直值得學習。

耕耘最終是有收穫的,賀電最終成為了「學術型官員的代表」。

2003年和2017年,賀電分別拿到了法學和歷史學雙料博士學位,答辯論文分別是:《法治政府理論研究》和《清代書法與政治》。

在法學領域,他更是創造性地提出了「平衡法理論」,認為平衡法會遏制戰爭,帶來和平,據說:

平衡法理論源起於賀電教授對實際問題的思考。

但乃悟把平衡法翻來覆去看了幾遍,沒看到它解決了任何實際問題。但這不妨礙他在論文裡說:

「平衡」是法的最高境界。

平衡法課題不僅被選入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吉林大學甚至專門為這一理論成立了平衡法學研究會,經過選舉,賀電成為首任會長。

憑藉著這一自創的法學範式,他帶著博士生和研究院寫了無數論文和專著。這不奇怪,當年愛因斯坦也是這麼幹的,為了發論文,不惜在傳統牛頓力學體系之外自立山頭。

無論後來官當的多大,書寫了多少,賀電一直沒忘自己的學者本分,甚至在《平安經》的結尾,他認認真真地列出了參考文獻,真正體現了一名公安部智庫專家、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良好的學術風範。

除了學習好,賀電的書法也極為出眾,是2017年度公安系統唯一入選書法家協會的成員。據他自己透露,正在構思用一萬種不同的字體寫「平安」,而且要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

今年疫情期間,賀副廳長一邊深入一線看望民警,一邊積極創作,書寫了77幅書法作品。據介紹,賀副廳長的多幅作品都被海內外權威機構和人士收藏。不知道他們的收藏價是多少。

從學者到官員,賀電的學歷和履歷閃瞎人眼,但他待得時間最長的,還是教書育人的崗位,那時他還教育其他人:

有的同志乾麵子活,缺少踏踏實實的作風,長時間組織上和大家都會知道你是名牌還是殘次品。

如果非要說《平安經》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作者忘了祝自己平安。

《平安經》書皮上印著的人民出版社已經發表聲明,說他們從來沒有出版過這本書。

要知道,「非法出版罪」在我國是要判刑的。

什麼是大公無私,這才是大公無私。

乃悟還查了一下,2019年吉林省機製紙及紙板產量為51.59萬噸 同比下降14.47%。

一位學者型官員,眼看本省紙張產量下滑,親力親為搞創作,擴大產能,難道不應該獎勵嗎?

不信你去看新聞,2020年上半年,吉林的紙張產量大漲24%。

這是誰的功勞,難道還不清楚嗎?

來源:@星球商業評論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