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做那個朱家的老奴

文:二大爺 

敬翔是五代時候一個很牛逼的謀臣。大老粗朱溫能夠篡唐成功,建立後梁,他的出謀策劃絕對是第一功。如果從實際能力來說,跟諸葛亮平起平坐是沒有疑問的。殺人如麻的朱溫曾經稱之為「天降奇人,以佐於我」。

但朱溫雖然重用敬翔,一直讓他擔任宰相的要職,卻很難說尊重他。荒淫無度的他把自己的情婦安排給敬翔當老婆,敬翔有苦也不敢說,只能帶著綠帽子當宰相。

朱溫死後,兒子草包一個,亂世之中幾年的時間,就到了亡國的境地。再找到被排擠已久的敬翔問計,心如死灰的敬翔大哭,說了一段透心涼的話:

我雖然名為朝廷宰相,但三十年來,不過是朱家老奴而已。

這個老奴城破之日,選擇了自殺。

一個聰明絕頂的人,一個貌似達到了中國人傳統人設最高的「出將入相」的標準的人,三十年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最終的自我定位,僅僅是個朱家老奴。

準確的說,不僅僅是敬翔。在皇權體制中,尤其是朱溫這種暴君之下,人人都是老奴。雖有地位上的高下,卻沒有本質的區別。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多牛逼的情懷,最終都不能逾越老奴的本分。榮華可以施捨給你,凌辱也可以。生可以,死也可以。

當敬翔這種聰明人看著國家一天天爛下去卻又無能無力的時候,苦悶是可以理解的。但他既然明白自己的定位,就理應知道,這本來就不是他的國家。依附於主子的亡國之恨,更像是反思老奴一生的刺痛。

中國人喜歡把人生追求定格在「學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這實際上是一種非常悲涼的價值觀。辛辛苦苦學來的文武藝,不是為了給自己、親人、朋友甚至子孫後代構建一個更好的世界,而只能是作為進階「老奴」的敲門磚。別人做奴隸而不得,我至少坐穩了奴隸。

我們喜歡毒害孩子的雞湯之中,有一句「當你不能改變環境的時候,你要去適應它」。是的,如果你有足夠的能力和耐操性,或許能像敬翔一樣換一個老奴的身份,哪怕是一輩子戴著綠帽子也不惜。

兩千多年來,華夏大地無數的聰明人就是這樣前赴後繼的,營造出了一個備受詛咒的魔幻世界。最好的結局,也不過是逃離故土。

爛透了的動物莊園,不僅沒有建設的可能,更沒有適應的必要。我們所忍受的一切苦難,如果不是為了換來一個堂堂正正做人的的資格,為奴與為獸,有什麼區別。

所以一個有使命感的聰明人,不要安於做那個朱家的老奴,更不要為朱家殉葬。真正的智慧和勇氣,不是挽救一個修羅場,而是再造一個新人間。

來源       二大爺Fla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