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死於病毒

欣佳酒店

從2月25日到29日,抖音名為「浩睿潁」的用戶陸續上傳了三段視頻,記錄自己一家五口在泉州欣佳酒店裡隔離的經歷。

視頻裡,她的三個孩子爬上爬下,不時引來母親的訓斥。

3月7日,她又做了更新。短視頻裡是三張照片,第一張是穿著襯衫的爸爸,第二張是站在海邊梳著麻花辮的媽媽,第三張是兩位哥哥牽著妹妹的手,在金黃的油菜花叢中笑著。文字分別是:

這是我帥氣的爸爸;

這是我漂亮的媽媽;

他們相愛了,有了可愛的我。

幾個小時後,3月7日晚上7點多,欣佳酒店倒塌了。71人被埋,包括隔離人員58人,管理服務人員13人。

後來,人們終於知道了這一家人的名字,不過是從被困人員的名單上:

丈夫蔡子陽、妻子鄭淑勤、7歲的蔡美浩、5歲的蔡美睿和2歲半的蔡佳穎。

媽媽鄭淑勤的抖音用戶名「浩睿潁」,正是自己三個孩子的名字。

四天之後的3月11日凌晨4時,救援人員發現了已經失去生命體徵的一家五口:

媽媽護著女兒,爸爸護著媽媽,兩個男孩在距離父母兩米左右的另一張床上。

搜救工作一共進行了112個小時,被埋的71人中,29人遇難。新冠肺炎以這樣荒謬的方式,奪走了29條生命。

我看了下,這些悲劇,是一系列人禍的結果。

2013年,福建省泉州市江南鄉的楊金鏘,在自己承包的五畝地上建起一棟三層的鋼結構辦公樓。之後經過兩三次加建,達到七層,建築面積約7000平米。

這棟樓房主要由白色鋼管支撐,一層沒有實牆。

完工後,楊金鏘將其租給兩家汽車銷售公司和服務公司。一樓挑高8米,用作工作場地,七樓用於員工的住宿。

2017年伊始,楊金鏘將3-6樓改造為酒店。施工人員用混凝土澆築了地板,並砌牆隔斷出房間。

改造期間,樓下汽車銷售公司的員工就說,玻璃經常爆,粉塵很大。他們要求楊金鏘賠償玻璃及粉塵造成的損失,但被拒絕。2017年底,這家汽車銷售公司捨棄了10萬元押金,搬走了。

半年後,欣佳酒店正式開業,共有各類客房66間。 疫情發生後,這裡被徵用,用作隔離場所。

在此期間,酒店一樓的改裝一直在繼續,這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倒塌前,已經有人發現了徵兆。

3月7日晚7點,陳女士把車停在了欣佳酒店外,下車後她發現樓上在向下掉碎玻璃:

有的是細顆粒,有的碎片很大。

陳女士和浙江經視的記者說,她向站在門前的警察詢問出了什麼事情,警察沒有理會。

警報這樣被掐滅了。

因為擔心車被掉下的玻璃砸壞,陳女士把車重新停靠在距離賓館30米左右的加油站。

幾乎同一時間,楊金鏘接到現場施工人員的電話,說一樓房屋一根柱子發生了變形。

電話掛斷三四分鐘後,整棟樓坍塌了。從傾斜到完全倒地,僅用時2秒。

很多個家庭就此遭遇無妄之災。

倒塌時,蔡子陽一家五口住在507房間,他的弟弟蔡子良住在514房間。

蔡氏兄弟是湖北省黃石市陽新縣木港鎮西壟村人。泉州一家數控機床的廠家說,蔡子陽是他的客戶,十幾歲來到泉州在家具廠打工,替別人做廠長做了幾年。2018年,蔡氏兄弟合夥開了一家定製家具公司。

酒店倒塌時,蔡子陽的弟弟蔡子良慌忙跑向門口,剛跑到門口時被砸暈了。醒過來是在晚上9點。

左腳被壓住,門框下的小空間讓他得以喘息。他拿起一旁的手機給哥哥蔡子陽和嫂子鄭淑勤打電話,卻無人接聽。

晚上10點,全身多處骨折的蔡子良被消防隊員成功救出,他全身多處骨折。

被救出後,弟弟蔡子良一直在發布尋人信息,試圖尋找哥哥一家五口。

3月10日上午8點,聽說消防隊員從坍塌現場發現一名男孩和一名女孩,蔡子良緊張起來。但隨後他得知,這是一對姐弟——他的侄兒侄女是兄妹。

那對姐弟,讓救援的消防隊員崩潰大哭。官方消息說:

被發現時,4歲的姐姐和2歲的弟弟緊緊抱在一起,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徵。

又過了20個小時,蔡家五口的遺體才終於被發現。

這不僅是一場疫情引發的次生災害,這更是一場人禍。

幾個小時前,調查組給出了初步調查結論:該項目未履行基本建設程序,無規劃和施工許可,存在非法建設、違規改造等嚴重問題,特別是房屋業主發現房屋基礎沉降和承重柱變形等重大事故前兆,仍然心存僥倖、繼續違規冒險經營;地方相關職能部門監管不到位、” 打非治違 ” 流於形式,導致安全關卡層層失效,最終釀成慘烈事故。

過去兩天,成千上萬的人湧進「浩睿潁」的抖音。第一條評論是: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個視頻。抖音可以穿越時間就好了,可以提醒你們快跑。

留言的網友在這句話後面,流下了一個大大的哭臉。

從日期推斷,3月8日早晨,蔡子陽一家就可以解除隔離了。倒塌如果晚發生八九個小時,這幸福的一家五口就可以回家了。

來源:包郵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