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生活在挪威、冰島附近的海域,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物,潛伏在深不可測的海底。
有時候它會浮出水面,被渴求陸地的水手,當做一個小島。水手將船拋錨在「陸地」的旁邊,在克拉肯的頭頂酣睡,巨妖再度沉入海底時,水手也葬身深海。
有時候水手會安然無恙地離去,並把這個島標註在地圖上。但卻像遙遠東方的桃花源一樣,「不復得路」,按照海圖去尋找這個島的人怎麼也找不到。因為那時候北海巨妖已經離開了。
更多的時候,克拉肯會主動襲擊船隻,伸出巨大的觸手,將船整個攪碎。
即便船有幸逃過一劫,也會被北海巨妖迅速回到海底時,攪出的巨大漩渦吸入深海。
有很多跟深海恐懼症、巨物恐懼症有關的圖片,都和北海巨妖有關。
據說北海巨妖依靠著排泄物,養活了海洋中成百上千的魚群。北海巨妖養著這些魚群,也會把它們當做食物。所以如果它靠近,那漁民就會突然在一片水域中,獲得多到詭異的漁獲。
所以如果一個人突然收穫頗豐,那就要小心了,可能是踏入了北海巨妖的地盤。
如果一個出海打漁的人捕獲了相當數量的魚,在有些地方,他的鄰居就會打趣,說他一定是在海怪的上方捕魚了。
與維京人英勇作戰的不列顛英雄阿爾弗雷德大王,曾這麼形容北海巨妖:
「在深不可測的海底,北海巨妖正在沉睡,它已經沉睡了數個世紀,並將繼續安枕在巨大的海蟲身上,直到有一天海蟲的火焰將海底溫暖,人和天使都將目睹它帶著怒吼從海底升起,海面上的一切將毀於一旦。」
北海巨妖在民間傳說中,逐漸成為了一個類似八爪魚的形象,1752年的《挪威自然歷史》寫道,北海巨妖的軀體就有2400米長,這還不算觸手的。
1869年,受當時動物學發展的影響,凡爾納在《海底兩萬里》中,以北海巨妖克拉肯為原型,創造了巨型章魚這樣一種怪物。
小說中,巨型章魚會用觸手纏繞水手並將其絞死。尼摩船長在和章魚搏鬥時,拿斧子砍斷了一隻觸鬚,於是「它絞卷著從樓梯上溜下去」。
北海巨妖的原型就是巨型章魚嗎?不見得。因為真實存在的巨型章魚,也就是大王烏賊,哪怕在2021年的今天,也是神鬼莫測的一種生物。
北海巨妖的傳說,更像是北歐人作為海洋民族,對大海恐懼的縮影。就像蒙古沙漠上流行的死亡蠕蟲的傳說一樣。
不過絕大多數的新聞媒體與影視小說,已經將北海巨妖和大王烏賊的關係鎖死了。北海巨妖克拉肯就是巨型的大王烏賊。
大王烏賊體長10米,身體抻開和一輛公交車差不多。最大的據估計可達20米,體重可達到1噸。雌性大王烏賊比雄性要大一些。
為什麼說大王烏賊神鬼莫測呢?它們活著的時候很少來到淺海,終身生活在黑暗的海底,只有死去才會由於浮力浮上來,並被潮汐沖刷到海灘。
這是大王烏賊巴掌大的眼球。
由於是軟體動物,這時候的大王烏賊幾乎已經不成型,腐爛得厲害。而大王烏賊存世的少數標本,都來源於這些腐爛變形的屍體。
人類對這種奇詭深海生物的了解,絕大多數都是來源於——抹香鯨。
大王烏賊如此看來,確實是神祕又實力強悍。它在海洋中最大的對手不是小魚小蝦,而是鯨類。別的烏賊和它比,那絕對是小「烏」見大「烏」,弱爆了。
抹香鯨的身體上經常會出現烏賊吸盤的痕跡,這是它和大王烏賊搏鬥遺留下來的傷疤。有時候吸盤還會大到離譜,以至於研究人員曾經無限暢想過大王烏賊的體型。
不過後來人們估計,抹香鯨身上大到離譜的吸盤傷疤,可能就是單純的傷疤被「抻大」了。比如抹香鯨小時候和隔壁魷魚乾了一架,然後在眼角留下了一個疤,隨著抹香鯨的成年,它的頭越長越大,那個疤也從10厘米給抻到了40厘米。
畢竟如果大王烏賊的體型真那麼誇張,吸盤動不動就40厘米粗,那抹香鯨雖然貴為鯨族,也不見得能打過。
抹香鯨喜歡吃大型烏賊、章魚,和其他刺比較少的魚。魷魚的齒舌和眼球等不好消化的東西,吞下去會刮傷抹香鯨的腸壁,所以它會分泌出蠟質將其包裹起來並排出。這就是龍涎香。
人類最早對大型頭足綱的知識,就是通過捕鯨者刮開抹香鯨的胃積累的。
作為宿命的對手,抹香鯨被人類捕殺,而愛好潛水的大王烏賊永遠深潛在海底,實在是機智。
人類在2013年,才首次拍到大王烏賊,揭開了幾千年傳說中,北海巨妖克拉肯的真正面紗(方法是跟蹤抹香鯨)。
直到今天,它們也仍被高壓黑暗的深海保護得很好。沒有因為身形龐大而成為人類的刺身,也沒有因為愛好撕船絞人,而成為人類的公敵。希望它們能繼續保持低調的作風,遠離水面,遠離人類。
資料參考:
http://www.bbc.com/earth/story/20141212-quest-for-the-real-life-krake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raken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nimals/invertebrates/g/giant-squid/#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