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蘭如何從零開始打造「黑暗騎士」

諾蘭
作者:Stephen Pizzello來源:《美國電影攝影師雜誌》2005年6月刊

譯者:X聖治

諾蘭版《蝙蝠俠》的劇組,攝影指導沃利·菲斯特(Wally Pfister)是第一個承認自己不迷蝙蝠俠的人。然而他個人卻與蝙蝠俠有著深厚的淵源。”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非常喜歡看六十年代的電視節目,”他說道。”我的父親正好在ABC工作,他經常帶著一堆蝙蝠俠紀念品回家,裡面有宣傳照片、蝙蝠俠腰帶、帶著蝙蝠俠logo的小探照燈等等好玩兒的東西。”

當菲斯特得知導演克里斯托弗·諾蘭(他們已經一起合作過《記憶碎片》和《失眠症》)將執導《蝙蝠俠》電影時,關於這些蝙蝠俠的回憶就開始在他的腦海中盤旋。”克里斯說他想用一種以前沒有過的方式來講述這個故事,他不僅想深入了解蝙蝠俠的起源,還想了解他是一個沒有超能力的超級英雄。他是一個普通人–如果你認為一個億萬富翁是普通人的話–他唯一的超能力是他的過人的智慧和強悍的體術。”

在諾蘭簽約執導本片並與大衛·S·高耶(David S. Goyer)共同撰寫劇本後,菲斯特去諾蘭家裡做客,他的家離布朗森洞穴(Bronson Caves)不遠,那裡是老《蝙蝠俠》電視劇中著名的蝙蝠洞入口。在那裡,他發現諾蘭和製作設計師內森-克勞利(Nathan Crowley,另一位《失眠》的合作夥伴)已經在做籌備工作了–或者,也許更準確地說,是像小孩子一樣玩玩具。菲斯特回憶說:”他們兩個在Chris的兩車位車庫裡組裝了所有這些材料。那裡就像一個孩子的工作室–牆壁上貼滿了研究報告,內森一直在用玩具車、飛機和火箭套件為一輛全新的蝙蝠車搭建模型。最特別的是,如果你看看他們組裝的早期蝙蝠車模型,諾蘭導演對每一個小細節都充滿了熱情,所以從一開始他就參與了這套電影中的每一個設計理念,甚至是蝙蝠車上固定車輪的螺栓都不放過。”

諾蘭對他說過,他對蝙蝠俠的理解與蒂姆·波頓不同,他在1989年的電影《蝙蝠俠》中採用哥特式風格來打造蝙蝠俠的世界。諾蘭曾談到:”蒂姆·波頓的《蝙蝠俠》是一部相當迷人的電影,它在電影史上有它的地位。但他為蝙蝠俠創造的一個環境太具異國情調,就像蝙蝠俠本身一樣。這確實很有視覺效果,但從來沒有一部電影把他描繪成一個平凡人,一個能在我們周圍的世界中出現的人物。這是我一直在尋求的感覺—就是那種在我們真實生活中看到奇蹟的感覺。”

“克里斯希望影片的視覺效果十分寫實,”菲斯特說道。”他覺得要用一個經歷過真實的生活悲劇的主人公。考慮到這一目標,我們要創造一個與其他蝙蝠俠電影不同的,獨特卻真實的城市環境。”然而,這個目標要想實現一定是有難度的。”我知道我將面臨一些巨大的挑戰,”菲斯特說道。

進入準備階段

《蝙蝠俠:俠影之謎》的投資很大,所以需要一個漫長的準備期。幸運的是,製作方答應了他在2003年11月將家庭搬到英國後開始工作。”我認為合理的準備時間是12至14週,由於開拍日期被推遲了兩週,我們實際上得到了16週的準備時間,這比我真正需要的時間多一點,”菲斯特說。”在這個時間框架內,我認為看到早期的片場設計圖是很重要的,但現在通常被攝影指導忽略了。」

這部影片占用了英國謝伯頓製片廠的好幾個攝影棚,包括韋恩莊園的內景、蝙蝠洞,以及韋恩接受武術訓練的喜馬拉雅山的寺院。然而,更大的是哥譚市的布景,它是在一個名為卡丁頓的棚裡打造的。卡丁頓距離倫敦西北部有90分鐘的車程,它有兩個巨大的、相鄰的飛艇機庫,這兩個機庫建於1917年,並且現在都還在使用。然而其中一個太過破舊,無法支持拍攝。製片人最終選擇了一個長800英尺,寬500英尺,高200英尺的機庫—這樣就有足夠的空間來創造一個逼真的城市景觀。”機庫的前門非常大,需要20分鐘才能打開,”菲斯特說道。

該片的所有拍攝地點需要在搭建布景時進行大量的預裝測試,燈光師佩里·埃文斯主持了這項工作。劇組在卡丁頓建造了兩個130英尺高的天橋,目的是放置大型的燈光組。”我想測試一下我的工作人員,看看他們能裝得多快。因為我以前沒和他們合作過,”菲斯特解釋道:”在英國,對劇組有稅收減免政策,你每帶來一個美國人,就會從稅收減免中減去一定的優惠,所以製片廠通常想儘量減少帶來的美國人的數量,所以我們沒帶多少美國人過來。幸運的是,佩里和他的工作人員都非常出色,英國的工作人員速度很快”。

在劇組測試的同時,菲斯特緊鑼密鼓地解決了一系列細節問題,包括道具、化妝、煙霧、視覺效果預覽、攝影機的運動系統、跟蹤車輛,以及確認蝙蝠俠斗篷和頭罩的顏色。

打造全新的布魯斯少爺和韋恩莊園

在韋恩成為蝙蝠俠之前,他在韋恩莊園有著優越的成長環境。然而不久他的父母就被殘忍地殺害,使他變成了一個憤世嫉俗的孤兒。為了充分對比喪失雙親前後韋恩的心理狀態,製片人當時希望諾蘭將韋恩年少時的場景套用一個很多電影都用過的「黃金歲月」濾鏡。菲斯特和諾蘭當然認為這些場景太老套,因此沒有使用金色或棕褐色的濾鏡,而是把光線變得更柔和。”布魯斯小時候的光線非常柔和,比電影其他部分使用的補光要多一點。這種更柔和、更順眼的光線強調了那些童年的日子是他最快樂的時候,他的父母都還健在,那也是哥譚市最好的時候。”

父母被殺之後,韋恩的生活從此一蹶不振,這一變故也反映在韋恩莊園的視覺呈現上。”當布魯斯還是個孩子的時候,韋恩莊園是一個巨大的、奇妙的地方,他擁抱著它,”菲斯特說道:”幾年後,當他和阿爾弗雷德回到豪宅時,這裡卻變成了一個陰森、壓抑的地方。內森和克里斯決定用長長的、像幽靈一樣的床單覆蓋所有的家具和繪畫。燈光也使用單色光,顯得周圍環境死氣沉沉。」

重建哥譚

諾蘭曾說過:「我們設計哥譚的靈感,是想創造一種’更油膩的紐約’。但我們也吸取了其他大型國際城市的元素–東京的高架高速公路、香港的貧民窟和芝加哥的地下街道等等。我們有很多的攝影參考資料,有各地的無人問津的小巷。從本質上講,我們創造的哥譚混合了所有偉大的現代城市中最有趣、最具壓迫性和分裂性的建築元素。”

在卡丁頓機庫內建造哥譚時,我們的置景師和他的工作人員結合了機庫的一些現有特徵,(包括三個建築物和一系列的金屬支撐梁)。菲斯特在設計階段就提出了一些想法,以便他能充分利用這個空間。”很早的時候,模型師內森建立了城市的紙質模型,我們坐在那裡隨意擺弄它們以找出可能理想的拍攝角度。我可能會說,’把這些建築往那邊移一點,會給我們提供一條長而清晰的視線,一直延伸到街上。我可以在背景中放一些燈光,我們會有儘可能多的縱深。』我們還討論了我在建築物內需要的置景。起初,製片方不想建造特別複雜的建築,因為這非常昂貴,但我真的主張這樣做,因為我們必須讓電工在裡面和上面工作。製片人最終還是同意了我們的想法。內森是一個神奇的藝術家,也是一個開放的合作者。他真的幫助我們爭取了我們所需要的東西,以創造一個靈活的照明環境。”

創造一個 “舒適區”

菲斯特和諾蘭盡力在漫長的拍攝過程中,於攝像機周圍創造出一個 “舒適區”。菲斯特說:”我們有150人在同一個片場一起工作。但當攝像機開始轉動時,只有克里斯坐在我旁邊,拿著一個小監視器,演員就在我們的前面表演。他的整個世界就是那12英尺的地方,讓他進入到一個無我的境界裡,與其他一百多號人分隔開。這個範圍讓他舒服,不會感到很大的壓力。」

“當然,因為我們合作了很多次,很少會有爭吵,但偶爾也有過。”菲斯特笑著說道。”但這些爭論是有建設性的,我們最後會讓雙方都滿意,我們也有信心最終一定會拍出最好的鏡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