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能讓卡廷森林重演!

文:西奈山峰

1940年,蘇聯祕密警察通過向後腦勺開槍的方式殺死了2.2萬名波蘭人,把他們埋葬在卡廷森林。

1943年,德軍占領了這裡,無意間發現數以萬計的屍體被殺害後埋在這裡。德國指控蘇聯犯下了屠殺罪行,但是蘇聯官方一直否認。

戰後,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在審訊納粹德國戰犯時也回避對卡廷事件的明確表態,從而使之成為一樁未了的迷案。

1992年10月14日,葉利欽的特使皮霍瓦到達華沙,向波方移交了有關卡廷事件的20份絕密檔案,其中最重要的是聯共(布)中央政治局1940年3月5日關於槍決1.47萬名波蘭軍官和在獄中關押的1.1萬名波蘭公民的決定。

波方立即將其中幾個重要文件公之於眾。至此,兩萬多名波蘭人被屠殺的悲劇、波蘇(波俄)關系史上歷時半個世紀的最大懸案——卡廷森林慘案,其真相終於水落石出。

從慘案被發現到真相大白,中間30多年時間,全世界除了少數幾個知情人之外,「善良正義」的人士無不聲討德國的惡魔行徑。

在蘇聯政府主動公布了真相之後,當年那些因此事討伐納粹的正義之士們,又轉而討伐蘇聯,並把仇恨延續到永遠。

都說「智商是個好東西」,但這句話未必正確。這句話是譏諷別人對某些事件判斷明顯錯誤,以至於只有白癡才能犯那樣的錯誤。

世間事哪有那麼簡單?無數案例表明,許多智商極高的人也難免犯各種各樣的錯誤。30多年間,在討伐納粹卡廷森林暴行的那些正義之士中,科學家、政治家、資本家、藝術家,多如牛毛,你有資格跟他們說「智商是個好東西」嗎?

但受人蒙蔽也好,遲到的正義也罷,那件事至少讓人類有了一個共識,即:大屠殺是罪惡的,針對平民的大屠殺更是人神共憤的滔天罪惡。

可是,在卡廷慘案80多年後,「同樣的罪惡」居然又一次上演,那就是我昨天文章中提到的「布查慘案」。

在俄軍從基輔撤兵4天後,4月2日,包含大量死傷平民的現場直播片段被發布到社交媒體上,震驚整個世界。

這樣赤裸裸的屠殺極大的震撼了世人,譴責、聲討當然理所應當,哪怕全世界聯軍打擊兇手都毫不過分!

因為,這種事情無論是誰做的,都絕對可以定性這場戰爭的性質,是正義,還是邪惡。

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說,「我對在烏克蘭布查遇害的平民照片深感震驚。至關重要的是開展獨立調查並由此進行有效問責。」

歐洲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對俄羅斯撤出地區時發生難以形容的恐怖事件之報導感到震驚。迫切需要進行獨立調查。戰爭罪行的肇事者將被追究責任。」

上午和讀者朋友交流了此事,整理一下把聊天記錄發到這裡,唯願在聲討罪惡的同時,我們也檢驗一下自己的智商。

朋友首先給我發來了有關「布查慘案」的一篇公號文章。我首先引用了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對此事的表態:

「我對在烏克蘭布查遇害的平民照片深感震驚。至關重要的是開展獨立調查並由此進行有效問責。」

然後我說:

我贊成聯祕長的態度,1、對照片顯示的內容震驚,2、獨立調查至關重要,3、根據調查結果有效問責。

但是請先不要自帶立場,不要忘記卡廷森林被發現後30多年間,全世界譴責的都是納粹,都以為鐵證如山。

朋友:您的立場,咱倆都知道。

我:我沒有立場,只分析事實和邏輯。卡廷森林被發現幾十年間,全世界譴責的都是納粹,都是你們這樣的正義之士譴責的。

朋友:您跟沈逸、沈默克應該是好朋友。

我:不認識他們。看看,你又想當然了。我基本沒有私聊,你是我私聊最多的外地人了。我是絕對獨立的,決不會讓友情誘我誤判。

卡廷森林如果不是葉利欽主動坦白,將會永遠釘在德國身上,我們的正義感也會永遠被愚弄下去。

聯祕長說的那些,那才符合客觀公正的精神。他說「被圖片震憾」,其實是規避了承認這就是事實。只承認圖片上顯示的,然後要獨立調查,之後根據調查結果問責。這才叫公正。

朋友:

蘇聯把卡廷森林慘案嫁禍給德國納粹,其實早有人揭露,但由於蘇聯是二戰戰勝國竭力掩蓋,德國是戰敗國且一分為二無所作為,以致於該慘案被掩蓋了幾十年。時代不同了,壞事兒不那麼容易掩蓋了;作偽的壞事兒也容易被揭露了。拭目以待吧!

我:看看,這不挺明白嗎?為甚麼當初蘇聯說啥是啥,而國際法庭回避了卡廷慘案?因為戰勝方已經定性德國是邪惡的,那麼卡廷的鍋它不背誰背?難道讓死了那麼多人和自己並肩打德國的蘇聯背?

我截圖了朋友發給我的那篇文章,我說:

此文作者,雖然引用了聯祕長的那句「我對在烏克蘭布查遇害的平民照片深感震驚。至關重要的是開展獨立調查並由此進行有效問責。」卻一口咬定這事是俄羅斯幹的,是他沒讀懂聯祕長的嚴謹邏輯呢?還是順應你等正義之士的感情,以打開你們的錢包呢?

這是他的文章發出4個小時後的贊賞截圖。

不僅是這件事,許多事到了他們這種公號狗嘴裡,都是直接定性,當然都是揣摩著你們的口味來。他的態度,就是順應著你們的態度。或者說,是這種人誘導了你們的態度。

直接定性,直接就說這是俄國幹的,你們就高興了,就義憤了,就掏錢了。作為一個資深公號寫手,我不知道這套路嗎?我只是那樣做良心不安。

不僅是這件事,許多事到了他們這種公號狗嘴裡,都是直接定性,當然是揣摩著你們的口味來。

朋友:期待您保持獨立,並不被那些主義和理論所左右。

我:呵呵,騙不到錢啊。如果我不保持獨立,而像這位一樣寫,我這個月光罵普京至少能入十萬。但是,良心不允許,理性不允許。

你是學醫的吧?如果是,光是血液顏色這一點,就應該能喚醒你。烏方說,這是俄軍離開之後4天的圖片。請問,人死4天之後,血液是甚麼顏色的?

一個漏洞就足以推翻全案。中國那麼多冤案,就是因為無視其中的漏洞。

朋友最後說:相信會有獨立的調查,會有獨立的法醫做出判斷。

這就對了!還值得交往下去。所謂人品,就是只認事實不認立場。

寫到這裡,突然想到了一個有關「立場」的事情:

卡廷慘案真相大白之後,美國與之相關的一批文件也到了解密期限。美國國家檔案局解禁的近1000頁檔案中的一頁,印證了美國政府高層為了不激怒蘇聯領導人斯大林,以圖和蘇聯一起擊敗德國和日本,扣下了戰俘的報告,幫助蘇聯掩蓋罪行。

美國政府在1990年俄羅斯承認蘇聯的二戰罪行之前,一直堅持蘇聯「無罪」。

與聯祕長的表態不同,德國總理朔爾茨呼籲國際組織進行獨立調查,還表示要繼續為烏克蘭提供武器。

朔爾茨「繼續為烏克蘭提供武器」的表態,表明了就是認定這是俄軍所為,那麼,他還要呼籲國際組織進行獨立調查還有意義嗎?萬一調查出來是烏方像當年蘇聯那樣為了嫁禍於人幹的,怎麼辦?會為俄羅斯提供武器嗎?

卡廷森林慘案不能再重演,誰幹的這事誰就是絕對的魔鬼!同樣,卡廷式30年翻轉的醜劇,也絕不能再重演!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