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議割掉方方舌頭,現求救維權沒人為她說話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了兩張截圖:

近日,蛋殼公寓租客出現被房東驅趕等現象。

去微博求證了下,如實。

翻了翻她的微博,應該是一個人在大城市打拚,生活中有歡樂,也有煩惱。除了捲入蛋殼暴雷,不久前她也曾抱怨「生活太難了」,甚至咒某個「局長校長」去死。

她也會在感恩節許下一個美好的願望。11月28日,她還贊過余華的一句雞湯,「或許總要徹徹底底的絕望一次,才能重新再活一次。」

當別人遭遇不幸和不公的時候,他們看不到,或者拒絕去看,甚至阻攔別人去看,再罵退那些願意去看的講述者。

他們每個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時代,只要自己的小時代是美麗的,便覺得世界便是美麗的。一旦他們的小時代不美麗了,才會使出所有力氣。

當然,也有一些人,他們會好了傷疤忘了疼。他們只有在正好處於委屈、冤屈、憋屈的狀態時,才會散發出一些正常的該有的人性。

一旦他(她)邁過了自己的坎,便立馬活蹦亂跳,重新歲月靜好。誰要是敢破壞他(她)的歲月靜好,誰就是與人民為敵,誰就是時代罪人。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故事,我們並不少見。他們就在我們身邊。  延申閱讀

平庸之惡並不是說人平庸就是惡的,所謂的平庸之惡並不是平庸本身自己走向了惡,而是系統性的惡走向了平庸。惡的平庸性,在於讓平庸的人不知不覺地成為了惡的幫凶。平庸有時也是罪惡,放棄思考,選擇盲從,是最大的平庸之惡,平庸之惡的關鍵在於缺乏思考,與其說缺乏思考,倒不如說是逃避思考,以及逃避思考的責任。

「平庸之惡」,是指人在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一种放棄自己的思想,對下達命令的無條件服從,就算是明知道是錯的也會系統性的去執行,是對個人判斷能力放棄的惡。

在當今情況下就是指因為社會形態情況下,眾多人因無意識的從眾行為導致某些惡性後果,美國作家阿法特曾提出一個概念:群氓。這個詞,是指普通大眾集體無意識地作惡卻絲毫不覺愧疚,就是說這件事情大家都在這樣做的時候,那你就不會去思考他是不是錯的,就算明知道是錯的也會去做,因為大家都在做,這是社會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種現象。

說一個大家可能在新聞中經常會看到的一些新聞,在某某高速一輛載著水果或者其他物品的貨車翻車了,附近的村民集體哄搶,就這樣的強盜行為,難道不是犯罪嗎?

當這件事只有一個人去做的時候那他的心理可能會有這樣的念頭,但是集體蜂擁而上的時候,人就會放棄思考判斷能力,大家都這樣做,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想著說法不責眾然後放棄了道德與人格。所以說這也是一種平庸之惡

又有一種現象就是社會輿論,當你還在對與錯當中思考判斷的時候,有一個人在說它是錯的那你還會堅持你的對與錯,如果有十個人說它是錯的時候你可能就會對自己的判斷產生懷疑,如果有一百個人說它是錯的那你就會放棄自身的思考判斷能力也跟著附和,輿論很可怕,可怕到能讓人放棄了思維判斷能力,這也是一種平庸之惡。

蘇格拉底說,「寧可遭受不義,也不主動為惡」;「寧可與他人失和,也不與自己失和。」在他的話裡不難看出含義。一個人要對自己的行為和思想交代和負責。所以必須不斷思考每一件事的對與錯,審視自我,保持道德的完整性,不要被外界的因素所干擾。

來源:學人有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