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不敢當首富

文: 鍋蓋斯基  

首富?不敢當不敢當。

華人首富又換人了,聽到這位新首富的名字,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

什麼鬼?

在其他首富面前,趙長鵬就是個毛頭小子。

一般不混幣圈的人,都沒聽說過這個名字,而混過幣圈的,聽了這名字就想撕。

趙長鵬是幣安創始人,幣安是一個加密貨幣交易所。

這個交易所最大的「尿性」就是動不動「拔網線」。

大概就是在幣圈高潮迭起或一瀉千裡的關鍵時刻,幣安就「拔網線」。

你加不了倉,也平不了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爆倉。

這頂首富帽子,怕是拔網線送的?

幣安交易所是2017年7月上線的,2018年2月,趙長鵬就以估值11億至20億美元的身價,第三名的好成績上了福布斯發布的「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

現在,趙長鵬的身價已經到了900億美元。

果然是,幣圈一日,人間十年。

首富一說出來後,趙長鵬還回應說:

沒有流動性的估值意義不大。

意思就是——我沒那麼有錢。

這就有點意思了,莫非人家是被硬生生架上這個位子的?

不過斯基發現,這個首富的位子來得有些莫名其妙。

它不是出自福布斯榜單,而是《財經》雜志的一條新聞。

這本雜志是怎麼得到趙長鵬身價的呢?說是內部人士透露。

然後雜志再拿《福布斯》剛剛公布的中國富豪榜單,那麼一對比:

臥槽,首富要換人!

看斯基這麼擼一遍,有沒有從這條新聞中感受到一股濃濃的廣告味?

 

現在斯基覺得,這人不是被架上去的,這人是真頭鐵。

不過富豪榜,還真應該歡迎這麼一位頭鐵的勇士。

前兩年,富豪榜真是熱鬧。

幾路富豪你追我趕,有點三國時期群雄逐鹿的感覺。

馬雲和馬化騰的身價差,更是一度咬死在10億美元之內。

2017年8月7日,馬化騰以361億美元身價超過馬雲5億美元,成為中國首富。

還沒等捂熱首富的交椅,8月21日,馬雲以374億美元超過馬化騰的367億美元,把寶座搶了過去。

那時候,「二馬」搶首富的位子,跟斯基小時候玩「搶凳子」游戲是一樣一樣的。

可能有人說,這種榜單還不是數據說了算,那倒也未必。

胡潤這個英國男人,還是很了解中國富豪心理的。

因為了解,他把「想上榜」和「不想上榜」都做成了一門生意。

90年代北京首富李曉華,可能現在很多人都沒怎麼聽說過了。

但一個穿黑色西裝的男人拿著大哥大,在天安門前,靠在一輛紅色法拉利車門上的照片,大概很多人都有印象。

他就是中國擁有第一輛法拉利的男人,也是亞洲擁有第一輛勞斯萊斯的男人。

李曉華大胡潤20歲左右,但他見了胡潤還是得左一聲「大哥」,右一聲「大哥」地叫著。

自從胡潤把他拉上富豪榜之後,就經常有人找他談項目、談贊助。

他已經被這個富豪榜折騰地快受不了。

像李曉華這樣不想上榜的富豪,還有很多。

2003年10月29日的夜裡,宋城集團老總黃巧靈收到一個消息後,松了口氣。

第二天揭曉的「2003年福布斯中國內地百富榜」上,他的名字肯定不會出現。

在這之前,黃老板已經連續兩年進入這個榜單,他一直在努力讓福布斯放棄對他的高度關注。

之前,就有傳聞說,有些富豪榜有「不上榜」的交易。

你不想上榜?很簡單,花30萬塊。

無論你想上榜還是不上榜,都有操作空間。

總體來說,大概2013年王健林坐上首富寶座前後,大家對富豪榜有了更濃厚的興趣。

在王健林當上首富之前,許家印老板也短暫過了一把首富癮。

2009年11月,許老板的恆大上市成功。當天,恆大成為中國市值最大的民營房地產公司,許老板跟著成了內地首富。

但這個首富一閃而過,當年和次年的富豪榜上,許老板的名字都沒有出現在首富的位子。

上市那天,他跟記者說:

我從未關心過我是否會成為首富,我只關心恆大。

話是這麼說,但兩年後,就有一本《恆大傳奇:解密中國首富許家印》的書發行。

2017年,許老板終於通過白紙黑字坐上了首富的寶座。

雖然內部人說,許老板讓他們避免談首富的話題,但他愛不愛這頂首富的皇冠,其實懂的都懂。

不好虛名的人,又怎麼會在酒喝高之後,問部下:

我怎樣才能流芳百世?

倒是王首富比較直接,問鼎中國首富後,他最知名的兩句話分別是:

我要讓迪士尼在中國20年賺不到錢。

先定一個小目標,比如掙它一個億。

那幾年,首富們在榜單上你追我趕,在榜單下也是又較勁、又互掐、又打賭,熱鬧得很。

哪怕上年會表演個節目,都要拿來被大家比較一番,孰高孰低?

 

大佬們熱鬧,創業者們也跟著起哄。

2014年10月19日,浙江在杭州西部遠郊,距離阿裡巴巴園區2.5公裡的位置選了一塊地,打下了第一個樁。

160天後,那裡就出現了一座小鎮,以「夢想」為名。

後來的5年裡,這裡幾乎每天都會有一場創業沙龍在舉行。在國內很多地方,這樣的創業熱都在發生。

那時候,斯基去見創業者,對方扔給斯基一個懶人沙發。盤腿一坐,對方一個大學生創業者就可以聊上兩個小時。

這些創業者的桌上,經常堆著高高的幾疊投資人名片。

那幾年,估計是富豪榜最容易掙錢的幾年。

《福布斯》這種富豪榜雖然來自海外,但感知風向的能力,是一等一的。

2012年,福布斯中國首次推出《30歲以下精英榜》(原名《30under30》)。

4年之後,胡潤開始搞「80後富豪榜」。第一位出圈的80後首富是杭州的王麒誠。

王麒誠的標簽是——白手起家。

這位80後首富自己也很會來事,誰流量高就蹭誰的熱度。

他是這麼自我介紹的:

我肯定不是王思聰,我叫王麒誠。

到了媒體上,鋪天蓋地是《80後首富誕生,但不是王思聰》。

對比王麒誠,這兩年有可能成為內地首富的兩位80後企業家,則懂事得多。

2020年6月19日,拼多多股價大漲6.3%,市值首次突破千億美元。

按照當時拼多多市值為1049億美元測算,其創始人黃崢身家為454億美元,超過馬雲成為中國第二大富豪。

但10多天後,也就是當年7月1日,黃崢發了一封內部信:

將不再擔任公司CEO,同時拿出約佔公司總股數10.11%的股份,用來成立慈善基金以及激勵公司未來的管理層。

這麼一番操作之後,黃崢在拼多多的持股由此前的43.3%降至29.4%,財富也「縮水」1000億元。

今年5月,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也發了一封內部信,說要辭職;過了5個月,快手創始人宿華也辭職了。

反正這年頭,無論是資歷淺的,還是資歷深的大佬都喜歡提前退休了。

好像退休成了一股潮流。

這一出玩的,估計連胡潤都有點懵,你們都退休了,這榜還真有點沒法排。

前陣子,富豪榜連退休的張一鳴也沒放過,讓他上了「中國互聯網首富」的位置。

再看看其他富豪在榜上的排名,也不再是你追我趕,死咬住對方身價不放的姿態了。

來來來,您行,您先上。

顯然,這一年鐘睒睒坐在首富的位子上,替不少富豪擋去了煩心事。

這位浙江企業家的頭也夠鐵,只是和毛頭小子趙長鵬的「鐵」不一樣。

曾經有媒體連續28天,用76篇報道對農夫山泉狂轟濫炸,說農夫山泉標准不如自來水。

鐘老板怒了,他的回應,估計讓他們家公關倒吸一口涼氣。

我們從來不說軟話,即便是自己錯了,也說硬話。

他還說,

農夫山泉的尊嚴,比金錢更重要。農夫山泉絕不會為輿論暴力低頭,也不會為自己的尊嚴失去顏面。

可能就是這樣,他在同城宗慶後當上首富後的第11年,又讓飲料界多了一位首富。

鐵打的皇冠,流水的富豪。首富的皇冠永遠會有人戴,只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已經悄悄換賽道了。

圖片

以前,他們熱衷於參加創業沙龍,現在他們熱衷於趕各種考場。

 

來源 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