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沒人在乎金像獎了

金像獎

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還有人看嗎?

7月17日,第四十屆香港金像獎典禮在香港舉行,由於最近內娛深陷考編風波,金像獎頒獎典禮並沒有掀起甚麼水花。

好不容易風波平靜,觀眾們線上追了金像獎典禮直播。

看完之後,有網友表示,這屆金像獎不就是在敬老院裡舉辦的嗎?

開場就像敬老院裡的歌舞晚會暖場,主題曲《金人》直接表達了金像獎的主題。

一群趕潮流的年輕後生來了個韓式加粵語的男團歌舞表演,為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拉開帷幕。

臺上,年輕人唱跳Rap,活力四射,青春洋溢。

而當攝影機對向臺下時,鏡頭裡的嘉賓演員導演觀眾們,各個兩鬢斑白,保養不錯的演員們臉上的褶皺也清晰可見。

如此的年齡反差並沒有結束。

直到85歲的四哥謝賢在林家棟的攙扶下顫顫巍巍地走上典禮舞臺,盡顯蒼老無力。

今年的金像獎最佳男主角花落謝霆鋒的老爹謝賢手中,謝賢在林家棟執導的《殺出個黃昏》中飾演一名已經退隱鬧事的頂級殺手田立秋,因事年近花甲的殺手和同伴重出江湖。

《殺出個黃昏》

內地女演員劉雅瑟則憑借在懸疑動作片《智齒》中飾演讓男主失去孩子、妻子成為植物人的車禍肇事女孩王桃獲得最佳女主角。

《智齒》

最佳男女主之後,網友最關註的是最佳影片以及最佳導演究竟花落誰家?

而這兩個重量級的獎項被已故導演陳木勝和遺作《怒火》包圓。

毋庸置疑,這幾部電影的質量沒得說,入圍的電影《手卷煙》《濁水漂流》《智齒》等也算是近幾年不錯的港片作品,不過這次金像獎確實引發了很多討論和爭議。

有人祝賀謝賢謝霆鋒父子局,都拿到了影帝,謝霆鋒是第三十屆影帝,謝賢是第四十屆影帝。

有人祝賀《智齒》的女演員劉雅瑟成為金像獎历史上第九位內地影後。

有人感概今年獲得終身成就獎的許冠文曾是第一屆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

香港本土電影的推動者

但有人卻對最佳電影《怒火》和最佳導演提出了質疑,兩項獎項都頒給因病離世的陳木勝導演,免不了照顧之嫌。

網友們明面上的爭議是電影投票存在問題。

比如《濁水漂流》的吳鎮宇和劇組集體陪跑。

其實更多的問題是,很多觀眾認為這屆金像獎失去了應有的含金量,反而像個慈善晚會。

某瓣網友毫不客氣地給出了四個字:

尊 老 愛 幼

油管上的華人網友表示,四哥謝賢這麼多年的演藝生涯確實應該獲得,但也想看看本地新人演員。

豆瓣上的觀眾對這次典禮的看法則是無盡的無奈與惋惜。

第40屆香港金像獎在重重爭議之中落下了帷幕,有為網友就給出了極其犀利的評價:

香港金像獎的第40年,到底是要重裝上路,還是說拉下落幕?

今年是香港金像獎40年,1982年第一屆金像獎,金像獎已經40歲了。

金像獎40年裡,可以說是記錄了香港電影的一個時間軸,從中我們看到過港片的興起,看到過輝煌全球,也看到過低迷中尋求轉機。

正如今年金像獎頒獎禮制作的專題宣傳片一樣,在短短3分鐘多的視頻中,記錄了每一年金像獎的最佳影片。

由於篇幅有限,這裡只列舉每個時代幾部具有代表意義的電影作品。

80年代全盛10年

許氏兄弟開啓了粵語電影的新時代,港片早期笑星許冠文憑借《摩登保鏢》成為1982年第一屆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TVB臺柱周潤發轉投電影後,並不出彩,一直被叫作「票房毒藥」,1986年靠著《英雄本色》大翻身。

同時期的張國榮在影視歌混跡了10年之久,也靠著《阿飛正傳》拿下影帝。

梁朝偉也在王家衞的調教下變成了憂鬱影帝。

即便是靠著三級片《人肉叉燒包之八仙飯店》,黃秋生也獲得了影帝。

由此可以看出,那時候的金像獎頒獎典禮是個多元化的舞臺。

黃金時代的香港電影太過讓人著迷,以至於某位網易雲網友曾在《重慶森林》插曲《California Dreaming》下方留下這樣的感概。

1997年之後,盡管圈內普遍看衰香港,環境上也處於低迷,但不缺乏好作品。

周星馳,80年代的蓋世豪俠奠定了無厘頭風格,在《豪門夜宴》裡接過了許冠文遞來的喜劇接力棒,開啓了周氏無厘頭喜劇,直到《少林足球》,終於拿到影帝。

吳君如,從銀幕上的搞笑女,轉型成性格剛烈的洪興13妹。

20世紀90年代後期,香港電影處於一個低潮時期,導演們要想上位只有拼創意,出奇制勝,杜琪峰、韋家輝的「銀河映像」,文雋、劉偉強的「最佳拍檔」,陳嘉上、林超賢的「仝人制作」,還有啥類型都能駕馭的葉偉信。

可以說,前兩個階段的港片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不失質量。

青壯年接過接力棒,看似是延續香港電影的活性,但實則是黃昏下的沖刺。

2007年的《投名狀》前後,香港電影進入轉折期,此時香港電影已經陷入某種循環低穀。

雖然有《無間道》重現警匪風雲,周星馳再創功夫喜劇,杜琪峰玩轉個人風格,但整體趨勢日漸頹勢。

現在你可以直觀地看到,金像獎典禮上的演員嘉賓們,年齡逐漸往上,從整個典禮的氣氛上就能一窺香港電影發展路徑。

梁家輝、劉德華、古天樂、劉青雲等基本上就是這2010年後香港影壇的常駐老臺柱,一年到頭總是那麼幾個演員來回演。

張家輝、林家棟算是銀幕綠葉,十幾年一開花。

《文雀》

其次,劇情題材開始趨於重複,觀眾們越來越容易猜到編劇們本子下一行的劇情。

那天,桃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評價《明日戰記》為「老齡化戰記」,對於今年最佳影片《怒火·重案》則是給出了「40歲暴力毆打50歲」的評價。

題材無法突破+新生代培養不起來=死局

實話實說,如今再有港片上映時,很多觀眾看著演員表會有著時空倒流的感覺,這不是2022年的演員表,是1992年的演員表。

明星導演越拍越老,新生代選擇北上發展,直接導致一個影圈的大斷層。

反觀隔壁臺灣省比自己大20歲的金馬獎,每年至少還有新晉導演演員出現。

其實網上觀眾對金像獎的爭議不斷,究其原因是對香港電影如今的發展感到無盡的唏噓。

因為香港電影在你我心中的分量一直是無法估量的,每個人都能在香港電影裡找到自己喜歡的分類,從導演到演員,從大眾題材到小眾CULT,毫不誇張地說,香港電影就像一家自助餐廳,我們在裡面各取所需。

童年

八九十年代,我們能逐漸在CCTV6的《佳片有約》,以及各個地方衞視的城市影院裡看到香港電影。

那時候,我們對香港這個地方充滿好奇,從正規渠道上了解香港是個國際現代化都市,時尚之都,維多利亞港、太平山頂可以俯瞰整個香港,可以叫作香港電影「表世界」。

《英雄本色》

而從老破小的放映廳裡和家裡的VCD中,我們看到了古惑仔、洪興、黑社會、東南亞幫派、廟街王子,從中了解到香港的「裡世界」。

《古惑仔》

在校園裡想象著自己會成為賭桌上的高進、銅鑼灣街上的陳浩南、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小馬哥,家裡掛的海報上有林青霞、張曼玉、王祖賢、鐘楚紅……

重慶森林就是夢的大廈,你會滿大街地去尋找鳳梨罐頭,或是在日記本上不斷摘抄裡面的電影臺詞金句。

《重慶森林》

放了學,你和你的同學可能還會在某個沙堆上重制王晶的《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中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戰績,或是在教室樓道裡從樓梯把上滑下去,糢仿《警察故事》裡的成龍。

《魔教教主》

《警察故事》

……

總之,每個人幾乎都對香港電影有太多數不盡、道不完的回憶。

這時,你我會發現香港電影就像我們小時候小賣部給我們賣糖果的大叔,小賣部裡啥都有。

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大叔變成了蒼蒼老者,上樓都需要人攙扶,小賣部裡的商品也早已過時。

慢慢的,大叔和那間裝載著我們記憶的小賣部也漸漸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就像我們對香港電影的回憶早已定格在那個盜版碟橫行的時代罐頭裡。

如果記憶是一個罐頭,我希望它永遠不會過期。

如果香港電影是一個罐頭,我希望它不會過期。

-參考資料-

《香港電影演義》——魏君子

《香港電影往事》——魏君子

來源:Mark  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