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尼克松訪華留遺害 中共入聯合國有內幕

尼克松訪華

中共對美國和西方世界的滲透、禍害和威脅,當下已經越來越被美國和西方政府、有識之人認清。而當人們回溯歷史,不免感嘆:或許從當年美國前總統尼克松訪華那時候起,美國和西方就鑄下了大錯,即讓中共邪惡政權得以苟延殘喘,而這個歷史事件當然值得中共大書特書。

尼克松是在1972年2月到訪北京的,當時正處於文革期間。然而,人們驚奇地發現,在中共推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中,對於給中國人民和社會帶來巨大傷痛的文革居然不著一字,就好像這段歷史不復存在。這種選擇性的遺忘,還真是中共慣用的手法,反正騙騙無知的中國人,尤其是欺騙對中國現當代史知之甚少的年輕人,還是很有成效的,而這也是我們要一再揭穿中共謊言的原因所在。

雖然避提文革,但洗腦片沒有忘了將尼克松訪華事件單獨羅列出來。在洗腦片第四十集《中美破冰》中,講述了兩大事件,而推動尼克松訪華的重磅人物、時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基辛格也被點出。一件是在基辛格1971年祕密訪華後,中共於當年加入了聯合國。毛對此坦言:「這是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另一件是尼克松訪華,分別會見周恩來和毛澤東,並簽署了《中美聯合公報》。

那麼尼克松為何在這個時間訪華?他對中共意味著什麼?中共加入聯合國的內幕又是什麼?

根據解密文件和各方回憶錄,尼克松選擇此時訪華是因為美蘇競爭激烈,且陷于越南戰爭中,導致國內反戰情緒高漲,意圖連任總統的尼克松希望通過改善與北京的關係,制衡蘇聯,擺脫自身困境。潛伏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中共高級間諜金無怠,及時向北京傳遞了這一情報,以讓中共及時調整政策以獲取最大政治利益。

於是,在1970年11月,周恩來通過跟中美雙方關係都不錯的羅馬尼亞發出訊息,說歡迎尼克松來北京。中共如此主動,是因為其自身也面臨著諸多問題。一方面,其與蘇聯交惡,亦面臨來自蘇聯的威脅,在國際上除了亞非拉一些貧窮國家外,根本沒什麼朋友;另一方面,國內因文革武鬥,國內經濟瀕臨破產,而且毛「最親密的戰友」林彪外逃、在蒙古墜機事件,讓毛和中共威信急劇下降,民眾不滿情緒日益增多。在此內外交困的艱難時刻,能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對中共而已無疑是有巨大的好處。

在北京的邀請於1971年初到達白宮時,尼克松的批示是「我們不能表現得太積極」。不過,其後雙方聯繫增多。最終基辛格在當年7月祕密訪問北京。根據解密檔案,基辛格和周恩來首次祕密會晤有1/3的內容涉及台灣。基辛格還提出,如果尼克松再次當選,將在1975年1月前承認北京,全面接受北京的條件,把台灣一腳踢開。基辛格亦透露,尼克松還提到要幫中共進入聯合國。

在雙方各有所需的情況下,尼克松終於踏上了中國的土地。中共為接待尼克松也是百般示好,不僅令漁民冒著零下20攝氏度的嚴寒和被鯊魚襲擊的危險,經歷上百次深海捕撈新鮮鮑魚,哪怕三人被凍死,而且為了讓尼克松順利觀看長城,不惜連夜出動100多輛灑水車,讓60萬人從釣魚台一直掃雪到烽火台……如此行為,也只有在中共這樣的專制國家才能出現。

而有所求的尼克松,為了謀求總統的連任,在與毛的談話中直接了當地對毛說:「我想主席投我一票,是在兩個壞東西(共和黨和自由黨)中間選擇好一點的一個。」而毛則附和道:「我是喜歡右派的。人家說你們是右派,說你們共和黨是右派。」

尼克松訪華果然在美國朝野引起震動,美國參眾兩院的兩黨領袖和一些議員也相繼訪華。尼克松贏得了大選,但最後還是因為「水門事件」被彈劾,並在1974年8月辭職,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辭職的總統。基辛格對周恩來的承諾自然也沒辦法兌現。

對於中共政權而言,出於一己私利的尼克松訪華讓處於崩潰邊緣的中共政權得以苟延殘喘,同時也改變了韓戰之後美國政府對華一貫強硬政策,貽害無窮。蔣介石在尼克松抵達北京的前一天在「國民大會第五次會議開會典禮」的致詞中明確提到:「今天國際間任何與惡勢力謀求政治權力均衡的姑息舉動,絕不會有助於世界和平,而適以延長我七億人民的苦難,增大全世界的災禍!我們對任何有損於中華民國主權利益的行動,保有高度的警惕!」

顯然,美國對中共政權態度的改變,當然對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而這也讓中共加入聯合國得以實現。

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中共自1949年建政後,就一直在提要求「恢復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洗腦片中也是如此說辭。「恢復」的提法顯然是欺騙中國老百姓的,非官方的說法是「取代」。在中共看來,蔣介石被趕到了台灣,就意味著中華民國的滅亡,其在聯合國中的席位就應該自動轉讓給中共。然而,直到1971年前,國際上基本還是公認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合法代表,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非法的政府。也就是說,1949年至1971年是中共政權在國際社會上的真空期。

為什麼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取得了如此重要地位?這與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和中國軍隊的持久抗戰(不含中共軍隊)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正是由於中國抗戰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巨大貢獻,美、英等國不僅廢除了與清政府簽訂的所有不平等條約,而且中國更成為國際所公認的世界反法西斯四大領袖國之一,並在戰後毫無疑義的成為聯合國5大常任理事國之一。中共無論怎樣狡辯,都無法掩蓋如下事實:無論是發表聯合宣言,還是討論聯合國章程,以及簽署聯合國憲章,代表中國的都是中華民國政府代表。

再看大言不慚的中共,不僅不抗戰,而且專打國民黨,並與日軍祕密勾結。正如毛澤東所言,中共應該感謝日本侵略中國,否則共產黨就無法壯大並奪取政權。這樣一個置民族大義於不顧的政黨取代中華民國在安理會的地位,真是貽笑大方。

或許內心知曉自己名不正言不順的尷尬處境,中共為了早日得到國際社會承認,早日成為聯合國成員,自建政後,不惜以巨資援助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好讓他們投自己一票。根據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檔案,中共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對外援助額就高達40億元人民幣。即便在餓死4千萬中國人的1959至1961年,中共也沒忘記對外援助,比如將糧食運往阿爾巴尼亞。而1971到1975年間,大陸官方平均每年外援占國家財政總支出的5.88%,即便當時許多中國人仍在挨餓。

受到中共恩惠的「第三世界」國家政府,在看到美國態度轉變後,在聯合國更加使勁。1971年7月15日,17個成員國提出將「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問題加入第26屆聯合國大會的議事日程,並聲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聯合國的創始國和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其依法所應佔有的席位自從1949年以來就被系統操縱的排除在聯合國以外」。如此顛倒黑白的議案,真是吃人家嘴短。

同年9月25日,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等23國(包括上述17國)再次向聯合國提交了類似決議草案(A/L.632草案及其1、2號附加文件)。在10月19日至10月24日的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期間,有七十多國參與了關於中國代表權辯論的發言。

10月25日,聯大就上述草案進行了表決。當時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在表決結果揭曉前即步出會場,並稱此案為「排我納匪案」。大會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結果,通過了該草案,這就是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對此,中華民國代表發言時表示:拒絕A/L.632草案及其1、2號附加文件是其公然違反聯合國憲章中關於開除會員國有關規定的行為,中華民國代表團決定就此退出聯合國大會。

不過,依照聯合國組織程序來說,此決議草案並不涉及到應由安理會表決的開除成員國問題,而只是一項應由聯合國大會表決的外交承認問題,因此中華民國並不是被開除了,按原文聯合國只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了蔣中正代表的席位。

自此,竊國的中共政權取得了中華民國政府所擁有的聯合國內的代表權。而中華民國也並非如中共所言是「被驅逐出了聯合國」,而是主動退出聯合國。這與當時蔣介石秉承的「一個中國」原則不無關係。

此外,因決議案中僅寫了「蔣中正代表」而未提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政府當時所能控制的主要領土台灣,導致日後產生了台灣「返聯」或「入聯」的相關爭議。「蔣中正代表所管理的台灣領土主權」也成懸而未定。

在1971年10月26日,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的第二天,蔣介石發表了《為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他痛斥了中共對世界及中華民族的危害,他指出:「大陸人民包括大多數共黨幹部,已由失望而實行反抗,毛共匪幫眼看腳下的反共火山要爆發,鎮壓不了,無路可走,遂改變對外戰略,欲藉詭詐欺騙,苟延殘喘……。」

蔣介石並警告世人:「大家尤其要認清,現在世局的變化,乃以中國問題為中心;而中國問題如何解決,亦將決定整個世界人類的命運。所以我們在這個大變局中,實處於無比重要的關鍵地位;而我們奮鬥的成敗利鈍,也將決定世界的安危與人類的禍福。我們決不靜觀或坐待世局的變化,一定要爭取主動,掌握變化,積極奮鬥,制敵機先。」

如今,蔣介石的預言在當下又在上演,中共病毒帶給世界的危害已經讓世界正在清醒,那就是中共不除,世界絕無寧日。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