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站消失的那一夜

B 站
 
1
文 / 李賢煥 豬九誡
就在昨晚,廣大 B 站用戶要麼睡前在看著 B 站醞釀睡覺情緒,或是就著視頻吃夜宵,突然一下,啪,沒了!晚上 11 點左右,B 站網頁版和 App 端以及小程序同時崩潰,訪問時均顯示 404,播放中的視頻則突然終止,界面提示 「加載失敗」。網友隨後發現 A 站、豆瓣也出現訪問異常情況,網頁均顯示代碼為 502 錯誤。

7月14日約23點起,B站客戶端及網頁版持續宕機超過半小時以上。來源:嗶哩嗶哩客戶端

7 月 14 日約 23 點起,B 站客戶端及網頁版持續宕機超過半小時以上。來源:嗶哩嗶哩客戶端

凌晨三點,B 站發布公告稱,「部分服務器機房發生故障,造成無法訪問。技術團隊隨即進行了問題排查和修復,現在服務已經陸續恢復正常。」 根據 20 社的了解,目前各公司依然在排查問題,尚未給出故障的核心原因。

凌晨三點,B站在微博和網站內對宕機事件進行回應。來源:微博

凌晨三點,B 站在微博和網站內對宕機事件進行回應。來源:微博

不過,昨晚的熱搜已經讓故障顯得不那麼重要,反而讓 B 站上了多個熱搜,成為全民話題。B 站宕機,讓用戶們發不了彈幕,名正言順地表示只能 「下次一定(一鍵三連)」,然後頭也不回地奔向了微博,開始了一場玩梗的狂歡。

「斷網」 後的狂歡

晚上 11 點半,幾個平台接連崩潰,一系列關鍵詞被頂到了微博熱搜前 50:b 站崩了(榜首)、b 站 停電(16 名)、豆瓣崩了(17 名)、A 站也崩了(32 名)、陳睿(37 名)、蒙古上單(39 名)、晉江崩了(45 名)、上海雲海服務器(46 名)。

7月13日晚B站宕機後的部分熱搜。來源:微博

7 月 13 日晚 B 站宕機後的部分熱搜。來源:微博

同一件事牽出多家互聯網公司,這些關鍵詞在微博熱搜上的數量和排名,也大致對應上了各家的知名度。

除了疑似出了問題的上海雲遊服務器,這幾個熱搜裡和 B 站相關的就高達 4 個;緊接著是被網友嘲笑為 「日崩一次」 的豆瓣;最後掛在尾巴上的晉江則是在這次宕機事件中最沒有排面的,要不是跟著一起崩了,晉江這兩個字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公眾關注的焦點位置。

同樣尷尬的還有 A 站,成立更早,但由於坎坷的過往早已掉隊,現在被快手收購的它這次跟著 B 站一起上了熱搜。A 站的微博依然保持了一貫的自嘲和娛樂精神,深夜加班發微博:「在修了在修了,給點面子朋友們」。

Acfun今日凌晨發布的公告。來源:微博

Acfun 今日凌晨發布的公告。

同一時間,知乎的推薦搜索也掛出了清一色的 「XX 崩了」 關鍵詞。

7月13日夜間的知乎熱搜。來源:知乎

7 月 13 日夜間的知乎熱搜。

晚上一點,宕機一小時後的 B 站尚未完全恢復,失去了 B 站的網友,在百無聊賴當中,終於把三個關鍵詞送進了熱搜。

除了 B 站本身,還順手帶上了了 B 站 CEO 陳睿,以及被 B 站老用戶稱為勇士和英雄的 「蒙古上單」。

「蒙古上單」 四個字的走紅,起源於 2020 年 B 站在青年節發布了《後浪》宣傳視頻,陳睿在視頻下評論了 B 站的口號 「你所熱愛的,就是你的生活」,B 站一名用戶 「蒙古上單」 的 5 級用戶(最高級為 6 級)在陳睿評論下方直接發表了非常不友善的言論。

隨後不久,帳號遭到平台封禁,後來該帳號也更名改姓,替換了原本的頭像,但就這一次怒懟陳睿的留言讓他 「一戰成名」。這個 「蒙古上單」 的事蹟被流傳開來。一些對 B 站不滿的用戶將其奉為 「楷模、無法忘記的英雄、直衝資本的勇士」。

「蒙古上單」 作為一個梗,在昨夜成功出圈登上熱搜。

蒙古上單本身也因此而成為了一個梗。當董事長、CEO 陳睿被具象化為用戶眼中的 「資本家」,並且應當為 B 站所有體驗不好的地方負責時,「蒙古上單」 也就成了抨擊陳睿和 B 站的專有用詞。所以,當 B 站崩了的時候,不少人又想起了它,「復仇成功了」。

自那之後,不管是微博還是視頻彈幕,只要和 B 站相關,這批老用戶都會帶著 「蒙古上單」 湧入評論區,這四個字也遠不只是代表著那個曾經辱罵陳睿的帳號,成為 B 站新老用戶罵 B 站、罵陳睿的典型代表。

在 B 站宕機的夜晚,反正視頻也看不成了,這批用戶轉頭湧入微博,發揮出了彈幕精神,把 「蒙古上單」 也頂上熱搜,順手讓這個原本在 B 站用戶圈內流傳的梗,正式破圈了一次。

在 「聲討」 中破圈

若不是這次 B 站崩了,我們可能都沒有意識到,B 站已經成為了全民話題。

和 B 站同時崩潰的還有 A 站、豆瓣、晉江,但是都沒有引起這麼高的討論熱度,而這恰恰可能是 B 站破圈的證明 —— 哪怕是一種被 「群嘲」 的玩梗式出圈。資本市場或許也是感受到了這一層的 「利好」,B 站崩了之後,股價反而上漲了,昨晚美股盼著最高漲幅超過 5%,最終收漲於 3.18%。

嗶哩嗶哩7月14日美股收盤股價。來源:老虎證券

嗶哩嗶哩 7 月 14 日美股收盤股價。

事實上,B 站現在確實算得上是全民應用。

據 B 站 5 月發布的一季度財報顯示,今年第一季度 B 站擁有 2.23 億月活躍用戶,其中移動端月活高達 2.09 億。在這些用戶中,有 6000 萬人每天都會打開 B 站,每天在 B 站播放 16 億吃視頻,每個月在 B 站進行 66 億次互動,平均每個人每天使用 B 站 82 分鐘。

更重要的是,B 站的用戶主要是 Z 世代,據嗶哩嗶哩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長穀雨今年 5 月份透露,B 站用戶平均年齡僅為 22.8 歲,其中 86% 的用戶在 35 歲以下,並且一二線城市用戶占了一半以上。

要知道,截止 2019 年,中國 Z 世代(11-25 歲)的人口總數也不過 2.26 億人,擁有 2 個多億平均年齡不到 23 歲用戶的 B 站,在其中確實占有可觀的比例。

但是隨著 B 站從一個二次元社區擴圈至一個擁有 2 億用戶的泛文化社區,其不同圈層和板塊的用戶之間衝突也越來越多,擴圈所帶來的社區撕裂也在考驗著 B 站的社區治理能力。

2020 年五四,B 站推出的《後浪》演講視頻,在刷屏的同時也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了很大爭議,許多年輕用戶並不願意被視頻中玩跳傘、Cosplay 的 「後浪」 所代表。

今年年初,因為一部名為《無職轉生》的動漫涉及到的價值觀爭議,B 站又被大範圍抵制和聲討,二次元用戶和普通用戶的矛盾首次大面積爆發。

而今年的第二屆《最美的夜》新年晚會,也沒有得到像第一屆跨年晚會那樣壓倒性的好評,而是被很多用戶認為過於 「主流化」。不斷破圈的 B 站,為原來小眾圈層帶來的文化稀釋,註定要產生延綿不斷的局部衝突。

除了破圈所帶來的社區氛圍的撕裂,商業化也一直是 B 站的社區老大難問題。作為一個沒有貼片廣告的視頻網站,B 站其實實現了不加片頭貼片廣告的承諾,但是其商業化過程依舊引起許多用戶的不滿。

今年第一季度,B 站廣告業務同比增長 234% 至 7 億元,連續八個季度高增長,電商及其他業務收入同比增長 230% 至 5 億元。

然而隨著 B 站的開屏廣告和信息流中的推廣視頻越來越多,商業化也開始影響到用戶體驗,許多用戶因此產生不滿。B 站董事長陳睿曾經說過一句話:「b 站也許會倒閉,但永遠不會變質。」 然而在昨晚宕機以後,這句話卻成為了網友們刷屏的表情包。

事實上,在擴圈和商業化的過程中,B 站身上一定會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是能夠將這些問題置於社區生態內激烈地討論和拉扯,恰恰是這個社區生命力的象徵。和其他社區相比,善於互動和 「玩梗」 的用戶其實是給 B 站提供了一個內部消解矛盾的生態。

在這個生態下,通過玩梗的方式,用戶和 B 站之間其實形成了一個雙向溝通的橋梁,用戶的 「怨言」 實際上也成為了 B 站維護社區氛圍和克制商業化的某種動力,這可能也是 B 站至今沒有貼片廣告,並且也沒有跟進長視頻網站 「超前點播」 等激進商業化舉措的原因之一。

不管是對於 B 站還是用戶而言,這種良性互動的氛圍,才是避免社區走向衰敗的最終倚仗 —— 既不至於因為過度商業化和社區撕裂而被用戶拋棄,也不至於因為用戶增長和商業化的困境而掉隊。

 來源:20 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