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走了,那段 「微醺」 往事終究落幕

倪匡
1989 年,倪匡、黃霑、蔡瀾三人做了檔節目,起因是倪匡喜歡上了一位媽媽桑,常找黃霑、蔡瀾去喝酒,蔡瀾不甘心,覺得自己是花錢娛樂她們,於是黃霑提議,不如我們仨做節目,能看美女,還能賺錢。
image

三人一合計,把想法賣給電視臺,《今夜不設防》應運而生。

一張沙發坐著三個鹹濕佬,話題百無禁忌。請來的嘉賓,包括張國榮、王祖賢、林青霞、張曼玉、關之琳…. 無一不是 80 年代的頂流。

可惜的是,節目做了一年便匆匆結束,1992 年,倪匡去美國生活,只留下一句:「我已決心淡出,自此天涯海角,閑雲野鶴;醉裡乾坤,壺中日月;竹裡坐享,花間補讀;世事無我,紛擾由他;新舊相知,若居然偶有念及,可當作早登極樂。」

如今,香港黃金期早已凋零,而那三個男人,黃霑早早離世,今天香港作家沈西城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倪大哥今午走了。」 只留蔡瀾一人,偶爾出現在大眾面前。

再回頭看,《今夜不設防》可能是他們一生最好的時光。香港娛樂圈的黃金時代終究是與我們不告而別了。

八十年代的香港,流行文化興盛。

當時,香港有四位活躍於文化領域的才子:寫武俠的金庸、寫科幻的倪匡、寫歌詞的黃霑,寫 「花鳥蟲魚、美食人間」 的蔡瀾。江湖上把他們並稱為 「香港四大才子」。

四人私下關系極好,時常出去聚餐,每次都是金庸買單。蔡瀾過意不去,有一次剛吃完就站起來想去結賬,不料倪匡將他拉住,笑著說:「誰錢多誰給,你錢多嗎?」 蔡瀾愣了一下便哈哈大笑起來。

只要有人跟蔡瀾提到 「香港四大才子」 這個名號,他總會反駁,說:「金庸不應該跟我們三個『調皮搗蛋』的人在一起。他是一代宗師,我很尊重他。除了他有一點才華之外,我們都不是。我們只是盡量發揮所能,將文字變成歌曲,來維持自己豪華的生活而已。」

金庸不愛說話,另外三位愛好相同,抽煙喝酒撩撥美人,好色之名嚮於市井之間。

黃霑出了本叫《不文集》的冊子,裡邊有他自創的黃段子,還有對髒話的考據,在香港受歡迎的程度僅次於金庸的武俠小說。李克勤曾說自己的性啓蒙就來源於這本《不文集》。倪匡更甚,家裡一整面牆,收集了幾千盒情色錄像帶,蔡瀾則監制了不少風月片。

三人中倪匡酒量最好,有段時間經常找黃霑和蔡瀾去一家夜總會喝酒,說是喝酒,實則看上了那裡的媽媽桑。每次三人一落座,總會叫上一堆女人作陪,說笑間把女人們逗得花枝亂顫。

但夜總會的女人,普遍長相醜陋,酒品差勁,蔡瀾心有不甘:「我們三人一直在講話,那些女人就一直笑,這不是變成我們娛樂她們了。」

黃霑聽後提議:「不如我們三個一起做檔節目,可以喝酒,可以看美女,還能賺錢。」 三人一合計,便把這個想法賣給了電視臺。1989 年,《今夜不設防》應運而生,在每周五深夜準時播出。

從主持人到錄制環境,處處透露出 「不正經」。

一張沙發坐著三個鹹濕佬,左手拿香煙,右手端紅酒,總是一副醉態,累了癱在沙發上,甚至躺在地上。他們中間坐著當期的節目嘉賓,全是 80 年代的頂流 —— 張國榮、王祖賢、林青霞、張曼玉、關之琳….. 每人桌前放著各種酒水。

之後的採訪中,蔡瀾回憶到,「每次嘉賓一來我們就開酒,先告訴他們,我們這是個錄影節目,哪些你們不喜歡,我們就剪掉。」

嘉賓聽後放下心來,端起酒杯,喝完錄制。錄制前一小時的素材一般不能用,彼此還沒有進入狀態。一小時之後,酒精發揮作用,所有人呈微醺狀。主持人敢問,嘉賓敢答。

三人的粵語,皆不正宗,卻說得開,訪談之餘,喝得東倒西歪。

暢聊一整場,待攝像機關閉,主持人問嘉賓:「要不要放給你看?」 大家還在興頭上,總會揮揮手說:「哎,看甚麼,不看了。」 繼續飲酒作樂。

沒人把關,那便全數播出。情愛欲望,八卦隱私,百無禁忌。節目曾創造出 70% 的神級收視率。

王祖賢說:「我很少這麼坦白,但是上你們節目我可以很輕松地說出我心中想說的話。」 林青霞說:「在這裡的訪談是我人生中做得最自然的一次。」

張國榮也說:「既然是《今夜不設防》,那就甚麼話都可以講的。」

上節目那年,王祖賢剛滿 21 歲,意外落選當年 「十大靚女」,還沒上場,黃霑就說:「我們要為你伸冤才行,沒理由你沒份的。」

王祖賢很美,蔡瀾說:「她的雙眼能夠殺死人」。

1987 年,《倩女幽魂》成功後,黃霑曾公開表示欣賞王祖賢,開玩笑說她是自己的頭號性幻想對象。不過,王祖賢正沉浸在與臺灣歌手齊秦的熱戀中。

1985 年,齊秦憑借專輯《狼》走紅,經紀公司決定力捧他,買了一部叫《芳草碧連天》的電影,讓他做男主,同時自己選擇女主。

齊秦挑來挑去沒有入眼的,直到看到王祖賢的海報,移不開眼,當即跟公司說:「我就要她了。」

敲定之後,19 歲的王祖賢從臺灣飛往香港,齊秦捧著花接機,見面後,把花環套在王祖賢脖子上。沒想到王祖賢一把拽下,扔給助理,冷眼回:「我最討厭花。」 沒走幾步,王祖賢又轉頭對齊秦說:「你怎麼這麼矮。」 齊秦很生氣,心想 「怎麼會有女孩這樣講話」。

在片場,齊秦故意遲到,導演怕影嚮進度,讓齊秦教王祖賢唱歌。可到了約好的時間,齊秦還沒到,兩個時候後才和朋友吃完飯過來,王祖賢轉頭要走,齊秦借著酒勁拉住她說:「親我。」 王祖賢看著他,親了上去。

那時王祖賢正處於事業上升期,與張曼玉、鐘楚紅、關之琳並稱 90 年代初香港影壇四大名旦。在節目中,王祖賢說自己是個會主動爭取的人。得知《倩女幽魂》在選演員時,王祖賢給施南生打電話,說她對聶小倩的角色感興趣,想試鏡。施南生婉拒,因為王祖賢長得太高了。在王祖賢的堅持下,最終讓她試鏡。

王祖賢說:「我覺得古裝我沒試過,一定要試好,結果化完妝頭套一戴……」 黃霑一臉壞笑:「徐克和程小東就愛上你了。」「不是愛上我啦,確實覺得很適合這個角色。當有一樣東西不是你的時候,可以做得到,就應該盡力去爭取。」

即便如此,王祖賢聊到愛情時,眼裡散發出的光芒遠比事業更亮。

黃霑問王祖賢:「你才 21 歲,這麼年輕,但我覺得你做事非常有計劃,你自己覺得呢?」 王祖賢掰著手指答:「我又有愛情,又有事業,一切都很順利,這段時間是我人生最滿意的時間,今年我又安排了新的計劃,我真的很滿足。」

蔡瀾追問:「所以你喜歡的男人都是你自己主動的嗎?」 王祖賢一臉嬌羞:「男人啊,如果彼此喜歡心裡一定有所感覺,如果我喜歡他,開始我不會說,如果知道他也喜歡我,我就會慢慢主動。」

「那和齊秦的初吻是怎麼發生的呢?」「他很內向不敢主動,是我先親他的。」 後來回憶起這一吻時王祖賢說:「突然來的一個,你知道,愛情的感覺。」

那時的王祖賢曾對著鏡頭很認真地說到:「將來我會過很平凡的日子,一個女孩始終都是要結婚的,我覺得女孩始終都要有個歸宿。」

林青霞也上了節目。黃霑第一眼看她,就有了 「非分之想」,但不敢逾矩。便在《不文集》中贊美到:「此女五年內必紅,不紅,我封筆。」

劉德華也說:「甚麼叫星光,就是一堆人中你總是最先看到她,那就是星光,她就是有星光的人。」

即使這樣,林青霞一直覺得自己不夠美,她說:「小時候我很自卑,覺得自己不好看。」 黃霑立馬反駁:「小時候你家裡窮到沒鏡子嗎?」

聊到整容話題,林青霞委屈地說:「我發誓我從頭到腳一點都沒整過,有人說我的雙眼皮,有人說我鼻子變尖了,還有人說我的下巴,誰整容整成屁股下巴啊。」

提到男友秦漢,林青霞感到很幸福。1972 年,18 歲的林青霞和朋友張俐仁在逛街時被星探發掘,受邀參加電影《窗外》的試鏡。張俐仁表現大方,林青霞躲在身後,導演覺得張俐仁很適合女主角,秦漢在一旁看著,向導演建議:「我覺得林青霞更適合。」

林青霞在電視中見過秦漢,曾想:要是以後能嫁給他該多好。得知要和秦漢演戲,林青霞激動地睡不著覺。但真正看鏡頭時,林青霞像個木頭。導演讓秦漢帶林青霞找點感覺,秦漢問林青霞:「你是否會答應一個已婚男人的邀約?」 多年後,林青霞回憶:「從他問出口的那一刻起,我的一輩子就陷下去了。」

《窗外》後,林青霞和秦漢多次搭檔,秦漢妻子不滿,披頭散發地跑到劇組鬧事,罵林青霞插足。林青霞背負 「小三」 罵名遠走美國,與秦祥林訂婚,訂婚前一晚,林青霞給秦漢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嫁給他?」 秦漢說:「隨你便吧。」

1984 年,林青霞發現自己最愛的人還是秦漢,最終解除婚約,此時,秦漢已經離婚。一年後,秦漢接到瓊瑤的電話:「青霞現在是一個人,你何不給她打個電話?」

複合後的幾年,林青霞很快樂,在秦漢家對面買了一套房子定居,卻遲遲未等到求婚。節目中倪匡為林青霞鳴不平:「秦漢不是個真男人,不夠有膽量。」

林青霞當即睜大雙眼,傲嬌地對三個人說:「他是最好的男人,好過你們三個人啦。」 倪匡回:「至少是個沒膽的男人,到現在為止還吊兒郎當的,都不知道算甚麼。」 林青霞笑著回:「我們這是私事啦,如果我不怪他,你們更沒有理由怪他。」

張曼玉也上過節目。1983 年,張曼玉報名參加香港小姐大賽,憑港姐亞軍和最佳上鏡獎出道。節目剛播兩分鐘,黃霑就問張曼玉:「你來香港為甚麼要參加選秀呢,是不是貪慕虛榮。」 張曼玉想都沒想說:「是的,絕對是貪慕虛榮,這是事實,也不是醜事呀,我小時候就想進娛樂圈,所以就盡量實現自己的理想。」

黃霑後來感慨:「我一生閱人無數,從未見過像張曼玉這樣磊落坦蕩之人,更何況,她還是一個女人。」

那時,張曼玉談過兩個男朋友,都草草結束。經紀人陳自強說:「真沒品味,我幫你介紹更好的。」 於是把爾冬升介紹給張曼玉。

黃霑聽後說:「這都甚麼年代啦,還搞相親。」 張曼玉笑了笑:「我知道這是相親啦,爾冬升不知道。」 在餐桌上,大家吃吃喝喝,羅美薇心急,問爾冬升:「小寶,你知道今天為甚麼要一起吃飯嗎?」 爾冬升放下筷子和酒杯,說:「我不知道啊。」 羅美薇笑著說:「你是來相親的啦。」 爾冬升詫異地看著四周,張曼玉低著頭,不敢直視爾冬升。

這次相親不是張曼玉和爾冬升見的第一面,張曼玉參選香港小姐時,爾冬升是評委。投選時,爾冬升對張曼玉奪得亞軍投出反對票,他說:「這麼醜的女孩沒有理由得獎。」

「那次相親結束就算了,半年後,我們才再次見面,交換電話開始聊天,幾個月後才在一起。」

1988 年,張曼玉拍攝《警察故事續集》時受傷,縫了 17 針。爾冬升知道後每天往返於醫院和劇組,給張曼玉喂藥接水,陪她聊天。

倪匡插話:「爾冬升以前很花心的,綽號韋小寶。」 黃霑一聽不對,轉而說:「遇到真愛之前誰都有花心的權利。」 張曼玉沒答話,依然看著他們笑。

被譽為 「香江第一美人」 的關之琳,則在黃霑問她 「你會心甘情願做別人情婦嗎」 時,坦誠地回答:「有女朋友的男仔我試過,結過婚的我也試過,我是想就去做的,我沒考慮那麼多東西。但是,我會顧慮對方、對方的太太是怎麼想的。就是我會幫別人想,我希望不要讓別人知道,就是對方的太太不要知道。但是我會很珍惜那段時間,但是我不會有甚麼期望。」

三位聽後沒有做出評判,說:「我們是做電視節目的而已,不是教育青年的人。」

《今夜不設防》美女如雲,但也不乏在當時擁有廣泛影嚮力的男星。1989 年,黃霑邀請張國榮上節目,黃霑不止一次說,自己最愛的藝人是張國榮。每回見張國榮,黃霑都要親一下他,張國榮總是躲不過。

有一次記者問張國榮:「為甚麼每次黃霑親你你都不躲呢?」 張國榮打趣回:「因為每次他親我時,我心裡想的都是他身邊的林燕妮,躲不過呀。」

一開場,張國榮便癱在沙發上,沖著黃霑叫 「darling」,倪匡癟嘴,「你叫他甚麼?」 黃霑說:「張國榮每次都叫我 darling 啊。」 張國榮看著倪匡說:「因為黃霑這個人是最卑鄙無恥的!你寫我眉目如畫,而眉目如畫是形容美男子的,弄得他每次見到我,就要嘴我。 」

倪匡和蔡瀾提醒:「他就一個趁虛而入,真是壞,你要用心提防啊。」 黃霑見情況不妙,忙對著張國榮說:「他們就是看不過眼,嫉妒你叫我 darling,不如你……」 見狀,張國榮立馬指著倪匡和蔡瀾說:「我說了他叫 sugar,他叫 honey 的嘛。」 三位聽後仰頭大笑。

張國榮聊起和自己合作過的女演員。他說王祖賢拍第一部《倩女幽魂》時演技一般,第二部進步很快。張曼玉剛奪得港姐亞軍時,覺得她就是花瓶,現在當她深入研究角色時,那個味道就出來了,覺得有一種典雅。

說到鐘楚紅時,張國榮眼睛放光:「她就是太靚,就算她做得不夠好,演戲有一點錯誤,你都會原諒的,香港沒有女人穿皮衣比她好看。」

張國榮出道並不順利。1977 年,張國榮跟六姐借了 20 元參加歌唱大賽,最後奪得亞軍。張國榮說:「開始去參加選秀比賽,不懂規矩,選了一首 7 分鐘的歌,還沒唱完就被人叮。」 進入複賽後,也被要求截短歌曲。張國榮這才知道,原來電視劇圈是有權力的。

倪匡說:「全世界都有權力啦傻仔!」 張國榮委屈:「那時候我不懂嘛,哪知道有權力嘛,只知道賣牛仔褲老板有權力。」

人人穿西裝的年代,張國榮穿著牛仔褲上臺,唱高興了,把帽子丟下臺去,下一秒,又被扔上來,張國榮無奈地笑笑:「可能我那時的形象,真的不討好吧。」 黃霑回:「你比較前衞,走在時代太前面了。」

從選秀開始,整整五年,張國榮沒有一部像樣的作品。這時,唐鶴德拉了他一把。唐鶴德比張國榮小三歲,小時候兩家有過來往。1982 年,他們在張玉鱗夫人的生日宴會上重逢,幾個月後,唐鶴德把半年積蓄全部給了張國榮。不久,張國榮換了經紀人,翻唱的歌曲《風繼續吹》火了。

1984 年,張國榮憑借歌曲《Monica》接連奪得十大中文金曲獎和十大勁歌金曲獎。這首歌奠定了他在歌壇的地位,張國榮的時代來了。

1986 年,張國榮逐步登上頂峰,《當年情》和《有誰共鳴》再次成為香港 「十大中文金曲」 和 「十大勁歌金曲」,譚詠麟也獲獎,人沒來,獎項被取消。

那時,「譚張爭霸」 天天霸占報紙的頭版頭條,粉絲擁護各自的偶像。1988 年,譚詠麟厭倦了粉絲間的爭執,宣布不再參加任何比賽性質的活動。

媒體開始深挖張國榮和唐鶴德的關系,兩人不停被狗仔隊騷擾,為了事業不得已分手,但很快重聚。記者採訪時,張國榮說:「我已經擁有生命中的另一半了,佢對我好好,佢跟我好襯,佢是圈外人,佢不喜歡曝光。」

1989 年,陳淑芬為張國榮在紅磡舉辦了 33 場告別演唱會,場場人滿。最後一場演唱會,張國榮流淚唱完《風再起時》,他問歌迷:「你們會不會很快就忘記我?」 臺下尖叫:「不會。」「吶,我不是一個自私的人,如果有一天你們的朋友問起你們,八十年代有哪些歌手,你們隨便提下我的名字我就知足了。」「出道 13 年,我問心無愧。」

節目上黃霑失落極了:「除了 Leslie、卡拉揚、貝多芬之外,無一只碟,我可以連續不停聽,聽足整個月都未厭。Leslie 呀 Leslie,你這麼早告別樂壇,實在是浪費!」

隨著聊天的深入,四個人越來越大膽。聊到興起,張國榮說自己是處女座,三個人眼睛放光,追問:「那你甚麼時候不是處男的?」 張國榮聽後直接爆料:「那次其實是失敗的,我有一點折福,因為那個女生是我讀書時追很久的,我很鐘意她,不是說一定要得到。」

黃霑、倪匡聽後坐不住,問:「你還需要追女生?不應該是女生倒追你的嘛?」 張國榮說自己鐘意的女生是高冷的,整天撩她都不會太搭理你的,到英國後,還一直給女孩寫信。

過了幾年,張國榮從英國回來,追到了。那段時間,倆人每天漫步在華富邨的欄河邊看日落。「那個日落好鬼浪漫的,有一次就壞了壞了,淫心起了。」 說完,張國榮臉頰酡紅,不好意思地笑了。

1990 年,不聊才只談俗的《今夜不設防》停播。荒唐一年,匆匆結束。

回看這一年,前來做客的嘉賓,都處在最志得意滿的人生階段,名流軼事散了不知有多少。可惜,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當時的他們,全然不知命運會在哪裡來個驚天的逆轉。

同年,張曼玉和爾冬升分手,張曼玉覺得爾冬升愛賽車勝過愛自己,在採訪中只說了一句:「我和爾冬升,只是一部文藝片。」

拍完《縱橫四海》,鐘楚紅突然宣布退出演藝圈,張曼玉 40 歲時淡出影壇。她說:「我要真正去生活,做自己喜歡的事。」

2014 年 5 月,張曼玉頂著爆炸頭出現在上海草莓音樂節,以歌手的身份唱了《甜蜜蜜》,粉絲不滿,媒體嘲諷:「太跑調,太緊張,嗓音像破鑼。」 兩天後,張曼玉回:「我從小就有個夢想是唱歌,我演電影演 20 次還被說花瓶,唱歌也請給我 20 次機會。」

1991 年,王祖賢和齊秦分手,王祖賢說:「欣賞齊秦的才華,但唯一遺憾的是他的性格太複雜。」

王祖賢分手後,富商林建岳進入她的生活。此時林建岳已經追了王祖賢三年,一開始,王祖賢也說 「我討厭林建岳」,不久林建岳公開表示自己和妻子辦了分居手續,王祖賢再次陷入愛情,依然面臨巨大爭議。

最後矛盾激化,林建岳為王祖賢買了一套 2000 萬的房子,記者採訪林母,林母回答:「我就當兒子花 2000 萬招了個雞。」 林建岳沒有為王祖賢說過一句話,甚至在採訪中輕薄表示:「要不是因為她漂亮,我才不和她交往。」1996 年,王祖賢遠走加拿大。

別人羞辱王祖賢時,齊秦說:「王祖賢作為一個女孩,這不是她一個人的錯。她不是一個拜金的女孩。」1997 年,齊秦和王祖賢複合,在新歌《懸崖》中,齊秦唱:「我不管愛葬身何處,我只求今生今世共度。」 三年後,倆人被傳結婚,齊秦卻被爆出 「私生子」,前女友方美芳將他告上法庭,索賠 1500 萬贍養費,大家才知道,原來他還有個 14 歲的兒子。

2001 年,在《三個光頭佬》上,黃霑再次問到王祖賢的感情,她慢慢地說:「我的字典裡,永遠沒有結婚兩個字。」 不久,宣布息影,再次前往加拿大,不再露面。2016 年,王祖賢的父親去世,她回香港奔喪,有媒體追問她的感情狀態,她回答:「一切空白,我的感情生前都了了,以後也是空白。」

1992 年,林青霞和秦漢也分手了。林青霞說:「雖然我曾經這麼愛秦漢,但是現在我決定離開他。」

分手兩年後,就在她拍完第一百部作品時,嫁給富商邢李源,她說:「從 1972 年到 1994 年的 22 個年頭裡,我拍過 100 部戲,演過 100 個角色,其實,林青霞最難演的是林青霞。」 秦漢得知消息想要挽留,林青霞心意已決說:「我不再愛你了。」

婚後,林青霞拒絕所有片約,全心全意當起家庭主婦,生了兩個女兒,用文字回顧自己的前半生。

2003 年,哥哥張國榮從香港東方文華酒店二十四層跳樓自殺,跳樓前寫下遺書:「Depression,多謝各位朋友,多謝麥列菲菲教授。這一年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多謝唐先生,多謝家人,多謝肥姐。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葬禮唐鶴德忍痛操辦,看著張國榮的遺像,唐鶴德一直哭著叫 「阿仔、阿仔」,悲傷到難以站立,左手比出 「OK」 的手勢 —— 這是張國榮出演《為你鐘情》時做的手勢,代表 「我愛你」。

葬禮上,黃霑在致悼詞時數度嗚咽:「張國榮是造物者的光榮,上天的精心傑作。為甚麼這麼特別,這麼矜貴的一個人,上天會忽然間收他回去?是否上天想透過他,叫我們從今以後要好好學懂珍惜。」 一旁,梅豔芳哭得泣不成聲,王祖賢沒有來。

張國榮自殺四天後,香港第二十二屆金像獎典禮上,曾志偉的開場詞是:「美伊戰爭、非典型肺炎、哥哥去世,接二連三的事件讓人覺得,這世界好灰。」

那天,久未同臺的 「四大天王」 再度聚首,清聲合唱了一首張國榮的《當年情》。

不久,黃霑也因肺癌病情惡化搶救無效離世。黃霑曾說希望 2005 年退休,可惜沒等到那時。

聽聞黃霑仙去,倪匡大喝一聲:「豈有此理。」 早年,黃霑和倪匡找鐵版神算命,鐵版神只給倪匡算到 60 歲便不算了,卻說黃霑能活到 70 歲。倪匡落淚:「我已 70 多歲,怎料黃霑這麼年輕已經走了。」

黃霑的追悼會上,一萬六千人到場,對他進行最後的悼念。離世前,黃霑將《楚留香》選做自己葬禮的哀樂。葬禮上,《楚留香》在球場上空循環:「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倪匡黯然神傷,蔡瀾留下四字 「大笑西去」。

黃霑和蔡瀾剛認識不久,一次,黃霑對著蔡瀾說:「我對不起華娃(黃霑的原配)啊。」

蔡瀾立馬打斷他:「閉嘴,我與你初相識,你就說這樣的話,想必,同樣的話,你也會同別人說。」

黃霑靠過來抱著蔡瀾說:「只有你向我說真話。能夠說真話的人,不多。」

2018 年,蔡瀾在香港舉辦書法展,其中包括黃霑的詞《滄海一聲笑》和《獅子山下》。蔡瀾說:「展出(黃霑的詞)兩三副已足夠,做人太刻意會很辛苦。」

倪匡夫婦也到場,記者問:「蔡瀾以書法悼念霑叔,您如何悼念呢?」 倪匡說:「我做夢囉,但夢不見他,幾個老朋友走了都夢不見,明明約定走了要聯絡,可是這麼多年都未見,不過他真是個天才。」

巨星接連隕落,香港娛樂圈陷入哀慟。如今回頭看,《今夜不設防》可能是他們一生中最好的時期,也是香港最好的樣子。

多年後,還有網友好奇,在微博詢問蔡瀾:「你們當天是把張國榮灌醉才拉去做節目的嘛?」 蔡瀾一臉無辜:「沒有,他自己喝嗨的。」

「現在回看《今夜不設防》,張國榮在節目裡,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的那份灑脫,就算不是空前,也是絕後。」

來源:往事叉燒 微信號:wschasha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