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死亡!新奧爾良女子自認年輕健壯不會感染病毒,卻在等待測試結果期間死亡…

新奧爾良

文:鄭好

3月22日,多家英語媒體開始報道新奧爾良社區工作人員39歲娜塔莎飛速死於新冠病毒的故事:她曾經是那麼充滿活力,卻被男友發現死在了家裡廚房的地板上……她死後美國官方的確診報告才寄了過來: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一位39歲的女子

健康狀況一直良好

她自認為感染肺炎風險較低

一直拒絕接受檢測

哪怕是呼吸道病情一再惡化

被男友拖去做了檢測

然而檢測結果還沒有出來就死於廚房地板

男友在Facebook上分享了這段經歷

許多細節讓人細思極恐

https://www.knoe.com/content/news/39-year-old-healthcare-worker-gave-up-coronavirus-test-for-others-she-later-died-before-getting-her-own-test-results-568999511.html

https://www.sunherald.com/news/coronavirus/article241398536.html

1   娜塔莎奧特的突然離世

由於諸多英語媒體的引用,我們今天留意到了娜塔莎的男友的facebook,他在這個平台上詳細記述了女友死亡的過程:

直到3月10日,39歲的娜塔莎·奧特才感覺到自己出現了疑似感冒的症狀。

她有點發燒。她所就職的Crescent Care組織手頭卻只有5個新冠病毒測試盒;她在被僱傭方告知「患上這種嚴重疾病的風險很低」之後,她忍著自己的症狀,幾次都放棄了參加新冠肺炎測試的機會。

當她的症狀難以出現起色時,她被男友押著在上週一做了新冠病毒測試。

到了週四,她對她的長期伴侶喬希·安德森說,她感覺到自己「肺部有什麼東西」。但那時她仍然感覺很好,還可以和安德森一起遛狗。

然而,到了上週五,安德森先生打了幾次電話給女友,都無人接聽!他感到情況不妙,跑來小屋發現奧特女士死在廚房的地板上。

直到她死……她的新冠測試結果還沒有寄回來。也許,她甚至都不能被算作「疫情死亡數字」中的一位。

40歲的安德森流著淚說:他女友的遭遇,應該給那些仍然相信新冠病毒沒有那麼致命的人,敲響警鐘。在美國民間,依然有非常多的人認為這種病毒對年輕人沒什麼威脅,充其量只是大號流感。

目前,新奧爾良教區有350多例確診病例,路易斯安那州已有585例,已有16例確診死亡。

2  男友安德森的文字記錄

現在咱們翻譯下奧特女士男友的記錄文字:

關於Covid-19的玩笑可以結束了。現在是時候保護你自己,保護你的親人,和其他人的安全了。我很難過地說,現在也是哀悼的時候。

娜塔莎·S·奧特今天去世了。她是一位非常善良、熱情、有趣、充滿愛心的39歲健康女性。她是和平工作團的志願者,喜歡研究咒語。。。她愛著那些幸運的人,他們每分每秒都離她很近。

關於她的最不有趣的故事,是她死去的方式,但我現在想在這裡談這個話題,因為,我希望大家都清醒地認識到我們所面臨的殘酷現實

3月10日,上星期二,她寫信告訴我,她感覺有點不舒服:「像是呼吸系統感染,有輕微發燒。」

她當時在新月護理公司工作,為艾滋病毒陽性的客戶提供社會服務。同事們送她回了家,但卻沒有測試她(是否感染新冠)!她被告知她是低風險的。

她在3月11日給我發了這樣一則短信:「我今天試著去奧切斯納做流感測試,他們告訴我,要整整一週之後才能看到我的PCP結果。也許我最終在工作中感染了它。我就職的診所只有5個冠狀病毒檢測盒。」

娜塔莎在新月護理公司工作,這是一個專門為艾滋病毒陽性者提供治療的組織。這個為高危人群提供醫療保健的組織,卻只有5個試劑盒!3月11日原本可以進行冠狀病毒檢測,她選擇不使用。把測試的機會留給那些「看上去更需要幫助的人」;她做的流感檢測結果呈陰性。

在3月13日星期五,她寫道:「嘿,他們認為我不需要做檢查,除非我發高燒。一切看起來都很好。」

3月15日星期天,她寫道:「嘿,我還沒覺得那麼熱。我明天可能在工作中測試。我很可能沒事的。我只是想喝點藥用威士忌,感覺不舒服。我沒事。我愛你。」

3月16日,星期一,我問她是否能給她帶點吃的,她寫道:「沒什麼,謝謝。我沒事。我現在沒有胃口。」

她當天確實接受了冠狀病毒檢測,被告知至少需要5天才能看到結果!

3月17日星期二,我問「你感覺如何?」她回答說:「好吧:)」

3月18日星期三,她寫道:「我走在佐拉身邊,真的累極了。」她還寫道:「我只想喝……威士忌」,並給我發了一篇關於一名25歲男子的文章,聲稱威士忌治癒了他的新冠病毒感染。

她寫道:「我不想再生病了」…「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我還沒有感覺康復。」

3月18日星期四,她對我說:「另外,如果你今天提供一次遛狗服務,我想提出一次請求。」

她發來一些奇怪的文字:「WFs的媽媽湯就是奶頭啊」……「我覺得如果我必須加入到戰鬥,我寧願拿斧頭也不要拿劍」…「我想佐拉很擔心我啊」(佐拉是她的狗)。

那天晚上我去遛小狗佐拉。娜塔莎看上去感覺好多了。她比過去幾天更有活力,最後和我一起牽著佐拉散步。然而她抱怨說,她覺得自己的肺裡有什麼「東西」。她還提到,她的冠狀病毒檢測結果被推遲了,可能要到下週一才能拿到測試結果。

我們相約星期五晚上8點一起看電影。

3月19日,星期五,一大早她發來信息:「早上好!我愛你。」

令我畢生羞愧的是,我回答說:「早上好,陽光明媚。感覺如何?」我真希望我的回覆是「我愛你」……因為這是我們最後的通信。

她在早上8點36分,給我發了最後一則短信作為回應:「好一點了,充滿希望……草藥似乎有助病情。」

下午6點54分我發短信給她,沒有回覆。

我打了兩次電話,沒有回音。

我發著短信:「我開始緊張了。剛剛打了兩次電話。快給我發短信或打電話。如果我在一小時內沒有收到你的消息,我就過去看你。」

我8點左右到她家。沒有人開門。我走到房子的後面,注意到進入她圍欄院子的後門是開著的(她有時讓它開著,這樣小狗佐拉可以進出)。

我走到後面,發現她死在廚房裡。對你們中那些不太幸運認識她的人來說——要知道:這是一個不可估量的損失。看到一個我愛的女人躺在地板上毫無生氣,真是令人震驚。一開始我不敢碰她。但我還是跑去抱起了她。

她的冠狀病毒檢測結果還沒有寄來!

知道這些後,朋友們:

我國政府對這一瘟疫的準備不足,美國已經而且將要付出更多生命代價。

-珍惜你所愛的人,就像你已失去他們一樣,讓他們知道你多麼愛他們。

截屏為娜塔莎的Facebook主頁

來源:星系花園鄭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