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Netflix一直在砸錢拍爛片?

Netflix

文:坦克

Netflix的新片又爛了。

雖然除日韓之外的全球影城,還沒有成規糢的新片陸續上映,但是對於網絡電影而言,上週末依舊是活躍的一周。在周五當天,由Netflix出品的奇幻動作片《永生守衛》與Apple Tv +出品的二戰海戰貫通影片《灰狩獵號》選擇同日上線,最終口碑卻大相徑庭,豆瓣評分相差了整整兩分。


而這已經是Netflix今年的不知道第幾部爛片了。

提到Netflix,首先想到的必定是大量的高口碑劇集,從2013年的《紙牌屋》開始,幾乎每一年都會有2-3部Netflix現象級高分劇集火遍全網。最近幾年的《怪奇物語》《毒梟》口碑熱度持續長紅,甚至奪走了《權力的遊戲》完結後HBO的榮燿。而除了Netflix原創美劇之外,Netflix原創英劇《王冠》《性教育》 ,原創德劇《暗黑》,原創韓劇《王國》與原創日劇《全裸導演》也都相繼成為爆款,讓全球各國的觀眾都為之瘋狂。


然而,反觀Netflix的自製電影,真的是一地雞毛。否則或許也是Netflix短期內無法改變,甚至不想改變的現狀。

到底什麼是Netflix電影?

2019年1月,Netflix正式加入美國電影協會(MPAA),成為傳統好萊塢六大-迪士尼,福斯,華納,派拉蒙,索尼,環球以外的第七家公司,這是連這幾年一年四季排進前5的獅門影業都不曾擁有的機會。可以說,Netflix以一己之力改變好萊塢。


但實際上大多數人對Netflix電影並不是特別了解。到底什麼是Netflix電影,它和我們中國的優愛騰網絡電影有什麼區別?具體又怎麼分類呢?

在這兩個領域,Netflix的成績可謂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在藝術片領域,Netflix還是擁有不少好作品的,2015年的《無境之獸》,2018年的《羅馬》,2019年的《婚姻故事》《愛爾蘭人》《教宗的承繼》都是其中重要代表作。但是商業片方面,雖然Netflix在數量上並不輸給傳統製片廠,但是整體成績較差。

按照關於影片的出品方式,Netflix網絡電影主要分為兩大類,Netflix原創和Netflix非原創。


Netflix非原創電影,也就是Netflix只是一名搬運工,只負責在網上進行發行,此類電影基本都是製作完成後,Netflix才與製片方簽約購買。這種類型還可以進行進一步的劃分-純網絡電影和半網絡電影。

對於半網絡電影,基本上都是以外語片為主,例如西班牙懸疑片《海市蜃樓》,在西班牙本土院線上映,口碑票房成績表現不錯,但是在除西班牙以外的海外市場,如果也選擇院線發行的話,不僅僅宣布發價成本更高,更是難以達到統一匹配,因此統一賣給Netflix進行發行。當然,在沒有Netflix的中國內地市場,仍然會以院線發行方式進行發行。的《湮滅》,西班牙的《肥胖站臺》,甚至太多華語電影,都是通過這種方式變成了Netflix電影。

而純網絡電影,一般都是好萊塢大製片廠出品的「 殘次品 」 ,一些不被好萊塢公司看好的項目,會被製片廠以低於成本的一手價賣給Netflix,讓製片廠他們及時止損。

最後,也就是Netflix原創電影。接著,我們就分析,是什麼造成了Netflix的「 爛片成堆 」 。

Netflix爛片史

首先必須要承認,從2015年的《無境之獸》到2019年的《婚姻故事》,Netflix在藝術電影領域的成績已經達到了好萊塢製片廠的中游水準。對於此類電影,Netflix會給予導演100%的尊重,讓導演們自由創作,並獲得超過市場標準的預算,花費16億的《愛爾蘭人》但最終在頒獎季上卻幾乎顆粒無收就是其中的代表。

但是商業片領域,Netflix幾乎是出一部,砸一部。

2015年,作為Netflix出品的首部商業片,由亞當·桑德勒主演的西部片《荒唐六蛟龍》投資6000萬美元,最終卻獲得了一個爛番茄0%的評價,成為史上最爛影片之一。但這也並非Netflix爛片的獨苗,大明星,中等投資,爛番茄個數字的爛片,Netflix幾乎每一年都有好幾部。這種品控能力甚至是對於近幾年日薄西山的派拉蒙來說也望塵莫及。

從威爾·史密斯的《光靈》,到邁克爾·貝的《鬼影特攻》,到本阿弗萊克的《三方國界》,再到這部查理茲·塞隆的《永生守衛》,每一部Netflix原創電影在豆瓣的評價都是6分出頭。曾經90年代的火熱對準+過時的劇本+花高昂片酬僱傭的當紅演員,Netflix在商業片領域完全達到了工業化製作水準,只不過這種品控水平真的拉垮。

當然,這也與Netflix一直鼓吹的大數據運算有關。大製片廠基本是根據創意和想法構思電影,而Netflix則是利用數據和算法,從而工業流水線化地生產出了一個簡單粗暴的 」 超級英雄 」 式電影。

而對於Netflix的非原創電影,則清一色的淪為炮灰,也讓Netflix成為了好萊塢撲街片的「 接盤俠 」 。從《科洛弗悖論》到《湮滅》再到《滅絕》《超能如果說幾年前好萊塢大製片廠,對於一些質量不太靠譜的中等投資電影,一般會安排在1月,4月或者8月底這樣的準垃圾檔期試試運氣希望別賠太慘,如今他們有了更簡單的選項:一錘子賣稱為手闊綽的Netflix,基本能夠重新獲得7-8成的成本。

如果這樣說Netflix在藝術片上的成功,主要是因為對導演的尊重與放心。那麼這種方式完全無法複製到成本5000萬以上的商業片領域,如果建立真正有效的製片人制度,或許才是Netflix掌控品控的關鍵,而是或許又會與此本身堅持多年的商業邏輯起衝突。

為什麼我們潛意識認為Netflix沒有爛片呢?

當然,公認Netflix,我們還是不會把它與爛片劃傷等號,這是為什麼呢?

首先,Netflix不會砸IP,因為它本身就沒有IP。作為2015年才真正進軍電影行業的新玩家,Netflix目前手並沒有任何一個拿到手的電影系列IP。相對比好萊塢五大目前的海量IP版權庫,Netflix可謂是望塵莫及。因此,Netflix原創電影也基本都是原創劇本或者單部非熱門小說改編的電影。基本都是原創電影也就意味著聲量減小,出圈苦難。一部口碑3-4分的普通大爛片,造成的社會影響力,遠沒有一部口碑5-6分的「 X戰警 」 或者「 黑衣人 」 影響力大。

實際上,Netflix出品的劇集大多數都擁有更好的口碑,因此眾多觀眾也將這種品牌性轉嫁到了電影本身,沒有將電影與劇集做一個很好的區別。畢竟對於很多普通觀眾來說,尤其是在流媒體上看,彼此並不存在太大的差距。同時,Netflix對於劇集的宣傳力度也遠大於電影,對於其藝術電影的宣傳力度也遠大於商業電影。

最終,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至少一部院線商業電影有兩個透明公開的標準-票房成績和口碑評分,但對於網絡電影而言,僅剩下口碑一個選擇,這也造成比例院線電影而言,更難成為一部爆米花商業網絡電影是否獲得了成功。

對於Netflix而言尤其如此。一直以來,Netflix對他們的播放數據一直口風很緊,並不會主動公佈相關電影的播放數據,最終已經公佈了播放數據的Netflix網絡電影屈指可數,並且都是相對的成功的作品。這實際上也能夠Netflix的大量低口碑爛片,免於媒體的第二輪口第二筆伐。

流媒體公司就是拍不好電影嗎?

其實,拍不好電影,可以說是目前好萊塢流媒體公司的通病,這裡我們說的流媒體公司,專指Netflix以及Hulu,Apple Tv +以及亞馬遜,像迪士尼的Disney +,華納的HBO max等公司,本質上還是大製片廠的附屬品,並不承擔內容製作的重任。


實際上,基準其他流媒體,Netflix在電影方面的成績已經算最好的了。連續勢頭正猛的亞馬遜亞馬遜接連出品了《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黑袍糾察隊》等現象級高分美劇,但在電影領域,亞馬遜卻是一開始以院線電影起家的,出品發行了《海邊的曼徹斯特》《咖啡公社》等片,最近才剛剛涉足網絡電影。

Hulu雖然也曾經在2016年2月宣布進軍電影市場,但是至今初了幾部唱片片外,沒有任何代表有聲浪的代表作品。

喊了多年精品化的Netflix,真的還是邁不出精品化的這步棋。

既是傳統餐廳糢式的好萊塢大製片廠,Netflix流媒體本質上來說還是自助餐廳,必須要用海量內容堆砌而成,才能夠吸引用戶續費會員。而如果堅持做內容精品化,伴隨著必定是內容量的減少。如果Netflix一年只出5-8部精品電影,雖然會獲得影評人的青睞,但還對於本身會員會有多大收益呢?如果換成20-30部流水線電影,其中50%爛片,40%平庸之作,外加10%的精品電影,就會讓很多人覺得,會員真的值。

2020年,作為院線電影空缺年,網絡電影貢獻了先前過半的流量。


校園往事片《真心半解》口碑表現出色,暫列上半年內豆瓣北美年度評分最高的作品,而斯派克·李深挖種族克裡斯·海姆斯沃斯主演的《驚天營救》觀看用戶突破9000萬,超過瑞安·雷諾茲的《鬼影特攻》的8300萬,創造Netflix原創電影最高開畫一個月觀看用戶記錄。目前該片的續集已經立項,有望成為Netflix第一部續集電影。

但願在疫情特殊階段,比大多數製片廠都有錢的Netflix,能夠抓住這個機會,真正地在電影領域,邁出一步。

來源 一起拍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