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的網飛動作片有幾段很棒,不辱沒港片老師父

文:閔思嘉

如果你惋惜漫威初代英雄的故事已經結束,那可以看看這部雷神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主演的《驚天營救》

這部網飛出品的動作片,有著典型的大片陣容,集齊了漫威宇宙中的雷神和美隊元素,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在這裡恢復了身材,編劇是拍過《美國隊長2、3》的喬·羅素。

導演山姆·哈格雷夫呢,雖然這是他的處女作,但你其實早就看過他的電影了,只不過是「演的」。

他和喬·羅素合作已久,原來是漫威電影宇宙中的動作演員,給美隊克里斯·埃文斯做過替身,後來升級成特技指導。

狂熱的動作片迷的他,如今終於在流媒體時代,成為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動作片導演。

導演山姆·哈格雷夫,你就說像不像美隊

《驚天營救》的主創加起來,差不多是半個漫威宇宙,但影片卻是實打實的中級成本,僅僅6500萬美元。

最終的豆瓣評分穩定在7分上下,基本也就是一部爆米花動作爽片的合格分數,評論大多肯定動作場面爽翻天,卻也都承認故事薄弱。

影片故事的確老套,稍微有點創新的或許是故事背景,主要場景都放在了第三世界國家的印度和孟加拉

這不僅是個敘事背景,也直接體現了導演個人的動作片審美和影片的動作美學風格,這個我們稍後再談。

故事的起因就是印度和孟加拉兩大毒梟之間的明爭暗鬥,趁著印度毒梟蹲監獄鞭長莫及,孟加拉毒梟就綁架了他的兒子奧維。

印度毒梟威脅手下薩尤,不安全帶回兒子就殺他全家,薩尤便僱傭了雷神飾演的澳大利亞僱傭兵泰勒,來完成這個不可能任務。

雖然泰勒在影片半小時處就把奧維救了出來,卻發現事情遠沒那麼簡單,然後他就走上了逃生之路,順便還通過拯救男孩,化解了纏繞自己多年的心理陰影,完成了個人救贖。

情節確實沒什麼可說的,但這的確不是《驚天營救》的重點,因為它從一開始,就是按照B級片的套路去打造的,在意的不是故事,而是能激發你多少腎上腺素。

換句話說,《驚天營救》差不多是花著R級片的成本,用著A級片的班底,拍B級片的視覺衝擊給你看。

首先要明確一下,我們在這裡說的B級片,指的是《驚天營救》作為商業動作類型片而言,在風格上的簡單、粗暴,有時甚至是粗糙,同時也伴隨相對A級片意義上的較低成本。

B級片的意義一直隨著不同的時代和語境在變化著,比如早年它的興起,和三十年代美國在大蕭條下盛行的雙片連映制有關,它依附於A級片存在,成本差異、質量、時長都是判別標準。著名的莫諾格蘭就以拍攝過大量低成本B級片被稱為貧窮巷製片廠。

五十年代之後,由於獨立製片的興起、雙片連映制度的取消,B級片開漸漸獨立出來,也出現了一些以製作B級片為名的公司,比如AIP。

AIP片頭

為了生存,B級片通常都會精確瞄準每個年代最流行的那些類型片,比如三十年代就是B級西部片,五十年代則是B級科幻片,七八十年代則是B級動作片,滋養了一代影迷和電影人的香港動作片也可算在這個範疇內,至於B級恐怖驚悚片,那大概是唯一經年不衰的類型。

可不要小看了B級片,它們對一代電影人和影迷的影響之大,簡單舉幾個例子你就能明白,戈達爾在《筋疲力盡》的片頭,都致敬了莫諾格蘭;昆汀差不多可以算是世界頭號B級片愛好者。

回到動作片這個類型中來,不少當今的知名導演,都從香港B級動作片吸取了養分,昆汀就不說了,他的好友羅伯特·羅德里格茲也算一個。

而《驚天營救》的導演山姆·哈格雷夫也說過自己是港片迷,成龍和香港功夫片直接造就了他現在的職業生涯。

在這樣的語境下,再來看《驚天營救》,你就會發現它其實代表了新時代B級片的製作思路。

在流媒體和網大時代,網飛其實試圖在復活這個原本已經流失在歷史語境中的定義,打造流媒體時代的B級片。

 

所以,你也就能理解《驚天營救》毫無邏輯的故事了,因為故事根本不重要啊。或者說,故事簡單粗暴無邏輯,反而就是它作為B級片的特色,這既是對精良優質主流製作的反叛,也關照了觀眾們進來就不想廢腦子的需求。

它們要販售的,只是雷神的肉體,以及值回網絡點播費的動作場面。

不得不說,即便在小屏幕上,《驚天營救》的動作場面也能給人一種驚豔感。中間從36分鐘左右有段長達11分鐘的「假長鏡頭」,完全可以在今年最好的動作戲場面中獲得位置。

如果你因此想到《極寒之城》裡那段8分鐘的長鏡頭,那就對了,因為導演山姆·哈格雷夫就是《極寒之城》的特技指導。

《極寒之城》

在《驚天營救》的這段逃亡場景裡,我們跟著鏡頭,跟著主角穿越了數個不同的場景,從汽車、到街面、再在孟加拉的民居內部上下穿梭,穿插各種近身肉搏,最後終結在一場飆卡車的爆炸戲中。

雖然還是能看出長鏡頭之間的拼接感,但這段長鏡頭整體來說還是非常流暢的,同時並不會讓你覺得「長」,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它在這個點程中不斷切換著視點。

從泰勒到小孩,從抓捕他們的僱傭兵變到被追捕的兩人,從對這場惡戰毫無概念的平民,到不是殺人就是被殺的對毆,視角的切換為緊張的動作場景帶來了間歇性的節奏,也增加了豐富感。

 

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這種間或將鏡頭落在動作主體之外的做法,也成為了最緊張的那些動作重頭戲的「掩體」,我們在代入不同主角視角,感受一種暫時的安全的時候,也就會在下一次的惡戰到來時,被激發出更強烈的生理反應。

而在這一段鏡頭裡,你也會感受濃厚的香港功夫片氣息,那些冗雜的、結構繁複的孟加拉貧民區,不僅提供了一種粗糲的、生猛的、原始的市井氣息,也讓動作戲得以在複雜的垂直調度、縱深調度和橫向調度之間來回切換。

 

這種充分結合空間提升打鬥戲質感,但在視覺層面上又保留了場景的粗糙度是七八十年代香港功夫片中的常用手法,比如成龍早期像《A計劃》這樣的功夫片。成本是很大原因,之後也漸漸形成了某種美學風格,甚至還能和主角本身的性格特質結合在一起。

所以啊,《驚天營救》這的這段長鏡頭,滿滿都是導演對香港功夫片的愛啊!

《A計劃》

山姆·哈格雷夫很感謝網飛,他說像《驚天營救》這種中檔預算的R級電影,在影院基本是沒啥生存可能的,但網飛給這樣的電影提供了一個機會,不僅投資,還奉送上面向全球的平台。

B級片向來都是夾縫中的生存者,在過去,這條夾縫在大片的陰影之下,又在各類汽車影院、午夜影院、電視台中尋找到了開疆拓土的的機會。而如今,在影院被超級大片擠占的當下,網絡則提供了無限的空間,網飛有它得天獨厚的流媒體優勢,迅速占據了這條賽道。

這是新時代B級片的回魂,但關於B級片的金律沒變過:用最少的成本,製造最強的吸睛度,賺最多的錢。

來源:虹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