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的代價:60%的NBA球員,退役不到5年就破產

NBA

文: 正解局 

花完10億元,要用多長時間?

2018年有個電影叫《西虹市首富》。片子裡,沈騰扮演了一個盧瑟,但天降橫財,他二爺給他留了一筆高達300億的遺產,但他要繼承這筆遺產有個條件:用一個月的時間花光10億。

結果,沈騰可勁兒折騰去糟蹋錢,錢反而越來越多……

但是,現實中卻不是這樣。

比如,入選名人堂的前NBA「 戰神」艾弗森(Allen Iverson),就是一個例子。

福布斯網站對艾弗森窘境的一篇報導

在NBA生涯裡,他的薪水和代言至少賺了2.5億美元(約合17.6億人民幣),結果在退役不到3年就宣布破產。

據說,他有次向前妻大發脾氣,翻開了自己兩個褲袋,訴苦自己「 現在連一個漢堡包都買不起了」。

有人把這叫作「 NBA魔咒」:年薪千萬美元的球員,退役後短短幾年就能花光積蓄,甚至據說60%的球員最終會破產。

一、在NBA百萬年薪,只能算是恥辱

財富自由,可能是每個人的夢想。

但多少錢才能實現財富自由?一個說法是,以每年收益率8%計算,國內一線城市最低標準為500萬,二三線城市和小城鎮分別為300萬和150萬。

但我覺得,這個數字肯定是太低了。

在美國,財經專欄作家蘇絲·奧曼在一次直播中提到,至少需要500萬美元(約3500萬人民幣),才能提前退休。

有個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家庭人均收入是3.15萬美元。

所以,攢下500萬美元,對大部分美國人來說,非常非常難。

不過,對NBA球員來說,500萬美元,那隻是小菜一碟。

作為平均工資最高的體育聯盟,在NBA球員百萬年薪,只能算是恥辱:

只有名不見經傳或者沒有潛力的球員,才會拿百萬美元那麼「 微薄」的薪水。

據著名調查機構Sporting Intelligence數據,2018年NBA球員平均工資777萬美元,遠超英超、西甲等足球聯賽。

像我們熟知的一些大牌明星,年薪基本上都是兩千萬美元起步。

2018年各俱樂部球員平均年薪,前12位NBA佔8席

據虎撲籃球披露,目前庫裡的年薪為4023萬美元(約2.8億人民幣),保羅、威斯布魯克、杜蘭特、哈登等當紅球星,年薪皆超過3000萬美元。

在NBA,哪怕風頭稍遜一籌的球員,薪酬也不低,年薪2000萬美元以上的就超過50人。

先前,在和開拓者簽署了一份為期四年、價值1.96億美元的合同後,利拉德將會在2023-2024賽季中拿到5075萬美元的年薪,很可能成為NBA歷史上第一個突破5000萬年薪的球員。

NBA球員的收入,不僅體現上薪酬上,場外收入,比如說代言費、贊助費等,甚至比年薪還要高。

比如,詹姆斯。

據《福布斯》統計,他2018年的收入是8870萬美元,而當年他的年薪為3570萬美元。這麼一算,場外收入為5300萬美元,比場內收入高了1730萬美元(約1.2億人民幣)。

詹姆斯

詹姆斯和耐克簽訂了終身合同

二、退役後5年,60%的人會破產

但是,在這天價的收入之下,卻掩蓋不了一個觸目驚心的事實:

據美國「 體育畫報」披露,約60%的NBA球員,在退役5年內破產,甚至還有一些人不得不去乞討、偷盜。

2006年,文·貝克退役,在NBA職業生涯中,他一共賺取了1.05億美元。這筆財富,足以讓普通的美國家庭好幾代人實現財富自由。但短短幾年內,貝克就破產了。

幡然醒悟的貝克戒掉了酒,最後,在星巴克找了份工作。

但正如他所說,薪水比在NBA時少了好幾個零。

貝克

貝克在星巴克

這樣的結局並不算太差。

還有NBA球員因為破產,不得不去蹲大牢。

丹尼斯·羅德曼,在1996-1997年賽季時,年薪就已達到了900萬美元,在NBA球員中排名第10。等到2006年正式退役,14年的職業生涯,一共賺取近3000萬美元。

然而,2012年羅德曼被曝出破產的消息,還因欠下前妻5.1萬美元的配偶贍養費、兩個孩子80萬美元的孩童贍養費而被起訴,最終被捕入獄。

再比如,當年姚明剛到NBA時的球隊大哥弗朗西斯。在他的幫助下,姚明在NBA很快站穩腳跟。

而弗朗西斯,在球員期間也賺到了將近1個億的薪水,此外還有大量的商業收入。

但退役幾年後,他就把家產揮霍一空,還因盜竊被抓,而且偷的是別人車上價值僅僅7000美元的東西。

最後,他被判有條件釋放,處以50小時社區服務和罰款300美元。

姚明

姚明和他的「 弗老大」

安東尼·沃克,在NBA職業生涯中賺取了超1億薪水,早期也有不菲的商業收入。

但退役後沒多久,他就無奈宣布破產,連唯一的冠軍戒指,也被銀行拍賣。

積攢上億家產,不過寥寥數年,花光億萬身家,卻在彈指之間。

可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三、但也有人退役後每年賺得更多

當然,也有善始善終,甚至後發製人的NBA球員。

喬丹、科比就是其中之二。

兩人在NBA打球時,拿的薪水是頂尖的。退役後,賺錢能力在眾球員中也是頂尖。

2010年,喬丹花費1.75億美元買下黃蜂隊,而據福布斯NBA球隊2019年的價值榜,黃蜂隊的市值為12.5億美元。

不僅如此,喬丹每年從自己代言的球鞋得到的分紅超過1億美元,超過2018年83.08%的A股上市公司的淨利潤。

喬丹

喬丹把官司打到了中國,也只有成功人士才能做到吧

科比曾經花600萬美元投資了一款新型運動飲料——BodyArmor。在2018年可口可樂入股BodyArmor後,這筆投資收益已超過2000萬美元。

此外,2015年科比和阿里、新浪達成三方合作,發布紀錄片《Muse》,成立科比中國子公司,還入駐了淘寶,用以推廣他的個人品牌KOBE.inc,並成為阿里巴巴Pre-IPO的投資方。

一張商業藍圖,徐徐展開。

科比

科比的另一個身份:投資人

除了這兩位NBA名將,一位在NBA賽場上不顯山不露水,職業生涯只拿了百餘萬美元的球員,朱尼爾·布里奇曼,也大放異彩,在其退役後賺了6億美元。

布里奇曼在他打球期間,就開始經營他的副業——溫蒂漢堡。

現在,溫蒂漢堡已經是美國知名的連鎖速食店。

在球員生涯結束後,他順勢成立了餐飲投資品牌——Bridgeman Food有限公司,正式進軍餐飲市場,加大對溫蒂漢堡的投資,使得其名下擁有的溫蒂漢堡分店從5家增加至上百家。

溫蒂漢堡門店

同時他還投資了美式餐廳——Chili’s和「 Blaze 披薩」。這兩家餐廳後來也成為了他最主要的合作品牌,由數家分店擴張到數百家。

目前布里奇曼公司旗下就有8個合作中的連鎖餐廳品牌,執掌著總計約450家店。

四、有了勞力士,還要豪車豪宅配

上面三個脫逃「 NBA魔咒」的球員大概有這麼幾個共同點:肯學習,有正確的金錢觀,在自己熟知的領域行走,最終實現了財富增值。

而破產的NBA球員呢,則恰恰相反。

NBA球員工會副主席麥考倫就說:「 NBA的450名球員中,有150名球員都是月光族。」

NBA內部有兩條規律:勞力士規律和老將規律。

這是NBA生態的表現,也是球員破產的導火索。

勞力士規律是指剛進入NBA的球員為了犒勞自己,通常會買一塊兩三萬美元的勞力士手錶。

但之後,他們覺得為了配得上勞力士手錶,名車、豪宅、私人遊艇等奢侈品也必不可少。

豪宅已成了NBA球員的一大象徵

老將規律則指NBA的新球員很容易受前輩奢侈的生活影響,從而變得攀比。

就拿貝克來說,他曾開著一輛舊車到球館,結果遭到了其他隊員的嘲笑,惱羞成怒的貝克一下子買了好幾輛豪車。

因此,不管NBA球員最初如何勤儉,在高昂的薪水和攀比之下,很容易變得大手大腳。同時,高壓的職業生活,也加劇了這種肆無忌憚的放縱。

前面提到的貝克,在退役後的幾年內,躺在美元上消費:大肆購買豪車豪宅、私人遊艇,頻繁出入高端場所,嗜酒如命,還迷上了毒品,終致坐吃山空。

還有安托萬·沃克,在11年的NBA生涯中,獲得了1.08億美元的收入,同樣因為揮霍無度破產。

據說,最多的時候,他供養著70多名親戚朋友,他們的吃穿用住都由沃克一人承擔,堪稱「 一人養全村」。

除此之外,沃克經常去拉斯維加斯賭錢,一擲千金。

沃克

沃克(右一)對他的親戚朋友十分​​慷慨

說來諷刺的是,1999年,沃克與凱爾特人簽訂了一份6年7100萬美元的合同,當時的凱爾特人主帥里克對沃克說:從此以後,你再也不用擔心沒錢花了。

誰知道,2010年沃克就無奈宣布破產,還欠下了1270萬美元。

這些奢侈的消費陋習​​,追根溯源,也可以看成是對貧窮生活的反彈。

NBA的許多球員,出身貧民家庭,從小就沒有正確的消費觀,很容易在財富面前迷失自我。

就拿沃克來說,從小在貧民窟長大,搶劫、賭博、盜竊等,是他童年的幾大記憶。以至於在他坐擁過億財富時,童年的貧窮反而加劇了他消費的慾望。

除了揮霍無度之外,職業問題也是球員破產屢見不鮮的一大原因。

NBA球員吃的是青春飯,一旦巔峰時期過去,身體的各項機能就會逐漸老化。

對球隊來說,這樣的球員並不是好的投資標的,他們更喜歡有前景、易於轉手的年輕球員。

據統計,NBA球員的職業生涯平均為4.8年,許多球員年紀輕輕時就無奈退役了。

NBA各球隊球員的平均年齡

退役之後,很多出生貧苦的球員,別無所長,一下子就沒有了收入來源。

一些破產後的退役球員,想要重返賽場,也不過是奢望。畢竟,青春不可倒流,靠著身體底子拿著巨額薪水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

五、越折騰,破產越快

在此起彼伏的破產危機之下,也不是沒有球員想通過投資理財來保證自己的退役後生活。

但卻常常適得其反,甚至加快了破產進程。

德里克·科爾曼退役後,在自己的家鄉底特律瘋狂投資,多次開餐館,入股房地產行業,結果草草收場。

一頓操作下來,科爾曼欠下了470萬美元債務,無奈宣布破產。

沃克也想過投資,他在芝加哥南部買了140多處房產,結果碰到房地產泡沫,成了接盤俠。

另一個退役球員皮蓬,對自己的投資能力很有自知之明,所以特地選了一家金融機構幫其打點財產。

結果,皮蓬怎麼也沒想到,他挑選的金融機構為他投資了一些根本不可能有回報的產品,還讓他賠進去2500萬美元。

一氣之下,皮蓬將這家機構告上了法庭,結果只拿回了幾百萬美元。

關於皮蓬被騙的新聞報導

為什麼這些看似很有先見之明的球員也難以善終呢?

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就是,NBA球員習慣了賺快錢的方式,所以當他們投資時,也想迅速獲得成功,這樣的結果往往只能是上當受騙,成了韭菜。

再者,NBA球員的學歷普遍不高,很多都是大學輟學,有的甚至長期生活在貧民窟,眼界狹小,在投資理財上可謂是個小白。

可以說,揮霍無度、紙醉金迷的生活,盲目炒作、一心只想賺快錢的理財方式,在NBA特有的機制和球員自身的缺陷下,被無限放大,最終導致了一系列的破產和人生悲劇。

一旦失去了對金錢的敬畏,離失去金錢就不遠了

NBA退役後陷入破產危機的又一位球員拉特里爾,在職業生涯末期曾拒絕了一份3年2100萬美金的合同,並語出驚人:這些錢不夠養家糊口。

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個普通的美國人要賺夠2100萬美元,需要五六個世紀。

如果照他這麼說,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要餓死街頭了。

歸根結底,以拉特里爾為代表的破產球員,還是對金錢缺乏敬畏。沒有對金錢的敬畏,哪怕在薪酬後面再多加兩個零,破產也是早晚的事。

一旦失去了對金錢的敬畏,離失去金錢就不遠了。

正所謂,easy come easy g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