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師」杜金:我們在對抗全球主義

杜金
作者:亞歷山大·杜金,俄羅斯歐亞主義倡導者、最具權勢的哲學家。
 
P概述了Ukraine軍事行動目標:非軍事化和非納粹化。這一方案非常具體。為了進行強制的非軍事化(除此以外的所有方法都已用盡,未曾產生一絲效果),必須對整塊領土進行完全的軍事戰略控制,完全控制整個國家的政治和行政。這不是請求或者願望,而是命令。要確保它的實施,就必須建立一個直接和明確的等級制度。
杜金
 
當然,當敵對行動正在進行時,談論實施既定目標還為時過早,但完全不予考慮將是不負責任的。這一行動代價高昂。人們正在死亡,並將繼續死亡,唉,越來越多,直到取得徹底的、毀滅性的(不可逆轉的!)勝利。而這正是它的開端,或許恰是最重要的事情。為了不葬送勝利,必須有一個明確的行動計劃。
 
顯而易見,僅僅滿足讓一些忠於Russia的力量在Ukraine上臺是不合理的。我直接把它稱為「背叛」。
 
P非常正確地稱我們正從反俄勢力手中解放烏克蘭。但根本不可能有另一個烏克蘭。烏克蘭,無論是作為一種規劃,還是作為一個實體,過去、現在和將來都必然只會是反俄的。否則,為甚麼要有一個獨立的國家?
 
因此,打敗烏克蘭和拯救烏克蘭是一個邏輯上和地緣政治上的矛盾。當然,可以反複削弱它的軍事潛力,堅持懲罰民族主義罪犯。但過了一段時間,如果你仍讓烏克蘭繼續存在下去,即便是在親俄力量的控制下,一切又會故態複萌。烏克蘭的政治進程是有其邏輯的。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精英,而是在於國家的本質。從加利西亞-沃裡尼亞王國開始,她就一直在重複同樣的糢式。烏克蘭只能是寡頭政體。這意味著它註定要成為反帝國的。
 
然而,像現在正在部署的軍事行動只能發生一次。因此,莫斯科只有一次機會來解決烏克蘭問題。這是最後一次。我們不能承受任何2.0版亞努科維奇(烏克蘭前親俄總統,後被迫下臺——譯註)。
 
我相信,解決方案是建立一個東斯拉夫聯盟,其中包括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如果烏克蘭人和部分白俄羅斯人拒絕稱自己為「俄羅斯人」,認定這只指大俄羅斯人(「莫斯科人」),即創造了弗拉基米爾(莫斯科)羅斯、後在世界範圍內建立了沙俄帝國的人,那麼我們很難對該詞進行更廣泛的解釋。這一點必須被考慮到。但大俄羅斯人、小俄羅斯人和白俄羅斯人(以及魯塞尼亞人[東斯拉夫人的一支,散布斯洛伐克、烏克蘭等地—譯註])毫無保留地自認為東斯拉夫人。因此,讓我們把東斯拉夫人團結在一個政治聯盟中。而且無論他們在較低的民族分類層面上如何定義自身,我們都將建立一個由東斯拉夫人組成的共同領導層。最主要的是要擺脫國家和民族國家的束縛。畢竟,正是它們導致了類似當前烏克蘭戰爭這樣自相殘殺的戰爭。東斯拉夫人聯盟將保留民族,廢除人為虛構、故意挑釁的國家。
 
誰住在俄羅斯?誰想住在俄羅斯?東斯拉夫人聯盟的所有公民。誰住在烏克蘭或白俄羅斯?他們。這就是大俄羅斯人的國家嗎?不,這個國家屬於東斯拉夫人和其他與東斯拉夫人命運相連的民族。
 
我們沒有與烏克蘭交戰。這不是一場與烏克蘭的戰爭。這是在對抗地球上的全球主義。
 
這種對抗發生在所有層面:地緣政治、意識形態。俄國拒絕全球主義的一切內容:既包括單邊主義、大西洋主義,也包括自由主義、反傳統、技術統治、「大重置」。顯而易見,所有歐洲領導人都屬於大西洋自由主義精英。我們正在與之交戰。他們自然會那樣反應。
 
俄國如今被排除在全球主義網路之外,別無選擇:要麼建立自己的世界,要麼隨風消亡。
 
俄國已經制定了一條建立自己世界和文明的路線。現在,第一步已經邁出。然而,面對全球主義,主權只能是一個巨大空間、國家大陸、國家文明。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長期抵抗完全切斷聯繫。俄羅斯正在創造一個全球抵抗的領域。
 
它的勝利將是不分左右、所有民族的替代性力量的勝利。我們一如既往地開啓了艱苦卓絕、危險至極的進程。
 
然而,一旦我們贏了,每個人都會從中受益。這就我們的目的。我們正在創造條件,實現真正的多極化。那些現在準備殺死我們的人,明天將是第一個從我們的事業中獲利的人。
 
我幾乎總是預言成真。這次也不例外。
 
對俄羅斯來說,與西方決裂意味著甚麼?那就是救贖。
 
現代西方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歐洲金融家族——譯註)、索羅斯(金融大鱷——譯註)、施瓦布(世界經濟討論版創始人——譯註)、比爾·蓋茨和紮克伯格(臉書創始人——譯註)勝利的地方,是世界史上最令人憎惡的現象。
 
它不再是希臘羅馬地中海文化的西方,也不是基督教的中世紀,更不是暴力沖突的20世紀。它是文明有毒廢物的墳場,是反文明的。
 
而俄羅斯越早、越徹底地脫離它,就能越早地回歸它的根源。回歸甚麼?回到基督教—希臘羅馬—地中海—歐洲的根……也就是說,回到真正西方的共同根。
 
這些根也是現代西方的根,卻被西方切斷了。但它們留在了俄羅斯。
 
現在只有歐亞大陸在抬頭挺胸。自由主義如今在俄國完全失去了根基。
 
俄羅斯不是西歐。俄羅斯跟隨古希臘、拜占庭和東方基督教,並且仍然秉持這條道路。是的,走的是「之」字形彎路。有時走入死胡同。但它正在前進。
 
俄羅斯起身捍衞傳統價值,對抗現代世界,反叛現代世界。你們難道不明白嗎?
 
歐洲必須與西方決裂,甚至美國也必須跟隨那些拒絕全球主義的人。然後大家就會理解發生在烏克蘭的現代戰爭的意義。
 
許多烏克蘭人過去對此都很清楚。但可怕狂熱的自由主義—納粹主義的憤怒宣傳讓烏克蘭人將這些拋諸腦後。他們會清醒過來的,為了光明之國、傳統和真正的歐洲基督徒身份,與我們並肩作戰。烏克蘭人是我們的兄弟。他們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與西方決裂不是與歐洲決裂。它是與死亡、墮落和自殺的決裂。這就是撥亂反正的關鍵。而歐洲本身(歐洲人民)應該以我們為榜樣:推翻反人民的全球主義者軍政府,並建立一個真正的歐洲之家、一座歐洲宮殿、一座歐洲大教堂。

停止仇恨

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持冷靜。軍事行動迅速展開,不僅讓敵人,也讓朋友們大吃一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此,各方都爆發了歇斯底裡的情緒。但在此必須明白:那個國家為了與我們作戰,已經備戰八年甚至更長時間,我們要控制這樣一個軍備良好的大國,一個星期的時間是不夠的。首日快速推進,但即便在最有利的情況下,事情也不可能同樣迅速發展。這需要所有人保持耐心,頭腦清醒。
 
在我看來,有幾點至關重要:
 
1)愛國者們害怕我們在某些條件下會止步。這純屬虛妄的恐懼。莫斯科只有在目標清晰的情況下才會開始這樣的大規糢行動,幾乎不受外界的任何影嚮(哪怕是核訛詐)。因此,一切都將被帶向最終目標。不惜任何代價,採取任何形式。
 
2. 自由主義者(堅持己見的俄國敵人)和情緒化的和平主義者(無視地緣政治學、政治學和國際關系的人)陷入幻想,以為抗議和網上請願可以改變甚麼(其實甚麼都做不了)。
 
3. 在這種情況下,西方對俄的所有措施只會加強愛國主義,最終削弱自由主義。它不會影嚮普通人的生活。畢竟,只有意識形態上狂熱的貨幣主義者才會相信貨幣發行局是唯一的貨幣糢式。他們不想聽到「金融主權」的說法。國家需要多少錢,就可以盡可能發行多少錢。為了同時抑制通貨膨脹,可以採用格魯什卡的雙回路發行計劃。反正西方也沒有給我們高科技。對我們來說,亞洲能源市場可能無窮無盡。因此,讓我們堅持下去,不斷變強。
 
4. 痛苦的烏克蘭新納粹分子正在絕望地試圖入侵網站和社交媒體賬戶。按理說,這些人應該會被動員起來對我們進行實際的物理攻擊,哪裡會有這樣的時間和精力,既然如此,那麼這種網路活動到底從何而來?顯然是烏克蘭以外的勢力在攻擊我們。2014年後,烏克蘭本身只是在掩護北約針對我們的更大地緣政治戰略。因此,我們將消除這個掩體。
 
5. 烏克蘭人過去和將來都是我們的兄弟姐妹。讓他們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我們是東正教的東斯拉夫人,有著共同的根,不同的曲折歷史,有著共同的未來。沒有人能夠對此做甚麼。我們曾數度分手,又重歸於好。烏克蘭人不是敵人,他們是我們的。我們必須得到尊重。我們很快將與他們生活在同一個國家。他們只會從中受益。我們必須確保他們受益。但只能從團結而非自相殘殺中受益。
 
所以需要制止仇恨。
 

格魯吉亞及其中立

格魯吉亞不跟隨西方制裁,這是非常理智和正確的行為,可能僅僅是源於冷酷的計算和維護國家地位的願望。但總之是明智之舉。兄弟般的東正教格魯吉亞人民也經歷了全球主義的誘惑,並遭受了可怕損失。但烏克蘭即將不複存在。每個略知一二的人都明白這一點。你不會希望任何其他國家也重蹈覆轍。
 
若是格魯吉亞繼續採取適當的行動,這肯定會引起莫斯科相應的積極反應。在危急情況下,任何姿態都變得非常重要,即便它是一個中立的問題。

關於被動的好人

很久以前我就註意到:明智之人專註而靦腆,有時會導致被動。敗類則積極主動,相當無恥。為了不淪為敗類,讓我們還是參與光明與黑暗的歷史之戰吧!現在非常重要的是在各個層面支持我們的人民:祈禱、思考、齋戒、文字、文本,甚至重印重要有序的資訊(不是甚麼都要重印)。
 
根據盧曼(德國著名社會學家,提出「社會系統理論」——譯註)的看法,在資訊流中,系統首先拋棄了非必要、不相關或被感染(被編碼)的資訊。於是,資訊變成有意義的訊息。一條精心挑選的新聞公告,從資訊流中分離出來,可以正確引導讀者,創造出正在發生之事的合適畫面。任何睿智之人都能做到這一點。只是我們似乎甚麼都不在乎。當我們活躍、專註和清醒時,我們就會產生影嚮。
 
西方的B計劃
 
顯而易見,西方已經放棄了烏克蘭。但他們也有B計劃。它很容易被推演出。賭註是在戰爭結束後的那段時間。在無邊界的俄烏共同領土上會出現恐怖活動的中心。他們將在烏克蘭活動,反對官方當局和俄軍,但也會蔓延到俄境內。大都市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將被禮貌地要求庇護幾個帶著地雷的納粹分子,以便他們能夠組織一次恐怖襲擊。其目的是制造混亂,為政權更迭行動提供前提條件。外國教官為此摩拳擦掌。
 
美軍從阿富汗撤軍時也有類似的計劃:打賭被俄國禁止的塔利班將在中亞開辟一條反俄的南線。
 
這個計劃必須被考慮。做好你自己的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