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首場辯論:90分鐘全場不射,最閃亮的卻是裁判

川普直擊涉中共問題 拜登否認無底氣

文: worldpupil111

前言

作為競選的重頭戲,兩位候選人直接辯論終於開始了,但首場對抗賽,雙方隊員沒有發揮,卻成了主持人華萊士的秀場。

且聽我慢慢道來。

  辯論之前

辯論之前,無論像黨還是驢黨,關注的焦點並不是川普是否能贏,而是拜登會輸得多慘。這和二方之前的訴求有關,看看FOX報了哪幾條:

川普要求事前藥檢,拜登拒絕;(拜登可能服用提神藥物)

拜登提出辯論每30分鐘休息一次,川普拒絕;(拜登體能差)

川普團隊提出檢查雙方是否佩戴耳麥,拜登不回復。(拜登可能作弊)

無論像黨驢黨,大家其實並不關心辯論主題,而是關心拜登能堅持多久?是否會語無論次、展現出來痴呆症狀?

  我的期待

通用的辯論話題,都是命題作文,我也沒有大的興趣,因為兩方不在一個頻道上。

一個是英國式思維,一個是法國式思維。一個要過好自己的日子,一個要解放全人類。各有各的說辭,各有各的解讀。但層次不同。

現代文明,英國人是領頭羊,法國人是拙劣的模仿者。英國人能夠俯視法國人的觀點,但法國人永遠不懂英國人說什麼。

這種雞同鴨講的對話,亮點在於自由發揮狀態的攻防。用足球打個比方,雙方不斷運球、倒球、爭搶,尋找機會,這個過程中難免有衝撞。但精采之處,就在於在高強度的對抗中,有隊伍能夠發現弱點、快速突破實現射門。

來看一下

  幾次射門

辯論主題有好幾個:疫情控制、經濟管理、種族歧視、社會暴亂、個人品行、氣候變化等。

選有射門機會的

關於經濟成績

拜登:你上台後,美國工作機會大幅減少

川普:我上台後失業率達到歷史最低

拜登:我計劃把工作帶回到美國,把工廠遷回美國,提倡美國製造

川普:這是我的計劃,你偷竊我的計劃。如果你有這個計劃,過去你和奧巴馬在位期間幹了什麼?為什麼沒有把工廠遷回來?

主持人:下一個問題

川普剛運球到了禁區前面,被裁判出示紅牌喊停了。

關於BLM打砸搶

拜登:我從來沒有支持過暴力,我支持的是和平的抗議者。

川普:把教堂商店砸壞燒掉,槍殺街頭的人是你眼裡的和平抗議?你甚至不敢說出你支持法律和秩序,因為你害怕這些極左分子不投你的票。

拜登:我當然尊重法律,但也尊重平等。

川普:這些多執法機構支持我,你能否說了一個支持你的執法機構的名字?

拜登:執法機構支持我的。

川普:你說出來誰支持你?

拜登:現在時間不夠了,沒時間討論這個問題。

川普:你說一個名字,誰支持你?就一個。

主持人:時間不夠了,下一個問題。

川普已經在禁區內準備射門,裁判及時出示紅牌喊停。

最好笑的是綠色新政

綠色新政一直是各民主黨政客的忽悠賣點,核心就是花錢花錢花錢,反正就是花別人的錢。特別是桑德斯和AOC,AOC還搞出來一個Plus3方案。

到了辯論下半場,估計拜登腦子已經完全不能自主,直接來了一句:我不支持 Green New Deal,眼看著拜登要把炮火對準同志。

後面呢,當然也沒有了。

  辯論的方式

人們都期望看到溫和、禮貌、克制的有效對話,這當然完美。但辯論有很多方式,就像踢足球,有防守型,有進攻型,有全攻全守型。有些人嫌川普Rude或Bully,拜登的人身攻擊更甚,這方面可以吐槽,但不是重點。

現在是要選出一個對數億人負責的超級管理者,而這二個管理者的理念完全不同。一個保守主義,一個激進主義。這時候如果還沒有激烈對抗,那只能說明一點,雙方暗中勾兌了。

何況,這樣的對抗,只是一些態度或詞彙攻擊而已,不影響核心問題的對話,遠不如足球、籃球、橄欖球場上的直接身體衝撞。

大家想像一樣下足球場,兩隊都穿著燕尾服,翹著蘭花指,各跑各的,避免直接衝撞,完美羅伯特規則。加上裁判親自出馬,控制全球90分鐘不射,這樣的比賽,有啥看頭呢?

比賽的高潮,就是射門,抓住對方的弱點狠狠的打,壓得對方反應不及,最後突破成功。這一場,川普打的是全攻足球。而拜登,背書而已。

  後續預期

拜登其實蠻可憐的,作為最沒有存在感的候選人,全球的競選話題,是支持川普和反對川普,拜登明顯是一個民主黨推出來的替死鬼。

拜登在公開演講的笑話不是像里根那樣的幽默,而是讓人看了可憐。

拜登前幾天說,2億美國人因COVID19死去,6月份在賓州說1.2億美國人死於COVID19,還說過1.5億美國人死於槍擊。按照拜登的數字,美國人都沒了。所以這次辯論,拜登規避了各種數字,都說場面話,省得腦子短路。

還有更好玩的,拜登有次突然說I am jio Biden’s husband,我是喬拜登的丈夫。哈哈,我寫的時候都忍不住笑出來,這是典型的老年痴呆症狀。

這麼一個大腦遲鈍、成天躲在家裡的老官僚,一個熱愛鹹豬手、連奧巴馬都看不上的老油條,半年以來接觸的全部民眾不超過一千人,卻被推舉為民主黨的候選人,就證明了一點:越來越激進化的民主黨群體,已經呈現逆淘汰趨勢,實在沒人啊。

川普呢,開始有點急躁。想想也可以理解,面對近四年不停的通俄門、烏克蘭門、福林陷害門、稅表門,各種彈劾和造謠,要不是老川無比強悍,有錢請律師,早就被這幫華府的官僚集團吃得渣都不剩了。

看看川普上一週的行程,連續都是上萬人的Rally,還要提名大法官,70多歲的人,這工作強度槓槓的。

而瞌睡拜登,辯論前消失了一週,估計是躲在宅子裡養生,各種背答案。但遇到臨場發揮、快速對答的情況,拜登就顯得可憐無助,只能動用政壇老油條的必殺技,水汪汪的小眼睛,含情脈脈地看著鏡頭前的你我,說著場面上的套話廢話。實在沒辦法啊,下半場川普漸入佳境,因為到了快速對答的時候,主持人控制不住狀態了。

在網絡年代,電視辯論的重要性大大下降。人們不會因為幾場辯論,而輕易改變自己的決定。但這種面對面直接PK,充分考驗雙方的精力、思考力、反應力,依然是一種不可替代的競爭方式。

第一場,球員90分鐘全場不射,裁判出力最多。至於辯論的結局,我再說一遍,地球人在潛意識裡面都沒有指望拜登能贏,這已經足夠作出明確的判斷了。

好戲還在後面。

來源: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