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甘蔗搶劫案,道歉就拉倒了嗎?

南通甘蔗搶劫案,道歉就拉倒了嗎?

文: 邱開冒 

據新京報報道,12月6日,江蘇南通海門區三星鎮,多名身穿市容制服的工作人員圍搶路邊賣甘蔗老人的甘蔗。視頻中,多人將一名賣甘蔗的老人圍住,瞬間將一捆甘蔗一搶而空,獨留老人在寒風中哭泣,哭泣聲令人揪心。

因為有視頻傳到網上,南通一看又要制造熱點了,趕緊啟動緊急響應程序:首先撇清關系,聲明該「靜通市容公司」是外包公司,那伙搶劫人員就是如假包換的臨時工嘍。第二,海門區政府對後續處理作出說明,已終止與該公司合作,三星鎮政府登門向老人致歉。

看視頻,老人只是推著自行車路過,並沒有佔道擺攤。一群黑制服一言不發上去就哄搶甘蔗,真不講武德呀!傳統劫匪在搶劫前都有個開場白:此山由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錢。鎮政府也發現這個問題了,所以痛心疾首承認確實是「簡單粗暴」了,不符合正規搶劫流程。發揚和繼承劫匪的傳統美德是個牽涉到自信的大問題,希望鎮政府要舉一反三,不能就事論事。

但奇怪的是,鎮政府居然「登門道歉」,這是唱的哪一出?光天化日之下的搶劫案,犯罪事實清晰,罪證確鑿,直接抓捕這群歹徒才是正事,咋去登門替歹徒道歉?群眾根本就沒發現歹徒和鎮政府是一伙的,這不自亂陣腳不打自招了嗎?鎮政府最該做的事就是懸賞通緝這伙搶劫犯,講清楚「首惡必辦,協從不問」的政策,把這個搶劫團伙一網打盡。這一道歉,不但給鎮政府抹黑,而且還混淆了案件的性質,把一件惡性搶劫案轉化成態度問題,這是典型的「葫蘆僧亂判葫蘆案」。

如果鎮政府真願意給這伙搶劫犯兜底而去安撫苦主,就不應該把搶去的贓物歸還,這更坐實了搶劫罪。要掩蓋犯罪的性質,就該登門給老爺子送甘蔗款,並解釋說:昨天弟兄們口渴,買您的甘蔗忘了付錢也忘了打欠條,今天我們按國際市場的期貨價來給您清倉了,比昨天的零售價還高十個百分點呢。

把搶劫調解成貨款拖欠,如同把強奸解釋成感情糾紛——不就是女方不同意嘛,感情不成熟就下手,火候欠了點嘛。這才算克服了「簡單粗暴」,把善後工作搞得「細致溫柔」呢。

圖片

「靜通市容」是家外包公司,市容管理外包是個好辦法,嚴格說來,鎮政府也是市民委托人大選出的外包公司,只不過群眾作為虛擬的甲方東家沒法監督而已。腐朽的美帝每隔四年就招標一個外包團隊,負責管理全美國的市容、秩序等麻煩事兒。南通把市容管理外包出去,不怕開了走邪路的口子?群眾若是要求教育、衛生、司法都「外包」咋辦?甚至要求市長鎮長也都招標「外包」咋整?

根據《南通市海門區人民政府海門街道辦事處采購2021-2024年市容服務外包項目》可知,「靜通市容」中標第一標段,承包金額2437萬元。有網友說,這筆錢比小商販在這一標段擺五年攤掙得還多,干嘛不把這筆錢直接發給弱勢小商販們,讓他們不用出來擺攤掙那點辛苦錢了?

說這話的人真不解風情,招投標是個很歡樂的事哦。從大局來說,城管或市容管理公司,能解決一群社會邊緣群體的就業問題。雖然讓小商販擺攤也能解決一部分人飯轍,但小商販即使沒了飯碗也鬧不出大亂子來,城管「臨時工」和外包市容公司的壯漢們若沒飯轍了,惹的麻煩要大得多。把流氓地痞組織起來給他們工作,有利於社會穩定——犯罪高發人群都穿黑制服了,相當於小型招安嘛。

南通甘蔗搶劫案,可能是「黑制服」們一時技癢見蔗思甜沒忍住,讓他們見賢思齊幾乎是與虎謀皮吧。還有個可能是,鎮政府拖欠「靜通市容」公司的中標費,黑制服們也被欠餉了,好久沒吃上口甘蔗了,難免見甜起意,一哄而搶。這也許是鬧餉的譁變?一切以官方通報為准哈。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