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南平校園血案鄭民生的殺人之路

鄭民生

2010年3月23日7點25分,福建省南平市實驗小學門前,短短55秒鐘,8名兒童慘死在原社區醫生鄭民生的刀下,另有5名兒童重傷。鄭民生在行兇時高呼:「他們不讓我活,把我逼瘋了,我也不讓大家活。」

一名送兒子來上學的母親,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被刺殺,而他的兒子就在她的眼前倒地當場死亡。鄭民生在將匕首捅入小學生的胸口後,還用匕首在部份學生的胸腔內攪動數下,導致受傷者出血點多、出血量大,以致搶救工作相當艱難。

據鄭民生事後供述,他原計劃殺30個孩子,並且對他的殺戮沒有絲毫的後悔和內疚。最早報導南平校園兇殺案的消息說殺人者是一個盲人,後來更正為精神病患者,現在媒體則有大量的採訪和報導證實鄭民生精神正常。那是什麼原因讓一個醫生變成一個殺人狂魔了呢?

41歲的鄭民生曾是一個社區醫院的外科醫生,因為人熱情外科技術過硬,人送外號鄭一刀。下面是部份熟悉和接觸過他的人對他殺人前的印象、評價和描述:

鄭民生的街坊鄰居都堅持說,鄭民生是個不討厭的人:「以前他有工作、有女友的時候,性格非常開朗,而且特別喜歡小孩子,附近的小孩子也都喜歡他!去年夏天,有一次還看到他在小店裡買了不少小煙花,鄭民生騎著電動自行車,載著三四個七八歲的孩子,孩子們緊緊抓住鄭民生,大家一起到九峰橋公園去玩,看到那一幕後覺得他特有孩子緣。」

「我在小區門口賣了幾年早點,和『醫生』打交道比較多,這個人辦事很認真,每次他來吃早點,我看快收攤了,本來一元3個的餅子,我給他4個,他從來不要,只肯拿3個。有時候也能看到鄭民生在那裏打牌,每次鄭民生贏了錢,都會拿出一部份買些零食什麼的分給鄰居吃,每次輸錢也從來沒有見他賴過賬。每次見到我孫女,他都要抱抱,而且是親了又親,這樣的人你能相信他會殺人?」

「在化纖廠的時候,鄭醫生是個很好的人。」鄭民生有「鄭一刀」的稱呼。就是說他一刀下去就好了,不用第二刀。」

鄭民生的性格自卑又極好面子。自從衛生服務站辭職後,鄭民生的生活來源便陷入了困境。但有人問起他的工作狀況時,他卻說外地有大醫院要聘請他,工資高過服務站幾倍。就在案發前不久,鄭民生的堂姐有意要幫鄭民生介紹工作,鄭民生不接受好意,甚至撒謊說,他的朋友已經幫他找到了工作。

今年以來,鄭民生的疑心病到了更加嚴重的地步。一旦有人在他周邊說什麼,他如果沒有聽清楚,他便覺得別人是在說他的工作和婚姻,就會很不高興。即使是他的親人,他都會如此猜疑。

在鄭民生被抓獲後自己說行兇的三個原因,一是別人看不起自己,二是因為沒錢沒房子女友離他而去,三是長期失業。年過40,相親多次失敗,與兄弟一家三口,母親長期蝸居在60平方的房間。辭職後多次求職未果。房子、工作、與周邊人群的關係,被社會長期冷落。

如今像鄭民生這種境況的普通人在中國大陸的城市中比比皆是,但這一切都不能成為向孩子們痛下殺手的理由。無數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承受著無房、無錢、無工作的沉重壓力,壓抑和冷漠的社會氛圍中,法律和道德缺失的環境下,逐漸的扭曲著人性,消滅著人的良知善念,使許多人都可能成為潛在的「殺人狂魔」。

2009年6月,鄭民生以去外地發展為名辭職。隨後半年,鄭民生找工作不順,待在家中。大部份時間,他都坐在小賣部門前,獨自發呆、喃喃自語,彷彿心裏被什麼東西壓著,不時地在路上大吼幾聲,或者找母親發脾氣,和哥哥吵架、打架,直到3月23日。

所以,在這樣的社會現實環境下,人們內心尚存的一絲善念就非常的重要,如果有更多的人面對鄭民生這樣的人,在他走向不歸路前,能夠對他拿出內心的哪怕是一絲的善念關愛,都可以用這份溫暖去化解鄭民生內心的絕望和殺戾之氣,都有可能避免「殺人狂魔」的出現。

這份人與人之間的善良關愛彌足珍貴。

2010年3月26日發表于大紀元夏小強專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