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南京血案再敲警鐘 中共治下暴戾之氣瀰漫

南京血案

5月29日晚,南京市中心發生一起惡性傷人事件。一名男子開車撞車、碾人、持刀捅人。相關視頻在網上瘋傳,網民們驚呼「嚇到發抖」,「今夜南京太可怕」,「不敢相信,我可愛的南京怎麼這樣了?」

南京血案

此消息在微博迅速成為熱搜第一,但是幾分鐘後排名卻急速下滑,直到詭異地消失,顯然被人為撤下。當地警方通報稱,受傷者都沒有生命危險。但這一說法受到嚴重質疑。

據悉,南京汽車撞人案的起因是感情糾葛,遭車碾壓的女子可能是案犯的前妻。對此,網民們紛紛發聲譴責殘忍的肇事者,稱讚挺身阻凶犯的多名市民,並且慨嘆中共治下道德敗壞的現狀,嘆稱「不太平」。

一位網友寫道:「以後和諧社會不僅要禁槍,禁網,禁言論,是時候禁車,禁婚,禁刀械了」。還有人留言說,傷人者或是戾氣太重,或者是:他爸是李剛。

僅在5月下旬,大陸還發生了至少三起惡性案件。5月22日,在遼寧大連,32歲的劉某投資失敗、對生活失去信心。他駕駛寶馬轎車快速撞向斑馬線上的行人,導致5死5傷。

5月25日,河南一名66歲退休人員用棍子毆打學生,造成12名學生和2名民眾受傷。5月28日,湖南郴州白露塘綜合大市場附近,5名小學生在上學路上被一男子用刀砍傷。

這一系列事件引發海內外媒體關注,而這只是大陸城市和鄉村的頻發性凶案的冰山一角。曾經的「禮義之邦」,如今瀰漫著暴戾之氣,令人憂心忡忡。

有人謀財害命;有人因情變而起殺機;有人因瑣事糾紛向鄰居或同學舉刀、投毒;有人因遇到嚴重挫折而選擇報復社會、不惜傷及無辜。另有個別人由於受到了地方官、警察或城管的欺侮從而自衛或報復,結果兩敗俱亡。

從個體層面看,在絕大多數案件中,作案者面對衝突和個人損失時不能忍耐和保持寬容,他們為了私利、為了出一口怨氣,最後害人害己。有些罪犯的手段殘忍,令人髮指。

例如,在日前的南京碾人案中,凶犯在眾目睽睽之下,發動汽車,從躺倒的女子身上碾壓過去。現場旁觀者高聲驚呼,慘烈視像難以入目。

此外,一些報復執法人員的案件折射出中共系統內野蠻執法問題。犯案人被逼得走投無路,索性來個魚死網破,雙方都成為體制的犧牲品。2015年賈敬龍殺人案便是一例。

賈敬龍是石家莊市長安區北高營村村民,2013年5月7日,村長何建華帶人暴力拆除了賈敬龍正在裝修的婚房,強拆者還毆打賈,屋內的新婚物品全被壓在廢墟下。之後,賈敬龍的未婚妻與他分手。此後,賈敬龍曾多次寫舉報信給長安區檢察院和區信訪局,並且向村長要求拆遷補償,一直未果。

2015年2月19日,賈敬龍用改裝後的射釘槍,當眾射殺何建華,後在去自首的途中遭到何家人的追打和捆綁,受傷入院、被警方控制。賈敬龍在自辯詞中說:世道把我逼上梁山。

當年,清華大學法學教授何海波發表文章「賈敬龍是不該殺的」。他在文中寫道「一個違法的私力強制引發了一個惡性的私力復仇」,「在許多民眾眼裡,當前中國法治的威脅就是有權勢者恣意妄為,無權勢者求助無門。這是一個必須正視的警告!」然而,當局並未正視警告,因為中共就是強權凌弱的製造者和維護者。

中共也講「道德」,不過,它提倡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以維持專制強權統治為最高指導;中共也抓「教育」,但是它灌輸的是馬列主義、共產主義的世界觀、價值觀,與傳統道德文化及普世價值背道而馳。因此,中共的「精神文明」充斥著為黨唱讚歌的謊言,中共宣揚的「和諧社會」必須依賴暴力機器來維持。

中共聲稱「信仰自由」,可是,它以無神論愚民,它強制所有人、所有部門(包括宗教信眾)都要聽黨的話、跟黨走。一場文革,摧毀了幾千年承傳的傳統文化,幾乎斬斷了中華民族的精神血脈。

中共大談「司法正義」,但是所謂「正義」完全由黨來決定,以是否與黨的意志保持一致為標準。這樣一來,那些不盲從於無神論、追求正法正信的公民便被視為「異類」,那些堅守良知的律師、記者以及敢於揭露中共犯罪事實的勇士竟成了「煽動顛覆政權」的「罪犯」。

中共為何物?中共崇尚暴力,宣揚鬥爭哲學。它自建政以來,一路狂殺。殺AB團,殺地主,殺「反革命」,文革「紅八月」和武鬥血流成河,「六四」屠殺學生,鎮壓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還有「計劃生育」、強拆房屋、強征土地、城管執法等等運動,無不伴隨著迫害和血腥。

中共統治七十年,它的暴虐毒素通過教育、文宣、政治、司法等領域層層滲透,毒化一代又一代。另一方面,所謂「改革開放」製造了權貴階層,江澤民上台後以腐敗治國,加速和擴大了官場的腐敗,形成了全民追求利益和慾望、物質至上的氛圍,加劇了道德下滑

綜合來看,大陸各類惡性刑事案實為摧毀傳統、黨性「教育」、官場腐敗、揚惡懲善等現實共同作用後爆發出的災難性惡果,凸顯中國社會人心魔變的道德崩盤狀態。

說到這裡,有必要提及法輪功受迫害案。眾所周知,法輪功於1992年5月在大陸傳出,在祛病健身、淨化人心兩方面展示了奇特的功效。這部功法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學員處處事事為他人著想,去掉各種不好的執著心,包括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等等。1999年,中國大陸至少有7千萬人修煉法輪功,這麼大範圍的人群修心向善,有力地推動社會風氣好轉。許多人欣喜地表示,法輪功給中國帶來了希望。

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描述了和平時期的祥和景象。「修煉法輪功的同修中,好人好事不計其數。有一次我們學法小組一位五六十歲的老年同修騎自行車被一輛麵包車給撞了,連人帶車被撞得老遠。司機趕忙下來要送那位同修去醫院看看,可這位同修坐在地上說:『沒事,你走吧。』司機過意不去丟下幾百元就走了,過後同修又把錢送到學法點買了一個大錄音機為大夥煉功用。」

1999年7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公然與「真、善、忍」為敵。大批說真話、做好事的善良修煉人被抓捕,被打壓,甚至被迫害致死。不僅如此,許多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人權律師也遭到報復和迫害。

明慧網曾報導河北省的一個迫害案例。法輪功學員鄭祥星來自唐山市唐海縣,他曾是社會上的一個混混,因駕車違章、毆打交警被關在拘留所,他在那裡結識了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後,也走入大法修煉,後來成了一位頗受敬重的誠信商人,被譽為造福一方的好人。

2012年2月,鄭祥星被非法綁架,後被中共法院以傳播神韻光盤為由判刑10年。2015年,他在保定監獄被迫害致雙目失明,失去記憶。2012年以來,唐山市、秦皇島市共有1萬5000名民眾聯名摁紅手印,要求當局釋放鄭祥星。一位八十歲的老太太說:「給人迫害成這樣,共產黨真惡毒,打好人。」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22年,大陸民眾被禁止修煉法輪功,被禁止說一句「真、善、忍好」,被禁止攜帶和向人贈送闡述修煉法理的書籍。很多人因為聽信了中共的欺騙宣傳,對法輪功產生誤解,不敢接納「真、善、忍」。這是多麼的荒唐、可悲!

假如這場迫害沒有發生,那麼,在過去22年裡,有多少國人可能因修煉大法而成為真誠、善良、忍讓的好人,多少怨氣和紛爭可能被化解?多少個體和家庭將因此受益?一個國家的好人越來越多,這將對整個社會產生多麼積極的影響,帶來多麼可喜的變化?

現實令人痛心。今天,中共仍在高喊堅持黨的領導、方向和道路。它的道路是由暴力和謊言鋪成,它拖著眾人向私慾狂奔,離傳統和善念越來越遠。在那條路上,亂象層層堆積,淹沒了一個又一個曾經美好的地方,吞噬了一個又一個靈魂。

南京血案又一次敲響了鐘聲,中國人民必須拋棄共產邪黨,才能挽救道德危機,才能拯救自身和民族的未來。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