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台灣人把名字改成「鮭魚」去吃免費日料,結果有人改不回來了

鱖魚

  根據台灣各地民政局的播報,在剛剛過去的幾日內,有近200名台灣民眾來申請改名

  改名是個常見的事情,但這200人並不一樣。

  他們有組織有紀律地申請改了同一個名字——鮭魚。

  這個迷惑的群體舉動,看起來似乎是個什麼奇怪的密謀。

  但實則不然,這些如今已經名為鮭魚的人們,做出此舉只為了一件事:

  吃壽司。

  3月16日至3月18日三天內,近兩百名台灣民眾改名為鮭魚,只為了吃壽司。

  此事史稱:鮭魚之亂。

  鮭心似箭

  壽司郎是一家在日本以平價為口號的壽司品牌,廣受壽司愛好者的好評。

  自2017年起,壽司郎就開始引進台灣,並開設多家分店,因平價好味,且常常推出活動,廣受當地食客的好評。

  就在幾天前,壽司郎又推出了一個以鮭魚(三文魚)為主題的活動:

  該活動稱,在3月17日、3月18日內,姓名與鮭魚同音同字者,可享受用餐優惠。

  具體規則為:

  1.姓名與「鮭魚」同音一個字9折。(如杜小桂,熊小雨)

  2.姓名與「鮭魚」同音兩個字5折。(如陳渝圭,余珪文)

  3.姓名與「鮭魚」同音,同字,同順序者全桌免費。(如王鮭魚)

  總體看下來,該活動的前兩條「同音享優惠」還算合情合理,屬於正常的促銷手段。

  但要求姓名「與鮭魚同音,同字,同順序」的這條免費規則,就瞬間讓看到後的台灣群眾們感到可笑——有誰會真的叫鮭魚啊?

  雖說是「免費」,但條件過於苛刻。因為這個敷衍的活動規則,此事被吐槽到上了新聞,被人評價道:「如果有人真叫鮭魚,小時候就會被霸凌到死吧」。

  事實也是如此,恐怕真叫鮭魚的人,在整個中國也挑不出一兩個。

  這應該又是一個「無人免費」的虛假活動吧,大部人在吐槽過後都這樣想著。

  ——直到3月17日活動開始當天。

  3月17日,一名男子走進壽司郎門店,在開懷暢吃之後。他向店員遞上了他的身分證件。

  上面顯示他的名字是:林鮭魚。

  鮭選之子的出現,驚呆了眾人。壽司郎店員只好按照規則,給林鮭魚先生這桌全部免了單。

  但事情並不像想像中那麼簡單——根據林鮭魚先生的證件信息顯示,他是在前一天剛剛領到證件的。

  林鮭魚先生在接受採訪後表示,這是因為自己在昨天剛剛把名字改成了「鮭魚」,只為了吃免費的壽司。

  他表示,自己在改名時還被戶政事務所主任吐槽:「你要是我兒子我一定把你打死」。

  這位主任沒想到的是,像林鮭魚一樣的「大孝子」並不只有一個。

  同鮭於盡

  林鮭魚的出現很快引爆了網絡,網友紛紛表示震驚。

  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鮭魚也開始湧現。

  一位男大學生表示,在見到成功改名的安利之後,自己在17日一早就衝去戶政所改名,隨後11點就帶了一幫同學來壽司郎吃飯。

  這位如今名叫傅鮭魚的男生還另外提到,為了物盡其用,自己這兩天會帶多帶一些同學來免費吃。

  見有多名鮭魚成功吃到免費餐,其他人也紛紛行動了起來。

  於是台灣開始出現李鮭魚先生:

  吳鮭魚善先生:

  董家鮭魚女士:

  多位鮭魚還開始了抱團改名,共享美味的旅程:

  有三位鮭魚還在進店用餐後,發現旁邊桌的顧客也是鮭魚,遂去認親:

  根據當地民政局統計,截止活動開始的當天中午,已有數十位居民改名為「鮭魚」。

  而壽司郎的門店也變得魚來魚往:

  當日情況基本上是這樣的:只要你看到店內某個桌上盤子堆積成山,那麼那桌多半坐著個鮭魚兄弟。

  對於這些經歷了改名之苦的鮭魚兄弟們來說,只有吃爆店家才有回本的可能:

  根據活動規則,只要同行六人中有一名鮭魚即可全部免費。所以每位鮭魚大約能白嫖2萬台幣(約人民幣4000元)左右的壽司:

  一位壽司郎某家分店的服務員在跟朋友聊天時吐槽到,自己家的店在活動第一天就「總共來了九隻鮭魚,干拎娘」。

  見如此改名盛況,一些圍觀網友也有了一絲疑惑:改名這麼容易的嗎?

  事實上,在台灣的確容易。在台灣,居民可改名的條件總共有六條:

  其中因第六條「文字字義粗俗不雅或有特殊原因」並無統一裁量標準,所以只要民眾向戶所提出改名申請皆會受理,一生可更改三次。

  而這些鮭魚大軍,正是利用了這個「漏洞」,才如此快速地成功改了名。

  而在此之外,也有另一個小規則被人們發現:依台灣《姓名條例》,台灣人改名沒有限制字數。

  而這個漏洞,也讓這次鮭魚之亂升了級。

  走上不鮭路

  在台灣改名不限制名字的字數,此前台灣也出現過改超長名字的居民出現。

  而試圖改鮭魚之名的人們,在意識到這點之後有了新想法——既然都要改,為什麼不改個長點的?

  於是就開始有這種奢華姓名出現:

  一位頗為喜歡《火影忍者》的鮭魚還夾帶了私貨:

  有位正在考證的妹子還順便用名字許了個願,並表示「希望可以都實現」:

  隨著越來越多的長名鮭魚出現,鮭魚們起名也逐漸內卷:

  不僅要帶著鮭魚,還要有幾分詩意:

  或是更加直白易懂:

  名字也越起越長:

  由於有的名字已經超出身分證的限制,所以導致只能讓工作人員手寫:

  此時鮭魚之亂已經競爭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基本上已經變成了「誰能把名字起的最長」的競賽。

  根據媒體報道,其中一位在中和戶所辦理改名的陳姓男子,通過「陳愛台灣國慶鮑鮪鮭魚鬆葉蟹海膽干貝龍蝦和牛肉美福華君品晶華希爾頓凱撒老爺」這一36字長名創下全國紀錄。

  但好景不長,「李圭歸瑰規矽閨邽龜鮭魚於瑜余娛虞盂妤漁愚愉於余蝓腴予輿渝嵎榆算了我想得好累隨便啦」先生緊隨他後,再度創造紀錄,奪下冠軍。

  不過最終這一戰況被「陳XX有震天龍炮變身XXXXX(遊戲招式名)於二零二一三月十四日與XX(女友名)穩定交往中愛妳愛一生一世此生想帶妳一起吃鮭魚」先生用50個字的名字打破了。

  根據「陳XX有震天龍炮變身XXXXX(遊戲招式名)於二零二一三月十四日與XX(女友名)穩定交往中愛妳愛一生一世此生想帶妳一起吃鮭魚」先生所說,他本來想改66個字的名字,但無奈系統限制,只能縮成50個。

  除此之外,還有「無情爆吃鮭魚流氓」,「覺得鮭魚湯豪豪喝」,「鮭魚這個名字是為了壽司郎改的」,「x魽鮭魚不沾醬油只沾哇沙米吃才是王道」,「鮭魚王者改名來吃壽司郎賠錢賠的爽不爽」等數十人改了類似的長名。

  雖然這樣的長名恐怕會讓他們的日常生活陷入麻煩,但大部分人並不在意——他們打算在活動結束後就改回來。

  吃了頓免費的鮭魚,改名後無事發生,雖然浪費了改名次數,但看起來似乎也是美事一件。

  只不過有些人並沒能如意。

  無家可鮭

  在鮭魚之亂接近尾聲的時候,已經有100多名台灣居民改名成了鮭魚。

  在招聘網站上,甚至開始有大批饞鮭魚的人開始招募鮭魚來陪吃:

  總的來看,作為營銷事件來說,這次活動成果可謂過於成功。

  順理成章地,也有部分商家開始跟著效仿。

  例如一家成人影視網站就表示,會給名叫「鮑魚」的人優惠:

  通訊商則給名為「亞太」的人送手機:

  於是一個小機靈鬼改了名決定一名三吃:

  儘管看起來有些不值,但上述這些,其實都屬於鮭魚之亂中的幸運兒。

  而有些人就沒能如意:台灣基隆市一名張姓警員,跟風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宜蘭之子超粗大深海鮭魚王」。

  作為公職人員改這種惡搞名,此事很快就引起了網友熱烈討論。就連市長也去他的Facebook上友好問候了一下:

  於是「宜蘭之子超粗大深海鮭魚王」警官很快就灰溜溜地表示這就把名字改回來——並不清楚他是否成功吃到了鮭魚。

  此外,由於「一位居民一生只能改名三次」的限制,一位如今名為「許星光流連擊鮭魚」的男士差點遭遇事故:他在改名之後才告訴母親此事,母親以為名字只能改兩次,告訴他自己以前給他改過名字了,用「你會永遠叫鮭魚」給了「許星光流連擊鮭魚」先生沉重一擊。

  但好在後來他們了解到改名機會有三次,因此「許星光流連擊鮭魚」先生才放下了心來。

  但對「張鮭魚之夢」來說就沒這麼幸運。

  一位張姓的中醫系學生,在看到改名的熱潮之後,也跟風去改了名,叫「張鮭魚之夢」。

  在改名成功之後,工作人員才告知他已經用完3次改名次數——之前父母幫他改過兩次名字。

  所以「張鮭魚之夢」先生很可能將要帶著這個名字度過餘生。

  同時如果父母知道這件事,他多半會「無家可鮭」。

  而他在採訪中十分開心,滿面笑容的表現,也似乎在告訴我們——最好別用名字開玩笑。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地球人研究報告」,外星小姨給你講述地球上的迷惑人類和怪奇科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