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生:武漢神祕吹哨人「深喉」半夜上傳密件引高福注意

華生

上文(指的是——華生談四個吹哨人:張繼先 李文亮 高福 深喉說到2019年12月31日下午1:38分,武漢市衛健委向社會發布疫情通報,是抗疫戰役的正式開始。

但人們很少知道,為開始這場戰役,有關方面的調兵遣將,卻是從31日零點已經開始。不過,令人遺憾的是,所有的這些戰前部署,不是為了對付已在悄然攻城掠地、隊伍迅速擴張的新冠病毒,而是為了首先解決我們人類社會自己的體制機制內耗

1231日凌晨:北京與武漢的不眠之夜 上文(指的是——華生再談武漢保衛戰:從錯失戰機、慘烈退守到逆轉反攻)提到,武漢「深喉」把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要求嚴格保密的《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上傳到網上,當夜在京漢兩地均引發軒然大波。 

需要補充的是,《中國新聞週刊》在次日即12月31日出版的那期中還報道,「30日晚流傳的另一份名為《市衛生健康委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稱(注意,一份是「做好」,一份是「報送」),根據上級緊急通知,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肺炎病人」。

如果《中國新聞週刊》記者當時的現場報道是準確的,那麼,武漢「深喉」那晚傳的或是同日武漢衛健委發出的兩份文件。

但無論是一份還是兩份,這上傳網上的蓋著紅色公章的文件,總之恰好也被身在北京的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看到,於是就開啟了兩千多裡之外的蝴蝶效應。

自我首篇文章(指的是——經濟學家華生說:如果群毆高福是搞錯了對象…)發表後,更多越來越清晰的細節流傳出來。

30日深夜這位院士主任高福在網上看到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後,電話確認中心其他相關領導均不知情後,這位院士主任在凌晨直接去電武漢市疾控中心負責人。在網上傳的文件得到對方確認後,這位主任立即向國家衛健委這幾位主要領導分別做了電話緊急匯報。 

不知是因為這個消息過於令人震驚,還是因為近17年前,當時的衛生部長因SARS被免職的教訓在衛健委系統的深刻記憶,國家衛健委主要領導們徹夜研究決定,儘管第二天就是元旦假日,還是應當立即派遣工作組和專家趕赴武漢。

故連夜決策並確定人員,為趕早晨頭班飛機,由機關內部立即組建工作組前行,另外抽調衛健委下屬的中國疾控中心的流行病學專家同機飛往武漢,以後參加待組建的專家組。

同時決定,天亮後就通知國家衛健委直屬重點醫院,選派傳染病臨床專家隨即趕到武漢。這樣,首批派出人員也都剛睡不久就被喚起,要求在凌晨5點前務必出發去機場,趕上武漢6:45的頭班飛機。大多數專家在次日上午接到緊急通知後,也均放下手中的工作,在31日下午陸續抵達武漢。

應當說,無論人們對國家衛健委在介入後的對策處理,後來存多少批評質疑(我們到時還會評述),他們的第一反應,還是無可指責的。

再說蝴蝶效應的北京反饋,又在第一時間震撼了身在武漢的當事人與責任人。我們可以想見,在武漢方面接到中國疾控中心主任的電話,告之在網上看到了他們的保密文件之後,此事引起的一片驚愕和慌亂。省、市衛健委系統迅速報告當地黨政主要領導,以便部署有關部門立即在網上刪去文件、追查乃至捉拿泄露者應是必選動作。 

衛健委系統本身肯定也要排查線索。據媒體報道,李文亮就是在12月31日凌晨1:30接到電話,讓他立即去武漢市衛健委,他在那裡看到,武漢市衛健委召集了一些醫院領導,正在連夜開會。

但是,在隱瞞了半個多月信息和罔顧法紀的自行其是之後,原本想按住的小事越鬧越大,武漢和湖北方面怎樣應對在上午9點多就會抵達機場的國家衛健委工作組和中國疾控中心的幾位專家,如何面對實質上的突擊現場檢查,如何向中央解釋交待以及下一步怎樣面對社會公眾,肯定是他們更頭疼的問題。

從下節介紹的31日上午他們已經顯得從容周全的應對安排來看,湖北特別是武漢及其各相關部門的主事人、責任人,應當也是徹夜未眠。不過,令人萬分遺憾的是,他們沒有在這最後的關頭選擇坦承錯誤、懸崖勒馬,而是為掩飾錯誤不惜冒更大風險,從而拖累太多相連特別是無辜的人開始走向深淵之旅。

精心設計的連環陷阱?

國家衛健委的工作組及隨行的中國疾控中心的應急處理與流行病專家,搭乘的確實是北京飛武漢的首班飛機。這一細節,首先被湖北和武漢方面提供的官方消息所證實。現在能查到的最早報道這一獨家消息的是央視13套新聞頻道,其新聞客戶端於12月31日10:52發出消息,稱「12月30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處發布《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的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

通知稱,武漢市部分醫療機構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通知要求各醫療機構要及時追蹤統計救治情況,並要求及時上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31日上午已抵達武漢,正展開相關檢測核實工作。(央視記者王涵、倪晶依、李煒)」。其它媒體迅速跟進。 

這時,北京飛武漢的第二班飛機尚未落地,首班6:45的飛機在9點多抵達後,國家衛健委的人此時也應當在途中或尚未安頓下來,可見消息之快。不到一小時之後,即11:33 分,央視新聞頻道在其「新聞直播間」欄目又迅速播出此則消息,但口播內容加上了「據湖北省衛健委和武漢市委宣傳部的消息」一句,說明此消息是湖北衛健委與武漢市委宣傳部門直接提供的。由此也可見,央視13套新聞頻道對湖北和武漢工作支持的力度還是很大的,相互關係看來也不同一般。

這則消息包含了兩個重要內容。

一是為30日晚在網上泄露的內部文件打補丁,乾脆將此消息公布,給人以信息公開和此事肯定也已向中央政府主管部門匯報過的假象。

二是扯上國家衛健委,給人以國家衛健委接報後派專家來協助,做技術性檢驗核查工作的印象。

為此目的,這則提供給央視新聞稿巧妙和不動聲色地做了一個大手腳,即不顧專家組大多數人尚未到達(如中日友好醫院曹彬教授自己向媒體介紹,他是接到通知後,當天下午才趕到),從國家衛健委派來的工作組、專家組(這是遲至1月22日國家衛健委李斌副主任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的)中,去掉有檢查意味的工作組,改為起諮詢作用的專家組。

這樣,「國家衛健委專家組」一詞就先入為主的在第一時間進入了全國公眾的視野和腦海,成為湖北與武漢方面一箭雙鵰最理想的背鍋俠。

可憐的是,尚在途中的國家衛健委邀請的專家們,雖然他們都是突然受命,放下手中的工作,犧牲第二天的元旦假期,一臉懵懂的匆忙趕來,但東道主預先精心設計的「陷阱」,已經註定了他們以後灰頭土臉的悲劇命運。

人們事後不能不承認,武漢與湖北方面搶先於國家衛健委之前,用其名義使地方新聞變為與全國性新聞的混搭,擠進央視節目,這一變被動為主動、搶占先機的做法,確實可謂高招。

應當指出,國家衛健委的工作組,固然是由其行政執法機關如衛生應急辦公室(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指揮中心)與疾病預防控制局等核心部門的中堅領導骨幹組成,但其功能只能指導湖北及武漢的衛健委,不用說其工作組,即便是國家衛健委本身,在傳染病防治以地方為主的法律框架下,在東道主的地盤上也只能與省市兩級黨委政府協商辦事。 

真能指揮督導武漢與湖北黨政的中央指導組,還要在很久以後才會到來。雪藏和避開不太好惹更不能輕易羞辱的國家衛健委的工作組,去與臨時從各基層單位抽調來、人來人往的諮詢專家們打交道,對他們來說早已是輕車熟路。關於這方面,我們後面還將有專題細說。

緊接著,2個多小時後,也就是國家衛健委工作組與隨行的中國疾控中心的幾位流行病學家午飯剛完,還尚未正式開展工作之際,武漢方面就又發布了第二份消息。

這次是當日下午1:38分在武漢市衛健委自己官網上掛出的,《武漢市衛健委關於當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況通報》。 

通報第一句話就是沿襲其前一天即30日發出的緊急通知口徑,說「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市衛健委接到報告後,立即在全市醫療衛生機構開展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的病例搜索和回顧性調查,目前已發現27例病例」。

通報中又說,武漢市組織市域內多家醫院、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省市疾控中心等進行會診,分析認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到目前為止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文中當時未敢提及已達到的國家衛健委相關人員參與分析或意見。 

我們看到,這個與1230日一脈相承的定調,後來被武漢與湖北官方維持了20天,直到120日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在京舉行的記者見面會。通報中也隻字未提武漢方面私自將樣本送至外地科技公司檢測,已得到反饋,此次武漢不明原因肺炎屬於SARS或某種新型冠狀病毒的各類信息。(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