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縣城月入過萬:生活無憂,也有遺憾

我在縣城月入過萬:生活無憂,也有遺憾

文: 王敏 唐亞華 李秋涵 鄒帥 宛其

在縣城,月入過萬的生活是怎樣的?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看看月入過萬是甚麼收入水平。近期,一則統計結果引發關註。根據 DT 財經的報道,中國家庭收入調查數據庫 CHIP 在 2018 年的一次調查數據顯示,人均可支配月收入(扣除個人所得稅等之外可用於實際使用的可支配收入)在 10000 元以上的家庭占比僅為 0.61%。由此,「每月可支配收入 1 萬元已超過 99% 的人」 的觀點廣泛傳播。

需要註意的是,這是四年前的統計結果。不過根據今年初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1 年居民收入和消費支出情況》,2021 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 35128 元,全國居民人均工資性收入為 19629 元。月入過萬,似乎比想象中難。

留在縣城,要想實現月入過萬,機會或許更少。如果真的實現了,生活是怎樣的?是沒有一線城市的房租壓力,不用擠地鐵趕早高峰,有高收入能存下錢,家人都在身邊的安逸幸福,還是困於忙碌的工作,糾結於小縣城的人情世故,迷茫和遺憾也時常來敲門?

深燃找到了五位在小縣城月入過萬的年輕人,聊了聊他們的生活。

他們中,有的是高中畢業就開始工作,主業副業通宵連軸轉,為養家糊口不敢停下來;有的將所學知識利用起來,做藝術培訓月入三萬,幸福於接到媽媽的電話就能回家吃飯;有的做過洗碗工、傳菜員,通過一次次爭取機會,尋找到適合自己的職業,成為小城市高薪專業人才;有的在家長的邀請下,開始做一對一家教,靠口碑吸引來學生,課排得滿滿當當沒有自己的時間;有的主業當老師,副業做導游,靠自己還清了房貸,生活多姿多彩。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主業鏟車、副業貨車,賺的都是辛苦錢

章新 | 29 歲 司機

我 2011 年高中畢業後,直接進了社會找工作。一開始朋友帶我去了廣州一家餐廳打工,一個月賺兩千多元。那是我最艱難的時候,有時想買包 5 塊錢的煙都拿不出錢來。賺不到錢,我回了老家,嘗試各種職業,但收入一直不高。

直到 2016 年,我聽說開鏟車收入高,要麼去當地煤礦企業上班,要麼跟著工程隊,一個月都能賺六千多。我就專門找了駕校學習,花了六七千元,學了三個多月。

從駕校學出來後,我順利進了當地一家煤礦企業當鏟車司機,主要負責把煤裝進客戶的大貨車中,基本薪資四千元,要是一天需要裝的車多,會有提成,平均每個月有兩千元左右。

2019 年初,我們煤礦和另一家煤礦合並,吞吐量增大,我們每天要裝的車更多了,與之相應的是提成增多。算下來我每個月工資就有七八千元

2019 年,我結婚了,要賺錢養家。於是,我找了一份兼職,當送貨員,把當地大型供貨商的貨,一家一家送到縣城及各鄉鎮的小零售店裡。

我的主業工作時間是 8 點半到 20 點半兩班倒,半個月白班、半個月夜班。我的兼職通常都是上夜班的時候做,早上 8 點半主業下班後回家休息,下午 1 點半到 5 點半就去送貨,平均每個月也能賺 4000 元 – 5000 元。

加起來,我基本上每個月都能月入過萬。

不過,這兩份工作還是挺累的。每天開鏟車會腰酸背疼,一直待在鏟車上也很煎熬。當送貨員,滿滿當當一小貨車的貨,都得自己搬上搬下,靠的都是體力。

但我也不敢輕易辭職,這兩份工作,在我們當地都還蠻吃香的,一旦我說辭職不幹,一定會有很多人來爭搶。

雖然工作累,但我覺得日子還是很有奔頭的,我身邊很多人在小縣城打零工一個月只能賺兩三千元,但我每個月能賺一萬二三,至少能存六七千元。我們家去年買了輛新車,接下來是好好存錢,爭取五年內在縣城買一套七十萬以內的新房。

雖然有時候我也會想,是不是當初上了大學,也能在大城市多看看世界,長長見識,但世上沒有後悔藥,而且,在廣州那段時間,我也體會到大城市確實節奏快,可能不太適合我。我對我現在的狀態還是挺滿意的。

做培訓月入三萬,最大滿足是家人在身邊

江水 | 31 歲 教師

我於 2013 年大學畢業,學過鋼琴,後來又學了兩年唱歌。我之前有一個在上海的老年大學做老師的工作機會,最終因為媽媽年紀大了,我想把家人放在第一位,就選擇了回老家。我當時在我們縣最偏遠的一個鄉鎮找到了一份工作,最初每個月只有 1300 元工資,但是很穩定,算是 「鐵飯碗」。

收入太低,我就開展副業了。我在鄉鎮裡租了一層樓房,開了一個藝術學校,投入近 10 萬元。第一年有 27 個學生,每人每年學費 2300 元。

後來我被調到縣城工作。三年後我把鄉鎮的學校停了,在縣城開了培訓學校。

前四年我過得比較艱難。房貸每個月 3500 元,我的工資遠遠不夠,後來還有車貸,我只能拼命上課掙錢,但每個月依然所剩無幾。

後來我的副業越做越好,學校有 100 來個學生,學鋼琴每年收費 5600 元,聲樂收費 3800 元 – 5200 元不等。很多學生都是沖著我來的,我都親自帶。

這導致了我現在幾乎沒甚麼自己的時間,本職工作每天早上 8 點半上班,下午 6 點下班。下班後要從晚上 6 點上課到 9 點,周六日從早上 8 點上到晚上 9 點。

最近兩年,我月平均收入能達到 3 萬元。收入上來之後,能給家裡人帶來安全感。我經常回邨裡,給我父母和兄弟姐妹錢,給他們買吃的穿的。最開心的是家人都在我身邊,我媽很愛做飯,她一個電話我們就都能回去吃飯。

還有,在這裡,我的人脈圈子越紮越深,生活起來很容易,看病、去銀行,遍地都是熟人,很有歸屬感。

不太滿意的地方是,在這裡我不太容易找到在精神上有共鳴的人,我之前談的幾個女朋友也都難真正契合。我的同事們經常會說,「你怎麼還不結婚」,類似這種好奇別人隱私、沒有分寸感的人很多。

我很滿意現在的狀態,但我內心也有小遺憾。我偶爾在想,要不要去其他地方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把沒有完成的夢想完成。我還很想組建一個樂團,改編一些歌曲,但在這兒找不到這樣的人。沒辦法,我只能做些其他努力。我經常給單位或我的老師寫歌、譜曲、做伴奏等,需要花錢的都是我來出。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選擇去大城市,人一輩子就這麼短,也得自私一次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過,遺憾只是一小部分,我不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我希望未來有更多年輕人回到縣城,為縣城增添活力。

幹過洗碗工、傳菜員,拼命工作實現人生大轉折

志強 | 24 歲 直播電商運營

我在北方某小城工作,這裡有很多人做直播電商,我在一家公司做運營負責人,月入 1.5 萬元。

來到這裡很偶然。我高中畢業後就沒有上學了,去電子廠打過工,當過洗碗工、傳菜員,送過快遞和外賣。我不覺得這些職業算是底層,但它的確讓我不快樂,沒有理想和奔頭。

2018 年,我還在老家送快遞,當時短視頻平臺還沒有開始做電商,我在上面刷直播,看到有人在賣貨,覺得挺有意思,就在公屏下留言,問招不招人,對方說招,我就帶了幾件衣服,來到了這個小城。

我進了那家小公司,在倉庫搬貨,每天工作 16 個小時,工資 5000 元。後來這家公司要裁員,沒來多久的我被裁掉了。

我當時很失落,但沒想過離開,就繼續找工作,希望能跟著大直播電商團隊學習。做過的每份工作都很忙,最忙的是倉庫管理員,一天工作 20 個小時,從早上 7 點工作到淩晨三四點。後來一天只要工作 12 小時的時候,我還找了份打包員的兼職,一直幹到淩晨 12 點,覺得很充實。

當時,我看準了一位主播,雖然她那會兒還不算是出挑的大主播,但我能感覺到,她很有潛力。就主動找到他們公司打聽,等到他們要招人就立刻來面試了。

在這裡,我先是在倉庫幹了半個月,後被調到了直播間,上架產品,配合主播活躍氣氛。我性格內向,覺得不適合自己,就主動找到主播,問她,我能去試試做運營嗎?

當時公司還沒有運營部。他們考慮了一兩天說,你去試試吧。

簡單來說,我的工作,就是要運用平臺投流工具,給直播間帶來流量和轉化。我發現自己很適合這塊,剛做半個月,就通過投流突破了我們的歷史銷售額。後來我晉升為部門負責人,月薪 1.5 萬元,還獲得了老板 6 位數的資金獎勵。

我其實對吃住都沒有太大的追求。現在有兩套房的月供要還,加起來有 1 萬多。月入過萬後,我最大的變化是,之前不舍得點外賣,現在幾十塊錢的外賣,想吃會毫不猶豫的點。

平時有假期,我一般都不休,工作讓我很開心,有目的的去工作,自己就會感到很快樂。

從之前的體力勞動,變成腦力勞動,我學到了很多,這比我一個月拿三萬、五萬都更重要。我們老板對我影嚮很大,他總說成功沒有捷徑,腳踏實地,就是最好的捷徑。這其中有很多不如意的時候,幸好我堅持了下來。

做一對一家教收入過萬,課太滿就沒有自己的時間

西西 | 25 歲 家教

在我們小城市,月入過萬的方式有限,要麼幫著家裡做生意,要麼是當醫生、律師等等,但這種也需要熬個十幾年,所以年輕人裡月入過萬的也不太多。我畢業三年,大概是在半年前實現了月入過萬。

我大學專業是英語,畢業後在公立學校當過老師,後來離職去了一家少兒英語培訓機構,做了一段時間之後,回到縣級市老家做一對一英語家教。當時選擇做家教也很偶然,正好遇到了比較信任我的家長,他們不在機構學了,把我請到家裡去上課,我就幹脆繼續做下去了。

我正式做家教,已經有兩年了。最開始時只有一個學生,後來那位家長又向其他人推薦我,我就這樣慢慢靠信任獲客。去年年底,我一對一輔導七八個學生,月收入就過萬了,現在我共輔導 10 個學生。

10 個學生,對於我來說基本飽和,最多還能再收一兩個。假如到了寒暑假,我一天把 10 個學生的課都排滿,一人一小時,我不算通勤時間就要工作 10 小時,再加上路上的時間,我一天就沒法休息了,所以我一天最多只能上 8 節課。

不過這是特殊情況,平時我都是把課安排在學生放學後,能上 1-2 節,周末稍微排得多一些。平均一個學生每月的學費在 1500 元左右。

小城市月入過萬生活確實可以很滋潤,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負擔房租。不過,進入 「萬元戶時代」 對我來說也沒甚麼質的飛躍,因為我以前在機構工作,月收入也在 7000 元左右,過了萬元沒有實感,就還是像以前一樣生活。而且,當家教的話,五險一金也需要我自己承擔,我輾轉在各個學生的家之間,每天打車費也要花個四五十。

時間自由,也有兩面性。好的是工作日我可以趁沒課的時候休息,想出去玩就跟家長請幾天假。壞的是一到周末我就忙起來了,和朋友的休息日全都錯開。我也在準備考編,進學校當老師,想擁有規律的作息,雖然工資比起我現在的水平而言是腰斬的,但畢竟五險一金這些福利不錯,我可以接受。

小城生活安逸,但我也不是沒有動過出去闖闖的念頭。2019 年底,我計劃去杭州發展,準備去試試電商、新媒體相關行業。後來疫情爆發,現在,我在家裡的生活基本穩定,不太可能再出去了。有點遺憾,但是人的機遇和選擇往往就是這麼神奇。

主業教旅游、副業當導游,靠收入還清了房貸

楊平 | 30 歲 教師

我大學學的是旅游管理,畢業後在某省會城市的一家旅行社做導游,一個月只要帶 3 個團以上,月收入就能過萬了。

在工作四年後,我決定回老家所在的縣城穩定下來。回去考過公務員,但當時內心不堅定,也不喜歡這類工作,考了一次沒考上就放棄了。剛好,那段時間縣城有一家職業技術學校需要老師,我趕緊考了教師資格證,面試學校旅游管理類的教師崗,很順利就被錄取了。

職校給的薪水,在老家並不算差。我第一年,底薪是三千五百元,加上各種績效考核獎金,平均下來每月能有六千多。

我運氣還比較好,回去後碰上縣裡旅游大開發,老家有一個全省知名的旅游景點,有很多省外游客來旅游。

我就在縣裡找了一家旅行社掛靠做兼職導游,在周末和節假日接團。每次帶團,旅行社會給導游一千元服務費,導游如果和景點搞好關系,拿到門票、貨品折扣,帶一次團能賺兩千多。這樣加起來,我每個月收入上萬沒問題,要是碰上旅游旺季,就更多了。

現在受疫情影嚮,省外的游客減少了很多。但只要旅行社給到帶團機會,我就不會拒絕,加上主業收入,也能保持在一萬左右。

回到縣城最開心的事,應該是我能自己買房了。縣城的房價便宜,剛回來爸媽就給了我買房的首付,現在自己已經還清貸款了。

能這麼快還清貸款,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縣城生活真的可以很節約。在我的房子還沒裝修好時,就和爸媽住一起,每個月給他們一千元生活費。現在我一個人搬出來住,工作日就在學校食堂吃飯,周末帶團才在外面吃,也基本不要我買單,一個月實際消費也就只有 1 千元左右

要說不滿意,就只有我目前還沒有對象,父母很著急,身邊的親戚也一個勁在催,而身邊的好朋友,都組建家庭了。但我自己倒不著急,現在在準備考駕照,再攢錢買輛車,周末沒有接團可以自己開車出去玩。

我曾經想過去北京一家國際旅行社工作,去很多國家,帶團的費用也高,但因為英語的導游證很難考,考了兩次,沒考過也就放棄了。我是那類對去不去一線城市不糾結的人,到和自己能力匹配的地方工作生活更重要。

來源:深燃(shenran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