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曾經被教唆「舉報同學」

舉報

文:老鳳1974

這個題目,並不是我最滿意的,我最滿意的題目其實是:xx,從娃娃抓起。

昨天跟孩子吃飯聊天,不知怎麼就聊到了師德的問題。我突然想起她上過中學的老師,真是個敗壞師德的垃圾。

她最敗壞師德的地方,不是教學不認真,而是鼓勵同學之間互相舉報。比如誰上課沒認真聽,誰上課做小動作了,誰上體育課打鬧了,誰….

不僅如此,還搞了值日班長,每天記同學小賬,然後放學前一個個點。更過分的事,把班幹部集中起來,告同學小狀,不告的不許回家。

我開始不知道,等娃回來說了之後,我真是怒氣勃發…馬上想去學校跟老師理論,被她媽給攔住了,說再看看。

有一次遇到一個同學家長,跟他說了這個事,沒想到的是對方的反應很冷淡,彷彿我講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改變不了別人,只好改變自己。我對娃說不允許她當值日班長的時候舉報別的同學,哪怕出於報復的目的也不行。

我告訴她,這種方式看上去管理班級容易,但後患很大,而且這種後遺癥,是由你們來承擔的。一旦你們習慣了這樣做,你們餘生都將變成令人不齒的小人,你們會舉步維艱。

說深一點,這就是古代法家的治理之術,好處是立竿見影,因為完全符合人性的惡;壞處呢?壞處是你們同學之間的友情和信任,將蕩然無存。

這種局面,持續了一年。到初二的時候,這個老師不知道是疲了還是怎麼著,放棄了這種做法,然而後果已經造成。

到初三的時候這個老師辭職去了另外一個學校,新的老師很不錯要求同學們團結友愛。然而他們班始終做不到團結,因為信任的基礎,早就被破壞了。

三個插曲。初二這位老師離開的時候,班上同學和部分家長參加了送別她的晚宴,我娃當時還哭了。那麼昨天我提到這個時候,問娃這算什麼?

回答是正確的:這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她被PUA了。雖然被嚴重的傷害過,然而他們由於都被搞服了,所以對加害者反而產生了依賴之情。孩子的心靈是有破綻的,不可能像成年人那樣,堅實不可攻破。因此這件事,我建議她好好體會,反思自己心靈的破綻,在未來的日子裡,絕對不要再被PUA,無論對方是權貴、富豪,還是才子、帥哥。

插曲二,她後來班上處的好的同學,都是對這一套非常反感的,而這幾位同學用她的話說,都是秀外慧中類型的。有個長的像老鼠的女生,則很熱衷這種玩法,果然是相由心生。

插曲三,有個心智不是很堅定的同學,舉報過娃,她說她一點不怪同學,因為那位同學太過軟弱。而且舉報過她後,那同學見到她總是有點抬不起頭的樣子。這一點我挺滿意,忠恕之道,是聖人之道。

為什麼同學之間,親人之間的舉報,會讓人內心憤怒?因為這是人類進化了百萬年形成的內心價值。你不舒服,說明這違反了你內心的價值。

在東方,聖人說過,「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出於人性中最真摯的情感對自己的親人有所袒護、隱瞞,不檢舉親人的罪行。在古代,為了維護 宗法 倫理和家族制度,「親親相隱」這一提法被解讀驗身,進而形成了古代刑律的一項原則,親屬之間有罪應當互相隱瞞,不告發和不作證的不論罪,反之要論罪。

漢宣帝頒布「親親得相首匿」的詔令始開始了長達兩千多年的司法實踐,一直延續到民國時期。

按照邏輯推導,人組成任何群體,都是為了人的延續和發展,不是為了人的毀滅,因此人保護自己是天然權利,完全正當。既然人不能自我毀滅,自證其罪,那麼延伸出去的親人,友人也不能去舉告。

如此雖然會增加執法的成本,但好處更大,因為這維護了人類最大的道德。如果親人之間都沒有信任,那麼社會也就瀕臨解體了。哪怕能夠通過強力維持一時,這樣的社會也是必然走向解體的。

西方也獨立發展出相似的法律體系,叫做容隱制度。西方容隱制度從古希臘時期開始萌芽,到古羅馬時期有了諸如不得令親屬問相互作證,家長或父親有權不向受害人交出犯法的子女等的規定。

這一切,都是為了保障人間的道德不崩塌,防止社會徹底解體。

而我娃初中遇到的那個老師,就是我所知師德最為敗壞的老師,她根本不配當老師。因為她所毀壞的,是人世間最重要的:彼此信任。而她得到的呢,無非是暫時的一點管理上的便利。

如果這樣的人多了,到達臨界點後,社會就趨向解體了。

 

來源 聖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