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向右轉,成為了紅脖子和美國價值觀的捍衛者

馬斯克

文:寰宇大觀察 

馬斯克現在已經是世界第二富了,僅次於亞馬遜的貝佐斯。貝佐斯的財富是1822億美元,馬斯克是1369億美元,馬雲是617億美元(數據來於谷歌,直接搜索人名+net worth,時間為2020年12月14日)。

一、馬斯克:貝佐斯是個剽竊者

亞馬遜的業務和阿里巴巴的業務很像,主要都是以雲服務和網購為支撐,當然,貝佐斯名下也有一家研究宇航技術的公司,叫做藍色起源,不過這家公司大幅落後於馬斯克的SpaceX.

其實,馬雲和貝佐斯賴以發家的網購行業,都離不開馬斯克的X.com公司,2000年,馬斯克的X.com和Confinity. Inc合併,合併後更名為Paypal,Paypal就是世界上第一家「 支付寶 」 ,Paypal在2001年時被當時的網購平台Ebay購買。可以說,沒有馬斯克的貢獻,恐怕也就不會有支付寶,也不會有亞馬遜的快速發展。

馬雲曾經對馬斯克說:他不關心火星,只關心地球。他說道:「 聽說你要去火星?我對火星沒有興趣,我剛從火星回來。我對地球上發生的一切更感興趣,為什麼大家對火星這麼好奇? 」

最近幾天,國內各大互聯網企業紛紛宣布退出社區團購,不再與菜農菜販爭利。阿里巴巴表示退出社區團購行業後,要聚焦於芯片製造和AI(人工智能)。

馬雲曾經和馬斯克討論過AI,馬雲說:我特別不喜歡把 AI 叫做人工智能,我把它稱之為「 阿里巴巴智能 」 。

貝佐斯對馬斯克的模仿非常徹底,馬斯克搞基於人工智能的自動駕駛,貝佐斯就在今年6月宣布投入120億美元進入自動駕駛行業。

當時,馬斯克發了一條推文,說貝佐斯是一個剽竊者,並附上了「 哈哈(haha) 」 兩個字,還圈了貝佐斯。馬斯克的推文攻擊力不強,但極具嘲諷性。如下:

確實,兩人間還存在著商業競爭關係,不僅僅是在太空探索上。現在,貝佐斯又企圖在自動駕駛上追上行業翹楚特斯拉。

二、貝佐斯的政治傾向

被馬斯克嘲諷為抄襲者的貝佐斯有著什麼樣的政治理念呢?

貝佐斯收購了《華盛頓郵報》,這是一架與《紐約時報》齊名的左派報紙,整日攻擊川普政府,貝佐斯將《華盛頓郵報》當成了自己反川普、反共和黨的輿論陣地。


貝佐斯

其實,極左派對貝佐斯也並不好,除了楊安澤眼紅亞馬遜的收入,表示要向亞馬遜徵收大量數字稅,以支撐其提出的每人每個月領1000美元的計劃外。民主黨小將AOC也對貝佐斯充滿敵意。

亞馬遜曾計劃在紐約建立總部,但是這個計劃卻被AO​​C強烈反對,最終沒有成功。而反對的理由很奇葩。

AOC認為:如果亞馬遜在紐約建立總部的話,那麼將會提高附近地區人們的生活成本,物價將會上漲,房租也會上漲。

左派的眼光就是這麼短。 AOC的腦袋似乎想不到這樣一個問題:即社會上不僅僅只有消費者,也有生產者,不僅僅只有房客,也有房東和屋主。與大公司總部所帶來的稅收和工作機會相比,物價的適度上漲可以忽略不計。而且,小企業主和個體戶們往往也能從物價上漲中獲得好處。

但是無論是楊安澤、還是AOC,都沒有動搖過貝佐斯對民主黨的支持,因為楊安澤與AOC的計劃不會成功。

三、「 紅脖子 」 馬斯克:吃下紅藥丸

馬斯克出生於南非,於1989年違背父親意願遷往加拿大,因為他的母親是加拿大人。

他之所以要去加拿大,是想以加拿大作為跳板,最終進入美國。他說:我記得當時我所見所想的是:與世界上的其它任何國家相比,美國是一個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 (I remember thinking and seeing that America is where great things are possible, more than any other country in the world.)


馬斯克

馬斯克最終如願所償,通過加拿大這個跳板,最終進入了美國。

但是後來,馬斯克在民主黨控制下的加州遇到了困難。今年五月,民主黨州政府以疫情為由,不允許馬斯克的工廠開工生產,即使是做好一切防護也不行。

馬斯克當時說:加州政府的做法侵害了人們的憲法權利。隨後起訴了加州的阿拉梅達縣政府,並威脅要遷走工廠,搬到內華達或者德克薩斯。你能想像嗎?一個企業家講憲法賦予人們的自由權利。

德克薩斯的聯邦眾議員丹·克倫肖(Dan Crenshaw)表示了支持,他說:「 德克薩斯一天比一天好,優越的保守主義原則確保了優越的統治,可以吸引到最好的和最具智慧的,未來在德克薩斯。

而加州的議員是怎麼回應馬斯克的呢?加州的民主黨議員岡薩雷斯(Lorena Gonzalez)在社交媒體上說:「 Fuck Elon Musk 」 ,Fuck的意思大家應該都懂,我就不翻譯了。

但是儘管這樣,馬斯克還是再次表示美國為他的「 夢之地 」 。

他在今年五月說:「 美國是充滿機遇的地方,我在別的國家不可能成功 」 。如下:

馬斯克是美國價值觀的堅定捍衛者,他清楚地知道什麼樣的國家價值觀,才能讓人取得非凡的成就。

但是顯然,民主黨控制下的加州,其價值觀出了問題。這或許讓馬斯克想到了他曾經違背父命逃離的那個南非,他或許通過南非看到了加州的未來。

馬斯克的確在推特上支持過楊安澤,但是他也支持過坎耶。

他在推特上對楊安澤的支持,看起來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或許是企業家之間的惺惺相惜?或許是因為楊安澤表示要向亞馬遜這種數字公司徵收大量數字稅?

畢竟,馬斯克討厭貝佐斯。畢竟,馬斯克還抨擊過桑德斯,他強烈反對桑德斯的免費政府項目,而楊安澤的政府免費項目更甚。如下:

如果這還說明不了什麼,那麼馬斯克對大政府的批評,就能說明馬斯克的想法了。如下:

這是一條馬斯克點贊過的推文,推文裡說:官僚主義扼殺創新

官僚主義怎麼來的呢?就是民主黨所推崇的那套大政府理念。

如果這還沒有說服力,那麼就可以看看馬斯克在今年五月的一條推文,如下:

馬斯克在推文裡寫到:吃下紅藥丸。

紅藥丸這個說法來自於電影《黑客帝國》,在政治中,紅藥丸常用來指代共和黨,這條推文其實是在隱約地表達對共和黨的支持。

當然,馬斯克不太可能直接表達對共和黨的支持。因為共和黨可以得罪,民主黨左派卻可得罪不得,因為那群人不講道理。

我們這中國人常說:聽其言,觀其行。馬斯克不光說了這些,他也做出了實際的事情。

12月8日,馬斯克確認他已經從自由主義的加州搬到了保守主義的德克薩斯,成為了一名德克薩斯人。如下:

不僅馬斯克本人成為了德克薩斯人,特斯拉公司也正在德克薩斯修建新工廠,要遷往德克薩斯,他的SpaceX也以德克薩斯為主要基地。

加州的甲骨文公司也表示要將總部前往德克薩斯

惠普旗下的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 Company (HPE)已經將總部遷往了德克薩斯,還有SignEasy、DZS等矽谷公司。

人是有腳的,資本也是有腳的。哪裡能發展,就往哪兒去,哪裡有未來,就往哪裡去。

馬斯克是當前世界上,站在最前端的人,是當前世界上,最出色的弄潮兒。如果你疑惑了,不知道何為正確的、何為錯誤的。就看看馬斯克是怎麼說的,更要看他是怎麼做的。

現在,他成為了一個德克薩斯的「 紅脖子 」 。

四、馬斯克的十八個第一

最後,我們來看看馬斯克旗下的SpaceX的成績,至於特斯拉、boring、腦聯網什麼的,就不提了。

如下:

在2008年成為第一家將液體推進火箭送入太空軌道的私人公司;
在2009年成為第一家將商業衛星送入軌道的私人公司;
在2010年成為第一家成功發射、入軌並回收太空船的私人公司;
在2012年成為第一家將飛船與國際空間站對接的私人公司;
在2013年成為第一家衛星送入地球同步軌道的私人公司;
在2015年成為第一家在火箭點火的情況下回收火箭的實體;
在2015年12月成為第一家在陸地上回收第一級火箭的私人公司;
在2016年成為第一家在海洋上成功回收第一級火箭的私人公司;
在2017年成為第一家使用回收火箭的實體;
在2017年3月成為第一家成功回收受控制的整流罩的實體;
在2017年6月成為第一家重複使用商用貨運飛船的實體;
在2018年成為第一家發射軌道繞太陽運行的物體的私人公司;
2018年2月22日,成為第一家開始部署星鏈的實體。
在2019年成為第一家向太空發射可以載人的飛船的公司(沒有載人);
在2019年3月成為第一家使飛船與國際空間站自動對接的私人公司;
在2019年成為第一家在飛行器上使用全流量分級燃燒循環發動機的實體;
在2019年11月成為第一家重複使用整流罩的實體;
在2020年5月31日,成為第一家將宇航員送入太空的私人公司。

馬斯克向右,美國就別向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