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展示腦機接口新產品:硬幣大小,活豬植入!​人類的未來是「 半機器人」?

馬斯克 機器人

8月29日消息,據媒體報導,當地時間週五下午,埃隆∙馬斯克在位於加州弗里蒙特的腦機接口初創公司Neuralink總部展示最新一代腦機接口產品:一枚硬幣大小的可以植入大腦的芯片N1、和一台手術機器人V2。

理論上,它們能夠讓人們通過自己的思想,遠程控製手機或計算機等設備。

馬斯克創建 Neuralink 的目標很明確:讓人腦與計算機融合,成為「 半機械人」,幫助人類與 AI 實現共生,避免 AI 對人類造成「 生存威脅」。

一、硬幣大小的芯片、手術機器人和一群豬

馬斯克介紹,Neuralink公司已經將設備簡化成只有硬幣大小。他現場展示了這款硬幣大小、可以置於人們顱頂部位的設備。其直徑為23毫米,厚度8毫米,通過 1024 個電極連接大腦,能夠感應溫度氣壓,並讀取腦電波、脈搏等生理信號,且具備無線充電功能。

馬斯克稱,Neuralink植入物不會對大腦造成任何持久損害,可以幫助解決許多神經系統問題,例如記憶力減退、中風、上癮等。不止如此,這個芯片還能模擬催產素、血清素等化學物質的釋放,通過控制激素水平,就能減輕焦慮,緩解抑鬱。

也就是說,未來人類有可能可以選擇自己的心情了。

圖示:硬幣大小的Neuralink設備

馬斯克還展示了有實際功能的設備植入手術機器人,它能夠完成揭開頭皮,移除一小部分頭蓋骨,將芯片以及附帶的上千個微型電極與腦細胞進行連接(插入深度約6 毫米),之後再進行閉合等所有步驟。 V2 的設計師透露,這個機器人可以通過機器視覺「 看到」整個大腦。

值得注意的是,Neuralink 並沒有發明腦機接口,其貢獻在於簡化了腦機接口設備的尺寸和植入的難度。

馬斯克表示,Neuralink 的整體解決方案可以使腦機接口設備的接入過程,像眼科外科手術一樣簡單和安全,未來可以在1 小時內搞定,不用全身麻醉,「 它可以避開血管」,且當天可以出院。

圖示:發布會上展示的手術機器人

發布會現場馬斯克展示了一群實驗豬。

其中幾隻實驗豬之前接受過外科手術,由手術機器人將最新版的Neuralink設備植入大腦。結果顯示這些豬的大腦活動可以通過無線傳輸到附近一台電腦上,讓在場所有人員看到當馬斯克撫摸它們的鼻子時,這些豬的大腦神經元有所反應。

馬斯克解釋,之所以選擇豬來做實驗,是因為豬的硬腦膜和頭骨結構與人類相似。

馬斯克 機器人

但動物實驗的爭議性和創始人的名氣讓Neuralink成為了動物權利活動人士抨擊的焦點。對此,公司表示,試驗對象由畜牧業專家照料,並限制靈長類動物上進行試驗。

馬斯克此前曾表示,Neuralink希望最早在今年進行人體試驗。當然,這需要監管部門的批准和技術安全的保證。據悉,Neuralink已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授予「 突破性設備狀態」,但尚未構成對人體試驗的批准。

此前,Neuralink 計劃在 2023 年左右將這樣的設備推向市場。

二、功能:修復任何大腦問題 ,複製記憶

這些項目的目標都是利用大腦植入技術實現奇蹟,比如為盲人恢復視力,幫助癱瘓或中風的人交流,治療精神疾病等等。 Neuralink 的理想目標之一是,使四肢癱瘓者實現「 意念」打字,每分鐘 40 個單詞。

馬斯克認為,Neuralink 芯可以通過測量溫度、壓力和運動等相關數據,來提示人們心髒病發作或者中風的風險。他還曾曾表示,該腦機接口設備可以修復任何大腦問題,包括提升視力和聽覺、恢復肢體功能、治療老年癡呆症、檢測並阻止癲癇發作、治愈中風等。

馬斯克曾在 Twitter 上表示,「 Neuralink 具有幫助大腦受損、自閉症和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ALS,漸凍症)患者的潛力」。

在這次發布會上,馬斯克再次熱情洋溢地描述這項技術在解決腦損傷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潛力。 「 神經元就像線路,你需要某種電子產品來解決電子問題,」他說。

此外,馬斯克在討論 Neuralink 的未來用途時說,「 未來,人們將能夠保存和恢復記憶。我們可以將機器作為人類記憶備份工具,甚至可以下載到新的人類主體或機器人主體身上。」

還比如在人和機器之間建立高帶寬數據連接的能力,就像在《黑客帝國》中可以立即學會一門語言或武術。

但對馬斯克來說,Neuralink的最終目標將是幫助人類跟上人工智能的步伐。今年早些時候,馬斯克在描述Neuralink的使命宣言時就說:「 如果你無法打敗它們,那就加入它們。」

圖示:電極被排列成細線,然後植入大腦

三、第二代的進步

這是 Neuralink 自 2016 年成立之後的第二次發布會。

去年Neuralink曾在舊金山開過一次發布會。當時,馬斯克展示了早期版的Neuralink植入設備,並透露該公司已經在老鼠和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了測試,公司通過植入動物大腦的微型電極能夠記錄和分析動物的神經活動。

上一代的產品還需要在大腦上安裝 USB-C 端口來實現連接,這一代已經實現無線傳輸——該設備可以通過低功耗藍牙與 10 米內的手機 App 配對。但官方表示還在尋找其他可行的通訊方式,以便能更大幅提高通路中傳輸的數據量。

馬斯克 機器人
左邊為 Neuralink 上一代腦機接口解決方案,需要在耳後佩戴一個裝置;右衛最新的方案,只需要一顆芯片

這次展示表明,公司的腦機接口技術正在進步,有望在未來某一天安全地應用於人類自身。這種技術可能會幫助身體出現狀況的殘疾人,同時也會將各種科幻場景變為現實打開大門。馬斯克曾表示,比如音樂可以直接進入人的大腦。

正是這種雄心壯志,讓Neuralink從一個昂貴的研究項目轉變為一家消費類電子產品公司,有朝一日其或許可以證實迄今為止所獲得的1.58億美元投資物有所值。

四、人類的未來:「 半機器人」?

馬斯克曾預測,在 2025 年之前,AI 將超越人類。他擔心,如果不開發出將人腦連接到計算機的技術,未來 AI 可能會像對待寵物一樣對待人類,「 如果你不能打敗他們,就加入他們」。

馬斯克表示,腦機接口只是他希望 Neuralink 能實現的一小步。從長遠來看,他希望開發一種可以實現人類與 AI 之間「 共生」的設備。

儘管已有所進步,但這次發布會並沒有展現出 Neuralink 所暢想的腦機接口的真正未來。比如計算機將指令有效地發送給大腦以及計算機能夠理解神經元活動的波峰代表的真正含義。馬斯克也坦誠地表示,這次活動主要是為了吸引、招募更多的人才加入團隊。

其實,在過去 30 年裡,腦機接口技術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1998 年,一位因腦幹中風造成鎖閉綜合症的病人 Johnny Ray 通過腦機接口,控制了電腦光標。

2014 年巴西世界杯上,佩戴外骨骼的截肢殘疾者,憑藉腦機接口從輪椅上站起來踢了第一腳球。


2016 年 9 月,斯坦福大學神經修復植入體實驗室裡,一隻猴子用大腦控制計算機,1 分鐘內打出了莎士比亞的經典台詞: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同年 10 月,癱瘓男子Nathan Copeland 用意念控制的機械手和奧巴馬「 握手」,意味著癱瘓病人首次恢復了知覺。

而後,多家公司都實現了「 意念打字」「 意念取物」等項目,將腦機接口技術從實驗室帶入了家庭環境。

2018 年美國軍事研究機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表明他們已經可以讓大腦下達命令控制三種飛機……

好的一面是,我們看到了腦機接口技術正在一步步快速前進,並在醫療被殘障人士小範圍應用,它也呈現出更多商業化的可能。聯合市場研究公司(Allied Market Research)的數據顯示,今年腦機接口的市場規模將達到 14.6 億美元。

但這依然是一場持久戰——

人腦太過複雜,科學家能突破的研究遠不及九牛一毛;技術上看,需要與大腦兼容的生物材料,並保證其能夠長期使用,同時還要降低價格成本,每一個都是大難題。更何況還有技術監管、道德倫理爭議、商業化模式探索等等挑戰。有學者指出,即使到了下個世紀,腦科學也依然是前沿科學。

未來,人類究竟會不會成為電影《阿麗塔》、《攻殼機動隊》、《黑客帝國》裡的主角們那樣?

來源     21Tech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