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今年,馬斯克反對民主黨

最近,馬斯克Space X公司捷報頻傳,但是我今天要談的不是這個。

在我們這個時代裡,各種消息紛繁複雜,使人無從分辨。似乎任何一個名詞後面都可以加上「 主義」一詞,使本上不得檯面的事情,瞬間變得高大上起來。我們處於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處於一個大融合、大分裂的時代,處於一個各種妖魔鬼怪粉墨上場的時代。我們的心智迷亂了,我們徬徨失措,我們又固執己見。

而這個星球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現在也面臨著這樣的問題。美國現在也站在一個十字路口,在即將到來的11月3日,美國人民將會決定美國往哪裡走。或許美國人已經患上了「 民主疲勞症」,但今年卻不同於以往,他們需要盡快清醒過來。

所有不知道該支持誰的美國人,認為自己不需要上帝指引的美國人,或許應該知道一個凡人的想法。請別誤會,這不是什麼要造神的文章。

首先,這些人應該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我們這個時代,誰在引領潮流?誰在切實地改變世界?改變整個人類的生活方式?那當然非馬斯克莫屬。

為什麼馬斯克可以指引大家?或許「 指引」這個詞太誇張了,那就這樣問:為什麼大家應該聽聽馬斯克怎麼說?

馬斯克的人生經歷很獨特,他出生在南非,後來來到加拿大,在19歲的時候前往美國。美國是他發蹟的地方,馬斯克自己曾說:只有在美國,他才能夢想成真。因此,馬斯克是美國價值觀的堅定捍衛者,他清楚地知道什麼樣的國家價值觀,才能讓人取得非凡的成就。

而美國的價值觀,就蘊於其保守主義之中。美國是西方國家中最為保守的國家,是一個天然的右派國家。但是美國的右派卻與歐洲的右派有很大的不同,如奧克肖特所說:美國的保守主義是一種微微帶著烏托邦主義的行動主義哲學,美國的保守主義不會忍受現在的不完美,它不會看著現在的不完美而無動於衷。之所以這樣說:並不是說美國的右派追尋的是烏托邦,也不是說美國的右派藐視歷史與傳統。而是說:美國的右派,天然就有著進步主義的一面。美國右派最為蓬勃發展的地方,不是那些歷史中心,而是欣欣向榮的市郊。

美國右派的這種精神面貌,源自於橫跨大西洋的清教徒,源自於西進運動中橫跨大陸、尋求財富的開拓者。而馬斯克正是如同一個橫渡大洋來到美國的清教徒一樣的人,儘管他並不篤信上帝,但是他的目的,卻和當年的那些清教徒沒什麼兩樣。

他在美國所創立的各種顛覆行業、改變整個人類生活方式的公司,和當年橫跨大陸,去往西部的拓荒者也沒什麼兩樣。當他把跑車送入太空時,他就是這個星球上最偉大的拓荒者。

現如今,美國的左派並不是真正的進步派,他們只是盜取了進步主義這個名詞,作為其幌子。一個真正的進步派不會陷於苦痛歷史的陷阱而無法自拔,不會敵視科學技術的進步,不會將自己的議題限於種族與性別的狹隘範圍中,不會不去創造財富、而僅僅只想著均分財富。

馬斯克在最初發過推特表示支持民主黨的華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楊安澤提出的給每個美國人每個月發放1000美元的議題,是徹頭徹尾的左派議題。但是馬斯克的支持也僅僅只是限於口頭支持。這就像是馬斯吸大麻一樣,或者是發推特說特斯拉股價太高一樣,只是其偶爾的「 靈光一閃」。畢竟,他還支持過說唱歌手坎耶以獨立身份競選美國總統,而坎耶又是特朗普的支持者,這次的大選中,有人認為他是專門參選來分化黑人選票的。

在發布推特宣布支持楊安澤之前,馬斯克剛剛給共和黨的一個組織捐過一筆錢。這筆錢是用來應對全球氣候變暖的,我們知道,共和黨裡,很大一部分人,認為全球氣候變暖是個謊言。但是馬斯克不這樣想,他相信氣候變暖是真實存在的事情。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並沒有把錢捐給民主黨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而是捐給了一點兒也不環保的共和黨。

馬斯克自己其實並不是共和黨的註冊黨員,他自己也否認過自己是一個保守主義者,他稱自己是一個中間派。作為大企業家,這樣說沒什麼問題。

但是今年來,馬斯克的政治傾向卻愈發明顯了。最開始,他強烈抨擊加州和全美各地的強制隔離措施,稱其是違反憲法的行為。這就是直接針對民主黨的抨擊,而且其涉及的問題,就是自由與政府權力的問題,馬斯克選擇了自由,這是典型的共和黨人論調。

馬斯克在5月18日發布了一條推特:

上面寫道:吃下紅藥片。

紅藥片是電影《黑客帝國》中的元素,而在現實生活中,紅藥片常用來指代共和黨。馬斯克的這條推特,意思就是要大家支持共和黨。

而馬斯克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伯尼·桑德斯的抨擊,則更是家常便飯了。伯尼·桑德斯是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希望在美國推行北歐式的社會民主主義。

在今天,馬斯克還發推特嘲諷桑德斯說:每一次桑德斯提到免費的政府項目時,都是在搶奪別人口中的啤酒。

從馬斯克今天的推特來看,他當初對楊安澤的支持還真的只是心血來潮。

馬斯克還對民主黨的大政府理念保持著高度警惕,他在昨天,就給一個抨擊大政府主義的推文點了個贊。

這條推文,總結來說,就是:官僚主義扼殺了創造性和積極性。

而什麼會創造出官僚主義呢?就是民主黨的那套大政府主義。

那麼馬斯克會支持拜登嗎?當然不會,拜登雖然是民主黨內的溫和派,但實際上已經被極左派給綁架了。 2016年和2020年,桑德斯在民主黨內的初選中,都是一騎絕塵,最後關頭才鎩羽而歸,這說明了民主黨內的極端勢力有多麼強大。

拜登作為溫和派,為了獲取極左的支持,將不得不向極左靠攏。溫和的左派政策是吸引不到非裔和拉丁裔的選票的。而拜登的潛在競選搭檔,一定會是一位極左派的人士。假如拜登能夠當選,那麼這名極左派的副總統很有可能會在任期內接任總統職位,或者在四年後就代表民主黨競選總統。

因此,在現在,馬斯克反對桑德斯,和他反對拜登,也沒什麼兩樣。

有人會說:矽谷的許多高科技企業,西雅圖的微軟創始人蓋茨,都強烈抨擊特朗普。那為什麼馬斯克和他們不一樣呢?為什麼我們要看重的是馬斯克的意見呢?

因為他是站在潮流頂端的人,他不僅僅只是個企業家,更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夢想家和拓荒者,是一個屢敗屢戰的鬥士。他與蓋茨、皮查伊那群人有本質上的不同。

如果你不知道今年該支持誰,就看看馬斯克在反對誰。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