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雙影後,比張曼玉資歷還高,卻因為一個角色被耽誤多年

葉童

文:三嬸

38日婦女節,這是天下女性的節日,也是一位八面玲瓏港女星葉童的生日。

她在銀幕上雌雄莫辨的許仙形象令人深刻,對於葉童,這樣一位演技派演員來說絕對是一種遺憾。但按出道時間和資歷而言,葉童的成就應該高過張曼玉一些。

很多人記住葉童,都是因為《新白娘子傳奇》中的反串角色許仙。

成也蕭何敗蕭何,「許仙」一角的成功,將葉童推上了大眾視野的高峰,卻也同時將她其他的優秀作品埋沒於下,甚至年輕一點的觀眾,真的會誤認為葉童是男性。

對於葉童,這樣一位演技派演員來說絕對是一種遺憾。

你瞧,這個女孩不一樣

1980年,18歲的葉童去應徵廣告模特,雖然葉童的外表不算出眾,在人群之中你很難第一眼就被她吸引,她的五官不是特別驚豔漂亮,但是一笑起來眼角的嫵媚蓋也蓋不住,其渾然天成的獨到氣質毫不遜於眾多佳麗,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自帶磁場吧。

幸運的是,在參加甄選時,被擔任廣告導演助理的陳國熹所相中,順利將其納入候選人名單。

而陳國熹,也成為了隨後三十多年陪伴葉童的男人

成為模特被很多人視為踏入演藝圈的敲門磚,葉童也不例外。

次年,葉童結識了香港新浪潮的領頭人物譚家明導演,被他一眼相中,並受邀參演禁忌青春題材的電影《烈火青春》。

那一年,譚家明還挖掘了另外一位遺世獨立的女星——夏文汐,同樣也參與到了這部作品之中。

《烈火青春》中,大尺度的少年叛逆籠罩在不散的肆意青春之下,這部電影的問世正好與正在興起的香港電影新浪潮呼應,成為訴說社會問題的一部曲。

片中的三大主角各自都搶眼非凡,葉童的一臉稚氣未脫,張國榮的不經世事,夏文汐的千嬌百媚,各有各的魅惑,正如片名所說的那樣——青春本無敵,烈火正當時。

張國榮曾評價葉童:「我最鍾意葉童。如果我做導演,第一套戲一定找葉童。因為若說出道,葉童第一部戲就是和我合作的,那時我已覺得這女孩子是天才。」

那一年,葉童憑藉《烈火青春》獲得了金像獎最佳新人獎的提名,被眾多導演和製片人所關注,從此片約不斷。同年,葉童還接拍了 《偶然》、《奇謀妙計五福星》、《殺出西營盤》等幾部作品。

一個影星正在悄然誕生。

金像獎第一個雙影後

1983年,導演張堅庭想要低成本拍攝一部愛情劇情片來與當時的大製作們對抗,請來了年僅21歲的葉童擔正。

葉童在電影中飾演了一個被因欠下巨債的丈夫遺棄,並且連同居所都要一併拿走的可憐妻子。

在催促交房的時間裡,卻與前來催交的鐘鎮濤飾演的政府人員產生了一段感情。

全片八成情節都在一間大屋內發生,靠的都是鍾鎮濤和葉童這對歡喜冤家的對手戲撐起整部戲。

葉童憑藉《表錯七日情》斬獲了她演藝生涯中第一座金像獎影後獎盃,而導演張堅庭也因此一炮而紅,該片在當年位於十大賣座電影第二名,也順利將邵氏影業從老派武打轉型到城市喜劇的路線。

1990年,由葉童、許冠傑主演的電影《笑傲江湖》在中國香港正式上映,葉童在片中飾演「岳靈珊」一角 。

同年,葉童憑藉由張之亮導演的電影《飛越黃昏》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她在影片中飾演馮寶寶的女兒,並憑藉這一角色獲得了當年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

1991年,26歲的葉童以《婚姻勿語》再奪金像獎影後,她在片中飾演受到婚姻打擊之後學習獨立自信的「辛可兒」一角,與影帝梁家輝互飆演技。

在「夫妻」和「朋友」兩種關係之間,二人詮釋了一種新的情誼,來探討現代都市人的婚姻關係。

至此,香港金像獎上第一個雙影後出爐了。

然而,看似順風順水的葉童,後來的星路卻不及其他同時代的金像影後那樣扶搖直上。

葉童的資歷早先是蓋過張曼玉的

同是模特出身的張曼玉出道比葉童晚了2年,以香港小姐亞軍的身分踏入演藝圈,在出道後的第6年憑藉《三個女人的故事》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獎項,獲得影後桂冠。

後年又憑《不脫襪的女人》奪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與葉童一起並稱橫跨香港八九十年代的兩大影後。

但按出道時間和資歷而言,葉童的成就應該高過張曼玉一些。

演員軌跡極為相似的二人,後續的星途卻大相逕庭。而今,一個被捧為殿堂級的女神,一個卻如往昔依舊。

曾與兩位影後分別合作過的導演關錦鵬就曾唏噓道:她只是比張曼玉早了半代,時機不對——這就是命。

一起出現在關錦鵬的作品《阮玲玉》中,但是張曼玉所飾演的阮玲玉一角明顯風頭要大過很多葉童飾演的林楚楚一角,從戲內、戲外多個維度都可以去詮釋阮玲玉這個角色,發揮的空間自然也就多很多。

這部戲也使得張曼玉真正從一個藝人晉升為演員,也順理成章得拿下了當年的金馬獎影後。更令人驚喜的是,張曼玉也憑藉這一角色榮獲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成為中國電影史上首位在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中獲得演員榮譽的影星。

從此張曼玉的藝壇地位無可撼動。

關錦鵬在回憶道當年往事時也遺憾得承認道:「當時的確是疏忽了葉童飾演的林楚楚,抑或是梁家輝、劉嘉玲等飾演的其他幾位角色,而是專心把注意力放在了張曼玉的阮玲玉身上。」

「但我覺得她跟張曼玉是差了半代的,葉童比張曼玉早了半代。張曼玉從《旺角卡門》到《不脫襪的人》到我的《人在紐約》再到《阮玲玉》,再許鞍華的《客途秋恨》,再羅卓瑤的《愛在別鄉的季節》,正好是香港電影衝出去最厲害的時候,所以張曼玉才會被阿塞亞斯(奧利維亞·阿塞亞斯,法國導演,張曼玉前夫)看到,找她去演《迷離劫》,走上國際。就差這半代,葉童的《表錯七日情》就沒跑到國際上,這真的是timing(時機)的問題。」

見證發哥的成長

坊間流傳著一句話:周润發在香港紅了二十年,葉童作了見證,葉童是看著周润發一步步走上傳奇。

1995年,香港電影的英雄江湖徹底消亡,此後,周润發遠赴好萊塢,吳宇森的白鴿越飛越稀薄。

在拍攝完韋家輝的《和平飯店》後,周润發宣布離開香港,遠赴好萊塢,香港電影的英雄電影從此斷了口……

從《等待黎明》中第一次被喚醒演技的周润發,到《和平飯店》中英雄末路的戲王周润發,都逃不過葉童的打磨。

1985年,發哥和葉童合演的《等待黎明》讓他拿到第一個影帝,10年後,再次和葉童合演的《和平飯店》為他的事業畫上一個階段性的句號。

10年後,葉童所飾演的風情萬種的邵小曼站在麥克風前,搖曳輕唱,「「殺人王的和平飯店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感嘆一個時代的終結。

葉童在這部電影裡的出彩程度完全不亞於周润發,開始時的風騷喜劇表演,後面轉回悲劇青衣戲路,她的表演複雜多變、天馬行空又自然毫不做作,可惜當年遇上梅姑的《女人四十》,遺憾與影後失之交臂。

一眨眼,葉童已芳華搖落,不復當年……

在葉童二度獲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之後,一直在香港拍戲的她,開始去台灣嘗試拍攝電視劇。

當時台灣著名的女製作人楊佩佩非常欣賞葉童在電影《笑傲江湖》裡飾演的「小師妹」岳靈珊一角,便萌發了找葉童這樣靈氣逼人、溫文儒雅、略帶書上氣質的女性合作的想法,於是便極力遊說葉童來台灣發展電視劇事業。

於是葉童拍攝了她演藝生涯中的第一部電視作品《碧海情天》試水台灣電視界。

在此之前,亦有香港演員轉到台灣發展的先例,比如鄭少秋、趙雅芝等,但對葉童而言,這個機會從前是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正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碧海情天》一經播出,葉童這個名字便火速風靡全寶島,家家戶戶都曉得了這個來自香港的女演員,於是片約一部接著一部,她便迎來了此後影響她一生的那部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

《新白娘子傳奇》破天荒地採用了兩位女性演員來飾演一對眷侶,片中反串的葉童成為了一代人的童年記憶。

在「許仙」一角之前,葉童的爽朗性格使她遇到的往往都是類神經質或是身世特殊的角色,而接演「許仙」,不僅需要反串,戲中還有不少唱跳的橋段,這對於當時的葉童而言,都是一件極為新鮮和富有挑戰性的事情。

接到許仙這個角色的時候,葉童當時二十九,導演還因為年齡的關係猶豫了一陣,卻被葉童豪爽的一句:你是有年齡歧視嗎?給嚇了回去,於是許仙便成為了葉童角色生涯中的拐彎點。

該劇於1992年在台灣台視首播,1993年被引進大陸,同年該劇獲日本第二十屆國際電視美術展金牌獎,2004年,CCTV-1和CCTV8進行重播,奪得這兩個頻道的年度收視冠軍。

時至今日,每年只要一播《新白娘子傳奇》,學生們就知道是暑期要來了,足以見得《新白娘子傳奇》在觀眾心目中的影響力和地位。

葉童所塑造的「許仙」一角成功俘獲了一票忠實觀眾,甚至有許多粉絲認為:「葉童之後,再無許仙!」

然而,葉童怎麼也沒想到,「許仙」這個角色竟成為了後人對她演藝生涯的唯一記憶。

很多時候作為演員那種很矛盾,一方面我想塑造一個讓所有的人永遠都記得的那個角色,但凡事都是這樣的雙刃劍,一旦這個角色被所有的人永遠的記得,只要一放暑假,所有台都在播的那麼一個電視劇,一個電影,當然好,但它又某種程度限制我作為演員的發展,那未來我不管演什麼,你們都還會想到那個角色。

現年54歲的葉童,鮮有再在大銀幕上露臉的機會。要演,擔正的機會也不多。最近一次出演電影,是與杜鵑和阮經天合作的《紐約,紐約》中飾演八面玲瓏、巧舌如簧的「金小姐」。

雖然曾居高位,但顯然葉童並沒有因此獲利豐收,成為人們口中那個傳奇。

現在的她好像更似個安於生活的普通女人,在波瀾不驚當中,不顯山,不露水。

我們經常能夠在葉童愛人陳國熹的微博上看到二人隨意自在的生活,雖已結婚30年,二人卻如初般相信彼此。

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了那麼多年,葉童與男明星間的緋聞幾乎是零,也不怎麼靠花邊新聞或是炒作奪版面,她與陳國熹談了8年戀愛,相處快40年了,在她的愛情世界裡,正如木心的那句:一輩子只夠愛一個人。

按成就和資歷來說,葉童應是香港影壇數一數二的演技級別的女演員,卻沒有因此有更多的機會去發揮,實屬憾事。

李碧華曾說: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葉童那就是:室雅何須大,有麝自然香

也在這裡祝葉童,生日快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