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逗了,這影後才不怕翻車

李冰冰

久未露面的李冰冰,連登兩次熱搜——

一則是她拍攝《Vogue》封面,被指 P 圖太過、撞臉陳坤

一則是她承認分手,和前男友成為 ” 更加情逾骨血的親人 “。

事情很抓眼球,但她的關注度早已大不如前。兩條熱搜掛了一陣,便被新熱點擠了下去。

令飄驚訝的,倒不是她下滑的人氣和分手的新聞,而是:

她居然消失了這麼久。

按理說不該的。

這兩年大花們紛紛下海,上綜藝、拍電視、造人設;就連沉寂多時的范冰冰,也開始在復出邊緣反覆試探輿論風向。

而李冰冰在 18 年《巨齒鯊》之後,再無新作品問世。

最能折騰的拚命三娘,決意飛遁離俗了?

飄不明白了。

要說李冰冰,就不得不提四旦雙冰的制霸時代。

起初,在大花的行列中。

李冰冰的基本盤,幾乎是墊底的。

你看——周迅的靈氣、徐靜蕾的才華、范冰冰的美貌、趙薇的觀眾緣、章子怡的好萊塢光環。

天賦或時運,她們總能拽住一端,然後帶著看家本事,獨踞一方山頭。

而李冰冰?

單拎來看,幾乎泯然眾人。

整體打量,便又降格一檔。

糟糕的是,她比她們都年長。

本就不大的贏面,又往下拽了拽。

如此一來,唯能依仗的,只剩埋頭干。

赤手空拳,悶頭沖向娛樂圈的槍林彈雨。

把心氣放低,瘋狂接戲,顧不得質量好賴。

一年 365 天

恨不得 360 天都在外面工作

把身體交付,真槍實戰,不在乎危險係數。

苦日子大多數演員都經歷過,但像她這樣豁出去的,我真想不出第二位——

拍《少年張三丰》,生理期還淋雨 7 小時。

拍《飛鷹》,眼睛差點給打瞎。

彼時人微言輕,話語權全攥在他人手裡,只能讓對方知道自己 ” 結實耐用 “,換取更多機會。

當年的她,有多不被待見?

和劉德華、張柏芝去上海宣傳《老鼠愛上貓》,工作人員拿出手印模板請主演留印。

李冰冰剛準備按下去,對方突然將模板收回,告訴她 ” 不是你 ” ——

轉頭笑著將模板呈向劉天王。

直到後來,從人堆裡走出來,在一線站穩腳跟,沒人再敢這麼欺負她。

可她卻從未停止自虐——

拍《狄仁傑》,墜馬受傷。

拍《謎巢》,高燒 41 度持續 21 天,治療後不到一週又奔赴片場,最後落下病根。

在飄看來,李冰冰稱得上娛樂圈內卷第一人

她的內卷,不止局限在片場——

拍雜誌,獲封《時尚芭莎》全球年度最佳封面。

接廣告,成為 GUCCI 史上第一位全球全線代言人。

她像揣著幾兩碎銀入場的賭徒,但凡上了桌,就一定要贏走最大的底池。

不等細數籌碼,便在眾人含義複雜的目光中,匆匆趕往下一張牌桌。

目標精準,指哪打哪。

不聲不響地,拉高著娛樂圈的獎池上限,引得垂涎的後繼者競相入局。

結果就是,她這兩年徒然停步,內娛好似又跌回從前。

流量們守著一畝三分地互相撕咬,給圍觀者一種斗得昏天黑地的錯覺,但揭底一看,不過是蠅頭小利。

內卷第一人出走江湖,江湖上再沒等來第二個她。

不要說飄誇大其詞,不知有人注意過沒——

娛樂圈這麼多年,出過小周迅、小趙薇、小章子怡 ……

唯獨沒見過 ” 小李冰冰 “。

想來似乎不合理。

之前已講,她底子並不優越,而低配的牌面又最易複製。

為何沒出現第二個她?

在飄看來,像李冰冰那樣質素並不拔尖的演藝圈逐夢人,比比皆是,可惜她們還沒等摸到娛樂圈門檻,就熬不住了。

輿論只道她努力,以為這就是通往名利的密碼。

卻忽略了她更厲害的地方是,知道努力的方向。

僅此一家的李冰冰,不妨從出道那年講起——

對大多數觀眾來說,最早認識她,是通過 2000 年初的幾部電視劇。

記性足夠好的人,應該記得她在《大明宮詞》露過臉。她扮演安樂公主,刁蠻狠毒,弒父奪權,死於亂箭之下。

劇是很紅,但風頭都讓周迅和陳紅搶了去。

李冰冰戲份不多,沒能跟著主角一起飛升。

讓她火起來的,是半年後的《少年包青天》。

靠著聰明伶俐的凌楚楚一角,李冰冰頭一次體會到了 ” 出名的感覺 “。

嘗到甜頭之後,她指著同類角色一直演。《一腳定江山》《機靈小不懂》《少年張三丰》,古裝功夫劇,哪哪都是她。

天花板來得很快。

這些角色帶來的刻板印象,開始限制李冰冰的事業版圖。

那兩年妹妹李雪開始擔任她的經紀人,她向廣告公司推薦李冰冰時,對方都會直接拒絕,覺得這人 ” 笑起來太冷 “。

當時她快 30 歲,前方是可預見的中年危機。跨不過去,便只能淪為一代人的童年回憶。

2002 年,媒體評出內娛四小花旦:徐靜蕾、趙薇、周迅、章子怡。

李冰冰榜上無名。

雖然,和以上四位相比,她知名度確實差了一截。

但李雪覺得姐姐並不落於人後,她有資格成為 ” 一線明星 “。

只是,路該怎麼走?

恰好那時,” 四旦 ” 的重心逐漸轉向電影,這讓李冰冰姐妹倆意識到,電影咖比電視咖更高級,於是跟著複製這條路。

正逢香港導演陸續北上,她便順勢搭船,接了好幾部港片。

她思路很明確——

在電影圈刷存在感。

《百年好合》《老鼠愛上貓》《飛鷹》,她演的都是女二號,角色並無深度,要麼瘋癲跋扈,要麼狠決冷酷,發揮空間有限。

饒是如此,李冰冰還是非常在意這些機會。

不論高空打戲,還是粵語台詞,她交足誠意,搏命死磕。

就這樣,她靠著一身蠻力,把《天下無賊》攬入手中。

她扮演的豔賊小葉,不是個正面角色,但李冰冰演得並不讓人生厭。

性感張揚,狡黠中帶著可愛,幾段鬥法的戲,都是值得回看的章節。

隨著《天下無賊》熱映,李冰冰終於在電影圈站穩。

但她還來不及膨脹,就趕緊盤算起下一個目標——

拿獎。

那兩年大花們集體開掛,接二連三拿影後。

李冰冰若再兩手空空,很難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是一線。

於是,她再次複製 ” 拿獎 ” 的策略:文藝片。

說 ” 複製 ” 多少看輕了她,畢竟李冰冰確實享受過文藝片的紅利—— 99 年的《過年回家》,幫她拿下過新加坡電影節影後。

而此時,李雪在華誼有了話語權,她堅持幫李冰冰接下《雲水謠》,因為覺得 ” 做這個,有機會進到一些電影節裡 “。

在西藏拍攝期間,李冰冰的體力嚴重透支,吐到讓導演忍不住提出只拍背影的要求。

但她不依,硬是撐到最後一個鏡頭。

話說回來,其實李冰冰並非《雲水謠》的女一號。

海報上的次序,她排在徐若瑄後面。

但那時的她,哪有心思計較這些。

獎盃在眼前晃著,即便拍攝困難、咖位被壓,也要賭一把。

後來的故事證明了姐妹倆的眼光。

李冰冰憑藉《雲水謠》拿下華表、百花影後,提名金雞、金馬,名正言順加入大花隊列。

就連獲獎感言,都因帶著苦盡甘來的眼淚,讓影後光環增色許多。

剛剛從台上走到台下

走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可是今天我能站在這裡

走了十年

《雲水謠》之後,她越戰越勇,底氣跟著地位一起攀爬。

第二年又憑《風聲》拿下金馬獎。

那是她第一座 ” 三金 “,也是迄今唯一一座。

當然不是因為她演技滑坡,而是她並不戀戰。

不會因為文藝片容易拿獎就一頭扎進去,也不會因為商業片受眾夠廣就瘋狂刷臉。

死追一頭,似乎跌份兒。

她只想攝取精華,就像只吃西瓜最中間的芯,只咬冰淇淋的第一口。

國內市場基本拿下後,李冰冰決定出走好萊塢。

關於這段經歷經歷,三兩句話就能交待——

先是《雪花祕扇》打入西方市場,然後接下《生化危機 5》《變形金剛 4》混個臉熟,蟄伏几年後在《巨齒鯊》出演女一號,收穫 5 億美金票房,創下中國女演員在海外的最高記錄。

再然後。

直到今天,一直沒有新作。

回看李冰冰的藝途,其實有點寡淡。

一直是這樣很平的

將那些林林總總的故事瀝乾水分,只能提煉出一條線索——

小鎮姑娘進化成一線明星的奮鬥史。

主題明確,但情節單薄。

要說 ” 黑料 “,也不是沒有。

最出格的,應該是 06 年接受採訪,語出驚人:

我就是演藝圈的白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我走得坦坦蕩蕩,走得高傲,走得貴氣。

” 蓮花姐 ” 的外號由此而來,這算不得一次成功的人設塑造,很多人揪著這點笑她、罵她。

在娛樂圈浸淫許久,誰不是一般黑的烏鴉?

現在風光是沒錯,倘若他日馬失前蹄,這話便是最響亮的耳光。

有不怕事的記者,挑這題來問。

承認吧,太裝;不承認,好假。

李冰冰倒也坦蕩,不曲解不否認,照單全收。

我知道這話引起很多人討論

但我就是這樣

踏踏實實做自己,我沒說錯

我相信,在那個瞬間,她是頂著這口氣的。

事實就是這樣,闖蕩娛樂圈很難單槍匹馬。

縱使你天賦異稟,或者靚絕人間,或者家世優越,即便出名輕易得就像囊中取物,多半也需他人助推一把。

至於對方是 ” 引路 ” 還是 ” 鋪路 “,就是另一回事了。

就像瓊瑤之於趙薇范冰冰、李少紅之於周迅、張藝謀之於章子怡、王朔之於徐靜蕾。

伯樂也好,知己也罷,總之結果就是,她們被捧紅了。

但李冰冰沒有慧眼識珠的名導,沒有一擲巨萬的金主,更沒有不愁生計的家庭——

當年她去念大學,幾乎掏空了家中的全部積蓄。

爸爸給了我 5 千塊

告訴我,家裡一共就這麼多了

她是真的長在泥裡,吸納每一寸可見的陽光,採集每一滴到訪的雨露,咬牙朝上生長。

看著那些大花的背影,她是否羨慕,我不知道。

但不甘,一定是有的。

瞧她一路孤軍奮戰,身邊只有團隊幾人,大家勠力同心,將她推上塔尖,路途艱險可想而知。

所以飄挺能理解,她站在金馬領獎台,哭到詞不達意,仍不忘特意感謝自己的經紀人。

感謝我的經紀人李雪、紀翔,因為你們對我的不離不棄,才使我有力量、有信念,一路堅持走到今天。

” 蓮花 ” 一說,世人笑笑便過,那時只當她頭腦簡單,不通人情練達。

可十多年過去,娛樂圈星移斗轉,泥沙俱下,大花們在事業、感情、商界裡沉浮俯仰,相繼成為街頭巷尾的下酒佐料。

帶著一腿泥上岸的李冰冰,反倒越走越乾淨。

粗略一看,她收割影後,接高奢代言,打入名媛圈,征戰好萊塢,從醬油做到女主,好些戰績至今未有後繼者攻破。

細細再數,擰出來的邊角料,也成了加分項——

身材管理幾十年如一日,和小 16 歲的男生戀愛,學英語學到在聯合國某峰會發言,投資賺了個盆滿缽滿。

其他人能撈著一項便足以羨煞旁人,她盡數摘下,其姿態之志在必得,結局之水到渠成,好似這些閃光點也不值一提了。

這才恍然大悟:

她大言不慚是真的,但言出必行也是真的。

其實,談及工作的時候,她一直不怕得罪人——

坊間有這麼個傳聞,《天下無賊》選角時,很多演員都盯上了小葉這個角色,包括范冰冰。

馮小剛放話:” 這個豔賊是會武功的,誰能把腿翹到頭頂,誰就來演。”

話音未落,李冰冰已經把腳舉到頭頂。

這事一直未能實證,多年後她笑談這一定是馮導的玩笑。但角色到底是 ” 搶來的 ” 還是 ” 送來的 “,她格外在意——

《天下無賊》的首映會上,有記者問到這個,被她當場反駁:

我看到過一篇報道說《天下無賊》是范冰冰讓給我的,這不是很可笑嗎?

其實我和范冰冰真的沒有什麼可比的,沒有絲毫的意義,和她比還不如和章子怡比,那才是最成功的例子和目標。

按理說,她不必跳腳的。畢竟戲在我手,錢在我兜,一再澄清,倒顯得斤斤計較了。

但這個 ” 理 ” 不是她的理,她一定要拿著摸爬滾打中習得的價值觀,笨拙地和娛樂圈的規則對撞。

這看破非要說破的做派,一路保留了下來。

評論國內市場,她直言不諱:

這幾年,是電影市場稍微有點亂象的年代。

參加《我就是演員》,她受不了快消式的表演模式,也沒給節目組面子。

她很像陳凱歌口中的 ” 老藝人 “,簡單、老派、執拗。

認準一個理,便死磕下去。

飄本來詫異,她前半生追名奪利,如今為何甘於息影養身。

現在也明白了,愛惜羽毛、不被名利所縛的人,總會有下半場值得期待。

一如當年的 ” 蓮花 “,究竟是她對自己的客觀評價,還是主觀期許,沒必要再去爭論。

而事實是,這尊蓮如緊箍一般,讓她時時自律、處處繃緊,將曾經的大話慢慢兌現。

我的潛意識裡,要做一輩子的三好學生,才夠優秀

那朵花死在別人的嘴上,卻種進了她的心裡。

來源:柳飄飄了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