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陷入絕境」 是川普必須要走的一步棋

川普

文:聶聖哲

川黑派14日後揚眉吐氣,挺川幫這幾天可能比較鬱悶。其實,如果你信任我,我會告訴大家:川黑派高興得太早,挺川幫不必鬱悶。為什麼這麼說呢?那是因為,一切劇情都是按照川普設定的劇本在發展。

「把自己陷入絕境」,這是川普必須要走的一步棋。

現在的美國,民主黨共和黨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只有既得利益派(所謂建制派)和普通階層之分。當然,每個階层裡都有正直和非正直之別。川普所代表的是各階层裡的正直派。

川普是一個為了總統的位置準備了40多年的人,所以,他的家事、商事都弄得乾乾淨淨,不留隱患。而且,他下了死心:一旦當了總統,必須改變美國!

2016年,他終於「偶然」當上了總統,他的算盤很簡單:第一任是預備總統,第二任才是正式總統,然後,徹底改變美國和世界格局。

川普是政界素人,也需要幾年時間練練手、摸摸底。一摸底,把川普嚇了一大跳,原來美國政界、司法……已經爛到這個程度。2018年他就知道,選舉存在嚴重的作弊。現在已經是網絡和人工智能時代,與機械時代完全不一樣了——原來一個人只能作一個人的弊,現在是一個人就可以遠程作十萬、百萬人的弊。顯然,國父們當年定下的憲法相對於今天的世代落伍了。用句大白話來說:老憲法解決不了時代的許多新問題,老憲法不夠用了。

我是挺川派的,但有一說一,川普這條老狐狸實在是太狡猾了。他明明知道電子投計票系統多貓膩,他偏偏不露聲色,讓民主黨去作弊,而且一定要作出結果來,也就是說:一定要形成拜登通過舞弊得逞的事實。這樣叛國罪才能有「差一點給人民和國家帶來不可挽回的事實」這樣的事實。

有人會說,川普的很多官司法院都不受理,或者,大部分官司都輸了。其實,這正是川普需要的,川普的目的不是打官司,他是做司法癱瘓演示:你們看看,一個總統,都無處申冤,還有法治嗎?

但是,狐狸再狡猾,有時候也會露出尾巴來!大家發現沒有,川普的語言時間軸是有套路的,一方面,疊疊不休的嘮叨:我本該知道他們會作假的,他們偷取了選票……把自己搞得比祥林嫂、竇娥還冤(這可不是他正常的性格);另一方面,為處理美國有史以來第一叛國大案和自己的連任布局(完全不是過度政府的狀態),但內心壓抑不住的「即將勝利」的快樂還是時常不經意的流露出來了——每個週末的高爾夫球一定要打,妥妥的。

川普從來沒有考慮這次選舉自己會輸掉,他是下定了決心:利用這次選舉,暴露美國存在的問題,讓牛鬼蛇神都跳出來,然後徹底收拾掉。所以,對於川普來說,他根本不是在選舉,他是在為美國選擇未來。

有律師說,你川普怎麼還不出手,趁著還是總統的時候,趕快根據他自己於2018年9月12日簽發的《關於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實施制裁的緊急行政令》進入緊急狀態,查封所有「都沒你(Dominion)」計票機,不要讓作弊的人銷毀了證據。其實,大家都是咸吃蘿蔔淡操心了——川普2017年8月將美軍網絡司令部升級為美軍第十個聯合作戰司令部,並在白宮設立了專門的指揮與觀察室。也許,11月3日晚上川普就在白宮的這間指揮與觀察室裡和他的同僚們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幾個搖擺州在作假(同時遠程取證),不斷說著「魚兒上鉤了」,偷著樂呢!

看到這裡,你也許會問,既然川普有鐵的證據,為什麼還不出手呢?這就是川普這個商人身上的成本意識了:抽乾華盛頓沼澤的時間很長、難度很大。只有佯敗,讓大鱷們自行浮出水面,以便快速一舉殲滅,一網打盡——因為他只有四年時間,要幹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了……

川普不斷表演出弱勢,這是他的行為藝術,他用自己表演出的被欺負積累人民的怒氣,為他收網在做動員,但是,我又看出了他這兩天露出的馬腳——這幾天川普不斷嘮叨的話是「我擔心的是一個非法的總統非法地入駐白宮」,這顯然是為某些人定性為「叛國罪」做最初級的輿論鋪墊。

川普已經快到他劇本設定的絕境了,也就是說,他快要到「亮刀」的時候了。

不信?等著瞧唄!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