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特蕾莎修女的陰暗面

特蕾莎

「神聖」這個詞似乎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賦予特蕾莎的標籤,在一些人眼裡,答案甚至恰恰相反。

「聖人」特蕾莎的內外反差

特蕾莎本名為雅格妮斯·崗莎·博扎丘,1910年生於時屬奧斯曼帝國的斯科普裡,父母是阿爾巴尼亞人。她12歲時加入天主教兒童慈善會,15歲赴印度接受傳教士訓練。18歲那年,她隻身到愛爾蘭羅雷托修女會做初學生,自此成為一名修女。

在印度的經歷,讓特蕾莎有機會切身感受到印度貧富差距的明顯,受到被她稱為「號召中的號召」,她開始和其他修女一起去社區幫助有需要的窮人和收留病患。

1950年,經梵蒂岡准允,特蕾莎與其他12位修女在印度加爾各答成立了仁愛傳教修女會。該修女會的制服是傳統的天主教修女制服和印度裹裙沙麗的結合,這是特雷莎修女的標誌性形象。這一天,該教會有5600名成員、數十萬志願者,在139個國家成立了孤兒院、學校、病人和瀕死者的收容所、無家可歸者的庇護所等等。

然而,越來越多披露的書信顯示,特蕾莎修女會大部分的成年時光都生活在精神痛苦中。

她曾經經歷了一段被教會稱為「靈魂的黑夜」時期。這是一個關於精神懷疑、絕望和孤獨的階段,儘管許多教徒也都經歷過這樣的時刻。但特蕾莎的這一時期持續了將近50年。

「我的靈魂中充斥著各種衝突。我是這樣深深地渴望著上帝,以至於它轉變成了一種痛苦的、持久的受難。」1957年2月28日,她在寫給當時印度加爾各答費迪南德大主教的信中說,「靈魂毫無吸引力,天堂沒有任何意義,它們都很空洞。對我來說它們什麼都不是,不管到哪裡我都要忍受著對上帝的渴望。」

在另一封信中,特蕾莎承認,她的微笑是「覆蓋住大量痛苦的巨大斗篷」。

一些人震驚於她內心狀態與外在表現的強烈差別,而在特蕾莎修女自己看來,她可能永遠都處於這黑暗的一面。據2007年編輯出版的《特蕾莎修女——為我照亮》一書,特蕾莎修女曾發出這樣的宣言:「如果有一天我成為聖人,那毫無疑問,我也將是個『黑暗』的聖人。」

2013年,三位加拿大學者發表了嚴厲的評論,題為「特蕾莎修女的陰暗面」,他們在媒體上稱讚她在媒體上的受寵若驚與她的真實性格格格不入。

特蕾莎修女在早年顯示出的內外反差與自我否定,一定程度上透露著她內心的掙扎,而後期的種種醜聞揭露則早已有跡可循。

特蕾莎修女與窮人

在印度次大陸出現危機時,特蕾莎的修女團反正幾乎不扮演什麼角色。查特吉在他的書的第11章按不同的項目對特蕾莎的博濟會和印度的 Ramakrishna-Mission 進行了對比,比如在應對危機和災難方面,查特吉列舉了出書前幾年的共16個事件,Ramakrishna 每次都提供幫助,而特蕾莎修女團沒有參與過任何一次。

大災難發生時,「活著的聖者」往往是在第二故鄉羅馬,或是在美國,或是正在為反墮胎巡遊世界。即使是她的「屬靈」顧問、眾多歌頌特蕾莎的書籍的作者之一 Edward Le Joly,也早在1986年與一個修女談話時就說,特蕾莎「總是不在」。

她對窮人所受苦難的真實態度,在1981年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被問到她是否教導窮人忍受命運時,她回答說:「我想,窮人接受自己的命運,分享基督的苦難,這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我相信,窮人的苦難是對世界其他人極大的幫助。」如此謬論看來,醫療措施困乏、拒用止痛藥等等,不過是順理成章的事。

特蕾莎修女自己總是強調,用最簡單的手段治療窮人是多麼重要。真正讓人驚奇的,不是她自己真這麼認為,而是主流媒體都是一致肯定地報道這種毫無邏輯的拯救學說。細思極恐的還有特蕾莎反覆強調,「美麗的死亡」對人來說是多麼重要。

美麗的死亡是沒有痛苦的死亡嗎?當然不是!更多的只不過是美麗的謊言。

特蕾莎慈善機構與販賣嬰兒的醜聞

據NPR報道,特蕾莎修女在印度成立的天主教慈善機構因涉嫌參與出售其照顧下的兒童而受到調查,印度政府下令對慈善機構傳教士運營的所有兒童保育中心進行檢查,此前該公司的兩名雇員因出售數名兒童而被捕。

這項調查來自於一個慈善機構的傳教士庇護所,該庇護所位於東部的賈坎德邦蘭契市,為未婚的孕婦準備。一名修女Koncilia修女和一名社會工作者Anima Indwar被捕之後,被發現賣出了四個孩子,其中包括一個6個月大的男孩,價格低至730美元。Indwar承認了她的參與,所有四個孩子都被追蹤了。

根據天主教新聞社的報道,警方告訴了一對夫婦的拐賣行為,他們為庇護所中的一個孩子支付了約1,760美元。當Indwar後來把孩子帶回去而又不還錢時,這對夫婦去了當局。

隨著警察繼續跟進線索並建立案件,印度婦女和兒童發展部長Maneka Gandhi下令立即檢查該慈善機構在全國範圍內運營的兒童保育設施。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該慈善機構一直安排其中心的收養工作,直到2015年才終止該計劃,因為它反對新的政府立法,該法律使單身,離婚和分居的人更容易收養孩子。

慈善傳教士是由特蕾莎修女創立的,於1950年在東部城市加爾各答成立。它逐漸發展成為該國最知名的慈善組織之一,特別是照顧病人和垂死者。而印度的收養網絡監管鬆散,導致該國販運兒童的高發率。

特蕾莎修女與金錢

英國電視台播放的紀錄片《地獄天使》中指出,特蕾莎修女收到了獎項、名聲和來自許多有著明顯政治動機或者可疑商業歷史的人的金錢:其中包括美國前總統里根家族、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拉美地區首富杜瓦利埃家族,以及美國律師查爾斯·基廷——美國最著名的反色情鬥士之一,後因金融醜聞而被判刑12年。在很多美國人眼中,基廷是個不折不扣的「世紀大騙子」。

而據德國一家媒體報道,當基廷因詐騙和貪污被關押後,特蕾莎修女曾給法官寫信祈求寬恕。檢察官以私人的名義回信,她從基廷那裡收到的捐款是從無辜的投資者那裡盜取的,這位檢察官私下裡請特蕾莎退還該筆捐款。

然而特蕾莎並沒有任何回應,修女會資金的去向更是屢被指責。

該修女會原修女蘇珊·希爾茲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金錢來得飛快,郵差經常送來整郵袋的信,我們經常收到5萬美金或數目更高的支票。」捐款者認為這些錢應該用來構建醫院、學校和升級他們的設施。

但這些錢都到了什麼地方,希爾茲並不知道。資金數目和用處沒有公開,收容所簡陋的條件也沒有得到任何改變。

對此,加爾各答兒童收容所負責人貞德修女稱,「確實有資金匯入,但我們每天都能養活每張飢餓的嘴,這是愛的奇蹟。」當被問起資金去向時,媒體總是會得到類似的回答。

有人質疑這些捐款都被用來傳教,而不是特蕾莎的慈善事業。

而特蕾莎似乎也並不打算改變窮人所受的苦難。1981年她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當被問到窮人是否要忍受命運時,她回答說:「我想,窮人接受自己的命運,分享基督的苦難,這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我相信,窮人的苦難是對世界其他人極大的幫助。」

而在很多時候,即便是在印度次大陸出現危機時,這位「活著的聖者」卻往往不在加爾各答的庇護所裡,媒體稱她總是在路上,往往是在第二故鄉羅馬,或是在美國,或是正在為反墮胎巡遊世界。

很明顯,特蕾莎修女遠不止是一個思維簡單而且不懂帳目的老太太,而這個世界遠沒有想像的簡單和正義,文明世界離我們還很遠…

來源:蒼山時評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