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留下過億家產

文:伢伢複盤  

環境真的挺能影響人的。

住坡縣時候,鄰居是個孤寡老人,每天吃飽喝足,就被女傭推到露臺那,從天亮發獃到天黑,風雨無阻,圍觀久了,我也開始心慌,彷彿我也在每天混吃等死,想著不能這樣下去了,我要回去奮鬥。

回來一看,嗯,氛圍確實不一樣,別的不說,每天都能看到小區裡的媽媽們帶著孩子去學才藝,風雨無阻。

尤其是鄰居家,每晚準時吹薩克斯,吹就吹吧,再嫩的人生也不能虛度不是,可這都快一個月了,還在吹《回家》,聽的我都不敢回家了,晚晚都在馬路上磨嘰。

改論文很抓狂,陽臺上再飄出來那個死調調,真的是……忍無可忍,我跟媽媽說你去勸勸家長,讓給孩子換個曲子吧。她還真去了,回來告訴我:「不是小孩在吹,是小孩他爸。」What?

港真,在這之前,我真不知道小孩爸這麼有文藝範兒,印像中他家孩子媽和女兒都圓滾滾的,每天母女倆形影不離的,某些場景會讓我忍不住想起一個多年前的港星——肥肥。

現在已經沒多少記得她了吧,體型上是眼鏡版的熟齡賈玲,我沒看過她的節目,但我記得她的徐福記廣告,是和曾志偉一起拍的。

兩個圓滾滾的人兒在電視上晃,晃的我幼小心靈一顫一顫的,為什麼呢?

因為我小時候愛吃甜食,娃哈哈泡米飯,枕頭縫裡塞糖果,每晚睡前偷吃,為此沒少挨揍,徐福記那個廣告一出來,我媽就說:「看到沒,你再吃糖,就跟這倆一樣胖!」

嚇得我從此看到這廣告就換臺。

再大一點,知道這胖阿姨是個名人,還生了個小胖子,叫鄭欣宜,孩子爹還是楚留香,我去,胖子和瘦子結婚能吃到一塊麼?

果然倆人英年早離婚。


楚留香一家

再後來,知道她們母女的消息,已經是肥肥得了重病,生命進入倒計時階段了。

肥姐是真拼吶,各種鋪路給女兒進魚樂圈,作為一個前輩老江湖,孩子形象能不能紅,她心裡沒數麼,當然有數,但是女兒喜歡沒辦法,再者她也沒時間了。

我就記得那陣子,只要媽媽見報紙,標題裡必然帶上閨女。最後一次演出時,已經只能坐輪椅的她,甚至不顧醫生勸阻強行出院,打了兩針強心劑上場,因為那天晚上她女兒要作為歌手登場。

那是她人生的最後一次演出,結束後在後臺,她拖著女兒四處拜託電視臺高層多多關照,又央求昔日朋友多多提攜。

雖然高爾基說,愛孩子是母雞也會做的事,但這種不顧一切的母愛,還是讓藝人們挺感動的。

圈內人想幫是一回事,但觀眾買不買賬,又是另一回事了,小姑娘減肥成功後,喜滋滋在迪士尼扮白雪公主,結果招來數百宗投訴,打破歷史紀錄。

家長們寫信指責,說該節目兒童不宜、嚇壞了小朋友、更有網友吐槽「那麼胖,樣子又醜,還扮公主,連米奇老鼠都要吐了。」

按說她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最多就是個不夠漂亮的星二代而已,至於惹眾怒麼?

後來我接觸到傳播學的理論,才明白由頭,理論上說,輿論世界和現實的世界是反著來的,現實世界的強者,在輿論世界可能就是弱者。

窮人賣慘能引發同情,但富人炫富就要被炮轟,再比如,唱《咱當兵的人》,大家就很喜歡聽,但要是換成歌頌領導的《咱當官的人》,估計就要挨罵了,也沒人敢唱不是?

至於現實世界強者中的強者——有特權(entitled)的人,切換到輿論世界,毫無疑問會引發天然反感。

越是自我感覺良好,越容易讓別人覺得她有特權,印象分也就越差,所以老祖宗才教導我們,要謹言慎行來保命。

肥姐閨女減完肥還是個微胖女生,但就因為爹媽厲害,就能去迪士尼演公主,還是小朋友們最愛的白雪公主,那不拉仇恨麼?

用美劇裡的話講,觀眾最不喜歡的,就是她「那副看起來就有特權的樣子」。

所以小姑娘在母親離世後,撲稜了很多年都沒什麼大火花,即便是上新聞,也是大家在討論她媽媽留給她的巨額遺產。

據說肥姐08年去世前,全部身家約1億港幣,臨終前訂立信託,將所有財產以信託基金方式運作,並設立了多個受託人,女兒要處置資產,都要由這些人審批協助,一直到她35歲。

因為她擔心女兒剛成年,涉世不深,怕被有心人士騙。她還囑咐孩子「要去工作,不可以懶,要做個有用的人」,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小鄭姑娘已經34歲,再過不到1年,就可繼承亡母的全部遺產了。

還真有不怕事大的狗仔跑去問她,馬上就要拿到遺產了有啥感想,結果當然是被翻著白眼轟出來。

彼時的小姑娘已經今非昔比,不僅拿下了最受歡迎女歌手等多項大獎,又是演戲、上雜誌,又是演唱會和走T臺的,還因為體重180斤,仍堅持自我不減肥,成了胖胖圈的女神KOL。

換句話講,即便沒有大筆遺產要繼承,她也能生活的很好了。

當然這一切成績,也不能說全是個人努力,幫她寫《女神》拿下一堆大獎的黃姓作詞人就講過。

20年前他初次上電視,很怕出醜就躲在角落裡,節目的主持人是肥姐,她已經名氣那麼大了,還特意跑來他旁邊,誇他衣服好靚,說自己也想買。

肥姐那個體型,怎麼可能穿他的衣服呢,明顯是看他在角落沒人搭理,替他化解尷尬而已。

黃詞人很感動,心裡暖暖的,他覺得這個人情一定要還,能還給她本人當然最好,還不了,給她的家人也是好的,後來就遇到了肥姐女兒。

最後他也不忘誇一把小鄭姑娘:「有的恩,也不是說要報就能報的,需要受益人有那個本事,能吃得下。」言外之意,他想幫,小鄭也恰好有實力能接住。 

從上節目被投訴,到逆襲翻紅,小鄭還是那個小鄭,觀眾緣咋就兩重天了呢?

除了她為肥胖人士發聲,引發群眾共鳴之外,境遇的改變也是一大因素。

媽媽在世時,她是個吃穿用度都是頂級的小公舉,人一走,就成了家道中落的灰姑娘。有錢但被凍住了,每月只能領2萬港幣,就比洗碗工薪水多一點,最窮的時候,兜裡只有人民幣20塊。

想想一個小姑娘,8個月大父母離婚,20歲母親去世,父親麼再婚生女,約等於沒這個爹了,窮困潦倒、長相平平,身材還巨大的孤女胖妹,別說是星二了,比普通人都不如好麼?

這麼一倒霉孩子,觀眾還有啥看不慣的呢?她母親可是曾經給你帶來過歡樂的人呀,這個人情總要意思一下吧,再不拉一把,她可能就就更慘了。 ——於是乎,很神奇的,她的口碑反轉了。

除了生活落魄,小鄭最慘的是孤獨,別人忙一天回家,燈火通明熱鍋熱飯的,她啥啥都沒有。

有次在外演出,看到身邊工作人員吃家裡帶來的飯菜,她情緒失控到大哭,泣不成聲的說:「我也想吃媽媽做的飯。”

——沒有什麼比親情更能打動人了,更何況還是個沒了媽媽的娃。那些曾經罵她嚇吐米老鼠的網友,在評論下給她打氣,說:「阿媽魚翅燕窩湊大的仔,你要好好的呀。」

要說明星這份工,不像從政也不像經商,能不能成某個人說了算,它要看眼緣觀眾緣,對觀眾來講,有特權就意味著你背後有人,可以走捷徑,人類最崇尚什麼?公平。

特權就意味著不公平的存在,人們怎麼可能真心喜歡一個靠走捷徑衝上雲霄的人呢?觀眾會憤怒和恨的呀,憑什麼對不對?這個憤怒,和明星本人無關。

所以你看,有金主時候的景田百歲山,死活紅不了,越強捧觀眾越憤怒,沒了金主之後,反倒憑藉美貌人設反轉了。

所以還是肥姐女兒時候的小鄭,不管怎麼捧,就不紅,等光環全褪去了,沒什麼人捧了,反倒火了,而且是以個人的名義火的。

這讓我不由得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

父母對孩子做出的最好的事,不是給她強行鋪路,也不是給她留筆錢,而是在小時候給足夠的愛,讓其身心健康,長大後以身作則、影響她成為自食其力的人。

父母就是孩子的最好的榜樣,不需要刻意教,如果還有餘力,不妨多多幫助他人。也許只是舉手之勞,但搞不好就能給兒女留下個貴人,用古人的話講,叫積德。

對小鄭來說,積德就是某天她媽媽閃過肥碩的身影,安慰了個無名的DJ,然後留下的一小撮溫暖,在20年後點石成金。

在她無依無靠的關鍵時刻,龍門前輕輕推了那麼一把,從此一躍成為她母親遺囑中期望的、有用的人。

来源  伢伢複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